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形酷似 但別慌著扮演蔣介石(多圖)
 
戚思
 
2009-10-28
 

蔣中正,字介石
【人民報消息】五、六十年代,北京常常可以看到張貼的蔣介石的漫畫,臉上貼著膏藥,胳膊上裹著紗布,一副殘兵敗將的樣子。幾十年後當看到真正的蔣介石照片時,才大吃一驚,「原來蔣介石長的這樣!」

對蔣介石的稱謂不同,可以馬上辨別出是中共統治了60年的大陸人還是49年逃難去臺灣的大陸人或臺灣本地人。大陸人稱其為「蔣光頭」、「鄭三發子」、「蔣介石」,而臺灣人稱其為「蔣公」、「蔣委員長」、「中正先生」或「蔣中正」。

1952年,大陸剛淪陷在中共手中不久,香港《新晚報》被要求寫一部惡搞蔣中正的著作, 《新晚報》開了幾次會,誰也不接受任務。推來推去,33歲的編輯嚴慶澍接受下來了。以筆名唐人寫了長達230萬字的章回小說《金陵春夢》,全書共分八集三百二十回。此惡搞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小說影響了太多的讀者。

《湘江文藝》1981年第1期摘編中透露,不熟悉唐人先生的讀者,見他這麼熟悉蔣介石的「底細」,總以為他是蔣介石的什麼人。其實,唐人與蔣介石全無淵源。在蔣介石執政的幾十年中,他沒有出入過總統府的大門,就連蔣介石也只遠遠見過一次。

那麼,唐人的《金陵春夢》究竟是怎樣寫出來的呢?是完全虛構出來的。所以中共稱嚴慶澍為「一位赫赫有名的文壇奇才」,因惡搞的煞有介事,在香港、內地甚至南洋和歐美華人世界都產生了極其惡劣的影響,所以中共認為嚴慶澍的小說比一個集團軍的軍力還厲害,於是賜給他一個「全國第五屆政協委員」。1980年11月因病去世,嚴慶澍也不是死在香港,而是死在北京。

嚴慶澍說,當時他手頭沒有任何資料,僅僅只有一份友人送給他的五頁「八行箋」,是一位蔣介石的侍從室侍衛官退休回香港後寫的,上面記載的情況是他奉蔣介石之命在重慶監視蔣的兄長鄭紹發的經過。嚴慶澍說,有了這幾頁材料做為小說「骨架」,再根據蔣的家譜、浙江地方志、風俗習慣、蔣的傳記資料作參考,便開始編寫《金陵春夢》第一集「鄭三發子」。


蔣宋互相愛慕情深。
嚴慶澍說,每日在街上奔忙,找遍大小各書店、書攤,經常是空手而歸。最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石印的楷書文言《三十年歇浦滄桑錄》。這是一本當年「十里洋場」上海「風月場中」懷舊兼導遊的小冊子,時間從清末到接近北伐,與蔣曾在上海做生意那段時間恰好吻合。這本小冊子上對上海當時的妓院的分級、「規矩」、陳設、「制度」乃至名妓的花名、綽號與特徵等等都記載的相當詳細,於是,嚴慶澍就把這本小冊子與蔣介石捏在了一起。

遭改蔣中正先生使多大勁兒,樹立毛澤東的「紅太陽」形像就使多大勁兒。

文革後期,四人幫受審,中央文件說江青歷來對抗「毛主席的英明指示」,是反對毛的,判死緩。但官媒透露,1991年5月13日,江青自殺前一天在人民日報上寫了一行字:「主席,我愛你!您的學生和戰土來看您來了。江青字」這是她生前留下的最後的話。到底江青是反毛呢,還是毛的一條狗?

最讓人吃驚的是,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寫的內幕,其中說,一次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邊獨自流淚:「那是在北京的時候,一天傍晚,她一個人在一組後門的中南海木椅上坐著流淚。我正經過那裏,吃了一驚。江見到是我,叫我過去,拭幹眼淚說:『大夫,不要同別人講。主席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誰也搞不過他,連斯大林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在男女關係的個人私生活上,也是誰也搞不過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邊,毛命令建造了一個活動房,在眾目睽睽之下,毛竟拉著一些,不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進去同時淫亂。

嚴慶澍編假話,成了中共的座上賓、政協委員,死在北京;而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說真話,被暗殺在美國的兒子寓所的浴盆裏。


