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中國仙女帶我來的(多圖)
 
2007-12-26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唐玥12月26日報導)由神韻藝術團主演的新唐人聖誕晚會到12月25日已經是第九場了,每一場的演出觀眾們都給與了極高的讚美。鑒於新唐人聖誕晚會給帶來的震撼和感動,觀眾們同時也對由神韻藝術團主演的、將於新年一月份在紐約無線電音樂城上演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期待。

紐約富商:比我期待的還要精彩


紐約富商William Marquardt。
紐約富商William Marquardt先生一直希望今年能過一個不一樣的聖誕節,於是他選擇觀看新唐人聖誕晚會,顯然,“我的選擇是對的,比我期待的還要精彩。”他說音樂、舞蹈他樣樣喜歡:“我陶醉在每一個節目中,我還會再來。或者是明年來看彼肯劇院的演出,或者是來看二月份的新年晚會”。

Marquardt先生表示整場演出非常豐富多彩,以至於他覺得一時無法消化,需要慢慢回味。晚會中很多東西都是他從未見過的,比如第一次看到由中西傳統樂器組成的這麼大的樂隊,效果很棒。巨大的天幕不斷變換的美麗圖畫,有的甚至還能動起來,“從未見過這麼豐富的演出。”

Marquardt說,“(晚會)色彩絢麗,演出令人振奮(uplifting),啟發人心(inspiring)”。當他聽說一月份在無線電城上演的新年晚會的演出規模更大、全新、純中國味,又是類似的風格時,威廉姆馬上表示:“看來我很可能會看新年演出”。

前潛水艇設計師:仙女帶我來的

曾服務於美國軍隊的俄羅斯裔魏斯(Olga Weiss)是一名潛水艇設計師。12月25日在碧肯劇場看過新唐人聖誕晚會第九場演出後,她久久還未離開。

她說晚會所有的節目都是“無比美麗。”如果一定讓她挑選的話,最後一個場節目《鼓韻》是她的最愛,因為舞蹈表現了節日的慶典。

魏斯女士也曾觀賞過曼哈頓無線城音樂廳的西方聖觀聖誕(Christmas Spetacular),她認為它並不比新唐人聖誕晚會更好看。

看過這場賞心悅目的晚會,魏斯女士最不忘感謝的是帶給她這一美好經歷的一些無名奉獻者。她特別讓記者提到:那位為許多歌曲伴奏的鋼琴家(謝佩蓉),她的伴奏是那麼的優雅得體。

“最要緊的是,” 魏斯女士說,“你如果能見到一位名叫Jean的新唐人工作人員,請替我問候她。我在林肯中心見到她穿著單薄的仙女服在發晚會介紹,我擔心她的手會被凍得很痛。因為她,我才能在今天來到這裏。”

前蘇聯工程師要寫《嫦娥奔月》的文章


Slava Frosman和太太最喜歡
新疆舞。
“我們來自前蘇聯,現在我們的國家叫做土庫曼斯坦,與中國接壤。我們很高興今天來看演出,我們看到了文化,我們的文化有一些和今天看到的中國文化很相似。”

軟件工程師 Slava Frosman 和太太來自土庫曼斯坦,他們看完晚會對記者這樣說。他們在紐約也有中國人鄰居,他們覺得中國人勤勞而友好。他們看了演出覺得非常好,非常有意思,演出感動了他們。

Slava Frosman和太太最喜歡新疆舞,他們說:“這是我們所了解的舞蹈,但是我們還沒看過類似的主題用這樣高的水平表現出來。”Slava Frosman的太太表示,對我而言,我不止是喜歡表演,我更感興趣哲學的部份,不簡單。

尤其是歌詞,和歌詞背後的哲學。我覺得整場演出組織的很好,戲服也很美麗。天幕簡直令人驚嘆,樂器,尤其是小提琴,令人驚奇。

Slava Frosman說:“我開始以為演出主要是歐洲舞蹈,後來才發現是完全不同的風格。表演的水平非常非常高,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祝福中國人新年好運。”

他對記者表示,我從晚會學到了一些東西,尤其是《嫦娥奔月》的節目,我想用這個主題回去寫篇文章。

上飛機前趕來看晚會

來自保加利亞的Ilina Abadjleva 和加拿大的David Barsaky在時代廣場知道了這臺晚會,於是在上飛機之前趕來觀看。可是看到表演太棒了,他們一拖再拖,最後一分鐘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碧肯劇院。

Llina說,她看到《覺醒》節目時,對法輪功學員的勇氣非常佩服,她感動的差點落淚。

Llina告訴記者,他們去過中國。Llina說:“可貴的是今晚看到了傳統的中國文化,尤其是共產主義之前的中國文化。”

Ilina表示,晚會很難得,她很喜歡,真想把晚會看完。音樂很好,交響樂隊的演出一流。

“鼓”舞讓人感到光明


家住新澤西的喬納森和埃西奈姆非常
喜歡晚會。
喬納森·埃迪(Jonathan Eaddy)和埃西奈姆·埃迪(Esinam Adoboli-Eaddy)是一對非裔夫婦,家住新澤西。他們在公交車站看到了新唐人聖誕晚會的消息,喬納森說到:“當時我覺得這一定是個不錯(excellent)的演出,便前來觀看。”

“那個豎琴表演真好”,喬納森說:“我也喜歡那個打鼓的舞蹈,讓人感受到光明。”

喬納森對舞蹈“大清仕女”也十分喜愛。“她們的鞋跟那麼高,而且位置在中間,很難保持平衡,如果稍有差錯,那可……”他說:“整個舞蹈很有難度,但是非常高雅。”

喬納森也喜歡男高音洪鳴的演唱:“他是那麼的投入,聲音非常有力量,他的歌有一種果敢的力量。”

喬納森趁中場休息時間走到大廳裏為太太買水,順便也買了一本節目冊。看到喬納森如此細心,記者問:“你能否猜猜你的太太最喜歡哪個節目?”喬納森回答:“她可能喜歡唱歌”。

不過,這位細心的先生這次回答錯了。太太埃西奈姆的喜好其實與丈夫相同,“我最喜歡那個打鼓的舞,有氣勢,我聽著恨不得要出征。”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