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管局有絕招,民宅改建公廁賺死你(圖)
 
人民報記者高清鎧
 
2006-10-17
 

蘇州工業園區有這樣的廁所。蘇州人住的什麼環境?

【人民報消息】陳良宇倒臺,上海的房地產價格出現動蕩,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在上海黃金地段霸占市民土地,分文沒付。無數農民上訪,也是因為貪官污吏及其親屬強占耕種面積,蓋別墅賺黑錢。現在與時俱進到連房管局都琢磨著把強占幾十年的民宅拿來建公廁。因為別墅不一定有人買,可公廁不一樣,上口吃完,下口一定會出產品,所以民宅改建公廁賺死你。

這裏隨手拈來一個小小例子,別人看來沒有什麼驚心動魄的,但這事要擱在自己身上,感覺就真不一樣了。所以您看的時候,您感覺一下,這事要擱我身上,我怎麼處理。

話說家住長沙市今年51歲的謝福林,自己的一半房產從毛時代「大荒唐」的大躍進開始,到現在被中共地方政府侵占了20多年,這個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過去政府給你扣帽子打棍子,讓你傾家蕩產還抬不起頭來。現如今「和諧」到不但無故侵占房產,進而準備拿來蓋公廁,而且不服從就進行暴力毆打。

中共在毛時代的大迫害,沒有隨著毛的入土而落幕,反而經過了幾十年的「總結經驗」,愈發邪性了。所以,中國人民所受到的迫害,不是毛個人領導不當的問題,不是換個領導人就能解決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制度的問題

「大荒唐」時代的後遺症

謝福林家住長沙市芙蓉區瀏正街112號(現136號)。因歷史遺留問題致使自家275平米 的祖屋被當地政府長期占用二分之一面積。談到租屋歷史謝福林告訴記者:如今遇到的人禍還得追溯到毛時代那荒唐歲月。他說,長沙市芙蓉區瀏正街112號(現136號)原是其祖父謝倫光於1956年購置的房屋,其祖父於1960年去世後由謝福林的父親謝淑泉繼承。1964 年,由於謝福林的父親販賣布疋、銀元等,被政府安了個「投機倒把」的罪名,逼得謝福林的父親不得不先後以現金、銀元、衣物、家俱、房屋等繳交作為罰款。被罰沒的幾乎傾家蕩產。

謝福林說:所謂投機倒把依當時規定即:以牟取非法利潤為目的,違反國家法規和政策,擾亂社會主義經濟秩序的行為,這是那個年代裡一種荒謬的罪名,當時的長沙市東區公安局(現芙蓉區公安分局)將房屋作罰款收繳,由房地管理局接管。

中共無償占有私人房產是歷史性的

1979 年,「落實政策」時東區(現為芙蓉區)公安分局將房屋定性為「錯收」,並函請長沙市房地管理局退還房產。1980年,房屋退還給謝福林以後,他們發現後面本來就住著的房產所有權歸還自己,前面門面已經變成房地管理局所有。祖產就這樣被政府占有,當時臨街的130平米大前庭(前院)成了街道辦事處的街道工廠。「當時我們就提出為何產權變更,理由何在?面對擅自變更房屋所有權這種違法行為,房地管理局不與答覆,一直占有到現在。」

為要回被政府占用的私房,謝家自1983年開始了至今長達23年歷史性的上訪。2006年5月10日,中共長沙房管局看到蓋公廁實在旱澇保收,於是打算在其占用多年的原址上蓋公廁,遭謝家人拒絕,謝家三兄弟遭到暴力毆打。

幾天前,當局以「阻工」為名到法院起訴謝家兄弟。謝家人表示:我們要求對房產進行訴訟法院不受理,卻要以「阻工」 為名倒打一耙迫害我們。手段是何等的無恥啊!霸占房屋還打傷人如今卻還要起訴房主?這是什麼世道?!

體制問題

當天一大早,謝福林到長沙人大代表辦公處舉牌抗議:我們為何阻工?那是因為房屋所有權是我們三兄弟的,275平米的房子卻有130多平米被長沙市房地管理局長期無償占有使用。我們就房屋產權多次提起訴訟,法院在政法委授意下不與受理。現在長沙城市管理局卻以「阻工」這個名義來起訴我們。

城管公安對謝家三兄弟進行暴力毆打,公安出面強迫他們簽字,同意蓋廁所,否則就開立拘留證,將其三人拘留45天。房地管理局、公安、法院一個鼻孔眼兒裡出氣,告到哪裏都是同一個邪理,這難道不是體制問題嗎?

謝福林回憶到:「那天他們要強行施工,遭到我三兄弟的強烈反對。忍無可忍,只有予以還擊。我被打的很厲害,他們強行把我拖上車,在車裡幾個人一起打,然後又 把我從車上仍下來。這是何等的無恥、荒唐啊!霸占我家房屋還打傷我人,如今卻還要起訴我謝家兄弟!我們強烈抗議長沙市房地管理局這種強盜行徑。豁出去了,幾十年沒結果,這次就是傾家蕩產也要一個公理。」

把老百姓搞到傾家蕩產是中共建政以前就玩兒的絕活,那時沒有錢就「綁票」,把富人綁架去,讓家裡人送錢,什麼時候傾家蕩產了,什麼時候放人。

所以,在共產黨的天下幾十年講理沒結果,現在怎麼會有結果呢?中共什麼時候敢承認「公」理,它要真講「公」理,它就等於自取滅亡。

徹底丟掉對中共的幻想

面對即將開庭的官司,謝福林表示:「下面某些政府部門為非作歹、欺壓百姓、強取豪奪、激化矛盾,人民權益得不到保障,如此政府部門如何能構建和諧社會?」

謝福林的話代表了相當一大批被中共反覆洗腦的中國人的思想,認為是「下面」「某些政府部門」為非作歹,上面高層完全不知道,上面的政策無法貫徹下來。真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江澤民盜竊國庫一次就二十多個億美金,他的私貨「三呆婊」還當中共的「指導思想」呢?為什麼中共決策層政治局討論了二十多年都通不過一個條款,即公開自己和親屬的個人財產呢?謝福林所屬的房管局不就是占了他家前院要蓋廁所嘛,那江賣國給自己的小情婦花了三十多個億在天安門廣場旁邊蓋了一個大墳包形狀的中國大劇院,這個不合理的設計工程到現在都無法使用,扔在那裏成了廢銅爛鐵。那占的地可不是一家子的,是全國人民的!他江澤民經過誰批准了?今年中共居然還給他出了什麼文選,讓人手一本。老百姓買單,江又賺了一大筆。

下面某些政府部門為何敢為非作歹、欺壓百姓、強取豪奪、激化矛盾?是因為上面比他們壞的更厲害。所以很多人上訪上訪,傾家蕩產也要上訪,中共不怕,它打你罵你。可有些人坐在家裡絕食維權,中共就害怕,有些人提倡道德昇華,中共更害怕。為什麼?因為你動了它的老根兒了,你看透它了,對它不抱幻想了,最根本的是──你在唾棄共產黨。

所以,向高層討個公道的想法必須立即打住,只有讓中共真正入土,中國的民眾才能享受到「平安」的一天。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