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發帖!發展論壇不看領導人的小臉子(多圖)
 
吳萊
 
2009-10-6
 
【人民報消息】10月1日是國殤日,為了這一天,中共大肆揮霍民脂民膏1600億元,「1600」後面如果是以「千萬」為計算單位,已經非常駭人了,但使用的單位是「億」,是「1600億元」。中國共產黨從來沒在國家註冊過,1600億元不光是供非法政權中共自己玩樂,相當一部分錢是用來監視中國老百姓的。

劉淇當市委書記的北京市政府下達命令,天安門廣場周圍125英里範圍內不准有鴿子飛,不能放氣球,管制直到10月8日周年慶假期結束為止。住在靠近長安街的公寓民眾被警告,不要從他們的陽臺觀看遊行,更別想打開窗戶。每一件運往首都的包裹都要接受特別的過濾,每一個背包都要通過X光機器。便衣和穿著制服的警察看管著北京市的橋樑。

十一前通知北京居民一律家呆著。十一當天除北京城區,其它區域電話一律不通。網絡被封死,完全上不去。不許隨便上街,街道都有人把著,每個樓口都有一個人,出去問你幹嘛去,空手出去買菜還不行,問你怎麼不拿口袋,或說昨天我看你買菜了。滿街是警察和特警,還有小腳偵緝隊。中共毫不掩飾的把閱兵大典的敵人定為中國人民。老百姓心裏明鏡似的,說:這不是我們的慶典,這是他們(中共)的慶典,拿著納稅人的錢瞎糟(浪費)。

火箭炮轟雨雲從10月1日凌晨1點就開始打驅雨的炮,隔15分鐘就放幾炮,一直打到早晨7點多鐘。住在香山的居民被擾的整夜無法入睡。白天,老百姓被迫待在家裏看瞎話連篇的電視節目。用中國人的血汗錢來對付中國人,這就是中共統治中國60年的真實歷史寫照。

中共官媒把閱兵式描繪的登峰造極,恐嚇、揮霍到了頂,監控、監視老百姓到了極限。都到了頂就無處可走了,那接下去會怎樣?就只能下來。這就是中共領導人為何在「輝煌60年」的那天,個個表情都像在為中共舉行葬禮。

中國人對中共舉行的葬禮細節再熟悉不過了,能蓋上大血旗的,追悼詞都是竭盡讚美,今年「十一」CCTV主持人們所用的語句都是八寶山追悼詞的翻版。


胡錦濤旁邊跟著兜尿布的83歲接班人,豈能笑的出來!


習近平愁眉不展:「輝煌」已經到頂,這班誰接誰亡黨亡國!


溫家寶:這1600億元,國務院怎麼下賬?!


李克強快哭了:當共產黨的大管家,就是被擱上砧板!

正因為中共心裏實在不踏實,所以要進行民調,好容易捱過4天,10月6日,新華網首頁迫不及待的出了一個《熱議: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引領中國走向另一個成功的60年?》,當然每次都準備一個「引導」網友思路的帖子,此次作者是「liuqi_changfeng」 於2009年10月6日早上10:09:21.0 發表,題目是《每一個中國人都不能回避的問題──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引領中國走向另一個成功的60年?》


共產黨怕垮臺!
這個題目本身雖然是問句,但「走向『另』一個成功的60年」這幾個字已經定下了答案。更耐人尋味的是作者還用了北京市委書記劉淇(liuqi)的名字。莫非劉淇也想學薄熙來的不知有死,要再當政60年?

劉淇說:2009年,新中國站在了新甲子的起點上。過去60年的榮耀與輝煌,在一場盛大的典禮之後將歸於歷史。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引領中國走向另一個成功的60年?這是每一個中國人都不能回避的問題。

針對此言,一些新華網發展論壇網友貼了帖子,現轉帖如下:

**不會是錢吧!

**只能表揚,不能批評。

**少數人富得飽和了,不能拉動內需。

**搞低工資,搞資產泡沫可以再撐六十年?

**因此而獲得的國家財富又如何在國民和政府間分配?──樓主真是糊塗,政府的職責是經營管理國民委託的資產。怎能坐下來與國民分配財富?連政府與國民的關係都沒搞清楚,談何謀劃下一個60年?


均有配偶的江宋爛了、亂了十幾年,官場咋能不爛!
**首先要搞好下一個60年的基礎! 中國不能亂, 爛就會亂!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星星之火也最怕一潭死水。

**道德的力量可以引領走向輝煌

**用法治來規範引導民主的力量,那是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力量。

**這個世界都是人創造的,改變人心就可以改變世界,人的心不變,人的思維方式不變,那麼這個世界的發展就不會變。

**制度,制度,還是制度;

**最科學健康的方法是不用藥的方法,最省錢的健康方法是中醫治未病上醫氣功療法。中華中醫氣功5千年文化是人類健康醫學的上醫文化,是中醫治未病上乘預防醫學。中國5千年文化才是世界獨一無二的,文化發展好了,人類健康即科學和經濟才能領袖世界的發展,世界才能和平、和諧發展。

**誠信

**《周易》宣誠信


共產黨急於了解民意,還需民調嗎?
“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知或知也!窮神之化,德之盛也。”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無益而弗為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效滅耳?兇!”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於包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兇!”言不勝其任也”

子曰“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凟,其知幾乎?幾者動之微,吉者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 易曰“介於石?不終日,貞吉”介如石焉——寧用終日,斷不可識矣。君子知微知章;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以上文字皆抄於《易經》《系辭》下傳)

**回到“進京趕考”時的面貌,是百姓的萬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