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天恨──鮮為外界知道的大屠殺
 
章天亮
 
2009-10-25
 
【人民報消息】共產黨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採取又拉又捧又壓的殘酷手段打壓農民,致使農民蒙受巨大的災難,成為當今中國社會最貧窮落後,愚昧無知的一個階級,逼得有家難返,有國難奔。難道這就叫翻身解放嗎?讓共產黨人站起來把中國人民徹底打下去,叫當家作主嗎?毛澤東死了,中共要不要負責任?中國年青人不了解過去六十年的歷史,農民是怎樣活過來的?請看:
  
以殺人作開路搶奪中國人民財產
  
一九五零年我們家鄉來了共產黨,馬上開展清匪反霸運動,大張旗鼓鎮壓反革命,屠殺國民黨舊人員,每隔半個月就召開一次公審大會,驅使農民陪審陪鬥陪槍斃。表面殺國民黨人,實質上對農民進行“誅心”,讓農民在血腥恐怖面前吸取教訓,誰不聽共產黨的話,誰就沒有好下場,以此為掠奪中國人民財產開路。
  
一九五一年我們家鄉開展土改,共產黨先派工作隊下鄉,第一步和農民同住同食同勞動,替農民挑水煮飯,餵豬劈柴,給農民小恩小惠,藉此發動群眾。但他們依靠的是“三代貧農,四代乞丐,五代流氓打手”當積極份子,挨家挨戶收集情況,用“階級分析論”進行排隊,把有錢有地出租土地的農民定為地主或富農,有地自給自足的定為中農,靠租人土地耕種的定為貧農,封貧農為領導階級。
  
第二步開展土改工作,成立農會和民兵組織,出文告宣傳土改政策,組織學習 中共中央文件,召開動員大會,貼標語,高呼口號:“全心全意依靠貧下中農”,“打倒地主階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口號聲喊殺聲響徹夜空。白天把地富份子綁起來戴高帽遊街示眾,晚上開鬥爭會,搞疲勞鬥爭,無情打擊,殺人與誅心相結合,逼地富份子坦白交代,稍有破綻就拳打腳踢,組績力量再次鬥爭,用座飛機,猴子偷桃,跪板凳,用皮鞭抽打,用鞋底打嘴,等刑罰逼害有錢的農民。邊打邊鬥邊喊口號“敵人不投降,堅決消滅他”直打到口青面腫徹底交代問題為止。
  
中共滿以為把北方土改的經驗搬來南方運用,中國人民財產便遂手可得,豈料偏偏遇到頑強的阻力,因為南方的地主富農的父輩普遍出洋謀生,賣豬仔當奴工,辛苦賺錢回國買田買地蓋樓房,分錢來之不易。例如我們村就有三十六個華僑大地主,工作隊把他們關押起來,逼他們交出田契和金銀珠寶,很多地主經過鬥爭唬得面如土色,乖乖就範。但有不少人不服氣,其中一個叫張巨的地主靠一條扁擔起家,大半輩子肩挑勞苦搵食,積蓄一筆錢改行作西餅生意,夫妻兩人起五更,睡半夜,節衣縮食,勤勤懇墾賺來的錢買了十二畝地,被打成地主。工作隊要他交出田契和金銀財寶,他很不服氣地說:“我的錢是合法所得,是我們夫妻兩人的血汗錢啊。”工作隊長哪裏和他講理,指使民兵抄他的家,從床底下的地窖裏搜出幾張田契和一盒金銀珠寶。張巨十分氣憤,私下裏發牢騷:“簡直是強盜。強盜搶人財物用命搏,一旦查出不是槍斃就是坐牢,共產黨搶人財產面不改色心不跳,還把受害人打成反革命加以殺害,比強盜不如。”此話一出,被人舉報到工作隊長那裏,隊長惱羞成怒,派民兵將他綁起來,押到會場亂棍打死,並把屍體吊在大樹底下,給他胸前掛一個紙牌,裏面寫著“現行反革命份子張巨,破壞土改運動,情節惡劣,非殺不可”。
  
