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发懵!中共找不出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图)
 
肖庆庆
 
2009-10-27
 

贾甲在新西兰忧国忧民。

【人民报消息】这是一张贾甲在新西兰的生活照,乍看挺悠闲自得,但仔细看,他心里有事。

果然,2006年10月22日晚贾甲抵达台湾后脱队,2008年6月26日早晨,出走共20个月的贾甲安全抵达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2009年10月22日清晨,贾甲买单程飞机票返回北京,去了却他的心事──唤醒国人。

贾甲在新西兰一共住了近一年零4个月。他说:「来到新西兰这短短一个多月,我终于懂的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现在感到自己很幸福,发自内心的幸福。」贾甲没有让这种幸福感继续下去,因为他越幸福越想到中国大陆还有十几亿同胞没有幸福,这是他无法「幸福下去」的原因。

2006年10月在香港脱身的贾甲公开表示,非常多的中共官员和中国民众咒骂中共,但身陷恐惧之中。他说:「我今天愿意做一个示范,公开决裂中共、公开脱离中共,并呼吁中国官员都用真名退党,我要代表我所领导的山西科技协会相当部分的会员公开表达退党的愿望。」

对于「没中共政权,中国可能动乱」的荒谬说法,贾甲说:「中共是中国一切动乱的根源。没有共产党,中国一定是稳定的,因为中国一切动乱都是共产党造成的,一切动乱,共产党是根源,我们大家可以看,哪个动乱不是共产党发动和领导的,哪个动乱都有共产党的文献,都有高官的签字,没有一个动乱是人民主动发起的,人们发动不起来,人们没有这个兴趣。人们还解决不了吃饭的问题,现在摆在中国大陆人民面前有三座大山──上学、看病、买房子,这还解决不了,还有机会动乱,怎么可能呢?一切动乱都是党中央发出来的,党中央是中华民族动乱的最根本根源,所以没有共产党了,中国肯定不会有动乱。」

在贾甲说这话的三年之后,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在2009年8月公开发表的讲话中证实了贾甲说的所言不虚,万里说:「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2006年,贾甲就说:如果,把退党中心的网站,一个公开、合法的网站放在天安门广场,让中国大陆7,800万党员自由的来退党,叫联合国来公开监督,没有迫害,自由选举,自由选择,到那时候共产党剩不下几个。目前在中国大陆想退党的人,我认为应该占所有党员95%。

他强调:「大家都公开决裂中共,中共就没有藏身之地。」,「我要做示范」。贾甲是一个真正说到做到的男子汉。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韩国分部部长武振荣说:前几年也有一些民主人士悄悄回国,这次不同的是,贾甲旗帜鲜明的高调声明回国激励各界正义之士「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这标志着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中国民主化进程确实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80年代,几个年轻人往天安门城楼的毛像上扔盛满墨汁的鸡蛋壳就被捕入狱,其中一人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还不肯释放。而2009年8月8日贾甲高调宣布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将回国,10月22日他高调回了国,没了调儿的是非法统治中国的中共。不但所有的官媒失了声,而且还把海外新唐人电视台的亚洲地区盖了台。

10月27日,新西兰知名人权律师凯伊•高尔先生打电话到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局,一个女工作人员告诉高尔先生,贾甲正在接受调查。大纪元记者也电话联络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询问贾甲的下落,工作人员说,「上级有规定对外要统一口径,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不能透露关于贾甲的情况。」贾甲的儿子贾阔27日与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和北京国际机场边防联系,要求他们提供父亲的情况,但都被拒绝。

高尔先生表示,新西兰是一个边远的西方小国,人民本来不是很了解目前中国发生的退党大潮,而贾甲这件事的延续会让更多的新西兰人民和政府更深去关注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退党大潮,也让更多的中国人加入退党大潮,加速中共的解体。

高尔先生说,新西兰国际特赦奥克兰的负责人玛格丽特•泰勒通知他,国际特赦已经通知了一些国际媒体如美国之音、亚洲自由电台等等,贾甲的事件会让更多的人和组织关注。


天灭中共、中华永存!
贾甲持中国护照,只买了单程机票回国,这意味着贾甲回国的愿望是留在中国,让更多的人关注退出中共,早日解体中共,实现没有中共的新中国。

有人说:贾甲傻了,你回国干什么?回去中共就把你抓起来。但贾甲可不是这么想,2006年10月他曾在香港说:如果1400万三退的人使用真名退出,我就不出来了。

2008年6月26日早晨,贾甲安全抵达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他说,「我感谢神对我的保护,对我们父子的厚爱。我现在想做的是向神叩拜,向天表示我的感恩之意。……我将会继续为退党呼吁,不辜负神对我的安排。」

现在贾甲回国了,他不是抱着蛮干和牺牲自我的念头回来的,而是抱着必胜的信念回来的。中共傻眼了,集体发懵,找不出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

10月中旬,母亲对我说,她作了一个梦,梦中,胡锦涛无可奈何的说:「势如破竹啊!」就在我听到母亲说起这个梦没几天,贾甲就回国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