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投無路!斯諾登向美政府雙膝跪下(圖)
 
陳東
 
2013-12-29
 



有用時,江大蛤蟆把斯諾登馱在背上,用完後就翻到河裏!(人民報製作)



12月24日,躲在俄羅斯半年的斯諾登急於與美國媒體面對面!

【人民報消息】中共間諜斯諾登事件在國際範圍內搞臭了英國衛報,搞黃了英國衛報記者格林沃爾德的工作。

2013年2月底左右,斯諾登應徵進入美國的防務承包公司博思艾倫工作。後來在香港,斯諾登對媒體坦承,說他為了「特定目的」而接受減薪。和江系給他的錢相比,再高的工資也是小錢。三個月之後,江系命令斯諾登立即辭職,到香港去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斯諾登對公司說自己要出國去治療癲癇病,於是辭職在5月20日飛去香港,在香港共癲癇了34天,露了一下頭,向公眾證實「我是所有謠言的來源」,選的時機是習近平訪美之際,江澤民想幹麼一目了然。被利用完之後斯諾登被江系踢到俄國機場。

《衛報》記者格林沃爾德接著說,斯諾登所擁有的成千上萬還沒有公布的機密,都在他手裏,想什麼時候公布已經與斯諾登無關,而由他來決定。

一個在防務承包公司工作了兩個多月的技術助理可能知道美國情報局成千上萬的機密嗎?這是任何新技術助理和老技術助理都知道的基本常識。更何況就像體育用品承包商不是體育總局一樣,防務承包公司也不是美國情報局(NAS)。

近日,斯諾登接受採訪時還繼續撒謊說:「我不是想搞掉國家安全局(NAS),我希望改善它的工作。我現在還是NSA的雇員,只是他們沒有意識到罷了。」

謊稱斯諾登是美國情報局雇員的本身就等於是在宣布:消息不來源於斯諾登,而來源於中共江系,斯諾登的老板是江,所以這個美國人辭掉工作就直接去了香港,在那裏接受直接的指示。

如果沒有江系收買的中外媒體炒作,斯諾登是誰,到現在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斯諾登、斯諾塌、斯諾跌是哪個具體人並不重要,進行炒作的中外媒體是哪一家也並不重要,昨天英國衛報臭了,今天可以把消息給華盛頓郵報。關鍵的關鍵是,應該關注誰是金主。

斯諾登經過在俄國機場的過街老鼠的生活之後,進入俄國,獲一年的避難申請,在俄國他依然過著見不得人的生活。一個土生土長在自由世界的年輕人從來不知道共產專制是怎麼回事,在香港他嘗到滋味了,然後是在俄國。雖然俄國是民主選舉,但普京就是前蘇聯克格勃頭子,一心要復辟共產黨,所以世界上作惡的兩大家,第一是中共,第二是俄國。斯諾登的免費律師就是普京的律師,斯諾登生活的怎樣,精神怎樣,他的暴瘦已經說明問題,他要求去德國作證關於美國竊聽德國總理電話的說辭,德國不肯,怕他賴在那裏不走,結果派人去了俄國。最後如何?德國聽完他的作證,沒有了下文。

2013年12月25日新華網刊登文章《斯諾登再發聲:大眾高於政府》,說12月24日,斯諾登逃進俄羅斯半年後首次與《華盛頓郵報》記者面對面談了14個小時,華郵記者說,連續兩天的談話幾乎未受打斷,採訪靠「漢堡、意麵、冰激淩和俄式點心支撐」。

新華網依舊把斯諾登稱作「前美國國家安全局合同工」,不這麼稱呼不行,不這麼稱呼如此海量的情報從何而來?!

報導說,「《華盛頓郵報》24日刊登了專訪斯諾登的長文,首度披露了他「棱鏡門」後亡命之路的心路歷程和美國情報、立法及司法機構的系統性失聲瀆職。在長達14小時的專訪中,斯諾登表示,從個人角度來說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目前他和俄羅斯等國沒有任何聯繫。」

這是不是個很不正常的消息,在俄國獲一年臨時政治避難的斯諾登與俄國「沒有任何聯繫」?這說明俄國發現斯諾登其實一錢不值,所以就不搭理他了,準備一年期滿,讓他滾蛋。誰養活他呢?他如何生活呢?和宋祖英的別墅和鴿子蛋一樣,都是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

報導說,「談到揭露『棱鏡門』的過程,斯諾登表示他一開始根本不知道公眾是否會同意他的想法。『你意識到你完全是在瞎摸索,沒有任何現成的模式可循。』」

當然沒有任何現成的模式可循,人類都在嚮往西方自由社會、維護社會公德,沒有一個人像斯諾登這樣助惡為虐、逆天而行,幫助邪惡打擊民主體制,幫助中共江澤民血債幫打擊世界警察美國,為的是給習近平難堪。

斯諾登很阿Q的說,「對我來說,從個人滿足感的角度來說,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已經贏了。只要記者們有了材料可以報導,我所作的一切就都有了意義。因為,請記住,我沒想改變社會,我只是希望社會有機會決定是否要進行改變。」

斯諾登怎麼不幫助世界認識認識中國共產黨的邪惡與中共黑客的無孔不入呢?為什麼希望民主社會改變成共產極權社會呢?其實斯諾登並不傻,都是錢燒的,否則他為什麼不要求去委內瑞拉而向德國乞求,為什麼不與那個俄國女間諜結婚,而向德國申請政治庇護?!

在採訪中,毫無道德良知的斯諾登提到了一個「312號標準表格」,這是機密信息防泄密協議,是一份民事合同。他簽了這份保密合同,但違反了合同。斯諾登狡辯說他的忠誠不受這份保密合同的限制。斯諾登效忠的是江澤民的錢,西方的保密合同在他眼裏肯定是不起任何約束作用的。

斯諾登說:「有些人說我對俄羅斯、中國或者其他國家表示了忠誠,他們根本沒有證據這樣說。我跟俄羅斯政府沒有任何關係,我跟他們也沒有任何協議。」

誰說斯諾登對俄羅斯表示過忠誠?沒有啊,從來沒有人這麼說,說的是斯諾登效忠江澤民邪惡集團。這一點斯諾登否認了嗎?沒有啊,他只是否認與俄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沒有任何協議。這不是瞎掰哧嘛!

斯諾登12月24日還說:「如果我最終選擇背叛,我會為了大眾利益而背叛政府。」斯諾登的背叛還有最初與最終之分嗎?所謂的背叛政府為什麼不說清要背叛哪個政府?!

上次斯諾登的父親來看他,旁邊還有俄國人監視,12月份斯諾登在住處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整整花了兩天時間,旁邊沒有一個人在場,這說明斯諾登已經沒有剩餘價值了。

斯諾登向美國政府雙膝跪下,要求回國,但嘴上還硬,還繼續把自己美化成一個捍衛正義的英雄。美國不是傻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