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大慶”前夕 邱明偉重擊中共(多圖)
 
2009-9-6
 



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

【人民報消息】2009年8月23日,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公開宣布退出中共所有組織,他的公開退黨和之前的出走現象引起外界的普遍關注。時值退黨突破六千萬時期,前新華社駐法國記者兼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吳葆璋認為,邱明偉不是個別,在中共喉舌機關內的記者們普遍“身在曹營心在漢”,也是九評衝擊波下的必然現象。前出走官員賈甲認為,人民日報是共產黨控制最嚴的一個地方,邱明偉公開退黨證明退黨潮已經公開化,政論家伍凡則認為,事件是對中共建政六十年的最大打擊。

黨媒記者普遍“身在曹營心在漢”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採訪報導,前新華社駐法國記者兼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資深的媒體人士吳葆璋以“身在曹營心在漢”來形容在喉舌機關內的記者們包括邱明偉:“我在新華社工作了將近30年,我完全了解那裏的情況,在六四以前的情況。中共各種媒體記者的思想都是很活躍的,但是都不能公開表達。他們只能在私下裏談論一些事情。例如在60年代的時候,記者一致得出一種意見,就是非洲一些獨立的國家,凡是走了資本主義道路的,日子都比較好過,凡是走了中共社會主義道路的都沒吃沒喝的。這種話公開說有時候也不能讓領導知道。因為記者是接觸現實的,是了解外界情況的,也知道外界輿論的情況,所以他對事情有獨特的看法,往往這種看法是和上級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和編輯部的總編的意見是不一致的。”

他繼續說:“特別是年紀大一點的記者,他們都了解中共根本就不是在搞新聞,而是在搞宣傳,宣傳一種不真實的東西。這種情況,我認為任何一個有良心的記者都不會繼續再做。但是他們限於身在曹營,這個曹營就是中共統治下的,專制制度下生活的這個環境,這個環境沒有任何言論自由,在這種情況下, 他們想的是漢營,就是外面的自由世界。一旦有機會,或到了他們無法忍受的時候,他們就要走出來。中共已經建政了60年了,從中共體制內跑出來的有多少人?!”




前新華社駐法國記者兼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中文部主任、資深的媒體人士吳葆璋。

九評衝擊波產生“邱明偉”現象

吳葆璋認為,邱明偉走出來,公開宣布脫離中共的事情,真實地反映了中共在九評的衝擊下所出現的一些現象:“邱明偉只是一個個人,但他代表的是無數的、很多很多的共產黨人,他們都想這麼做,只不過沒有邁出邱明偉這一步。60年以來多少人從中共的體系內走出,而在中共建政60年的時候,邱明偉這樣一個年青人勇敢地走出來,這完全是中共統治中國徹底失敗的表現。就是說人心已經不向共產黨了,人心已經呈向自由了,這個事情太說明問題了。而且我覺得邱明偉的事情是一種召喚,召喚更多的年青、年老的新聞工作者進一步採取他們認為合適的方式向中共告別。”

對於邱明偉的行動,吳葆璋感到很高興:“他是一個很勇敢的年青人,而且看清了事實的情況,他是一個真正的記者,他勇敢的邁出了這樣一步,我希望他能夠在今後的道路走得順利一些。我已經通報了記者無界限組織,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向邱明偉伸出援助之手的。”他希望在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內,明白真相的記者們能夠做“辛特拉(Schindler)”,也就是在希特拉的統治下,能想辦法做一點好事。在力所能及的、不危害自己的切身利益的情況下做一些好事。我希望我的同事們可以在自己所在的新聞領域裏,替中國的民主化作出更大的貢獻。

前出走官員賈甲:公開退黨意義重大

也曾經在香港公開與中共決裂,原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認為,邱明偉事件意義在於“公開”:“現在有人民日報記者公開站出來公開退黨,這是一件非常喜慶的事。我很高興,因為我聽到退黨的聲音太多了,因為大部份的黨員都想退黨,那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但是作為人民日報的記者,公開地否定中共是比較少,它的意義在於公開!所以這個事應該受到我們大家的關注和支持。”

