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膩!挪威剛到手的美國油田要轉賣中共(多圖)
 
諸葛青
 
2009-10-18
 

中共在世界鉆營石油開採權!
【人民報消息】按照目前的科技水平,發動侵略戰爭離不開石油,而有稱霸世界野心的中共從來沒有在石油的開採權上掉以輕心。

2004年,安哥拉Sonangol石油公司面臨選擇向哪一國石油公司出售殼牌持有的油田權益,就在這筆交易之前,中共給了安哥拉一顆大蜜棗,中國進出口銀行向安哥拉提供了一筆20億美元的貸款,促使安哥拉政府中斷了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關於政府融資透明問題的談判,放棄選擇印度的Oil & Natural Gas Corp公司,而選擇了中石化。

2005年,中共官屬的「中國海洋石油公司」(Cnooc Ltd,簡稱中海油)曾出價185億美元收購加州優尼科(Unocal Corp)石油,引發美國政治界的強烈抗議後撤回,原因是中共非法政權在美國政界看來是「世界上最邪惡的軸心國」,把如此龐大數量的石油賣給中國共產黨等於把美國國土安全置於腦後。

2008年上半年,安哥拉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供應國,安哥拉原油占據了中國石油總需求的18%。中共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08年中國與非洲的貿易總額同比增長45%,達到了創紀錄的1,068億美元。但是目前中共在安哥拉遭遇滑鐵盧。

非洲國家發現中共言而無信


中共在尼日利亞的海上平臺。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2006年,中海油斥資23億美元收購了尼日利亞道達爾(Total SA)旗下Akpo油田45%的股權。這個油田如今是中海油最大的「海外資產」,日產能有17.5萬桶。

不過,尼日利亞政府很快發現,中共從尼日利亞獲得極大好處後,對在2006年簽訂的交易中有逾100億美元的項目(比如幫助尼日利亞翻修鐵路、改造煉油廠和發射衛星)裝聾作啞,合約等於零。

以「石油交換基礎設施」的模式最初在非洲給中共國有公司帶來了優先於西方公司的競爭優勢,因為西方投資者基本不願意投資此類項目。但非洲國家很快發現自己被耍了,拿中共在非洲最主要的合作夥伴安哥拉來舉例,根據合同,中共將斥資35億美元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郊區建造2萬套公寓,給安哥拉人就業機會和住房福利。結果,中共派了中國的建築公司前去,而聘用的都是中國大陸派遣的專業人士和工人,安哥拉人別說吃肉,就是連喝口湯的機會都沒有,錢裏外裏又被中共賺回去了。南非斯坦林布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在3月份的一份關於安哥拉的社會住房項目的報告中說,這種備受批評的用工方式令中國的建築公司名聲很差。 最可怕的是,2萬套公寓就是2萬塊豆腐渣。

除此以外,中共的石油公司堅持將當地非洲雇員控制在最低限度引發了那些上當受騙的非洲國家的不滿。這些國家指控到非洲為基礎設施項目工作的中國移民不尊重穆斯林習俗、從當地人手裏搶工作,之後8月份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郊區爆發了騷亂。中共的那一套流氓手段在中國使慣了,但在非洲,坦克車和文宣統統使不上力。

非洲人的反擊讓中共在非洲找油遭遇阻力


中共在非洲石油擴張之路連遭挫折!
華爾街日報9月30日報導說,中海油在非洲找油遭遇阻力。利比亞政府否決了中石油斥資4.62億美元收購以利比亞為主的Verenex Energy的交易。利比亞政府說,有權否決在利比亞運營資產的「所有權」變更交易。即便在尼日利亞,中共迄今大多數交易嘗試也都被迫擱淺。

今年9月份,中共在安哥拉和利比亞的石油擴張之路連遭挫折。9月10日,安哥拉國有石油公司Sonangol表示,希望阻止Marathon Oil將所持的20%油田權益出售給中海油和中石化的交易。

報導說,安哥拉政府和出售股權的Marathon拒絕置評。安哥拉可能不像過去那麼需要中共了。周二,IMF與安哥拉簽訂了一份初步協議,有望給安哥拉帶來西方銀行的新貸款。

