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四)(圖)
 
2006-10-25
 

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圖:新唐人電視臺)

【人民報消息】(接上)


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二) 聯結收看

主持人:那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電話上等候,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洛杉磯的陳女士的電話,陳女士請講。

陳女士: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您好。

陳女士:我能否請特別來賓解答下列幾個問題,一、天下為公是孫中山的招牌,這個天下也是中國的典型的文化文字,請問天下為公它的正解涵意是什麼?二、什麼叫世界和平?世界和平的宗旨是什麼?三、我們從人生經歷中體會感受到人類最大的共同性就是不患寡就患不均,這個不患寡就患不均也是典型的中國文化文字,它的涵意和正解宗旨是什麼?包括利用範圍又是什麼?四、請問特別來賓你生活在美國,每個人出門必須開車,家家都有一兩部以上的汽車,對這個又有什麼樣的感受和想法?五、我們在美國每天都能看到街上,行駛在街上的垃圾車,垃圾車上面有一個三個箭頭的三角形符號,它的涵意它的箭頭的涵意是什麼?

主持人:好那謝謝陳女士。那她有幾個問題,天下為公,她想問一下它的涵意是什麼?

辛灝年:我想孫中山先生他有句話就能說明他的涵意,所謂天下為公就是他所說的「天下者,為天人之天下,應該為天下人所共同管理」,這就是孫中山先生和中國傳統文化所說的「天下為公」的根本涵意。

主持人:另外她問什麼叫世界和平?它的宗旨是什麼?

辛灝年:世界和平,什麼叫世界和平,整個世界能夠和諧的發展,這就是和平。所謂宗旨就是人們都希望和平不希望戰爭,都希望溫馨不希望暴力。

我想如果在我們的世界上不存在民族和民族之間的戰爭;不存在黨派和黨派之間的戰爭;不存在人民之間的這個爭斗,那麼這個世界就和平了,不過當然這是個目地,直到今天為止世界還沒走向這麼美好的時代,那我們都還要努力吧!

主持人:那她後面兩個問題就是談到說在你生活在美國有什麼樣的感受?

辛灝年:對於我個人來說我對美國的汽車、美國的超級市場我還沒有那麼大的興趣,對於我來說,我就是我感受到那種自由平等。就像我曾經跟朋友們說句笑話,在紐約滿街警察,十分自由。這就是我最珍貴的,因為我在美國土地上我獲得了思考的自由和寫作的自由,這是今天我在祖國大陸的土地上所不能獲得的這個是我最痛心之處。

主持人:我認為很多的就是我看到很多的到海外的華人,都是對中國有深的這種感情,但是到這兒來之後又回不去,那我想問您一下,我知道您是很愛中國的,都能看得出來,大家都知道,那您覺得您最留戀中國的什麼?您最愛中國的什麼?然後您覺得中國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

辛灝年:我最愛中國的是我們的民族的歷史,特別是我們民族的優秀文化,和由這個歷史和文化所造成我們的人文環境,真正中國的人文環境,這是我最愛的。也是我時常夢見的、渴望的、嚮往的。

但是你要說我珍惜的是什麼?就是我今天最希望我們的中國是什麼?我就最希望我們中國能夠延著孫中山先生所奮斗的道路繼續為我們民族的獨立幸福,為了民權的自由和平等,為了民生的發展而奮斗下去,希望我們海外的中國人都能和我們大陸的中國人一樣,在這三個方面想到一起共同奮求。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再下一位紐約的李女士的電話,李女士請講。

李女士:我以前看過資料說那個毛澤東和張國濤會合的時候,毛澤東只有三兩萬的軍隊,而張國濤有三十萬的軍隊,當時毛澤東見到張國濤的時候非常尊敬和討好,但是不久他就使用了陰謀詭計來完全奪得了張國濤的軍權,通過政治斗爭把張國濤趕盡殺絶使得張國濤被迫逃亡了香港,那請問辛教授,對此的考證如何?

