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沒份兒!國家大劇院開幕趣聞多(多圖)
 
姜青
 
2007-12-23
 

高層黃臉婆們給這倆的綽號是「江大蛤蟆」配「小騷狐狸精」!

【人民報消息】 幾年前要是說「國家大劇院」沒宋祖英的份兒,那誰也不相信,這個玩意兒就是為她蓋的。

九十年代初期,江澤民在上臺接見參演演員時,趁著與演員握手之機,把一張小紙條順勢握入小宋的手心兒裏。宋事後打開一看,紙條上寫的很簡單:「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我的電話是……」,於是,連宋祖英去個邊遠地區演出,都有當地領導請她「代問江主席好」。惱羞成怒之下,一句話她把那人給撤了職,可見「天下第一雞」不是吹出來的。

位於人民大會堂西側的那個老百姓叫「大墳包」、「王八蛋」的國家大劇院就是老江送給比他小近50歲的宋祖英的禮物。「大墳包」和老毛的僵屍館遙相呼應,老江真會選地方。

從官方透露出來的消息,這個「王八蛋」原本預算22億,但全部建完是70余億,裡面的兩個觀眾座位的造價相當於一個希望小學。如此燒錢,不怪老百姓罵它是王八蛋。

因為高層和很多專家強烈反對,所以江澤民是偷偷摸摸蓋這個「大墳包」的,2001年12月13日開工的。剛開工時,工地四周都圍的嚴嚴實實的,直到「木已成舟」時才公開。也許正因為此,這個工程進展的很緩慢,到今年12月22日,十七大後才舉行開幕音樂會。

宋祖英2003年的願望


宋祖英2003年的願望全靠江大哥!
新華網2003年3月10日以《政協委員宋祖英:我想在國家大劇院開“個唱”》 為題,發表了一篇採訪報導,報導說,「去年底,宋祖英在著名的悉尼歌劇院讓世界觀眾領略了中華民族音樂的魅力,成為第一個在海外舉辦獨唱音樂會的中國民族歌唱家。」

報導說,宋祖英委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到「中國民族的東西肯定會在國家大劇院得到弘揚」,並表達了一個願望「我希望將來能在國家大劇院開獨唱音樂會。」

報導還說,「雖然是新任全國政協委員,但宋祖英對政治並不陌生。過去5年,她是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參加“兩會”的」。

報導透露了一個微妙的變化,2002年十六大,江卸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兩職,儘管依然江前胡後,但幾個月之後的2003年3月,宋祖英就從「全國人大代表」降為「政協委員」。在那次投票選舉中,有幾位政協委員故意搞笑,「政協副主席」一票投給江鶯宋祖英,一票投給老江「出門帶著」的另一鶯李瑞英。

報導說,「談到一些委員提出要為禁止“假唱”立法,宋祖英認為,為了保證電視節目的質量,“讓觀眾過好年”而對口型是可以理解的」。也難怪她在政協會議上發出噪音,這位被新華網冠上「中國民族歌唱家」的江姘在悉尼獨唱音樂會剛一張嘴就走了調,唱的還是老江喜歡的《茉莉花》。

報導最後說,「『關心政治、關心藝術』……,宋祖英這樣形容自己」。看來,宋祖英選擇姘傍老江,不僅僅為了找個靠山,還因為她認同老江的作為,願意助江邪一臂之力。

宋祖英2002年韓國世足賽丟中國的臉

事件背景:2002年十六大前夕,江澤民還掌握著黨政軍三大權。

2002年世界杯足球賽在韓國漢城舉行,5月30日,賽前之夜在漢城和平公園舉行盛大的慶典文藝演出。

新華社報導說,大賽組委會和韓國政府首腦邀請了世界杯參賽各國的政府首腦出席這次演出盛典。各國參賽運動員和韓國以及來自世界各國的觀眾數萬人將觀看這次慶典文藝演出。這是世界性體育重大賽事首次邀請中國歌唱家參與的慶典活動。

既然是首次邀請中國歌唱家參與,那中國一定要慎之又慎,千萬不能砸鍋呀。

報導說,參加2002年世界杯前夜慶典演出的世界其他各國歌手,還有法國的帕特麗夏-卡斯,阿根廷的叠戈-道雷斯,南非的“Ladysmith BlackMambazo”,韓國的趙容弼、樸貞賢、褐色眼睛(Browneyes)和日本的安室奈美惠和Chemistry等各國的頂尖歌手。

那咱們當然也要拿出國寶級的歌唱家去參賽才行。結果,第十七屆世界杯足球賽韓國藝術節,宋祖英走老江後門登臺演唱。

新華網2002年6月4日(六四那天)報導,記者從有關方面獲得獨家消息,參加此次慶典演出的有法國的帕特麗夏.卡斯,阿根廷的叠戈.道雷斯,南非的“Ladysmith Black Mambazo”,韓國的趙容弼、樸貞賢和日本的安室奈美惠等來自12個國家的頂尖級歌手和組合。


宋祖英在南韓丟中國人的臉!
頂尖級歌手出場費到底給多少錢確實棘手,所以此次演出,韓國方面提出「出場費可以自己定個價」,也就是在簽合同時你先掂量掂量自己發出的歌聲值多少錢,你要價,人家認為值得就簽這個合同,人家認為不值得,要麼你降價,要麼你走人。

報導說,除了韓國和日本因為是主辦國而沒有索取出場費以外,其餘國家的歌手分別都拿到了不菲的勞務費,光是南非歌手就有1萬美金的酬勞。

報導透露,宋祖英「在簽合同的時候就明文寫下了不要出場費的條款」,韓國也沒客氣的按貨估價:你中國不派歌唱家來,你不重視在我韓國舉行的世足賽,我當然不付錢。結果,江姘「零身價」參演盛事慶典,南韓和日本坦然的一分錢沒給小宋。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這可丟死中國人的臉了!

