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等的壯舉!為中國民主 賈甲抵京遭拘捕(多圖)
 
李子木
 
2009-10-21
 

為中國民主,賈甲已抵達北京!
此照片攝於新西蘭起飛前。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李子木綜合報導)2009年10月21日,前中共官員、中國過渡政府副總統、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發起人賈甲乘坐新西蘭航空公司飛往北京的航班,並於北京時間10月22日清晨7時20分到達中國北京。

2009年10月22日,早上7點24分,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通過電話證實賈甲乘坐的新西蘭航空班機已經到達了北京國際機場。賈甲在飛機上準備入境,一切沒有什麼異樣。

賈甲已到北京國際機場

在北京機場入關前,賈甲談到回去的感受,理直氣壯但很平和的說:「覺得挺好的,我沒有做什麼不合適的事情。」他請外界繼續關注他回國的情況。

2006年10月22日晚,中國「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抵達臺灣後脫隊,3年後,同樣是10月22日,獲得新西蘭永久居住權的賈甲選擇在太陽冉冉升起的時刻,清晨7時許,為了中國的民主,毅然返國抵達北京。

何等的壯舉!

3年前為傳遞真實退黨信息毅然起義

3年前,毅然起義的中共官員賈甲表示,到臺灣最主要的目地是要和中國共產黨決裂,號召中共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並解散中共政權,實現民主,法治,人權和自由。他透露中國大陸很多中共官員都在私下傳播九評、談論目前在中國爆發的退黨潮,強烈表達退黨的願望。

2006年10月27日,賈甲在香港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如果當初退黨的1,400萬人一開始都是用實名的話,我也就可能不出來了!」賈甲說:「真正的民主應該在大陸,應該叫他們站起來,如果說,現在你一個人退的時候,你用真名,他迫害你,一百個一千個,他還能迫害嗎?就迫害不了。事情就做成了!」


賈甲、賈闊父子相聚奧克蘭機場,
發出由衷的歡笑!
在2000 萬退黨大潮之際,也就是2007年4月,賈甲在新西蘭的兒子賈闊獲得了新西蘭政府的政治庇護,並借此鼓勵父親賈甲「光明離我們越來越近了」。聽到這個消息,幾經磨難的賈甲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5個月後,2007年9月25日,2700萬退黨大潮中,賈甲獲得聯合國的政治庇護。又過了9個月,2008年6月26日早晨,在3900萬退黨大潮中,出走共20個月的賈甲安全抵達新西蘭的奧克蘭國際機場。獲得了等候多時的新西蘭民眾及日夜思念的兒子賈闊的歡迎。賈甲在有白雲之鄉之稱的新西蘭開始了新的生活。

賈甲在奧克蘭國際機場激動的對記者說,「我感謝神對我的保護,對我們父子的厚愛。我現在想做的是向神叩拜,向天表示我的感恩之意。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我感謝法輪功學員、海內外華人,國內外民運人士對我的救助和聲援,感謝聯合國和新西蘭能站在正義的一邊,給了我安定,自由的生活環境。新西蘭是捍衛正義與人權的先鋒。這是西方民主國家和人民對中國人民爭取民主的肯定。我將會繼續為退黨呼籲,不辜負神對我的安排。」兒子賈闊表示:「父親賈甲決裂中共、出走成功,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啟示:正義必勝!」

到新西蘭終於懂的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到新西蘭生活六周後,曾是副廳級官員的賈甲教授對記者感嘆的說:我在大陸生活了五十五年,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幸福。小時候就餓肚子,吃不飽,一直到了四,五十歲左右,當幹部了,工作收入好了點,但是也沒有感覺到幸福。在中共的統治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心理總是很壓抑。在這樣的社會壞境下,你的地位再高,錢再多,你也不會快樂。來到新西蘭這短短一個多月,我終於懂的什麼是真正的幸福。我現在感到自己很幸福,發自內心的幸福。到新西蘭後,新西蘭給了我很好的照顧,就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事情,新西蘭人都幫我想到了,一切安排都是那麼周全。而這種對我的友好是來自新西蘭人內心深處的,那麼的自然,那麼的純樸。我一到達新西蘭,政府就馬上給我提供免費的教育,醫療,交通,也給我安排了房子和生活上所需要的,還派義工來幫助我解決生活上的事情。對我就像嘉賓一樣。這是在中共極權生活下的老百姓想像不到的、得不到的。中國人民唯有退出中共,解體中共才有可能過上這種正常人的幸福生活。中共要滅亡是天意,是不可改變的事實。那麼在這關鍵的時刻,中國人民自己就要做出明智的選擇,退出中共。

賈甲:戰勝中共是中國人民的唯一選擇

2009年6月,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發起人賈甲說:能否戰勝共產黨取決於我們對天意的認知和順從自然規律。我們要學會領悟上天的旨意和抓住時機,體察天道,順從自然規律,才能戰勝共產黨。

賈甲說:上天從不喜歡更不器重那些膽小怕事和屈權附勢的人,上天總是把重任委託給那些無所畏懼和勇於承擔風險的人。當上天選擇我們做事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放棄一切和不顧一切的去履行使命。當上天賦予我們新的使命時不論我們積累和創造了多麼大的資產或「家業」,都要毫不猶豫的放下或拋棄,去認真執行上天的使命:「替天行道」!否則將遭到上天的懲罰或拋棄,這種懲罰或拋棄將是長久的苦難和致命的損失。當我們按照上天的旨意去實施運作的時候,才發現「替天行道」取得成功是如此的簡單和容易!

