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殘忍至極的畸形戀謀殺案(多圖)
 
錢珍書
 
2006-10-24
 

34歲的陳兆楚牢中練出殺人膽。

【人民報消息】又是一段畸形婚外戀造成殺人事件。在當今中國從官場到民間,有多少?!

這起謀殺案殘忍至極,而且完全是錢引起的,其中竟然沒有絲毫情的糾葛因素,讓人更加毛骨悚然。

事情發生在2006年7月14日凌晨1點鐘左右,在江蘇省無錫市有名的風景點蠡湖之光,兩名偷偷摸摸到禁止釣魚的湖邊去偷釣的人,在湖面上發現了一個白色的漂浮物,開始他們以為這是漂浮的西瓜皮,但是走近一看後,嚇的半死,原來是一副人的頭顱骨。

抵達現場的法醫仔細看過剛剛從湖水中打撈出來的顱骨後,從頭骨的切面非常平滑推論,這是一起死亡後被人分屍案。而且,兇手為了銷毀死者的臉部特徵,將頭骨的正面邊緣、眼部邊框、及上頜骨等多處都用火烤過。隨後警方在周圍找到的一些屍塊當中又發現,死者的腳掌和手掌同樣被用火烤過,手指紋和腳趾紋同樣遭到了破壞。這是一起預謀的殺人案。而且殺人者還有點偵破常識。

法醫從死者顱骨的DNA樣本以及牙齒判斷,死者是個女性,年齡在30歲到40歲之間,死亡時間在5天以上。


蠡湖湖面白色漂浮物是人的顱骨。
就在此時,無錫市的溪南派出所接到了一個報案,報案人是專門從山東泰安來報案的,他說,自己的老婆在無錫失蹤了。報案人說,自己的老婆姓韓,7月4號晚上,乘火車從泰安的家裡前往上海,5號當天下午5點,她打電話回家,說是晚上要在上海請人吃飯,然後再乘火車回泰安。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韓某並沒有回家,家人反覆撥打她的手機,都是關機狀態。情急之下,韓某的丈夫追查到韓某前一天曾經從無錫市濱湖區的兩家相隔不遠的小商店打電話回家。

警方從報案者對其妻子的描述懷疑失蹤者可能和那具屍體有關,經過比對韓某女兒的DNA後,確定在蠡湖發現的死者正是韓某。

不過,警方有一點搞不清楚,就是那個韓某明明是去的上海,怎麼卻在無錫給家裡打電話呢?她為什麼要撒謊呢?

警方一面通知家人查對死者韓玉鳳銀行賬目的出入情況,另一方面前往她給家人打電話的那兩個商店。

商店的老板認出,照片上的這個女人,幾天前的確來這裏打過電話。而且,由於韓玉鳳打完電話後的一個不同尋常的行為,讓店主對她印象非常深刻。

商店老板回憶說:「打完電話後,她問這個電話可不可以回進來,我說不可以,她說那就放心了,同時叮囑如有人來電詢問地址,不要告訴他這是哪裏。而且在打電話的同時,神態自若,沒有其它受挾持啊,強迫等等的跡象,是主動在那兒打電話的。」

在另外一家商店,老板說當天韓玉鳳並不是一個人來打電話,和她一同來的,還有一個30多歲的男人,看上去關係並不一般。兩人買了兩根蠟燭,要紅色的,我說沒有,只有白色的,還買了幾雙男襪。

至此警方懷疑韓玉鳳和此男子的關係非比尋常,這個男子究竟是幹什麼的,韓玉鳳怎麼會到無錫跟這個男的見面呢?按照目擊者的說法,兩個人關係極為曖昧,如果韓玉鳳的死是這名男子所為,那麼行兇之後,這名男子又怎麼會殘忍到再將死者毀容?如果不是這名男子,那這名男子現在何處?會不會還有另外一宗命案發生?

7月15號下午,山東警方將7月8號之前韓玉鳳所帶的銀行卡的取款情況傳了過來,單據顯示,7月6號下午1點,在案發地不遠的一處銀行,曾提取過2萬元現金。警方馬上趕到那家銀行,調出了當天的錄像帶。

意外的是,取款者並不是韓玉鳳本人,而是一個20多歲穿白衣服牛仔褲的年輕女子。而且,她在提款簽名的時候,她是看了看卡主名字再簽這個名。一看就不是很流利的樣子。警方懷疑此女和那名男子夥同作案。

警方在銀行附近的一家發廊找到了這名女子。

女子說:我是在那裏取過錢,不過是一個顧客讓我去的,給了我100塊錢小費。她是受雇於一名30多歲的男子,而他們之前並不認識,對這名男子的姓名、住址也一無所知。這名女子對於那名男子的描述,幾乎和兩家小商店老板的描述一樣。警方推斷,跟在韓玉鳳身邊的那名男子,很有可能就是殺人兇手,而他殺人的目的之一,就是盜取韓玉鳳的錢。

