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集會 原東航機長袁勝聲援賈甲(圖)
 
2006-10-29
 
【人民報消息】10月28日中午,美國華盛頓民眾在白宮附近的麥克佛森廣場(McPherson Square)舉行 「聲援賈甲起義及1500萬中國民眾退黨」 的公共集會,聲援與中共決裂的中國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兼秘書長、中國閣奧德專家服務集團公司董事長、全國專家網絡中心主任、中國專家聯合會籌備委員會主任賈甲的起義,並且聲援1500萬中國民眾退黨。

據大紀元記者南希美國華府報導,集會由大華府退黨服務中心主任黃祖威博士以及大華府退黨服務中心代表宋久萍女士主持。參加集會的演講人有與中共決裂而起義的官員,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目前滯留香港的賈甲先生(越洋電話發言);美國赴第60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代表團官員,東南亞民主聯盟主席哈文海博士(Dr. Hai Van Ha);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任高大維博士(跨州電話發言);原東方航空飛行機長,因在上海機場傳九評勸三退遭罪,在美國政治避難的袁勝先生;華府、馬州、維州地區美裔越南社區代表範琪女士;小說作者,新唐人電視評論員,大紀元時報專欄作家章天亮;大紀元專欄作家,中國問題專家張海聯先生。

以下是原東方航空飛行機長,因在上海機場傳九評勸三退遭罪,在美國政治避難的袁勝先生髮言的全文:

兩個月前,我因為在上海浦東機場向別人講「九評共產黨」 勸三退,被人告發,不得不離開自己的祖國和親人。最近幾天賈甲先生,又因為脫離中共,爭取民主,自由,不得不冒著生命危險離開那片生活了幾十年的土地和他的家人。現在十幾億善良的中國人民仍然生活在那片沒有信仰自由,被共產黨邪靈高壓控制令人窒息的土地上。

在我對人生和未來充滿著迷惘的時候,法輪大法像一盞明燈點亮了我心中的希望。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然後1999年7月20日以後,我才發現在中國大陸追求信仰自由是如此的艱難,從那天起,我和許多中國大陸其他同修一樣,就生活在這種隨時被抓的危險中,我們的家人也都生活在恐懼之中。因為我們不會向邪惡低頭,通過我們自己經過了漫長的歲月才找到這宇宙大法,我們自己已經親身經歷到大法的神聖和殊榮,我們相信自己沒有錯,我們開始向那些被謊言欺騙的人們講清真相。

特別是當「九評共產黨」 發表後,我們更加認清了共產黨邪惡的本質。我認識的許多朋友,和我一樣,他們開始利用各種方式把「九評共產黨」 和國外三退的情況,傳給那些善良的人們,讓人們知道我們中華民族這幾十年來所受到的所有不幸都是這個共產邪黨造成的。它在吞噬著我的民族幾千年來流傳下來的善良本性。很多人了解真相後,開始覺悟,主動要求三退。我也多次把別人寫的三退聲明帶到國外在網上聲明,有的人甚至要求直接用真名退黨,因為他們很多人都受到共產黨的直接迫害。

我所在的單位在大陸條件算很好的,但也經常有人辭職和罷工。有的甚至到公司領導機關去絕食,這種現像在中國很普遍。因為在共產邪靈統治下的中國,各級領導貪污腐敗,道德急速下滑,許多黨內官員也覺得自己的末日快要到了。為了欺騙人民,他們就開始搞所謂的「保先」 ,每個黨員都被強制性的利用平時的休息時間來進行「保先」。

去年下半年,我也被強迫參加了半年。有的單位的領導甚至就打著「保先」 的名義到處去吃喝玩樂。每個人都要強制性的寫認識,每個人沒有辦法,都從網上直接下載然後互相抄,來應付上邊的核查,要不然就不會過關。因為人們都知道這是假的。從黨員到普通百姓,都怨聲載道,最後只好草草收場。因為它不管如何欺騙百姓,都改變不了它邪惡的本質。

我家小區附近經常看到許多被強迫動遷而上訪的百姓,經常被迫害,有的被警察毆打,他們就通過上訪和到當局有關部門去抗議。因為「九評共產黨」 的退黨在大陸被控制的很緊,有許多人因為家裡有「九評」 和傳「九評」 的書籍而被判刑。因為共產黨最怕的就是 「九評共產黨」 和國外的退黨大潮讓老百姓知道,所有它就極力的掩蓋真相。因為在大陸從高官到普通老百姓,沒有人再相信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它現在只是一個空架子。當人們都退出它的時候,它很快就解體了。中國大陸的所有社會矛盾也都自然解決了。因為所有的矛盾都是共產黨造成的,那時中國人才能真正的進入所謂的和諧社會。

今天賈甲先生冒著生命危險,拋下優越的生活條件和他的家人,來向世界上的人民證實在中國大陸「九評共產黨」 的傳播和1400萬人退黨的真實性。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我們呼籲國際社會那些善良的人們和正義的政府向他伸出援助的手,這不僅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也為我們人類的人權,自由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貢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