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三) (圖)
 
2006-10-25
 

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圖:新唐人電視臺)

【人民報消息】(接上)


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二) 聯結收看

主持人:我們先回答這幾位觀眾朋友的問題,辛先生,這三位觀眾都對你表達非常敬佩之情,我也是很不可理解,您怎麼能把這麼多年代、人名還有事件記得這麼清楚呢?

辛灝年:其實在中國大陸比我強的太多了,只是他們沒有這個條件和機會能夠自由的說話,如果大家都能夠自由的說話的話我們的歷史應該早就大白於天下了,這是一個。

第二個我想,你問的問題很有意思,其實就兩句話,一個要下功夫要認真的去做學問下功夫,這是一。第二重事實少議論,我們首先把事實搞清楚,事實搞清楚了這是最容易記憶的。

主持人:對,都講事實勝於雄辯。

辛灝年:事實勝於雄辯。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說你事實搞清楚以後,那麼你就知道所知道的事實和這個歷史真實之間到底還有多少距離,我們用我們的努力去縮短這個距離,克服這種障礙,讓我們所知道的真實更加真實,那麼這樣你就記住了,你記住了當然就可以和別人講了,這沒有什麼別的。

主持人:您還是很謙虛。

辛灝年:不,這是事實嘛!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還有觀眾朋友在電話線上等候,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請講。

陳先生:辛教授您好,您提出很多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講法,跟中共講得根本不同,你就像一顆子彈一樣穿過了重重的黑幕,打開了這個歷史的事實,但是現在問題是什麼呢?

就像在紐約也好,我看很多中國人大概百分之八十,他們對這個歷史都不知道,很多人對共產黨還是非常的信仰,那我覺得像你應該有機會能夠通過什麼途徑多講一點,多揭露一點,讓美國的這些華人知道。

我有一次跟一些華人談談,他們每個人都說共產黨是好的,共產黨都是正確的。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很多人我覺得是很蒙蔽的,不要講中國大陸,就像在紐約很多華人他們都是不明白一些真相的,我覺得就是這個是很悲哀的,希望你有機會來紐約的各種場所能多一些演講,讓大家明白,謝謝你。

辛灝年:謝謝你。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的李先生請講。

李先生:我首先問一問辛教授,你好。

辛灝年:你好。

李先生:你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剛去過延安旅遊,聽那個老司機說,劉志丹是個大土匪是紅軍,那毛澤東是投靠他就沒有辦法了,就連當地的土匪人家都聽劉志丹不聽毛澤東的。

那個司機還說,後來毛澤東就找人在後面打了他冷槍死了,出殯那天,毛澤東沒有參加他的出殯,他怕人家殺死他,劉志丹在陜北的地位是比毛澤東高的,所以毛澤東要派人家殺他,好像他也是一樣他是土匪他根本不是什麼紅軍。

紅軍什麼勝利長征,什麼它打贏了建立新中國了,它說紅軍長征因為它給剿滅了,它根本就是土匪。

我爸爸說以前他是去到哪裏,搶到哪裏,帶著紅軍,他搶大地主的,他不搶他不行,去了西北什麼沒得吃了,青藏高原他見到有大地主的就把他們全部東西肯定去搶光了。

很多東西可能你們見識的比較多了,我就親眼到陜西,聽他們那個司機講的,那個司機說以前都不能講的,現在毛澤東也死了十多、二十年了,事情也過去這樣了。陜北的人全部都知道劉志丹是毛澤東殺的。

主持人:好謝謝李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伊利諾依州的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請講。

吳先生:辛教授您好,因為拜讀過你的《誰是新中國》。所以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就是說長征裡面飛奪瀘定橋,這個瀘定橋的歷史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第二個問題還有就是說「長征組歌」裡面有一句話叫做「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這四渡赤水這段歷史能不能跟我們稍微簡單介紹一下,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吳先生。

辛灝年:飛奪瀘定橋在共產黨的教科書裡和共產黨的文藝的宣傳當中是進行相當程度的藝術誇張的,但是它渡過瀘定河這是真實的,它是過去了,這是事實,它也打了仗。

那麼當時為什麼能夠過去?一個當然它處在逃跑的階段,困獸猶斗,這個時候救命是第一的,生存是第一的,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張國濤回憶裡面說的,當時我們斗志百倍,為什麼?不是為了抗日,是為了活命。請大家去看一看張國濤這一本回憶錄,他說的很明白。

所以瀘定橋這件事是有。至於它誇張到什麼程度?國內的史學家正在反思,各種各樣的說法都出來了,有的人開始說沒有十八勇士,也有的說這個勇士沒有十八個,也有的說不是飛奪瀘定橋,是用另外的方式過河的,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定論,但我們有兩點可以肯定,一是過了瀘定河,二沒有它進行的誇張的這樣英雄和偉大。

主持人:因為我記得那時候在看有電影好像就是講飛渡瀘定橋的,然後記得當時就是說是在鐵鏈子上過去,然後對面就是國民黨的碉堡,那麼我就想他們那些人有槍他怎麼能在鐵鏈子上就過去,那他要爬過去嗎?所以最近看到網上也有這樣的文章也是。

辛灝年:因為各種說法都有,但最後沒有一個基本定論。但是你要相信中國大陸歷史學家目前對這段歷史的研究和反思,是相當突出的,各種成就都有,比如剛才那位老先生說的,在陜北劉志丹那個事情,他講的完全是真實的,而且就像張思德一樣,毛主席寫了一篇文章叫「為人民服務」。

主持人:那時候我們小時候都要讀,要背下來。

辛灝年:大家都以為是燒炭,不是,中國大陸的教授親自去採訪了、去調查了,結果他發現那不是燒炭,是熬鴉片。就熬鴉片給他了以後就給弄死了。所以陜北根本沒有樹怎麼燒炭,對不對?

