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驚揭十六大黑蓋 陳良宇非斬首不可(圖)
 
林立
 
2006-10-18
 

憲法是江澤民的剋星!
【人民報消息】2003年9月,中共中央開了一次會,定名為《老同志獻計進言會》,邀請了喬石、萬里、宋健、朱熔基、李鵬、鄧力群等給新的黨中央出謀劃策。會議開始時,胡錦濤對大家說:「今天的會議就是請老同志們敞開說,不論對與錯沒有政治責任問題。」這個會議中共傳媒沒有公開報導,只有人民日報配合發了評論員文章《批評和自我批評》。

朱熔基揭十六大人事內幕
  
既然胡錦濤這樣說,上屆政治局常委朱熔基也就不客氣了,他把十六大人事定盤的內幕整個抖漏了出來,令在座的大吃一驚。朱熔基說:「十六大常委定班子問題上,我有違心的方面,有的人我不同意,但要照顧大局,還是同意了多數意見。」他說:十六大一中全會常委選舉中,曾慶紅、黃菊、羅幹三人的票不夠半數,原十五大政治局開會爭論激烈,江澤民提議三個都上,胡錦濤、溫家寶不同意,贊成七人,但他倆是少數,最後還是按江多數派的意見辦,三個人都上,七人常委會就變成九人常委會。因意見難於統一,讓中央委員會的全體同志等了很久,決議做出已是夜裏了,等向大會公布就更晚了。

不允許知道當選者得票率

其實,即使朱熔基不說,大家也猜個八九不離十。

十六大後,一直有十六大代表和中央委員致函中央政治局,堅持要求知道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在選舉中得票的情況,以及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對他們的考核情況。因為委員們選的沒當上,委員們不選的都當上了,而且還進了政治局和常委會。名單中那些名聲極壞的江家幫,例如曾慶紅、賈慶林和黃菊、吳官正,以及被高官稱作「比大灰狼還可怕的」羅幹被塞進去,底下反應極大。

僅北京、天津兩市,就有近四十名十六大代表,向中央政治局上書,聲稱:黨代會代表有權了解十六屆一中全會選舉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軍委和中央書記處成員的過程,及當選者的得票率。全體黨員、全國人民都有權知情,否則就和「三個代表」思想是背道而馳的。向全黨、全國人民保密的法律規章依據又是什麼?

江親信中央書記處書記賀國強和劉雲山親自對部分上書的十六大代表這樣解釋說:得票率不一一公布,主要是從更有利於新領導集體的工作考慮,也考慮到敵對勢力會借得票率問題興風作浪,借題造謠。得票率有多、有少,不是要關心的問題。

這是個多麼奇怪的思維邏輯,得票多的不能當,得票少的卻被選進去,連中共中央委員們的選舉都不算數,這不是獨裁是什麼?從哪個角度是「更有利於」新領導集體工作呢?

賀國強還和京、津兩市上書的十六大代表打招呼說:「要獨立思考,要問幾個為什麼?為什麼總有人對得票率、評議追究?」

賀國強這麼耿耿於懷是有原因的,來中央工作之前,原重慶市委書記的賀國強在市委選舉時,就是把別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造成他的選票多於到會者的大笑話。

在中共看來,這些傢伙們最優秀的特質就是「不知恥」。

十七大前又是一場激戰

十七大前胡錦濤和江澤民心中的名單相差萬里。胡錦濤不能不與江澤民激戰、爭奪地盤。雖然胡錦濤頂著黨政軍三頂最高權力的大帽子,但引起諸侯眾怒的陳良宇竟敢對著幹,在政治局敢拍桌子,你要宏觀調控,他就搞世界第一的「面子工程」,你說要高官在色情上收斂,他就把私生子帶著到處炫耀。

江澤民看他最有「出息」,所以堅持要把陳良宇送進政治局常委會。

爭鳴雜誌10月刊報導,9月21日,中紀委駐上海工作組,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報送《關於上海調查工作》第三份報告。該報告中有證據、物證、旁證,初步核實,涉及非法、違法金融、經濟活動金額超過一百余億元。

從6月中旬開始,陳良宇先後在不同場合六次吹風稱:「有人要整上海,要搞垮上海,目標是要貶低、否定江總(江澤民),要借反腐敗排斥慶紅、黃菊」「工作組不整出些問題,是不會罷休的。我們思想上、精神上要有準備」;「宏觀調控,七成是對著上海的,壓上海是明的,排慶紅、黃菊雙管齊下」;「上海市委、市政府有沒有問題,誰都不能下結論。」

按照這小子的狂妄說法,只要對國家對人民有利就是與他們對著幹,所以,還非得把他「斬首」不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