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正在步黃菊後塵(多圖)
 
姜平
 
2009-10-9
 


2007年3月,癌症晚期的黃菊忍著無法想像的劇痛出席兩會,
“十一”天安門城樓上周永康緊閉雙眼,控制自己不倒下來。
(點擊看大圖)

【人民報消息】周永康正在步黃菊後塵。

2007年3月,癌症晚期的黃菊忍著無法想像的劇痛出席兩會,他坐在主席臺上,面前的杯子裏是止痛藥,過不了一會兒,就有服務員過來專門給他倒(藥)水,黃菊痛到連文件都無法翻頁。5月咽氣之後,江系硬梗著脖子不承認,黃菊女兒在北京等了一個月,到了6月初,黃家實在受不了了,要求開追悼會。

江的侄女婿周永康得癌症已經有半年多了,據他身邊人透露,周永康查癌症還緣於他的一個奇怪的惡夢,說夢中被他派人製造車禍輾死的元配渾身是血,用手指著他說:你太歹毒了,為了進入江家門你竟然派人害我,把我撞倒還怕不死,再用車來回碾幾次!你這個蛇蠍心腸的人決不得好死!決不得好死!說完,他的前妻把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塞進了他的身體,並陰森恐怖的大笑……,周永康被嚇醒了。自此以後,周永康就感覺這裏不舒服,那裏不舒服,最後到醫院一查,得了癌症。還做了化療。頭髮脫落的很厲害。

有些人自此改邪歸正,不敢再做壞事,但周永康滿腦子是害人的壞念頭,讓他像正常人一樣思維是萬難。可想而知,元配的血債沒還,又不斷添了更多的新債。烏魯木齊事件就是周永康近期導演的一系列血案的序幕。

醫生說,經過精心的治療,周永康的病不但沒有絲毫的減輕,而且加重了。不用江命令,他也知道,今年「十一」自己必須得上天安門城樓,決不能讓胡系人馬幸災樂禍、拍手稱快。

江在政治局常委會的鐵桿兒,一個是管宣傳的李長春,另一個是侄女婿周永康,這倆先後得了癌症,李長春的癌症轉移到眼睛,而周永康步了黃菊的後塵,吃什麼藥、打什麼針都無濟於事,必須忍受陣陣襲來的劇痛。

在天安門城樓上,疼的輕時,周永康似愁眉苦臉,疼的重時,他不顧鏡頭正對著包括江在內的10位「黨和國家領導人」,而緊閉雙眼,控制自己不倒下。

83歲的江擠到胡溫中間,但西裝裡的秘密把肌肉嚴重萎縮的事實曝光的一清二楚。

江系無人,「慶典」時,三呆婊怎能不憂愁呢? △

(人民報首發)


李長春的癌症轉移到眼睛,而周永康步了黃菊的後塵,
愁死江澤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