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二)(圖)
 
2006-10-23
 

2006 年10月16日是中共所謂的工農紅軍長征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日。提起長征,身為大陸同胞都深有感觸。而長征已經成為中共維持統治的一種政治資本,那麼,當年中共紅軍究竟為什麼要長征?它是怎樣的歷史背景?中共為什麼極為宣傳長征?它的目地又是什麼?(圖:新唐人電視臺)

【人民報消息】(接上)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許先生所說的長征是一次大逃跑?

辛灝年:這位許先生講的非常對,我想我們今天談問題就事實來說,我們先不下結論。第一我承認許先生說的對。第二我們來看事實這事實是不是能夠證明許先生說的對。對不對?


新唐人熱點互動:重現長征內幕(二) 聯結收看

那麼我做一個簡單的介紹,我剛才講了前四次圍剿的情況,那麼第五次圍剿呢?是很成功了,對蔣介石來說是很成功了。

在1937 年的10月份把江西蘇區,包括福建蘇區的將近三十萬的紅軍打掉了二十多萬,以至於連機關連紅軍的家屬連中共中央機關什麼毛澤東他們的家人都在內,加起來只剩下八萬六千人,那麼在1934年11月21日的晚上,它們開始南下突圍,宣布勝利長征,那是後話,不是當時說的話。

在我的研究當中,它的長征也就是南下突圍分成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他們是向湘西跑,就是湖南的西邊,為什麼?

因為他湖南的西邊存在著一個蘇區,這個蘇區裡面有紅軍的第二軍團,紅軍的第六軍團,那裏盤踞著一個根據地,這個根據地就是在1931年九一八之後和1933 年日本進攻我長城之後,在這段時間裡建立起來的,在所謂的大好形式下建立起來的,當然這個大好形式就是我們「國難當頭」的那個形式。

向湘西的跑的中共中央紅軍還沒有逃到湘西,那國民黨的軍隊,國民政府的軍隊就開始圍追堵截,那麼湘西沒有去成而且打的很慘,八萬六千人最後只剩下三萬人。

所以在1935年遵義會議上,中共中央關於反對敵人第五次圍剿有一個總結的決議,這個總結決議上面又這麼一段話,它說:我們反對敵人第五次圍剿失敗,而不得不退出中央蘇區。這完全是因為博古和李德的純綷的防禦式的軍事路線所造成的失敗結果。那麼這句話證明了第一它是失敗;第二是退出,不是勝利,也不是長征。

那麼第二個在北京師範大學的這本教科書和中國大陸許多類似的教科書裡面證明了當時的中共中央紅軍只有長征這一條路,哪一條路?逃亡湘西。而且在逃亡湘西的過程當中,還犯了所謂逃跑主義的錯誤,請大家看1986年北京師範大學白壽彜教授主編的中國現代史,這就是第一個階段。

由於它沒有到達湘西,沒有跟紅二、紅六軍團配合,那麼它第二階段是什麼呢?第二階段就是在1935年的12月18日,在黎平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我們如果硬是要到湘西去和紅二紅六軍團配合的話,那我們只剩下三萬人馬可能會被打光,我們將面臨的徹底的失敗。

然後中共中央做了一個徹底的決定在黎平的政治局會議上做了這個決定,那就是不去湘西了,直接打向貴州,就是逃到貴州,在貴州東部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這樣才有十二天的逃跑,十二天的戰爭,十二天的勝利,怎麼勝利呢?它打下了遵義城,這個遵義會議就是在那兒開的,這就是遵義會議的由來。這就是長征的第二階段。

長征的第三個階段在遵義開完會以後,確認毛主席的領導地位和領導路線,批評了第三共產國際派到中國、領導中國紅軍的李德這個軍事家,外國的軍事家,共產黨員軍事家和博古,然後就按照毛主席路線決定該怎麼跑?該怎麼走?就出現了中共紅軍歷史上到今天為止大頌特頌、大歌特歌的所謂「四渡赤水」。

大家應該知道四渡赤水這個字,第一次沒有渡成回到貴州,第二次又沒渡成又回到遵義,第三次又沒渡成,直到四次終於渡過去了,搶渡了大渡河然後就開始向哪裏走?就開始向西北方向的川西北走,就像後來大家知道的懋功走,川西北川康地區的懋功,為什麼向那兒走呢?

因為從一九三二年春天開始,中共的另外一個蘇區,鄂豫皖蘇區,所謂紅四面軍張國濤的一萬六千軍隊,已經在一九三二年就逃到四川,並且已經到了懋功,所以中共中央紅軍在毛澤東的領導下,要逃到懋功和張國濤會合。

在中共歷史上「懋功會師」也是有一幅很大的油畫畫的很氣派的,毛澤東的中央紅軍終於和張國濤會和了,會合以後在六月二十六日召開了懋功會議,又叫兩河口會議。

在這個會議上毛澤東發表一番談話,毛澤東說:我們是有被消滅的危險的,我們要按照一年前第三共產國際給我們的指示,要努力向北通過寧夏、甘肅,打通通往蘇聯的道路,這樣的話即便我們被殲滅很多很多人,我們還能保留一些幹部到蘇聯修養身心,然後回國來再進行革命。

主持人:後來怎麼樣了?

