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花邊新聞是對中共體制的最大嘲弄(圖)
 
張目
 
2009-10-25
 

重慶九濱路融僑半島六個大廈上的「薄書記辛苦了」,
不但違法,而且是典型的黑社會做法!

【人民報消息】8月21日一位註冊「honglei1954」的成都網友寫了一篇文章《王立軍打黑是輝煌戰果嗎》,文章問道:「王立軍不調去重慶,薄熙來是不是在重慶呆不下去?」這個問題確實是禿子頭上的虱子。

薄熙來是黑社會的合作夥伴和保護傘

薄熙來的仕途是從遼寧省金縣縣委副書記開始的,那個時候如果不是和黑社會糾集在一起,他很難往下混。好容易混到大連市級幹部,薄熙來還是和黑社會混在一起,甚至把一個黑社會老大的老婆收編了,而且咬爛了乳頭。借江到大連視察機會,薄熙來把江忽悠的非常高興,於是被提拔到遼寧省,最後混到省長。不過,他頭上壓著個省委書記聞世震,兩個人的關係緊張到就差一顆子彈,聞世震常年在香港雜誌《前哨》上刊登薄熙來的十大罪狀。最後薄熙來灰溜溜滾回北京,走的時候非常尷尬,沒有人送行。當時中共新建立了一個規模很小的部門「商務部」,在薄一波後門的作用下,薄熙來成了商務部部長。中央沒想到他無法出國談判,一出國就面臨起訴書,於是只好呆在旅館裡由副部長去談判。要他這個部長當擺設中央當然不幹,於是十七大明著給他提拔當政治局委員,夠格當直轄市一把手,然後把剛上任兩年的重慶市委書記汪洋調去人人眼紅的廣東省,把薄熙來送去重慶。

薄熙來在重慶幹的怎麼樣,和當地土生土長的官員們關係如何?新華網倒是透露了一個消息,今年2月23日新華網有一篇小小新聞《薄熙來王鴻舉帶頭植樹 建設「森林重慶」戰鼓擂響》,沒什麼實質內容,基本沒人點開看。就這麼一篇東西、這麼點風頭,薄熙來也不允許別人與自己分享,第二天市長王鴻舉的名字就被踹下新華網,題目改成《薄熙來帶頭植樹》。此一件小事就可看出薄熙來的氣量小到不可思議的程度。這種人走到哪裏處境當然好不了,不是別人容不了他,而是他要自己大塊吃肉,而別人連刷鍋水都不許喝。

2007年十七大後,薄熙來從中共中央委員升至政治局委員,至2007年12月他的商務部部長職務轉交給他人。新華網2007年12月1日報導了中共中央決定:汪洋任廣東省委書記,商務部長薄熙來兼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氣的發狂,抗命不去,送重禮給江澤民和曾慶紅,提出兩個要求:要麼提拔他當副總理,要麼讓他回遼寧省。

十七大後聞世震退休,薄熙來要殺回去當遼寧省委書記,整治那些當年不拿他當回事的省委幹部。這些人還算命大,江澤民和曾慶紅收了重禮但沒見一點動靜。半個多月後,2007年12月21日中央宣布薄熙來為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商務部長」不見了,只剩下「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年初老爹咽氣,年底薄熙來無招兒可使,只好上任。

王立軍不調去重慶,薄熙來在山城呆不下去

王立軍比1949年7月出生的薄熙來小10歲半,於1959年12月出生。2004年11月任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長。

2007年12月下旬,薄熙來被迫到重慶報到,5個多月後就把王立軍從錦州市調到重慶。這5個多月裡發生了什麼事?王立軍不調到重慶,薄熙來是不是在重慶就呆不下去?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要討論。

2008年6月,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長王立軍調到直轄市連升兩級,任重慶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正廳局長級)。2009年3月,薄熙來強迫市政法委書記把兼職的重慶市公安局長職位讓給王立軍,至此王立軍又升一級,進入高幹行列,達中央十級。就是如此,薄熙來還是不放心,直到2009年7月,讓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兼任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第一書記後,才松了半口氣。

有成都網友一針見血的說:重慶市多種頭銜的公安局長王立軍是從外地到重慶的,應該是薄熙來感到難以在重慶開展工作把他調過來的吧?王立軍不負薄熙來之望還是不負重慶市民眾望,一到重慶,居然弄出這麼大的掃黑戰果。是王立軍能幹嗎,還是重慶小社會本身爛透了?值得思考一下。

文章說:如果我們假設王立軍真是這個社會黑惡勢力的剋星,薄熙來豈不讓這個人物大材小用。推薦給高層,直接委以重任,讓王立軍把國家太多的黑惡勢力弄個乾淨,天下百姓豈不都平安?重慶是不是有點私藏精英?

一場嘲弄中共體制的「掃黑」鬧劇

這位網友提出一個問題:黑勢力團夥多了,真是為王立軍這種人物的功勞簿添秀增彩的數字嗎?問題應該從更深層次去思考吧! 為什麼重慶市這麼可怕,薄熙來安然無恙的風光執政,靜等他的保鏢王立軍把黑惡勢力一掃而光。這裏面似乎有什麼讓人想不通的問題,重慶,作為第四個直轄市,前幾任政府行政官員到底怎麼治理的重慶。如果薄熙來不到重慶,重慶現在怎麼樣?如果王立軍調不去重慶,薄熙來是不是在重慶呆不下去?重慶老百姓是不是生活在黑惡勢力的水深火熱之中?我們的宣傳是不是有點過頭了?我們需不需要王立軍這樣的公安局長。王立軍現象是我們社會的好事還是壞事?一個法制健全的社會,保障社會健康有序的發展需要的不是王立軍這樣的人物,應該是強有力的法律法規來保障和體現社會的進步和安全。

在民主國家裡,做為薄熙來以權謀私、打擊異己的工具,王立軍重慶「掃黑」不但沒有功勞,而且是知法犯法、濫用職權,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重慶「掃黑」鬧劇,是薄熙來鑽了中共政權沒有法律、法規的空子,這種官場「花邊」新聞的本身就是對中共體制的最大嘲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