賈甲說:“人民日報是中共統治下最高的宣傳機構之一,在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只要一說起人民日報,它就是代表北京中共黨中央。”“在裏邊(體制內)有人敢公開挑戰黨中央,這在中國大陸如果傳開了, 應該是很震驚的事,因為人民日報是共產黨控制最嚴的一個地方,在某種程度上,對它的控制比控制軍隊更嚴。”

賈甲又認為,邱明偉事件的出現是“一葉落而知天下秋”:“邱明偉代表了人民日報上上下下的幹部,如果說,他在人民日報內,而整個日報不是這樣的,他不可能站出來,他也更不可能公開挑戰共產黨,通過他,我們就證明一句話:一葉落而知天下秋。通過他就可以斷定人民日報整體是反對共產黨的,是否定共產黨的。什麼叫退黨,退黨就是否定共產黨,什麼叫否定共產黨,就是決裂共產黨,就是反對共產黨,推翻共產黨政權,就是愛國愛人民,就是實現中國的民主,人民要當家做主。”




原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前中共官員,賈甲先生。

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前最大打擊

中國過渡政府總統、政論家伍凡認為事件對中共是一個打擊:“在60周年前出現這樣一件事情,對中共絕對是一個打擊,尤其對人民日報,之前還講邱明偉不是他們的人,又是什麼臨時工等等,現在不講話了,因為人家把東西都拿出來,你不能否認他是人民日報的身份,還是編輯部的一個副主任。它現在就乾脆的不講話了,就表明邱明偉講的話是真的。”

他認為,邱明偉公開退黨引證了退黨潮的真實性:“退黨潮通過邱明偉公開出去,有些人就是想這麼做,共產黨內部就有一批人想這麼做,讓人知道共產黨內部出現的退黨潮是真的不是假的。可能對退黨潮起到更大的刺激作用。讓共產黨內部的一些人覺醒,連共產黨自己培養和相信的人都被鎮壓迫害。這種迫害鎮壓隨時隨地可以落在共產黨任何一個人的頭上,如果你不聽話的話,他可以鎮壓你。這個動作會引起連鎖反應。這種連鎖反應不見得每個都公開,他可能還在裏頭,但心已經離開了共產黨了。”




伍凡先生。

退黨是社會和平演變的最好辦法

伍凡又認為,退黨是社會和平演變的最好辦法:“社會代價最少,效果最好。蘇聯的瓦解就是退黨開始的,最後這個黨宣布解散。蘇聯的革命沒有流血。”他呼籲有良心和愛國的共產黨員學邱明偉,公開和不公開地退出中國共產黨:“一旦社會發生大的動蕩時,這些共產黨員都不替共產黨做事,共產黨就瓦解,因為這個機器就完全停止不工作了。”

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說,在中共中宣部這樣嚴密控制輿論下,邱明偉站出來,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舉動。對此,大同盟表示極力的贊成,對於他的正義行動表示鼓勵。她認為,邱明偉的舉止讓國際社會知道,今天中共是如何在內部封鎖新聞自由。她說:“我們希望他早日能夠得到庇護。國際社會應該伸出援助之手,讓更多的記者,更多的正義人士能夠在自由的天空下為弱勢的人士服務,為中國的法治人權服務。 ”




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

有人說,邱明偉是“吃著共產黨的飯,幹著反對共產黨的事”,不過,邱明偉卻有不同的看法:“中共是用人民的錢迫害中國人。大家應該醒悟過來,我們花的錢是我們十三億人民納稅的錢。而我們這些幹部卻替共產黨去欺騙人民,我們必須地徹底反省,踏實認真地為十三億人民的前途著想,推動中國的民主,不要再拿中國人的錢去幫中共毒害和蒙騙中國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