辛灝年:你提的這個問題很好,準確的說毛澤東帶著他的中央紅軍,及紅一方面軍,逃到川北懋功和張國濤會師的時候,他大約是一萬左右的軍隊,而張國濤當時擁有四萬軍隊,所以在兵力上遠遠勝過毛澤東,然後在懋功的兩個月當中他們之間發生了很多的歧見。

在這個情況下,張國濤先生不太想承認毛澤東所說的他的中央委員會,而毛澤東又希望張國濤所帶的四萬軍隊完全服從於他,如這樣一來兩位所謂中共領袖就在1935年8月的川北發生了衝突。

那麼這個衝突結果是什麼呢?那就是葉劍英向毛澤東報告張國濤想消滅毛澤東,那毛澤東就帶著自己的六千人馬逃出了懋功地區,這就是張國濤和毛澤東的這一段公案的開始。

後來由於到了陜北以後,張國濤後來也到了陜北,但是斯大林命令中共工農紅軍就是殘存的這五萬多工農紅軍要進軍新疆、甘肅要把這些地區變成蘇維埃地區。

所以張國濤就考慮了三個方案,一個方案就是不聽蘇聯的指揮自己南下重建根據地和毛澤東分道揚彪,第二個方案就是北進的方案,向甘肅北部、陜西北部的地區重新建立另外一塊根據地,還有一個方案就是聽從斯大林的指示向西北進軍。

結果他選擇了第三個方案,他的軍隊有一小部份人向南開闢根據地,一大部份人開始向新疆進軍,結果被國民政府的政府軍給幾乎全部殲滅,只剩下700人逃往蘇聯,這個時候當張國濤回到延安的時候,他已經是既沒有力量也就不可能有地位了。

所以在抗戰開始以後,張國濤在延安也看出了毛澤東根本沒有抗日的意思,而他本人還是主張抗日的,在這個情況下他自己棄暗投明向國民政府投誠了,也永遠告別了毛澤東和毛澤東的共產黨。

主持人:所以這段歷史就這樣的,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加拿大的溫先生的電話,溫先生請講。

溫先生:我是姓溫,生長在臺灣1946年出生,民國35年,講起來也就是國民黨教育下成長的,我首先要對辛先生致最高的敬意,即使是在臺灣的人,也沒有人發表出這種徹底坦白的言論,當然我是看了幾次《新唐人電視》,我從內心上就是像我剛才所講的,我今年已經六十歲了,從小就是在臺灣生長,1988年才到加拿大。

所以我是認為說能夠講真話,即使在共產黨制度教育之下長大的也能這樣,我認為是最高的敬意。因為我看了幾次這個節目我就覺得辛先生講的根據歷史根據這個事實,我非常佩服。這是我今天所想講的謝謝。

辛灝年:謝謝鼓勵。

主持人:謝謝溫先生,那剛才溫先生提到一個問題就是說在共產黨那樣的一個環境中長大的人受教育的人,能夠講真話這是很難得。

那我覺得在接觸很多在大陸生長的人來說,的確很多的時候就是很不經意的很多東西就比較誇張或者是不敢講或者是回避或者是重覆,明明知道那是不真實的事情。那你說你怎麼解釋這種現象呢?

辛灝年: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共產黨靠兩個東西,一個是像長征這樣的它說了謊,它做一個勝利者製造了這麼一個歷史的謊言,同時它在製造謊言或宣傳謊言的時候,它不讓別人說話,不讓別人說真話。

所以這種謊言在漫長的歷史時期裡面它就變成了所謂的真理,謊言一千遍就變成真理,就是指這個道理。但是它的前提是不給人說話,如果要給人說話的話那麼這個謠言就成不了真理是吧!

