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股道跑的車 萬里和薄一波永遠沒交叉點
 
瞿咫
 
2009-10-24
 
【人民報消息】萬里和薄一波是兩股道上跑的車,永遠沒有交叉點。

薄一波1983年說的一段話證明了這一點:「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一位已經退黨的胡耀邦的老秘書說:這段話包含的內容實在是太多了,說明薄一波不是糊裏糊塗的跟著黨走,而是非常清楚黨是邪惡的,而他自己是願意順著黨的邪勁兒走,去迫害好人的。準確的說,也不是薄一波願意和不願意的問題,他天生就是這路玩意兒。

薄一波把恩人胡耀邦打下來,自己成為有權挑選誰當第十三屆政治局常委的「六人小組」召集人,但和兒子薄熙來比起來,薄一波還自嘆不如,薄一波對親爹下手可能還要考慮考慮,而毫無人性的薄熙來對親爹下手不需調教、不需思考、瞬間即來、腥風血雨。「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薄一波說出了真話。

1975年1月,萬里出任中共鐵道部部長,整頓鐵路交通秩序,成效顯著,有「安全正點萬里行」的讚譽。 1977年6月,萬里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在任內支持和鼓勵包產到戶政策,和當時擔任四川省委第一書記的趙紫陽均深受農民歡迎,當時遍傳「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

一次到中央開會,安徽省委第一書記萬里第一次聽到「政治倫理」這個詞,也就是「政治道德」。自此,這個詞在他腦子中整整轉了30多年。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黨說一套做一套。

1980年後,萬里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國家農委主任。1982年9月任中共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1987年在薄一波的阻止下,萬里沒有進入中共第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而是續任政治局委員。1988年薄一波阻止未成,萬里擔任中共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1989年5月萬里出訪因學生請願事件被通知提前回國,由於鄧小平、薄一波等深知萬里的正直為人,所以派已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將其扣在上海,強迫他表態支持屠城,否則不讓返京。一週後,萬里從上海低調回到北京,直到1993年3月卸任,萬里都不明白中共黨為何從未註冊就敢執政,非法執政後又從不講「政治倫理」,而且永遠「偉光正」。

今年中共非法建政60年,萬里公開發表的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就提前給「輝煌60年」罩上濃濃的陰影,「十一」不上天安門城樓去給共產黨捧場,事後又坐著輪椅去天津「考察」,萬里用肢體語言表明他對中共的態度。

姚依林80年代曾反對萬里進政治局常委會,他說:「萬里如果進常委,國家一旦有事,他就會帶頭起哄。」

薄一波就更「與時俱進」,他不但當年不讓萬里進中共中央決策層,而且臨死前數次向胡錦濤、曾慶紅等推薦薄熙來進政治局、當副總理。理由很簡單,薄一波知道黨是什麼,黨喜歡什麼,黨害怕什麼,黨需要什麼,什麼可以毀滅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