還有一位叫雷鳴的華僑地主,工作隊勒令他交出田契和金銀財寶,他反駁說∶“華僑地主和地主華僑有所不同,我們的父輩賣豬仔到金山做苦力,所得的錢完全合法,回國買田買地也是你情我願,和地主華僑有本質區別。葉劍英土改十六條要求善待華僑地主,你們這樣做簡直欺人太甚”。工作隊長聽了把手槍用力“啪”的一聲打在臺上,“你敢抗拒土改”但又怕他外面有人,追究責任。命令民兵將他綁起來押赴刑場強逼他跪下,“彭——彭——”兩聲槍響不見倒地,原來是假槍斃,唬得雷鳴魂飛魄散,乖乖的將所有田契和金銀珠寶上繳。
  
由於我們村的華僑地主多,富農也不少,很多貧農都受過他們的周濟,心存報恩,豈敢栽贓嫁禍?但共產黨看法不同,認為這是老大難,從外地調來大批武裝工作隊,集中力量打殲滅戰,鬥打殺相結合,鬥得地主跪地求僥,廣大農民也折磨得昏頭轉向,不到一年便把地富的財產全部搶到手,把田地分給農民耕種,浮財一切上繳,農會門口掛上橫匾,張燈結彩,好不熱鬧。
  
第三步政權建設,健全農會領導班子,成立黨支部,貫徹“火線中入黨”的精神發展黨員,壯大黨組織,選拔敢於打人殺人的當第一把手,敢於殺人出謀劃策的當第二把手,敢於鬥爭的當第三把手,所有積極份子在土改運動中各得其所。表現一般的當民兵,身材高大的當隊長。日夜訓練宣傳隊,敲鑼打鼓,放鞭炮扭秧歌,開大會熱烈慶祝土改取得偉大的勝利。
  
分得田地的農民興高采烈,以為從此過幸福生活,聽共產黨的話,按黨的指示辦事,出人出力保衛勝利果實,送孩子參軍。卻萬萬沒想到,共產黨將農民子弟編入志願軍隊伍,未經過訓練就匆忙開赴朝鮮戰場,命令他們拿著兩個手榴彈衝鋒陷陣,同擁有現代化武器的美軍打仗。可憐千千萬萬的農民子弟兵當了炮灰,死無葬身之地。死後兩年才給他父母送來一張分文不值的“光榮烈屬”紅紙,父母拿著紅紙抱頭痛哭,互相埋怨不該分別人的田,斷送了孩子的生命。
  
走合作化和天堂之路
  
共產黨做事諱莫如深,它以“耕者有其田”的口號,鼓勵農民積極鬥垮地主,富農和反革命份子,搶奪了他們的財產,浮財收歸國有(實際收歸共產黨所有),土地分給農民耕種,讓農民嚐嚐甜頭。其實引農民入套,農民生活好了還會聽話嗎?為了牢牢地控制住農民,必須掌握農民的命根子,將土地收回來。那時要糧有糧,要兵有兵,召之則來,來則能戰,不惜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在山西大寨搞了一個合作社樣板,然後推廣全國,說什麼“農民要富裕,就要學大寨,組織起來,走合作化道路。只有這樣,才人多力量大,叫高山低頭,河水讓路。”不管農民願不願入社幹部強逼他們將田地,農具和耕牛等生產資料捐出來。農民入了社,以為從此斬斷窮根。怎料到了秋收,農民生產的糧油棉全部納入共產黨的國庫,先交公糧,後交購糧,最後按人口計算,每個農民留糧二百五十斤,比合作化前減少一半,農民每年至少缺糧三個月,有的缺糧四個月,這時農民才恍然大悟∶“原來騙我們入合作社的目的是加倍剝削。”從此工時加倍。以前每年做農活一百二百天左右,合作化後做二百五十天。農民生活越來越艱苦。到了一九五六年青黃不接時,家家戶戶康餅伴稀粥,挖野菜食樹皮,農民紛紛起來反抗,我們村的農民更是氣憤填膺,三群五隊圍起來,有文化的說道理,沒文化的罵娘。別的村也是這樣,七嘴八舌地說:“我們生產的糧食跑到哪裏去了?”,“還不是運到蘇聯去,買槍嘛。”,“買槍幹啥”,“用來殺中國人,國民黨、反革命、地主、富農統統殺。日本鬼子到來也沒有亂殺人,共產黨專殺自己的同胞,比日本鬼子還壞啊”。
  