外形酷似,但別慌著扮演中共
筆下的蔣介石。
最近有一個形似蔣公的中年人一夜之間突然走紅網絡,前幾天父親的朋友叫他寄些照片到北京,準備將他推薦給影視公司。他就是四川達州今年44歲,身高1.78米的陳曉輪。

據《成都商報》記者報導,在達州市風景區蓮花湖畔發現了一名奇男子,引得數百群眾圍觀。他聞訊前往,果然,該男子外形酷似蔣介石,一舉手一投足,更是像極了蔣介石,「看了這麼多年的電影電視,看了那麼多蔣介石的扮演者,沒想到我們身邊竟然就有翻版的蔣介石,這樣的人才不拍電影真的太可惜了」。圍觀者一致感嘆。

中共的電影電視裏編造的那是蔣介石嗎?別的暫不說,單是抗日戰爭,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堅持抗戰,國軍奮勇殺敵,戰死疆場的將軍就有200多位,而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不但不抗日,而且60年代至70年代,毛在多次接見來訪的日本政要或富豪時,聽到他們無不為當年侵華日軍的罪行道歉,毛說:「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占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鬥爭,我們搞了一百萬軍隊,占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但毛在給中國人民看的毛著作裏卻說:蔣介石不抗日,抗日勝利了「下山摘桃子」。

在編造的虛假歷史的電影電視中扮演被醜化了的蔣中正先生當然是壞事,在其中扮演被美化了的毛澤東更是個壞事。古月就是因此而喪命。

2005年7月2日,毛專業戶、少將古月猝死。7月11日,新聞晨報報導說,古月還幫著修改劇本,加強美化毛的形像。按照原劇本,─個雪夜,衛士端了一個火盆,上面放著一個玉米粑粑,毛拿著粑粑一面吃一面想,戲就結束了。

但古月主動嚮導演建議,將劇情改成了衛士端火盆遞塊粑粑過來,毛主席饑腸轆轆,拿過來就想吃,一看小戰士在身邊,就掰了一塊給他,小戰士說不餓,毛主席說怎麼會不餓,執意給了他。剛準備吃剩下的那塊,又想到馬上周恩來就要來談情況了,於是再掰了一半。

古月說:「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很重要,能給人留下難忘的印象。」是的,美化中共的罪惡魁首就是古月猝死的原因。


蔣介石和毛澤東談判國共合作。
從中共把偽造歷史的60年說成「輝煌的60年」,可以得出結論,電影電視中出現的蔣中正先生絕對是被歪曲的,否則中共如何自圓其說自己的非法執政呢?

報導說,陳曉輪說,自己高中畢業後先到印刷廠工作,隨後學駕駛跑運輸,去年又學廚師想開一家餐館。以前也有朋友說自己神似蔣介石,一直沒有在意,這回經人點撥後,找來一些蔣介石的圖片,「仔細對比後發現是有點像」。

陳曉輪坦言,以前看蔣介石的電視、電影以及小說不太多,現在他租了些影碟回來看,前幾天父親的朋友叫他寄些照片到北京,準備將他推薦給影視公司。陳曉輪說,自己從來沒有舞臺經驗,能否走上演藝之路則順其自然,眼下就是惡補歷史知識,「不僅要形似,神似更重要」,如果機會來臨,一定牢牢抓住。

別,千萬別!陳曉輪,你在大陸惡補的歷史知識都是中共編造的謊言,你惡補還不如不補,越補越糟糕,將來到沒有共產黨的時候,你現在惡補的偽歷史還都得倒出去、倒乾淨。另外,在中共的統治區內,你演的蔣公不可能「神似」,因為你只能按照中共標準的「神似」去演,說白了,那不是蔣公,那是惡搞歷史。

在達州市風景區蓮花湖畔現場見到陳曉輪的一位長者,年約90歲的達州籍臺灣老兵肖老先生說,自己曾三次近距離見過蔣公,「眼前這位年輕人沒經過化妝就如此神似,要是再化妝的話那簡直難分真假。要是氣質方面再能夠提升,那就更像了」。

氣質方面如何再提升呢?毛澤東口中「下山摘桃子」的蔣介石,中共怎麼可能讓他有氣質。

所以,陳曉輪,即使你外形酷似,但也別慌著扮演這個角色,現在不是時候,真不是時候。不如先去當廚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