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斷親爹三根肋骨 薄熙來管黑社會老大叫爹(多圖)
 
喬劁
 
2009-10-19
 

網照新華網友10月19日對薄熙來在重慶打黑的真實反應:
熙哥,回大連打一下會是啥樣!!!!!!!!!百姓盼穿雙眼!!!!!
熙來哥,再回大連打一下怎樣!!!!!!!!!!!!!!!!!!!!!!!!!!!!!!!!!!!!!!!!!!!!!!!

【人民報消息】「忍無可忍,不得不出手」是10月16日,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前,向媒體代表們介紹了重慶打黑的最新情況時說的,並做了「打黑不是我們要主動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的表白。

踹斷親爹三根肋骨


薄一波說這小子是中共接班人的好材料!
「忍無可忍,不得不出手」不是沒有出處的,其中一個最經典出處就是薄熙來他親爹說出來的。

1983年,楊秉城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黨校與薄一波聚首長談,薄一波感慨的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1966年5月文革開始時,薄熙來正在北京四中讀高中一年級,從那時起學校停課,真實學歷高一。1968年1月至1972年11月,17歲的薄熙來因偷竊坐牢近5年。放出來後在北京市二輕局五金機修廠當工人。

毛澤東死後,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把薄一波從監獄裏放出來恢復職位, 曾對妨礙前途的親爹大打出手的薄熙來,得了大實惠。打著薄一波兒子的旗號,高中一年級學歷的薄熙來從1978年2月至1979年9月,僅僅學了一年半,就在北京大學歷史系世界史專業本科(四年制)拿到本科學士學位。1982年也由於同樣不明原因,又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獲碩士學位。後來威脅某大學給其一張博士學位文憑,但未果。

薄熙來還有「忍無可忍,不得不出手」的精彩例子兩則。


被薄熙來咬爛乳頭的
大連模特於梅。
第一則是,薄熙來在大連期間,對一位黑社會頭子「忍無可忍」,把他送進監獄,然後對他老婆「不得不出手」,她就是被薄熙來咬爛乳頭的大連模特於梅。有人說文強的弟媳長相要是再俊俏些,恐怕薄熙來也會以「忍無可忍」來交換她的自由。

另一個薄熙來「忍無可忍」的例子是太陽雨事件,那是90年代中期,薄熙來任宣傳部長以至副市長、市長期間的事,薄以開放城市需要漂亮形象為由為自己找情婦,他建議大連電視臺對外公開招聘,並親自挑選,結果名不見經傳的東北某小城電視臺播音員張某傑被選中,主持文藝部的太陽雨專題節目。

張時年20多歲,並己婚生有一子。被薄熙來看中後,很快就與薄零距離。從此張小姐在電視臺驕橫霸道,連臺長李某俠也怕他,有一次張還故意問李臺長:「你有沒有事要辦?我晚上能見到熙來」,等等。很快,此桃色新聞一時傳遍大連,搞得老婆谷開來與薄熙來關係很緊張。薄玩女人成性,但又決不會為一個女人損傷自己的名聲,於是派市政府秘書長孫某菊去做工作,孫下令電視臺領導梁某祥等人,去給張某傑施加壓力,叫她打辭職報告,遠離大連,當然她不同意。僵持了很久時間後,薄熙來「忍無可忍」,派人把張某傑非法拘禁在大連某賓館,不讓她見任何人。後來她突然從大連徹底消失了,有知情人說,是薄的死黨強行把她押出大連,悄聲殺掉了。

薄熙來管黑社會老大叫「爹」

薄熙來有沒有對黑社會「不得不忍」的時候。有,當然有。而且相當精彩。

姜維平曾透露薄熙來17歲因盜竊入獄後,給黑老大當跑前跑後的馬弁,被踢腫肛門還要陪著笑,畢恭畢敬聆聽「教誨」。

姜維平透露說:我多次參加過大連市人大舉辦的會議,也至少有四次讀過薄熙來個人提供的簡歷,在1968年至1972年這一時間段,他寫道:「文革中進學習班,參加勞動」,他為什麼不寫「監獄服刑」呢?我一直感到困惑,後來在1998年我在齊齊哈爾偶然見到了他的獄友孫某某,才知道了底細,並恍然大悟。

孫某某說,薄熙來入獄的罪名是小偷與流氓。薄一波被關起來後,孩子都丟在社會上,薄熙來好人不接觸,專喜歡和小偷、掏包、流氓混在一起。最初薄三(薄熙來外號,因排行第三)混人家一點吃的、喝的,後來就掏包與小偷小摸,以至斗膽在北京烤鴨店門前,偷了一臺吉普車,事發後叫人揍壞了,關到監獄,後在秦城關押。就在那時,薄熙來結交了一些獄中的牢頭獄霸。孫某某是其中的一個。另一個姓汪的是「大哥級」人物,打人致殘判了死緩,後改為二十年。最初他們狠揍薄熙來,因為那時薄瘦細個頭,娘娘腔,又是小偷,必成靶子,但他見風使舵,很會巴結人,就被兩個老大,當成跑腿的「飯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臉腫,老大把他肛門踢腫了,並問他:「你說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是真理?」

孫某某模仿他們當年的動作,一邊揮手,一邊拿腔拿調地說:「薄三回答說,是真正的理!」於是被我們扇了六個巴掌,滿臉血印。老汪告訴他:「拳頭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連聲叫爹討饒,從此腫著肛門還「爹」前「爹」後的叫個不停。

誰說薄熙來只知道對黑社會「忍無可忍」,他還有這種種與黑社會千絲萬縷的前科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