講道理最多的是農村知識份子,他們有文化知識,是中華文化的傳播者。中共最忌諱的是揭它的陰私,早就盯上了他們,為了強行推廣合作化,把他們統統打成反革命會道門抓起來,每年抓三十萬,到了五八年抓了一百八十萬,大大超額完成任務。起初槍斃幾個,激起滔天民憤,大家操起扁擔和鋤頭到縣政府討還公道。消息傳到中共中央毛澤東那裏,為了防止村民集體暴動,他下令:以後抓反革命只抓不殺,將他們武裝押到遙遠的勞改場改造,安排在文革初期徹底消滅。
  
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成立,中共驅趕中國人民跑步奔向共產主義。工業大幹快上,要求百姓將鐵門鐵窗鐵鍋打爛,投入土高爐煉鋼,農業打擂臺,放衛星,人有幾大膽,地有幾高產,廣西橫江縣畝產十八萬斤,打破世界記錄幾十倍。為了用實際行動宣傳“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中共強逼大辦公共食堂,允許農民放開肚皮食飯,以此引誘農民拆竈,把碗碟、鍋盤、桌子和板凳捐給食堂,要大家以食堂為家,家長就是生產隊長,每個人都要服從他的命令。這就等於將吃飯權和生存權交給隊長。隊長是二流懶漢出身,又是共產黨員,有錯不能反,只有他反你,你不服,他採用各種刑罰壓到你服。除了罰餓飯毒打,坐飛機,跪板凳外,還採取割耳朵,點天燈,火烙奶頭,通陰道等酷刑對待農民。
  
人民公社簡直是一座大監獄,中共唯恐農民倒流城市,利用戶口,糧食,居委會,派出所和勞動調配所五條鎖鏈,把中國人民牢牢地鎖住,工人捆在工廠裏,農民束綁在土地上,就像奴棣一樣,呼則來,揮則去,哪裏艱苦哪安家。中共不惜犧牲農民的生命,拚命地榨取農民的血汗,強逼農民交公糧,餘糧和購糧,將全部的糧,油,棉運到蘇聯換取軍工設備,造成國內物質奇缺,全國鬧饑荒,全民生水腫,廣大農村十室九空,夜無隔宿之糧,農民在五九至六一年走向共產主義天堂之路上,餓死凍死不下三千八百萬。
  
文革時農民三次遭大屠殺
  
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五年是中國度荒年,舉國上下大種大養,中國人民從死餓邊沿爬了起來,剛過上原始人般的生活。但共產黨殺人的周期性又屆臨。為了爭權奪利,毛澤東又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把中國人民推向十年浩劫苦難深淵,在他的領導下,中國農民三次遭到滅絕人性的大屠殺。
  
第一次大規模虐殺農村知識份子。合作化時中共大抓特抓反革命份子,押到遙遠的城市勞改場勞改,文革時機成熟,利用不明真相的城市居民把他們消滅,既能鎮壓農民反抗,又能使工人在血腥恐怖面前吸取教訓。但如何殺法?中共大傷腦筋,如果採用日本南京大屠殺的方式,會引起全國人民反對,最好利用群眾去殺,專政是群眾的專政嘛,這樣就不用負責任了。為此中國公安部向全國大中小城市下達命令:把犯人加固鎖起來,餓他幾天,然後發動群眾;說勞改犯衝擊監獄,闖進民宅,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以此煽動不明真相的居民仇恨勞改犯。把所有街道的居民組織起來,成立巡邏隊,隊員要有木棍扁擔以及鑼鼓,胡同小巷都築起閘門,日夜守衛街道。然後把勞改犯人集中訓話:“現在監獄缺糧,無法養活你們,你們可以自謀生路。”饑餓的犯人聽了此話,連衣服都不要,跑出監獄。卻萬萬沒有想到,等在外面的便衣幹警率領一隊受蒙騙的群眾,敲鑼打鼓,喊殺連天,就像一群發了瘋的惡狼,揮舞木棍鋤頭一陣毒打,頓時屍橫遍地,可憐一群老弱病殘者做了棍下冤魂,其他的犯人雖然有氣無力,求生的欲望促使他們四散逃走,但走往裏?公安局布下了天羅地網,任你插翅難逃。
  
都是公安幹警的傑作,殺了人把屍體吊在大街小巷的電燈柱上,保留五天,廣州西關,海珠廣場和東漢路一帶吊滿死屍。我趕緊搭船上廣西,沿途所見梧州南寧柳州桂林都是照樣,特別是梧州市中山路,南環路,伍坊路吊的死者死得十分痛苦,不是打暴眼睛就是割去耳朵,這說明了全國統一行動。據專家統計,在短短兩三天內就殺了一百八十萬讀書人,是南京大屠殺的六倍,比日本鬼子還要狠毒和殘忍。每年《星島廣場》都載文譴責日本法西斯暴行,唯獨從來沒有一篇文章譴責中共屠殺中國同胞的彌天大罪。
  
