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為何舉辦雞同鴨講的“世界媒體峰會”(多圖)
 
李曉
 
2009-10-10
 

中共有病亂投醫,燒錢沒燒出名堂來。

【人民報消息】以「全球9大知名媒體共同發起、新華社承辦」為名,由新華社牽頭、中國人民埋單的「世界媒體峰會」在國殤長假結束的那天10月8日舉行。

新華網說,共同峰會主席的全球9大知名媒體新聞集團是:新華社、美聯社、路透社、俄塔社、共同社、英國廣播公司、時代華納特納廣播集團、谷歌。

既然是中共牽頭,那麼為什麼要拉著其它8個世界知名媒體新聞集團當共同峰會主席呢?這正是中共有自知之明之處,它需要有知名度的面紗,需要給中國人民一個錯覺,好象它是世界媒體的領袖人物,有號召力;另外中共還要給中共老百姓一個流氓嘴臉:你們說我的新聞媒體是糞坑,但我一招呼,世界上的大媒體都齊聚北京。我是流氓,我製造謊言,你們能把我怎麼辦。

新華網10月10日報導說,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世界傳媒盛會,來自世界各地的通訊社、報刊、廣播、電視、網絡等各種媒體形態的170多家傳媒機構參加了峰會。

10日上午「世界媒體峰會」在北京落下帷幕。峰會通過《世界媒體峰會共同宣言》。宣言說,我們以「合作、應對、共贏、發展」為主題,圍繞八項議題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交流。

原來,「世界媒體峰會」只是「交流」而沒有達成任何決議。

在耗資1600億元玩兒完「輝煌60年」僅一週,從10月8日到10日,在北京匆忙召開「史無前例的」雞同鴨講的「世界媒體峰會」,中共考慮的太不周全。起碼要過上相當長一段時間,讓各大媒體淡忘在中國度過的難以忘懷的「十一」採訪經歷,例如,剛剛把三位拍攝遊行預演的日本記者打倒在飯店裏,令其下跪,把攝像器材全部摔壞,日本共同通訊社社長石川聰隨後來北京參加媒體峰會能讚美什麼呢?

10月9日,峰會共同主席、共同社社長兼「編輯主幹」石川聰在致辭中說:在適應新媒體的過程中,傳統媒體應該思考如何才能在報導中堅守負責任、可信賴的新聞理念。 第一要確保採訪渠道暢通;第二要保護內容的提供者,即著作者的權利;第三是要保障與新聞用戶之間的渠道暢通。

峰會共同主席、路透社總編輯史進德說:對於一個健康的市場經濟而言,媒體提供的透明性至關重要。「透」是《路透社》中文名的組成部分,也是我們150多年的使命所在。不過,與我們用飛鴿和電報傳播消息年代相比,今日的世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世界媒體峰會共同主席、英國廣播公司全球新聞總裁理查德•山姆布魯克話裏有話的說,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BBC租用了一輛巴士,走訪美國各地,通過多語種報導突出展示了圍繞關鍵問題的辯論。網絡和音視頻的連續報導,記者博客和動漫走訪地圖的跟蹤推進與報導連為一體,並通過Facebook、Twitter和Flicker等社交媒體網站與新的受眾建立溝通交流。「這種技術幫助我們更好的了解到事物的全貌,而且也能率先報出突發事件的新聞。」

山姆布魯克先生所說的「率先報出突發事件」和CCTV目前的大紅大紫的主持人白岩松說的「搶話語時間」可不是一回事,不但不是一回事,而且恰恰相反。人家是搶先報導真實新聞,中共是搶時間先把謊言灌輸到民眾頭腦中。

「合作、應對、共贏、發展」是第一次由共產獨裁政權中共召開的世界媒體峰會的主旋律。

怎麼合作?應對誰?民主和獨裁如何共贏?不是一條道兒上跑的車如何談一起發展?

德國納粹和即將被送進焚人爐的猶太人如何平心靜氣的談「合作、應對、共贏、發展」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所以,中共的這個主旋律,170多家心思各異的傳媒機構一張嘴,註定得走調兒。

那麼,為何中共在「十一」剛燒完錢,就急忙舉辦首次「世界媒體峰會」?一方面,在封網的同時,中共要製造假象、欺騙國人,讓人民以為世界媒體都為中共發聲;另一方面,中共希望通過這次會議堵住世界傳媒的嘴,讓他們不再報導國殤日前後發生的事情和真實的民意,最最重要的是,中共最怕外媒預測和談論它的沒有明天的明天。

燒錢辦「世界媒體峰會」,無疑是「有病亂投醫」。但中共已經精神恍惚,看什麼都象救命稻草。△

(人民報首發)


日本共同通訊社社長石川聰說:在適應新媒體的過程中,傳統媒體應該思考如何才能在報導中堅守負責任、可信賴的新聞理念。 第一要確保採訪渠道暢通;第二要保護內容的提供者,即著作者的權利;第三是要保障與新聞用戶之間的渠道暢通。


路透社總編輯史進德說:對於一個健康的市場經濟而言,媒體提供的透明性至關重要。「透」是《路透社》中文名的組成部分,也是我們150多年的使命所在。


英國廣播公司(BBC)全球新聞總裁理查德•山姆布魯克在會議上影射中共對外媒採訪的野蠻封鎖說: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BBC租用了一輛巴士,走訪美國各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