“聖誕奇觀”第七場滿場 觀眾喝彩不絕(多圖)
 
2007-12-24
 


紐約觀眾被新唐人聖誕晚會深深的吸引住。

【人民報消息】23日新唐人聖誕晚會第7場演出高潮疊起,觀眾與演員互動熱烈,掌聲、叫好聲此起彼伏貫穿節目始終,演員多次被再請上臺演唱、演奏。觀眾中的一些藝術家和娛樂界人士交口稱讚演出的技藝高超,很多觀眾表示通過歌唱和舞蹈領悟到更為深遠的精神意義。

最好的秀

住在中國城的何啟源先生剛剛看過曼哈頓無線城音樂廳的聖誕奇觀(Christmas Spectacular),他興奮的說:我覺得這個晚會比西方人那個聖誕奇觀還要好看。”

化學工程師何先生最喜歡的男高音關貴敏的歌聲,還有最後一個節目《鼓韻》。他認為這場晚會把東方文化帶給西方人,使他們看到中國人的優秀。

在專賣戲票的Keith Prowse公司工作的傑西卡.莫菲(Jessica Murphy)說,“我們賣過各種百老匯的戲票,這場晚會可和它們中的任何一個媲美”。



音樂教師斯克勞斯(Mirian Schloss)(右)與父母非常喜歡新唐人聖誕晚會 。

給父母結婚65周年驚喜

23日是教了35年聲樂和西洋樂器的斯克勞斯(Mirian Schloss)的父母親結婚65周年紀念,她為父母親準備了新唐人聖誕晚會。

“我想讓他們有一個驚喜,因為我想這場晚會完全是另一種文化。”斯克勞斯說。她的確達到了目地,她酷愛舞蹈的母親萊文恩(Bernice Levine)表示,“我們都很吃驚,這是我們看過的最好的秀。我喜歡她包含了很多種類(表演),不斷的在變化。”

萊文恩驚詫於中國舞蹈的表現,“我最喜歡《水袖》舞蹈,那種用手甩袖的動作,中國舞對手的運用真是最美麗和令人驚異(amazing)。”

“我更喜歡她的中國舞蹈,”萊文恩說,“比美國的(芭蕾)還要好。”

作為前音樂教師和許多文藝演出的組織者,斯克勞斯說,“西洋樂與中國樂器結合奏出的旋律,真的是非常複雜,非常富有生動的表現力,更有深度,更好地表達歷史。”

他根本不需麥克風

斯克勞斯對男高音歌唱家洪鳴的聲音感到驚奇,“太洪亮了,他根本不需麥克風。”

萊文恩則表示她最喜歡女高音歌唱家白雪的歌聲,“非常美麗的聲音,我被帶到另一個國度 (I was transported to another country)。”



精彩的節目令觀眾們驚喜不已。

觀眾喝彩不絕

在觀眾盛情下,兩位男高音歌唱家都被邀再唱一支歌。在幾個舞蹈的奇峰突起的隊形變幻中和演員展現高技巧動作時,觀眾均喝采。

在紐約做網上媒體顧問工作的度阿(Garrson Dua)說,他最喜歡晚會中的鼓舞,因為“有武術在裏面,我個人對武術最感興趣。還有那些講故事的舞蹈,無需語言就能讓人明白情節。”

紐約市舞蹈體育(Dance Sport New York City)的舞蹈主任鮑達薩瑞(Helen Baldassare)說,“這真的是非常優美的舞蹈,非常美麗的服裝。”

聽朋友介紹前來觀看晚會的專職法律方面的華裔寫作家陳文韻(Wingyun Chen)小姐說她最癡迷晚會中的舞蹈,“那些服裝、音樂和動作難以形容地生動活潑。”她最後一次看中國文化演出是在廣州看京劇,“真是沒太大意思,哪像這裏的舞蹈這麼令人驚奇(amazing)。”

和陳小姐一起來晚會的、在市公園部工作的薩瓦戴林那(Mark Salvadalena)說,“我最喜歡動脖子的那個舞(新疆舞),因為真難想像人的脖子可以活動到那種程度。”

銷售員:喜歡群眾的“覺醒”

在Costo工作的福瑞澤(Douglas Frazier)和做銷售員的女友斯摩斯(Kim Smalls)是首次觀看新唐人晚會。他們都對“美麗的服裝和天幕”讚不絕口。

說到情緒舞,福瑞澤最喜歡的是《大唐鼓吏》,斯摩斯則表示,對分別在上下場做閉場節目的兩個鼓舞《大唐鼓吏》和《鼓韻》的喜歡程度難分上下。

在有情節的舞蹈中,他們最喜歡的是《覺醒》,因為“通過這個舞蹈,你可以感受到力量,你可以知道當群眾都站出來時帶來的變化。”

職業召募人:神與魔之戰

帶女兒來看戲的職業召募人奧菲爾(Greg Alfier)對聖誕晚會上炫燦的服裝色彩和原創的音樂印象深刻,他說自己既喜歡節奏緊湊的鼓舞,也喜歡幾個情節舞。

最讓奧菲爾感到“振奮”(uplifting)的是“中共被擊敗的那個舞蹈” (《覺醒》),因為“那是正義戰勝邪惡,是神與邪魔之戰。”

(大紀元圖片)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