第二次大規模公開屠殺農村知識份子是一九六八年。原來的五類份子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幾乎被殺絕,新的五類份子被城市清洗出來的“階級敵人”取代。他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被遣返回鄉當農民,奉公守法,勤勤懇懇耕田種地,已經夠慘了。但為了防止階級敵人反攻倒算,中共鏟草除根,把他們殺掉。
  
以廣西為例,一九六八年“七三”批示後,中共在農村清理階級隊伍,首先成立衛紅指揮部,民兵半夜三更下鄉抓人,把五類份子全家綁起來押到僻靜的地方,男的用麻繩綁在樹上,用黑布蒙住眼睛和塞住嘴,女的剝光衫褲輪姦後殺,將屍體扔下珠江河裏,再把男人押到公社操場。操場集中了很多人,都是居民教師和學生,他們圍成一個大圓圈,有十一個五類份子跪在裏面,都是有文化的農民只等最後這個到齊才動手。因為蒙住眼睛什麼也看不見,但他知道情況不妙,大聲喊:“民兵殺人啊”那十一個五類份子聞聲就跑,因為雙手反綁住,很快就被二十多個拿木棍的民兵趕上,一陣毒打,登時十一個斃命。但有一個跑了十多丈遠停了下來,調頭迎著一個民兵沖去,那民兵舉起木棍照頭便打,那五類份子避過,用頭狠命地朝民兵的肚子撞過去,“啪”的一聲連人帶棍倒在地下,那五類份子就勢用腳朝心口一踹,那民兵便烏呼哀哉了。
  
廣西蒼梧、藤縣、蒙江、白馬、武林、丹竹、平南、江口、桂平和桂縣等沿江城鎮,中共放開手腳殺人,把打死的五類份子推下河裏。那時珠江河泛濫,死屍幾天後發酵,浮上水面,沖出虎門,流出香港,驚動中共中央。為了維護共產黨光榮偉大正確,從中南局軍區抽調三個團的解放軍常駐廣東肇慶,佛山瀾石和虎門,日夜打撈屍體,並動員沿江魚民協助,每撈得一具屍體,獲三十元人民幣報酬。
  
第三次大規模屠殺農民是一九六九年春“一打三反”運動,廣西蒼梧、岑溪、賓陽、賀縣、富川等縣,把清出來的階級敵人五花大綁押到鬥爭會場跪下,交給群眾鬥爭,嚴刑毒打,有的被割去兩隻耳朵,有的被劈去半邊腦袋,有的被打折了兩條腿。廣西人武部規定殺人不許響槍,只能用木棍扁擔鋤頭活生生打死。由於造反派人多,白天殺人怕影響黨的威信,改作晚上暗殺。特別對有影響的,從城市清洗出來的學者,把他們關在公安局監獄裏,到晚上夜靜更闌時,用麻繩勒死,用槍托打死,後來為了省時省事,將階級敵人的雙眼用黑布蒙住,深夜押上輪船,用大石拴在腳上,推下河裏活生生浸死。邊遠地區的上林,鐘山,蒙山和武宣等縣,把人綁在樹上,有次序的第一刀割鼻子,第二刀割耳朵,第三刀挖眼睛,一刀一刀把人割死後,讓群眾蜂擁而上,挖肝剖心割人肉回家烹食。
  
最慘無人道的是廣西軍區圍剿平桂礦區十萬“4,22”造反派農民工,他們來自廣大農村生產隊。因為礦區大規模生產原子能釷礦,屬中央管轄,精選貧下中農當農民工最能刻苦耐勞,只要有餐飽飯吃,什麼都可以幹,工資壓得低低的,做36不做也36,一幹就十年。他們的工資穩定,物價不斷上漲,難以養家糊口,紀又嚴,經常受到開除失業的威懾,因此他們都參加民主造反派“4,22”,這樣就惹出了大禍,因為民主是共產黨的大敵。農民工早已得到情報,“4,22”造反派在各大中小城市遭到虐殺,未等征剿大軍到來就把隊伍撤到深山密林避難,軍區指戰員率領的各路大軍分三路進攻,到達平桂礦區撲了個空,便把造反派農民工的子女抓來逼供,男的在審訊時統統殺掉,女的剝光衫褲綁在柱子上遭流氓惡警輪姦,強逼她們說出“4,22”藏身之地,但他們十分堅強,只供出假地點,讓大軍又撲了個空,他們惱羞成怒捉來一桶大黃,放進少女的陰道,劇痛難忍,痛苦哇哇求饒,被逼供出“4,22”的藏身之地,被一網打盡,不分男女與老少,一被俘獲,就押到礦坑上,用百多挺機槍居高臨下,集體射殺,哭聲震天,屍橫遍野,慘不忍睹,不少脅從者被唬破了膽,回到家裏癡癡呆呆,好幾天說不出話來。
  
