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男中音歌唱家曲樂先生(圖)
 
歐陽宇
 
2007-12-23
 


神韻巡迴藝術團男中音歌唱演員曲樂先生。(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我在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在北卡夏洛特市12月19日的聖誕晚會後,當夜就住在了劇場附近的皇冠廣場酒店(Crown Plaza Hotel)。第二天早晨,我到樓下的餐廳吃早飯,在找座位的時候,一個瘦高的身形映入眼簾:神韻巡迴藝術團的主要歌唱演員之一,男中音歌唱家曲樂先生。原來藝術團的演員也住這個酒店。於是我端著盤子走到了他的桌對面。

“請問我可以坐這裏嗎?”我問。曲樂先生抬起頭,微微一笑,說:“可以可以,請坐。”

昨晚的演出中,曲樂先生聲情並茂地用美聲演唱了一首中文歌曲,觀眾們報以熱烈掌聲。看來在流行音樂走紅的現代,西方觀眾仍然推崇傳統的美聲唱法,這也使我對曲樂的美聲獨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吃著早餐,我們兩個黃皮膚說中文的人在餐廳中就聊了起來,儼然像他鄉遇到“知己”一般。

神韻巡迴藝術團今年的全世界巡迴演出中,曲樂先生每場演出都有一首以美聲唱法演唱的中文歌,面對觀眾中百分之七十的西人,我問他,為何能以歌聲贏得聽不懂中文的觀眾?

“我在舞臺上,雖然用中文歌詞演唱,但是我努力用心靈與觀眾溝通,表達的是歌的內涵,用歌聲中的感情讓觀眾聽懂我要唱的內容。”曲樂說。

我一邊聽著他說,一邊端詳著他。曲樂先生一米八偏瘦身材,白襯衣外套著黑色西服。他臉上皮膚微微有些紅潤,皺紋比他這個年齡要少。

拳不離手 曲不離口

一個好的歌唱家每天都在練唱。“用美聲唱法唱中文歌曲是有一定難度的,”曲樂說,“我找了很多首歌,翻來覆去的唱,練習如何咬字清楚準確。”他提到了聲樂大賽和一些名家的唱法,還有自己的一套獨特的發聲方法。當談到他專業的聲樂時,他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

“每天都要練的,對自己要求必須不斷提高,而且在反覆練習中加深對歌曲的理解,然後才能把自己的感情,通過歌聲和觀眾溝通。”他說:“巡迴旅行中,在沒有場地的時候,我就在旅館房間裏練。”

練聲很累嗎?他說不累,掌握了發聲方法,唱很長時間也不會把嗓子唱啞。“我們的身體就像是音響的功放器,專業的美聲歌唱演員,他的聲音很響。不用麥克風,在劇場最後一排也可以聽清。”

修煉後的意外收獲

一架好的鋼琴可以彈出音質優美的音符,一支出之於名家之手的小提琴可以拉出更好聽的音樂。雖然好的鋼琴家不需要最好的鋼琴也能彈奏出優美動人的曲子,但是寶劍贈英雄也是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對於歌唱演員,從小腹胸腔到頭顱,這個身體共鳴腔就是他的“樂器”。

“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心情愉快,而且從唱歌發聲來說,由於身體發生了改變,這個身體發出的聲音更洪亮更清澈了。而且現在還在繼續提高,每個月都有進步。” 曲樂說,“前幾年在華盛頓DC的肯尼迪中心演出,唱的是‘為你而來’,剛唱了一半,觀眾掌聲就起來了。”

他說的這些東西,我覺得都應該是專業歌唱家非常難得、非常寶貴的財富,但是他神情仍然那樣平和,娓娓道來。而且他說話時的嗓音雖然不高,但是仍然能感覺到有一點震動我耳膜的共鳴聲。

巡迴世界介紹中華傳統文化

我對他如何會隨神韻巡迴世界又羨慕又好奇,在這麼多歌唱家中如何脫穎而出呢?他仍然是平靜的幾句話就帶過了,沒有任何得意和自傲但是聽得出自信。

2006年和2007年10月,新唐人電視臺在美國紐約舉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曲樂應邀參加並獲2007年美聲唱法男子組“優秀演唱獎”。之後,他加入了神韻藝術團,並隨團巡迴世界,把歌聲奉獻給各國各城市各民族的觀眾。

西方觀眾能夠理解中文歌曲的內涵

自從神韻巡迴演出12月18日開始以來,從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到北卡的夏洛特市,曲樂用中文演唱《只有真相能解救》。歌中表達了法輪功學員面對迫害仍心懷濟世救人的善念,勸導每個人為了自己的未來而了解法輪功真相。三場演出中場場觀眾都對曲樂的演唱抱以熱烈掌聲。好奇之中,我問:“他們能聽懂您的歌嗎?”

“從觀眾的掌聲中我可以聽得出來,那不只是出於禮貌,而是從內心流露出的理解。”曲樂說。

新唐人在北卡夏洛特的第二場聖誕晚會,奧德 (Odle) 一家子坐在前排中央觀賞。父親布魯塞是房地產商。他的女兒奧立維亞(Olivia)除被舞蹈和服飾吸引之外,還喜歡中文歌曲。也許對一個女孩來說,一個歌唱演員無論是用意大利語、英語或中文演唱,要想讓她聽懂歌曲的含義實屬不易,但是奧立維亞的反饋讓我感到驚訝。她說,中國人說完全不同的語言,但我聽這位男歌唱家的演唱,有一種無名的感動,我想我是聽懂了。

在一些報導的觀眾對晚會的反饋中,許多觀眾說晚會的歌曲傳遞了一個“強烈的”信息;也有人說,中國人的歌曲更深沉且賦予內涵。看來他們真聽懂了。

藝無止境

曲樂先生說藝術的追求永無止境,他還在努力提高。“對於歌曲內涵的理解需要不斷提高,巡迴世界各國,面對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民族的觀眾,如何與觀眾達到心靈的交流,還需要不斷努力和探索。”

“如果下個月你再來觀看我們的演出,我的表演還會更好。”曲樂先生自信的說。

我說,你下個月可能已經在日本、韓國或者澳大利亞了,我可去不了,還是等著看您明年的聖誕晚會吧。他也笑了,笑聲帶著嗡嗡的共鳴,激蕩我的耳膜。

小米粥喝完了,雞蛋香腸和土豆吃完了,咖啡杯也見底了。我們微笑道別,互祝事業成功。然後,我目送他挺拔的背影漸漸遠去。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