國家大劇院成了燙手山竽


為使大劇院外水池的水冬天不結冰,得燒錢!
老江送給小宋的這個70億元的大禮物,成了高層人見人躲的燙手山竽,被評價為「國家大劇院載不動太多愁」。

江澤民是癩蛤蟆托生的,自然喜水,國家大劇院的關鍵設施之一,是環繞大劇院主體建築四周有一個35000多平方米的露天水池。北京冬天滴水成冰,如何使露天水池的水數九寒天不結冰,水清見底?如何讓國家大劇院水池裡的水四季保持相對溫度,讓天安門地區一年四季都有一汪清水的景色?先別說這是國家大劇院工程的五大難題之一,就是這個難題解決了,每天需要燒掉多少個希望小學?這還僅僅是劇院外面燒掉的民脂民膏!

《北京青年報》 2003年3月27日報導時,國家大劇院工程已經使用了23萬多立方米的混凝土澆注量,65000多噸鋼筋捆綁。然後還需要將35000塊0.4毫米厚的鈦金屬板一一固定安裝到金屬架上,拼接成完整的大劇院殼體。因為國家大劇院外形的殼體是一個橢圓形,所以每塊鈦金屬板並沒有統一的尺度,大概每塊在兩平方米左右,但是每塊和每塊的尺寸都不相同。35000塊鈦金屬板最終將拼裝成國家大劇院橢圓形殼體。劇院裡面包括一個歌劇院、一個戲劇院和一個音樂廳,三個獨立的劇場。記者了解到,歌劇院是2200多個座位,戲劇院是1800多個座位,音樂廳是2000多個座位,總計可同時容納6000多名觀眾。

十七大前夕「大墳包」蓋好了,到回收的時候了,造價太高,票價如何定?2007年9月26日,新華網報導了一個話題,大劇院設置「廉價站席」。江澤民繼續燒著錢,卻讓老百姓站著看節目,這簡直是天下奇聞。

國家大劇院舉行開幕音樂會


造成國家大劇院載不動太多愁的原因!
2007年10月中旬召開的十七大,做夢都想把胡錦濤崩了、把溫家寶踹了的曾慶紅下了臺,江澤民到處找寺院燒香抽簽。宋祖英這時候忙著上楊瀾主持的節目澄清自己和老江不但沒有一腿,而且「經常會」被那些傳聞委屈的直哭。

就在這個時候,在老江送給小宋的這個「大墳包」裏舉行了開幕音樂會。

新華網12月22日報導,廣受關注的國家大劇院22日晚舉行開幕音樂會,正式拉開了國家大劇院的帷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等出席觀看演出。

報導說,「開幕音樂會在曲目的安排上豐富多樣,既有民族唱法又有西洋美聲;兩名歌唱家吳碧霞和張建一的獨唱曲目均選擇了一中一西;觀眾熟悉的《茉莉花》旋律,經過作曲家關峽的重新編排,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合唱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附屬少年及女子合唱團、中央歌劇院合唱團和中國歌劇舞劇院合唱團組成了200多人的龐大陣容,以合唱的形式帶來了全新的藝術感覺,是這場音樂會的謝幕節目」。

獨唱也有,《茉莉花》也有,獨獨不見宋祖英。《茉莉花》是2003年宋在悉尼的個唱開幕歌,除了她是中國人外,背後上百位伴唱的和樂池裏伴奏的都是西人。曾幾何時,《茉莉花》在老江送給她的大劇院裏演,200多人的龐大陣容裏竟然容不下一個曾不可一世的宋祖英!

一張圖片一場戲

這次開幕式請柬都發了,好大的一疊,有的接到請柬,打電話商量是否去看節目,對方接電話的那位元老的老伴說:「我告訴我們家老頭子,那地方咱不去,大墳包這名字實在不吉利,快過年了,咱還是別給自己找不痛快!」結果,真慘,高層沒有人去給老江捧場。

新華網報導說,「音樂會前舉行了簡短的開幕儀式」,除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之外,「劉淇、劉延東、顧秀蓮、陳至立」等一同出席觀看演出。


高層陣營的分水嶺由此圖片可見一斑!
(左起:陳至立、劉延東、李長春、劉淇、顧秀蓮)

顧秀蓮老的糊裏糊塗,在家裏實在悶的慌,有請柬只有沒感冒傷風就去,坐在那裏踏踏實實的看。劉延東去了之後才發現別人都沒來,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坐在那裏如坐針氈。而陳至立則非去不可,因為看完演出還要向江詳詳細細的匯報呢。劉淇現在的仕途暗淡,所以有露臉的機會絕不放過。李長春則心不在焉的露出招牌笑,他心裏明白,從哪個角度來說,自己也得來。

江本想在這造價70億的大劇院裏借小宋演出給自己再長長邪氣兒,宋祖英想借著江的勢力開個轟動全國的獨唱音樂會,而且還必須要在劇院開幕的首日,結果……,人算不如天算。△

(人民報首發)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