就在這時,山東警方再次傳來一份取款交易清單,清單顯示,7月9號,在無錫市一家取款機上,有人取走了400元錢。警方調出錄像帶後發現,取款的是一名男子,這名男子頭上戴著一頂帽子,手裡始終拿著毛巾擋著臉部。取款金額是400元,至此那個帳戶就已經被提領一空了。

這名男子在取款的時候,那個毛巾突然掉落了一個角,他馬上又捂了上去。儘管男子臉部只有出現極短的時間,但是警方還是取到了男子的照片。30歲左右的年紀,嘴上有顆痣。他很有可能就是警方要尋找的殺人兇手。

警方拿了這名男子的照片,再次來到韓玉鳳打電話的小店和發廊妹那裏,經過證實,照片上的男子是跟在韓玉鳳身邊的男人以及讓發廊妹取錢的男人。由於這名男子連日在濱湖區周邊打電話、購物、取款、以至於拋屍,警方推斷這名男子的住處也許就在附近。經過大量走訪,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裡,警方終於找到了這名男子的資料:姓名陳兆楚,7月3號也就是韓玉鳳從山東泰安出發的前一天來到無錫,租下了一間房子,租期是六個月。但是辦案民警來到這間房屋時,這裏已經是人去樓空。

技術人員勘察發現,廚房的菜刀,刀刃已經卷曲得非常厲害,似乎砍過什麼重物,同時在浴缸底部,發現了一些微小的,類似於血跡的斑點。經過檢驗後,技術員 確認了這是韓玉鳳的血跡。

7月16日晚,陳兆楚在上海落網。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引發兇嫌如此殘暴的殺機呢?

陳兆楚,現年34歲,福建連江縣人。他有三次盜竊的前科,第三次因盜竊罪而在1995年被判刑14年,2004年5月提前釋放。可以說,30出頭的陳兆楚在監獄中度過了將近一半的時間。去年夏天,陳兆楚由於負債離家出走,音信全無。據調查,被害人韓玉鳳是一個老實本分的小老板,讓警方不能理解的是,她和陳兆楚究竟是怎樣認識並走到一起的?

今年年初,上海火車站,一位衣著華麗的中年女子引起了陳兆楚的注意。

這位女子就是準備從上海回家的韓玉鳳,有錢自然是陳兆楚選擇的第一目標,陳兆楚抓準機會主動和韓玉鳳搭訕,韓玉鳳沒有絲毫的防備。最後陳兆楚殷勤的送韓玉鳳上車,兩人互留了手機號碼。自此兩人經常短訊來往,內容越來越曖昧、親熱。

畸形戀就這樣荒唐的開始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陳兆楚被抓後供認,韓玉鳳很大方,每次出來消費都是她出錢,陳兆楚後來為了掌握她的一切行蹤,去了韓玉鳳居住的泰安,而韓還給了他一萬三千元讓做生意。這一切並沒有打動陳兆楚。

4月,韓玉鳳藉到上海辦事之便,與陳兆楚秘密相會在賓館。在以後的幾個月中,他們又見了二、三次面。而韓玉鳳並不知道,她的一切已經在殺氣騰騰的陳兆楚的掌握之中。


被害人韓玉芬。
有一天,有夫之婦的韓玉鳳居然把自己的銀行卡密碼告訴了陳兆楚,讓他隨便取錢花。得到韓玉鳳的密碼後,陳兆楚不是做長期打算,吃定她一輩子,而是開始密謀,選擇在兩人都沒有到過的第三地無錫,實施作案,謀財害命。這實在是讓正常思維的人不可思議的事情。殺人斷自己財路,可見現在的人都瘋狂了。

殺死韓玉鳳之後,陳兆楚不慌不忙,清理房間,拋屍,雇發廊妹取錢,最後自己去取了一筆。

殺人犯陳兆楚:我自己取錢的時候,有意作了化妝,沒有想到毛巾突然掉了一角。而這可能不到一秒的時間,使他落網,僅僅是為了那400元,這和韓玉鳳主動給他的那一萬三千元怎麼能相比呢?而且以後還會源源不斷的給他錢。

這是一個最匪夷所思的殘忍的畸形戀殺人案,出現在殃視上。

這個新聞殃視到底要讓人們明白什麼道理呢?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局長陶書根說:還是提醒年輕的女性,要懂得自愛、自重,和陌生人接觸時,一定要有自我保護的意識。

這個敗壞的社會,如果年輕女性都如驚弓之鳥,就會和諧、安定嗎?不能,況且很多殺人犯都不是陌生人。

所以被動的防護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如果官員以身作則,潔身自好,不淫不亂,那麼陳兆楚這樣的社會渣滓敢泛濫成災嗎?如果中共的監獄不是黑社會,陳兆楚這樣的流氓會越坐牢越壞嗎?如果政府不動輒使用坦克輾死農民,哪個敢當眾來回碾壓被撞倒的人?

拿別人的命不當回事,拿自己的命也不當回事,這就是共產黨用無神論熏陶出來的一大批現代人。34歲的殺人犯陳兆楚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

(人民報首發)

資料及圖片來源:中共殃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