辛灝年:這就所謂第三階段就作下了這麼決定,這個決定就決定一個東西,那就是繼續向西北走,準備越過西北沙漠地區進入蘇聯地帶,這就是第三階段。

可是沒有想到,大家都知道張國濤和毛澤東鬧翻了,因為一九三二年六月懋功會議後一九三五年的八月,毛澤東帶著自己的六千人跑了,他怕張國濤會圍殲他,他跑了。

跑了以後,他跑到哪裏呢?他跑到甘肅靠近陜北的地方,就在這個地方他開了一個會告訴大家:我們現在更危險了,我們要拋棄我們原來既定路線,我們要制定另外一個路線,要靠近蘇聯的地方建立我們自己的「陜甘根據地」。

主持人:後來就跑到陜甘去?

辛灝年:還沒有,因為這個時候他還沒有跑到陜北去,所謂陜甘交界地方,還沒有到陜北。就在這個時候沒有想到,他忽然發現如果我們這樣走下去的話,我們可能被沙漠和國民政府軍隊圈殲在荒漠的西北土地上。

於是它在一九三五年的九月十二日,在甘肅的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在這個會議上做了個決定,廢棄在陜甘建立根據地的方針,只求一條打通蘇聯的道路,能走多快走多快、能跑多遠跑多遠,盡量走近蘇聯地區以保全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毛澤東的命挺好的,忽然發現陜北還有一個根據地,忽然發現徐海東和劉志丹在陜北還有幾萬紅軍,於是這個時候毛澤東決定,不再逃往蘇聯,要和劉志丹和徐海東結合。

所以在一九三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說我們今天已經發現了陜北還有我們的紅軍,我們要留在陜北,和我們的紅軍會合。

然後過了二十天不到吧,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在離延安五十公里的又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肯定的決定留在陜北,這就是整個中國工農紅軍從江西往南到湘西,遵義到懋功,懋功到陜北的基本過程。剛剛說有九千里,我想許老先生說的大逃亡,這是不是有點像大逃亡呢,我們讓事實來說話。

主持人:好,我們已經有好幾位觀眾在線上等候多時了,我們先接一下紐約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請講。

何先生:辛先生,首先我要謝謝你,我幾年前在第二次見到你,我當面講,就是「走向共和」的電影的那個時候,你的歷史知識真的很豐富,我不從歷史上講,我講不過你,我從文字上先講,剛才你說長征是長而不征。

我聽到長征以後,我覺得長征是長期生病,長症,我們一直在看病,看來看去一直沒看好,所以長期的徵求看。

今天《新唐人電視臺》的題目,長征的征寫了徵求的征,所以我們今天徵求到了辛灝年來跟我們講歷史,我的年紀比你大的多,但是你的知識比我多的多,你的腦子像computer,你的嘴巴像speaker,所以我們佩服你。

我對主持人有幾個意見,你的節目深度是夠了、力度是夠了,廣度不夠,所以知道的人還不多,所以我沒有講長征的意思,我是文字遊戲跟你們建議幾點。謝謝。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我們再接幾位觀眾的電話,再一起回答他們的問題。我們接舊金山林女士的電話,林女士請講。

林女士:主持人好,辛教授好,我只能簡單的說一下,我們已經很多次在《新唐人電視臺》的節目當中,聽到您深情並茂的精彩的演講,也拜讀過您寫的《誰是新中國》。

關於中共長征的謊言,我覺得在張戎的書中有一部份也得到了證實,我覺得您的書是將中共顛倒的書顛倒了過來,《誰是新中國》一書的歷史功跡是功不可沒的,希望你有機會的時候到舊金山灣區,到史丹福、到柏克萊,做幾次精彩的演講,我想聽眾一定會爆滿的。

辛灝年:謝謝林女士的鼓勵。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下一位觀眾的電話,下位是聖地牙哥的秦女士,請講。

秦女士:剛剛幾位觀眾都講了對辛先生很佩服,我也是很佩服他,不僅是佩服他的知識,而且很佩服他的勇氣,還有他對中共真面目的深刻了解。

關於長征的問題,我是說共產黨是什麼,它們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它們是做了王之後它們要怎麼說就怎麼說,它們可以把長征吹得天花亂墜,明明這事情是跟事實相反的,就像辛先生講的,然後給它們吹的天花亂墜。

反正我們在那個制度下已經生活幾十年了,這個專制獨裁它知道怎麼去搞輿論宣傳,想我們年紀小的時候,課本就是這樣,「長征是宣傳隊」一直灌輸這種思想,因為它們是一言堂,我們也沒有想到這個,是白紙一張,所以辛教授講了很多之後確實讓我們了解很多事情。

但現在問題就是這個專制獨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它死掉了,但是它的留毒還存在,像現在那個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前六四鎮壓,更別說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以來已經死了八千萬人,現在維權人士,很多學法律的人為勞苦大眾做法律辯護,現在都關到牢裡,像高智晟等等那些人。

所以我想這個制度什麼時候能完呢?而且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現在因為是美國公民,然後因為它那個國籍法,弄得我們幾十萬、上百萬的人都掉了中國國籍,弄得我們現在是有家不能歸,中國都不能去,所以我就是說什麼時候這個日子才能出頭啊?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