賈甲向神兌現自己的諾言

今年6月,賈甲說:要做就沒有退路 只有成功:不做就不要說,更不要商量和討論。要說即做,一分不拖,夜長夢多,要速戰速決。要做就突然出擊,一竿子插到底,橫掃一切直至成功。要做,就沒有退路,只有成功!

要做就不能停下或間歇 只管大膽的往前衝:天下沒有筆直的路,都是彎彎曲曲,挫折和失意是鍛煉我們的場所和機遇。認準的目標要堅信自己,只有相信自己才最為可靠。遇到困難不要絕望,只有進入絕境的狀態才會出現轉折。只管大膽的往前衝!不要停下和間歇,直至共產黨滅亡!

賈甲說:2009年7月22日的「日全蝕」奇觀是上天告訴中國人民:共產黨政權就要垮臺了!現在,只待中國人民去推翻!

今年8月8日,賈甲發表了文章《我將返回祖國實現中國的民主》。

10月21日,賈甲向神兌現了自己的諾言,啟程返國,於22日到達北京。這一天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的退出中共黨團隊人數達6千2百34萬餘人。


心情複雜的兒子賈闊說:必須無條件支持父親!
身在新西蘭的兒子賈闊說,昨天父子倆在機場的道別心情是複雜的。沉重的。他多次想挽留父親,但想到父親的志願,想到中國大陸的民眾,作為兒子,是必須無條件支持父親。

他希望中共的警特人員能善待他,不要迫害他,不要為難他,因為幫助善待民主人士,就是善待幫助他們自己,因為中國實現民主化,每一個人都是受益者。

賈甲到達北京機場 中共尿了褲子

2009年10月22日,7點24分,賈甲乘坐的新西蘭航空班機到達了北京國際機場,向大紀元記者吳雪兒報過平安,7點45分,電話再次接通,賈甲表示,準備過境,通話大概是一兩分鐘的時間。電話掛線後,有一國內手機號碼連續3次打到記者手機來,第一句就稱呼「吳記者」,表示自己是某人;但記者用的手機並不屬於記者本人,機主亦非姓吳。

10月22日早上8點12分,賈甲被中共公安拘捕在北京國際機場的邊防檢察站,並被盤查。他在電話中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從奧克蘭上機的時候就有一個人跟著他,一直到邊防檢察站之後就走了:「等於是把我交給了邊防局,邊防局就叫警察過來,當時過來了好幾個警察,就問我情況,可能說我這有問題,警察對我的情況不太了解,他們等上級的安排。」

賈甲請記者轉告國際社會,謝謝大家的關心,他說:我們不應該有恐懼,這都是正常的需求,退出中共,要求人權都是很正常的,我們再三告誡廣大黨員幹部和全國各族民眾:中國的軍人都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他們渴望實現中國的民主、法治、人權、憲政和自由,沒有人願意做共產黨的殺人工具和替罪羊。

記者於早上8點59分再次打通賈甲電話,電話中傳來英文語音表示,不能接受電話錄音留言,接著又說,電話號碼不正確。記者再打一次仍是這樣的訊息。

聯絡中斷,賈甲的電話被強行沒收。8點25分中國國內的神秘手機再次打給大紀元記者進行騷擾。

「用實際行動表達意願,力量強大」

賈闊認為,父親的做法是用實際行動說明了自己的意願,他說:「我認為,用實際行動是表達個人意願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無論我們想做什麼,用語言可說一千遍、一萬遍都不如用實際行動去做一遍。賈甲今天就是用他的實際行動去鼓勵更多的人去爭取民主,去為中國的民主抗爭、奮鬥。同時,也是用他的實際行動去告知世界:中國人民一刻都沒有停止去爭取民主,因為民主對中國太重要了。」

今年8月,賈甲點名點姓的說:據我所知:北京軍區司令員:房峰輝、瀋陽軍區司令員:張又俠、蘭州軍區司令員:王國生、濟南軍區司令員:范長龍、南京軍區司令員:趙克石、廣州軍區司令員:章沁生、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世明、海軍司令員:吳勝利、空軍司令員:許其亮、第二炮司令員:靖志遠、武警部隊司令員:吳雙戰。他們都有強烈的改革意識。

除了七大軍區司令,還有海陸空、二炮、武警的司令員,都在中共還沒有垮臺時,已經表明支持新政府。

賈甲說:如果共產黨不放棄權力,一意孤行與廣大黨員幹部和全國各族人民為敵,繼續鎮壓和屠殺中國人民。那麼,我們將要求廣大黨員幹部、轉業退伍軍人、工人、農民、學生和全國各族民眾拿起刀拿起槍,按照共產黨建黨80年來「曾經使用過的一切方式」:摧毀共產黨在全國各地的舊政權、踏平中南海,實現中國的民主!我們將要求全國的軍人、武警、公安國安幹警和中央警衛團官兵掉轉槍口「橫掃」屠殺了8000多萬中國同胞的罪魁禍首老窩:北京中共黨中央所在地!

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發起人賈甲動真的,回到北京來了,這決不是他腦子一熱做出的決定,也不是他個人的選擇,而是歷史的選擇,神挑選了最佳人選和最佳時機。

人類的歷史,從來都是在上天的意志下寫就的,無論中共做出怎樣的舉動,中國,改朝換代的時刻,終於到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