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甲的正氣勇氣與中共的邪惡恐懼
 
朱萬利
 
2009-10-24
 
【人民報消息】來自山西的賈甲教授,作為副廳級官員,放棄現有的既得利益,三年前的10月22日公開與中共政權決裂,號召中共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並解散中共政權。他獲得了聯合國的政治庇護並被新西蘭政府接收,定居新西蘭。

作為新西蘭華人的我,很敬佩賈甲的正氣勇氣。

在過去的三年裏,他在多個國家和公開場合不停地號召和呼籲廣大黨員幹部與大陸民眾退出共產黨組織,建立新政黨。他是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的發起人和首屆中國過渡政府的副總統。

我讀過他的很多文章,聽過他的演講。

賈甲在奧克蘭市參加了聲援5000萬退黨集會和遊行活動並作了演講。他說:只要國人擺脫恐懼中共馬上就倒,聲明退出共產黨就能擺脫這種恐懼。北京中共黨中央裡的九個政治局常委,他們每天都生活在滅亡和遭清算的恐懼之中,不要對他們報有任何期待和幻想,不論他們對你許下什麼承諾,都是謊言。中共政權必將退出歷史舞臺,中國必將實現民主、法治、人權和自由。

賈甲在香港“悼國殤促三退”聲援6100萬勇士退出中共集會及遊行上,發表錄音講話:拋棄恐懼和懦弱方能阻中共鎮壓屠殺和屠殺,才能戰勝共產黨。共產黨怕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共產黨最怕的就是:廣大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組織。退黨是分化和瓦解共產黨的政權,是制止共產黨的鎮壓和屠殺的有效形式。

賈甲不斷地呼籲國內廣大黨員幹部和全國民眾,對中共政權的殘暴統治要採取不害怕不相信不服從的態度,勇敢的站出來,面對共產黨,結束共產主義的殘暴統治。

賈甲曾表示:到了新西蘭後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幸福。但出來並不是為了移民和過安逸的生活,而是為了中國能夠更快的實現民主,自己心系著實現中國民主的一天。為此賈甲曾說過,只要中國稍為一松,就會回去,不會等到中共完全瓦解了才回去。自己無論走到哪裏,肯定要回中國。正是因為他熱愛他的祖國和家鄉,他才願意為祖國的民主化去承擔危險和苦難。他說:推翻共產暴政實現中國民主的關鍵是實施具體行動。要做就沒有退路,只有成功:要做就不能停下或間歇,只管大膽的往前衝。

賈甲在臨行前留下書信表明自己回國目的:“返回祖國”就是以實際行動來激勵和號召我們的黨員、幹部、軍人、武警、公安國安幹警和全國各族民眾要勇敢的站出來,共同推翻暴政,實現中國的民主!他以“甘願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做出犧牲和奉獻”的偉大信念,以驚天勇氣直接面對在人類歷史上最凶狠殘暴的北京中共獨裁政權。

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流氓暴政,是一個極端邪惡毫無人性的政權,它永遠伴隨著殺人和迫害,它折騰了中華民族60年。讀《九評共產黨》會使人認清中共的邪惡。目前有6200萬海內外中華民眾勇敢退出中共組織,加入到了三退大潮。拋棄中共,解體中共,已是人心所向。而賈甲的敢於犧牲和奮鬥,單刀赴會去挑戰中共,居然回國宣傳九評促三退,這必將激勵更多大陸人士覺醒,加入到三退大潮中。

中國是海內外全體中華兒女的中國,絕不是中共一黨之天下!拒絕本國公民入境這違反聯合國的人權公約。賈甲於10月22日回到北京,北京當局拒絕賈甲入境並扣押他,這暴露出中共的邪惡與心虛恐懼。現在中共反覆用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迫害異議人士;封鎖網絡剝奪人民的知情權,它最怕的就是自己八十多年來一個個歷史事件的真相被曝光;最怕的是全民覺醒;所有上訪維權人士,信仰人士,民主異議人士都是鎮壓對象。目前因六四大屠殺而僑居海外不許回國的仍有500人之多。中共一貫拒絕海外的民主異議人士回到自己的祖國,怕民主共和憲政的思潮和全球退黨大潮的趨勢衝擊它的獨裁暴政,怕海外人士回國講出真相罷了。

面對海內外黨內外多年來要求民主政治改革的呼聲,中共居然出臺了“六個為什麼”,近日民主人士郭泉被判10年,這表明中共發誓要與人民為敵了。它不接受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它推翻了《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繼續堅持一黨獨裁暴政不動搖,不肯“還利於民,還政於民,還權於民”。可見有中共獨裁暴政存在,中國就不可能有民主憲政;而沒有民主政治,就沒有真正持久的社會穩定。

還是賈甲的話道出了真理:“中國人民的公敵是中共邪黨。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是中共邪黨。戰勝中共是中國人民的唯一選擇。”

我祈盼賈甲先生平安,並相信不久會有更多的賈甲站出來。

2009.10.24 於新西蘭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