所以剛才那位老先生提的問題很有意思,就說我們今天在研究這具體的問題的時候,我們中國大陸有各種各樣的成就希望大家注意中國大陸的刊物和雜誌,儘管它不能公開的來說這個東西,可是它在那些文章裡面不斷的捅出一些事實來,你將會得到各種各樣新的說法。

主持人:你只要留意就能得到看到這些。

辛灝年:留意就能得到看到,還有網站。至於四渡出水的問題剛才我說了,實際上就是從遵義會議之後毛澤東成了中共中央領導,他要把這支隊伍帶出去,不被消滅,可是他向北不能走,向南不能走,向東不能走,他只能向西走。

他們要向西走他就必須要渡赤水,必須要渡過大渡河,然後逃到川康地區也就是四川和這個青藏交界的地方。

那麼所謂四渡赤水我剛才說了,第一渡沒有渡過去返回來返回到貴州,第二渡也沒有渡過去被打回來了,回到哪裏?回到遵義城裡面。第三渡又沒有渡過去又回到了貴州,直到第四渡他才真正的渡過了赤水,渡過了大渡河,然後順著金沙江渡過金沙江才到了川康地區,所以據體的情況大至就那麼個情況。

如果要講得更細緻的話,節目時間就不夠了,因為我記得共產黨有部電影裡面就是講四渡赤水,那講了很多很多,可是老實說藝術誇張的成分大概占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以上。

主持人:你就當藝術作品看。那說到這段的歷史,我今天正好就是有一本《誰是新中國》是辛灝年先生寫的書,這裏面有很多關於這段的歷史的細節,所以如果你要是有興趣的話你可以看一看這本書。那現在我們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紐約的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請講。

劉先生:我說你這個節目我是常看的,你們討論的其實也是在討論各種事情的真理,但是你們沒能討論到什麼叫真理?真理是什麼?宇宙中的萬物萬事有沒有是與非的標準?

如果有這個區別,是與非的標準是什麼?你要多給我幾分鐘我只講幾分鐘,你們也認為自己是為真理而奮斗,那麼真理到底是什麼呢?中國共產黨也認為說自己要為真理而斗爭的,那辨別誰是真理?誰不是真理?你說這個區別界線是什麼呢?

我告訴你們一個訊息,我相信我已經發現了真理原理,關於真理原理實證論在本人寫的物理學幾個根本原理可以去徹底理解和討論的,為什麼我今天會跟你打電話因為我認為真理原理會被埋沒。

所以說想在你這個電視臺裡給你一個訊息,我告訴真理原理的實際內容會被物理學證明為構成宇宙萬物萬事的真實實質的基本結構原理,真理原理將會被物理證明為是徹底打開物理學大門的鎖匙。

因為我是一個窮光蛋,在美國一無所有,這個真理原理放在我的口袋裡幾年都得不到發表,我想在你這個電視臺,並且你最好把我的話錄音下來,真理原理會被宇宙間證明為是構成宇宙萬物萬事的基本結構原理,是徹底打開物理學大門的鎖匙。

最後會被因為真理是最公正的意識,以後會被證明為宇宙間那個上帝的精神意志。因為真理原理是最公正的一個道理,所以說真理原理又是最寶貴的救世大道理,是人類社會最寶貴的呼籲。我相信真理原理一定會通。

主持人:好那我們謝謝劉先生。剛才劉先生提這個問題我覺得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他討論就是說像中國共產黨這樣的,我們就叫它共產黨吧!它也在提真理說:我們要為真理而奮斗。那也很多其他人也在提真理,那我想每個人對真理的觀點是不一樣,看法也是不一樣的,那您說一下共產黨和其他的人和其他的這種觀點它有什麼不同?

辛灝年:談到真理這兩個字就是那個抽象概念,我覺得不論是共產黨說它是真理也罷,或我們自己說自己是真理也罷,前提是要搞清楚真實,而所謂真實就是事實,我們在對事實基本上不清楚的情況下,我們來抽象說自己的真理常常是不正確的,比如說共產黨它說它自己是真理,它說長征北上抗日,這就是它的真理。

可是我們研究了事實了以後發現它第一不是長征,是逃跑;第二不是北上抗日,是想逃到蘇聯去;第三日本人在東北,它往西北跑,那麼這個到底是真理還是假理呢?

所以我覺得我們首先把基本的事實搞清楚,共產黨很聰明,它在維護自己真理的時候它首先把事實給你攪混,讓你看不清事實,你就盲從它的真理,如果有一天我們看清事實了,我們對它的真理就不會盲從了。我們就會尋找自己的真理,這種抽象的問題,我就不多說了。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