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賈甲出來是為了這個(圖)
 
黎梓
 
2006-10-29
 

賈甲10月27日在香港舉行記者
招待會。
【人民報消息】「如果當初1,400萬一開始都是用實名的話,我也就可能不出來了!」

一開始很難啊,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刊登系列評論文章《九評共產黨》,12月7日,互聯網上發表了著名文人、原中宣部文藝局局長孟偉哉的退黨聲明,他在聲明中表示,讀過《九評共產黨》,有些話要說:「我以七十歲的經驗 、五十歲的黨齡號召大家:退出共產黨!」

2天以後,12月10日新華網「滾動新聞」第一條新聞是《本網特別受權:孟偉哉嚴正聲明 永做共產黨人》,這個權可不是孟偉哉給的,是中共文藝局授權的。也就是中共自己授權給自己。

為了大陸民眾的安全,退黨中心決定,三退最好用虛名。

隨著看九評的人越來越多,明白中共本質的人就越來越多,人們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退出中共的意願,中共越來越弱了。前不久有八名中共中央直屬機構研究室官員乾脆集體要求用真名退出中共。並呼籲大陸軍民將唾罵中共集體公開化。

僅僅一年多,時間不長,從中共逼孟偉哉上電視表態到中直官員公開退黨,這變化簡直是翻天覆地。

近幾日,中國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法人代表兼秘書長、中國閣奧德專家服務集團公司董事長、全國專家網絡中心主任、中國專家聯合會籌備委員會主任賈甲公開說為1400萬退黨潮做證是長久的心願,他說,「1,400萬不是多了,也不是什麼虛偽的,是少了,這是肯定的。」

10月27日賈甲在香港舉行了記者會,在他的發言中有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不可忽視的內容就是希望按照退黨人士的要求,給他們用真名退黨。

對此,賈甲建議退黨服務中心要調整這個策略。他說:「在選擇實名或虛名退黨由大陸人自己來決定吧,人家只要願意用真名的話,不要勸人家用虛名,我想這樣比較好。」

賈甲比喻說,前面有條河,河上有座危橋,後面有惡虎,怎麼辦?「所以你必須要過這座橋。過這座橋你必須要承擔風險,風險和機會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打算獲取機會,就必須要承擔風險,包括任何人。」

賈甲說:「真名退黨不安全是肯定的,我們必須要走過這樣的過程,你不走這個過程,永遠也做不出這個事情……」

賈甲說,其實現在在大陸有很多人都不怕共產黨,這些人士說:「我們怕什麼,我們不在你那兒上班,不拿你的工資,怕你幹嘛!」

其實老百姓拿的工資是自己勞動所得,不生產任何東西卻揮霍民脂民膏的,恰恰是中國共產黨。

賈甲說:「真正的民主應該在大陸,應該叫他們站起來,如果說,現在你一個人退的時候,你用真名,他迫害你,一百個一千個,他還能迫害嗎?就迫害不了。事情就做成了!」

現在,整個大環境變化了,用真名退黨的時機已經成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