第二個共產黨還有個手段就是從四九年以後到毛澤東死的這段時間他是真的敢殺人,剛才有一位聽眾說了死了八千萬,我想人都只有一次生命,如果人有兩次生命的話,可能另外一個生命就準備犧牲了和共產黨做斗爭了,可惜人只有一次生命。

所以我們不要埋怨我們的同胞,我們也不要埋怨我們大陸的老百姓,不論是老年、中年、青年,男的、女的,他們生活在那樣一個環境下,包括我們自己在內我們也不敢講話,我們也不敢吭聲,我研究歷史的時候是偷偷摸摸的研究。

到海外以後別人說我膽大,其實你想一想一個做學術研究的人都是偷偷摸摸的研究的,我在國內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是寫幾張紙以後就燒掉幾張,寫幾張紙以後以後就燒掉,這樣經過很多次的反覆,然後我幾乎是把很多資料和寫成的東西憋在肚子裡面來到海外。

所以很多人說我記性好,我記性也許不算太壞,可是我真的是下了功夫,因為我又燒又寫反覆幾次,當然印像就深刻了嘛!

所以我覺得我們不必站在就是對國內老百姓感到不爭氣,或者覺得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像我們這樣敢於說話,大家要知道共產黨的這兩個手段在一個長達半個世紀的歲月裡面一定程度上磨損了、毒化了我們的民族性格、我們的人民性格,這不能怪他們。

但是反過來說,四人幫垮臺以後,文革結束之後,中國大陸出現了一場思想解放運動,這個思想解放運動一條線是共產黨引導的,也就是中共黨內的所謂改革派知識份子們所實踐的,它們走的是一條在共產黨領導下的思想改革開放路線,這條路線是為了保住共產黨政權的陣前的前提下,在局部範圍裡進行改革,它對歷史起到了一定推動作用,可是它也給那些歷史關住了大門。

大家不要忘記還有另外一條人民思想解放路線,那就是中國大陸的民間歷史反思,文革之後中國大陸人民在民間反思文革,否定文革,反思,反右,否定反右,反思了抗日戰爭才知道是國民黨抗的戰,國民黨抗戰是血寫的事實,共產黨抗戰是墨寫的謊言,反思了北伐才知道是國民黨領導了北伐,不是共產黨領導了北伐。

在這種情況下,整個歷史反思運動今天已經發展到了對於三民主義,對於中華民國,對於孫中山先生的奮斗整個的歷史反思的過程上,人民的覺悟已經大大的提高,人民的膽量也在大大的提高,所以我認為中國的前途樂觀,我們對我們的人民要有自信要有一種信任感。

主持人:我們還有好幾位觀眾朋友在電話線上等候,我們再接一下洛杉磯的陳女士的電話,陳女士請講。

陳女士:你好,我想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我是1948年出生,1984年由中國大陸來美國生活至今二十二年,回顧剛來美國的時候由於無知無識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頭腦中從來沒有地球的概念,對天下為公四個大字也聞所未聞,糊裡糊塗自私自利而不自知還認為自己是好心好意。

所以麻木的讚美美國的民主自由,感激能生活在美國,97年香港回歸中國時還曾留下過眼淚,也曾為臺灣受到盜亦無道的中共的打壓。

我就是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我想民眾中還有少數人對天下為公四個大字不知道正解涵義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世世代代以來每個人在娘胎裡就受到共產黨領袖們的欺騙綁架,毒害的教育,一出娘胎就被捆綁兩個根深蒂固的枷鎖。

其一就是國家祖國愛國,凡事為國爭光,甚至不打自招的教育宣傳,什麼一寸山河一寸血,其二就是生存生活必須要賺錢這兩個枷鎖由於鑽進人們的肉體和頭腦中,在思想觀念上形成惡性和良性的兩種腫瘤,所幸本人在反思之後大徹大悟。

主持人:謝謝陳女士,那我們時間不多,最後一個問題,您覺得就是說在這些事實被曝光之後,很多中國老百姓知道之後,那它現在媒體的高調宣傳會在中國造成一種什麼樣的效果?

辛灝年:其實我要反問你的話,就是今天的中國大陸老百姓,就算是不太知道歷史事實的或者想這方面問題想的不多的人又有幾多人還相信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呢?

所以其實中國共產黨在這個宣傳的過程當中,它自己還有一點沒有明白過來,那就是你如果在對基本的事實都不能承認的情況下你的宣傳的鋒芒雖然很高,可是它的作用是日漸其弱。

主持人:好,謝謝辛教授,謝謝觀眾朋友感謝您今天的參與。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