參加鎮壓平桂礦區“4,22”農民工的大軍:由廣西省,地,市,縣,公社和大隊各行各業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以及中堅份子組成,人數沒有十萬也有八萬,由廣西軍區提供武器和車輛各種裝備。我們單位就有兩個人參加,一個殺了人升了大官,另一個沒殺人不但不能升官,相反被打成托洛茨基份子,受到組織隔離審查。
  
中共革命幾十年不外去搶,去殺人,去點火,製造仇恨,挑撥階級鬥爭,這與孫中山革命推翻滿清封建制度有根本上區別。孫中山臨終遺言“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尤其強調“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對人民財產秋毫無犯。而共產黨打著“為人民謀幸福”的招牌,搶奪“地、富、反、壞、右”的財產,最後連貧下中農的土地,農具等生產資料全部收歸集體和國家所有,毫不留情地把整個中華民族撕裂,先後將社會各階級和各階層分門別類打成“地、富、反、壞、右、資、修、蛻、臭”九類階級敵人。天天鬥,月月鬥,年年鬥,鬥到窮,鬥到冤,鬥到仇根深種,害人害己,民無理想,國無動力,物質奇缺,民不聊生。
  
改革開放中共富起來了
  
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中國人民上當受騙,經歷了恐怖、饑餓、殺戮、流血、流淚六十年的磨難,人民看透了共產黨的流氓本質,民心背反。而共產黨另一派也認為,繼續折騰下去等於自取滅亡,趁著毛澤東去見馬克思的機會,抓幾個替罪羊開刀,把責任推得一乾二凈,歷史上稱之為“一舉粉碎四人幫”,捧鄧小平出來主政。
  
鄧小平一九七八年提出“改革開放”,“讓一部份人富裕起來”,並非為人民著想,而是為統治集團爭利,為共產黨人發家致富制定法律。在他的指導下,中共大大小小官員,馬上開展掠奪城鄉人民財產的瘋狂活動。
  
首先給城市居民松了一點綁,允許自由買賣,人民才獲得一點生機,全國上下一致,掀起一個全民下海經商的滾滾熱潮,在共產黨的嚴密控制下,內外勾結,混水摸魚,乘機瓜分中國全民財產。國營企業單位採用投標的虛偽手段,名為自由兢爭,實為共產黨員和高官太子爺壟斷。一個工廠價值十億元人民幣的資產,他們可以用兩億元低價收買。當時的中國人人都是窮光蛋,哪來這麼多錢?主要原因是他們有權,向國家銀行貸款,無本暴利。在“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原則下,廣大工農和知識份子未經兩個回合,便敗下陣來,不過一年中國十多萬個著名的國營企業被共產黨高官及其子弟瓜分完畢,連最後一個資源……水利資源都瓜分殆盡,他們很快全面地占領了國家金融,外貿,證卷,國土資源開發和地產建築五大部門。全國人民眼瞪瞪地看著他們白手興家,利用人民的錢經商,利上滾利,成為億萬富翁。《星島日報》亦毫不諱言地說,占中國人口百分之零點四的高官子女居然擁有全國百分之九十以上財富。百分之九十的億萬富豪都是高官子女,他們將城市與城市之間用高樓大廈連接起來,到處是燈紅酒綠,紙醉金迷,行人車輛絡繹不絕。中共媒體大書特書:“中國城鄉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中國農民富裕起來了。”
  
這是中共刻意張冠李戴,把共產黨人的帽子戴到農民的頭上,更滑稽的是將一個地區官僚階層的收入與農民平均,得出農民月平均收入1335元,讓農民背黑鍋。其實農民離“富”字還差十萬八千里,因為中共把農村知識份子殺絕,使三代農民沒有文化知識,成為文盲奴棣。如今只是松了一點綁,並沒有改變做奴棣的身份。正如溫家寶表揚農民工說:“三十年來你們做著人類最重,最臟,最累,最危險的活,卻沒有半點怨言。”這是中共領導人對農民工的真實寫照!
  
