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發懵!中共找不出最後解決問題的辦法(圖)
 
肖慶慶
 
2009-10-27
 

賈甲在新西蘭憂國憂民。

【人民報消息】這是一張賈甲在新西蘭的生活照,乍看挺悠閒自得,但仔細看,他心裏有事。

果然,2006年10月22日晚賈甲抵達臺灣後脫隊,2008年6月26日早晨,出走共20個月的賈甲安全抵達新西蘭的奧克蘭國際機場,2009年10月22日清晨,賈甲買單程飛機票返回北京,去了卻他的心事──喚醒國人。

賈甲在新西蘭一共住了近一年零4個月。他說:「來到新西蘭這短短一個多月,我終於懂的什麼是真正的幸福。我現在感到自己很幸福,發自內心的幸福。」賈甲沒有讓這種幸福感繼續下去,因為他越幸福越想到中國大陸還有十幾億同胞沒有幸福,這是他無法「幸福下去」的原因。

2006年10月在香港脫身的賈甲公開表示,非常多的中共官員和中國民眾咒罵中共,但身陷恐懼之中。他說:「我今天願意做一個示範,公開決裂中共、公開脫離中共,並呼籲中國官員都用真名退黨,我要代表我所領導的山西科技協會相當部分的會員公開表達退黨的願望。」

對於「沒中共政權,中國可能動亂」的荒謬說法,賈甲說:「中共是中國一切動亂的根源。沒有共產黨,中國一定是穩定的,因為中國一切動亂都是共產黨造成的,一切動亂,共產黨是根源,我們大家可以看,哪個動亂不是共產黨發動和領導的,哪個動亂都有共產黨的文獻,都有高官的簽字,沒有一個動亂是人民主動發起的,人們發動不起來,人們沒有這個興趣。人們還解決不了吃飯的問題,現在擺在中國大陸人民面前有三座大山──上學、看病、買房子,這還解決不了,還有機會動亂,怎麼可能呢?一切動亂都是黨中央發出來的,黨中央是中華民族動亂的最根本根源,所以沒有共產黨了,中國肯定不會有動亂。」

在賈甲說這話的三年之後,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在2009年8月公開發表的講話中證實了賈甲說的所言不虛,萬里說:「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2006年,賈甲就說:如果,把退黨中心的網站,一個公開、合法的網站放在天安門廣場,讓中國大陸7,800萬黨員自由的來退黨,叫聯合國來公開監督,沒有迫害,自由選舉,自由選擇,到那時候共產黨剩不下幾個。目前在中國大陸想退黨的人,我認為應該占所有黨員95%。

他強調:「大家都公開決裂中共,中共就沒有藏身之地。」,「我要做示範」。賈甲是一個真正說到做到的男子漢。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韓國分部部長武振榮說:前幾年也有一些民主人士悄悄回國,這次不同的是,賈甲旗幟鮮明的高調聲明回國激勵各界正義之士「共同推翻暴政,實現中國的民主」。這標誌著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已經到了一個新的起點。

中國民主化進程確實已經到了一個新的起點。

80年代,幾個年輕人往天安門城樓的毛像上扔盛滿墨汁的雞蛋殼就被捕入獄,其中一人被折磨得精神失常還不肯釋放。而2009年8月8日賈甲高調宣布為實現中國的民主將回國,10月22日他高調回了國,沒了調兒的是非法統治中國的中共。不但所有的官媒失了聲,而且還把海外新唐人電視臺的亞洲地區蓋了臺。

10月27日,新西蘭知名人權律師凱伊•高爾先生打電話到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局,一個女工作人員告訴高爾先生,賈甲正在接受調查。大紀元記者也電話聯絡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詢問賈甲的下落,工作人員說,「上級有規定對外要統一口徑,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不能透露關於賈甲的情況。」賈甲的兒子賈闊27日與北京出入境管理處和北京國際機場邊防聯繫,要求他們提供父親的情況,但都被拒絕。

高爾先生表示,新西蘭是一個邊遠的西方小國,人民本來不是很了解目前中國發生的退黨大潮,而賈甲這件事的延續會讓更多的新西蘭人民和政府更深去關注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退黨大潮,也讓更多的中國人加入退黨大潮,加速中共的解體。

高爾先生說,新西蘭國際特赦奧克蘭的負責人瑪格麗特•泰勒通知他,國際特赦已經通知了一些國際媒體如美國之音、亞洲自由電臺等等,賈甲的事件會讓更多的人和組織關注。


天滅中共、中華永存!
賈甲持中國護照,只買了單程機票回國,這意味著賈甲回國的願望是留在中國,讓更多的人關注退出中共,早日解體中共,實現沒有中共的新中國。

有人說:賈甲傻了,你回國幹什麼?回去中共就把你抓起來。但賈甲可不是這麼想,2006年10月他曾在香港說:如果1400萬三退的人使用真名退出,我就不出來了。

2008年6月26日早晨,賈甲安全抵達新西蘭的奧克蘭國際機場,他說,「我感謝神對我的保護,對我們父子的厚愛。我現在想做的是向神叩拜,向天表示我的感恩之意。……我將會繼續為退黨呼籲,不辜負神對我的安排。」

現在賈甲回國了,他不是抱著蠻幹和犧牲自我的念頭回來的,而是抱著必勝的信念回來的。中共傻眼了,集體發懵,找不出最後解決問題的辦法。

10月中旬,母親對我說,她作了一個夢,夢中,胡錦濤無可奈何的說:「勢如破竹啊!」就在我聽到母親說起這個夢沒幾天,賈甲就回國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