經過實踐,非法政權中共發現非洲人並不是捏在手心兒裡的黑色橡皮泥,而非洲人在自己家裏才發現中共不是慈眉善目的外婆,而是只貪婪無厭的惡狼。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國際關係高級講師奧爾登(Christopher Alden)略帶幽默的說,隨著中國和非洲國家的關係「逐步成熟」,中非之間正在據此調整過去幾年形成的「對彼此抱有的過高希望」。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與中共的交易是否黑箱作業

美國的墨西哥灣區是世界上石油最豐富的地區之一,據信海底下藏有數十億桶的原油。

2005年,中共出價185億美元收購加州優尼科石油受挫後,把精力放在非洲那裏,在非洲臭不可聞、找油連遭阻力後,中共目前又忙於曲線收購美國油田股權。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一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國海洋石油公司和挪威的國家石油公司正在進行洽商,可能使中共石油公司首次獲得美國墨西哥灣區的油田股權。

根據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 Hydro ASA)的網頁,該公司在美國的墨西哥灣有448個現有的權利合約,包括Jack,Tahiti和St Malo等一些最大的油田,還持有Big Foot和Caesar Tonga等其它美國灣區油田。該公司今年因為Thunder Hawk油田和Tahiti油田開始生產,而使其在美國的部分產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2007年2月中石油和挪威國家石油公司
確實已經勾搭上了!
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目前要出售的油田的合約是在2007年和2008年才取得的。當時公司花了110億美元。令人感到蹊蹺的是,為何剛剛買到手的油田卻要馬上賣掉?110億美元不是個小數字,更不是個小動作,有專家置疑,這其中是否有與中共桌子底下的貓膩?

有跡可查,2007年2月26日,「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蔣潔敏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會見了來訪的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龍海歌,雙方就「未來合作前景」交換了意見。會見後,蔣潔敏與龍海歌共同簽署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戰略合作諒解備忘錄》。

美國Devon能源公司執行長尼克斯(Larry Nichols)9月份表示,挪威國家石油公司此次出售的墨西哥灣深海區油田股權高達50%。這正是中共非法政權夢寐以求的。

華爾街日報依然在舔中共屁股

2005年,中共出價185億美元收購加州優尼科石油受挫,2009年,中共要曲線收購美國的油田,是否會遇到阻力呢?這正是中共所擔心的。

10月16日,華爾街日報在報導的結尾說:阻力的「一個可能的問題在於:奧巴馬政府想要減低美國對外國石油的依賴。」

華爾街日報最後裝成癡呆的樣子反問了一句:「從墨西哥灣部分由中海油持有的油井抽取的原油所製造的汽油,仍然是外國石油嗎?」

當然是外國石油了!

華爾街日報9月30日曾報導說,利比亞政府說,有權否決在利比亞運營資產的「所有權」變更交易。

華爾街日報還說,2006年,中海油斥資23億美元收購了尼日利亞道達爾(Total SA)旗下Akpo油田45%的股權。這個油田如今是中海油最大的「海外資產」。

既然,這兩段報導能說明白,華爾街日報10月16日為何硬把中海油買下的美國油井,還算作是美國的資產呢?

鄧小平死了幾年後,2000年是江澤民在中國說一不二的時期。華爾街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報導江的兒子江綿恒在中國和美國正大舉進軍電訊業,將江綿恒稱為「電信市場的革命者」。

報導還說,世界領袖的後代利用父輩權力不足為怪,但象江綿恒「雄心」如此宏偉還是異數。

華爾街日報是美國的報紙,應該為美國人民的安全著想,但是卻為了一點可憐的經濟利益經常站在非法政權一邊,成為中共迷惑美國民主社會的輿論工具。

不過,人們發現了一個普遍的特點,凡是與中共粘在一起的,沒有不愚蠢、不思維混亂、不自己抽自己嘴巴的,把華爾街日報9月30日和10月16日的兩篇報導放在一起看,真是精彩絕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