一九七八年下半年中共實行改革開放,把廣東深圳和珠海闢為特區。解放有海外關係的僑屬,邀請他們到鄉政府或市政府開茶話會,公開宣布可以自由發言,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讓他們享受做人的滋味。廣大僑屬興奮萬分,過去形同階級敵人,如今奉為上賓,大家熱淚盈眶,紛紛表示,要動員親人回國投資。中共抓住這個有利條件,大力宣傳改革開放利國益民的好處,並以土地開發優惠政策和廉價勞力為誘餌,實行三來一補,免稅進口汽車,吸引大批港澳臺外商蜂擁而至,美國,德國和法國亦步後塵,把航空工業,汽車工業和高科技工業紛紛搬來中國生產,僅僅二十年光景中國就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加工廠。中共賺得盤滿缽滿,單外匯一項就超過三萬億美元,幾乎是日本的兩倍,成為世界獨一無二的巨富。
  
由於外資促進中國生產力蓬勃發展,需要大批土地建廠房。中共高官(開發商)貪得無厭,把貪婪的手伸向農村,與地方官僚互相勾結,以國家的名義征用土地:把被圈地的農民集中到鄉政府學習,介紹祖國的大好形勢,要求農民發揚延安無私奉獻革命精神,把土地賣給國家,由農民直接轉為工人,享受城市工人福利,為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貢獻力量。名義上給農民三萬元一畝,實際農民所得一萬元一畝,大部份被農村幹部侵吞了。
  
農民一家幾口拿著兩三萬元坐食山空,為了生活被逼到特區當農民工,天未亮起床,由於沒有文化知識和一技之長,只好“做最重,最臟,最累和最危險的活”,食無時候,居無定所,晚上到處打遊擊,十多二十人擠在一間20平方米的木棚裏過夜。到了春天,屋漏更遭連夜雨,棚破又遇頂頭風。儘管生活艱苦,但農民工還是搶著幹,總比耕田種地強過兩倍。
  
但好景不長,從去年一月份起中共執行《勞工合同法》。此法的內容是把農民工的月薪一下子提高了一倍到倍半(即從3-4百元提高到850元)。表面為工人爭利益,實際中共另有企圖。它最怕美國自由民主思想輸入中國,戳穿了在共產黨領導下農民“翻身當家做主,”及其自稱是“農民大救星”的虛假面孔。這與美國比較,美國政府幫助農民發展教育事業,因而人才輩出,很多農民當上了總統,如里根、卡特、布什父子等,個個都是大學生。而中國把農村知識份子殺絕,農民連小學也沒畢業。被人欺騙侮辱利用。“家無讀書子,官從何處來”農民只有做牛做馬做共產黨的奴棣。所以借貫徹《勞工合同法》,為農民爭利益的美名為由,把外商踢走,自己獨立經營,發展內需,以便鞏固自己反動統治。但未等中共有所準備,外商封鎖技術紛紛撤走,農民工大規模失業,生活來源斷絕。回鄉重操四尺半耕田吧?但家鄉田地已易主,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上有父母,下有妻兒子女,何處安身立命?只好倒流城市,或拾荒維生,或行乞度日,不少人賣兒鬻女,骨肉分離,不少少女到酒巴服務,年紀輕輕淪落風塵,更有甚者將孩子的雙腳弄斷,跪在大街小巷求人可憐施捨過活。凡此種種,苦不堪言。這就是當今中國社會農民悲慘命運的縮影。
  
中國農民恨,恨共產黨喪盡天良,利用農民打江山,奪取政權,鬥垮“地、富、反、壞、右(資)”份子,搶奪他們的財產,反過來被共產黨殘酷壓逼剝削和大規模屠殺,最後它打著改革開放的大旗,瘋狂地掠奪農民的土地,逼得我們有家難返,有國難奔,難道我們就這樣斂手待斃嗎?
  
團結起來,不願做奴棣的中國農民,用我們的血和淚去控訴共產黨,抵制共產黨,瓦解共產黨,從而埋葬共產黨。

(原題:中國農民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