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走投无路!斯诺登向美政府双膝跪下(图)
 
陈东
 
2013年12月29日发表
 
有用时,江大蛤蟆把斯诺登驮在背上,用完后就翻到河里!(人民报制作)
12月24日,躲在俄罗斯半年的斯诺登急于与美国媒体面对面!

【人民报消息】中共间谍斯诺登事件在国际范围内搞臭了英国卫报,搞黄了英国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的工作。 2013年2月底左右,斯诺登应征进入美国的防务承包公司博思艾伦工作。后来在香港,斯诺登对媒体坦承,说他为了「特定目的」而接受减薪。和江系给他的钱相比,再高的工资也是小钱。三个月之后,江系命令斯诺登立即辞职,到香港去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斯诺登对公司说自己要出国去治疗癫痫病,于是辞职在5月20日飞去香港,在香港共癫痫了34天,露了一下头,向公众证实「我是所有谣言的来源」,选的时机是习近平访美之际,江泽民想干么一目了然。被利用完之后斯诺登被江系踢到俄国机场。 《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接着说,斯诺登所拥有的成千上万还没有公布的机密,都在他手里,想什么时候公布已经与斯诺登无关,而由他来决定。 一个在防务承包公司工作了两个多月的技术助理可能知道美国情报局成千上万的机密吗?这是任何新技术助理和老技术助理都知道的基本常识。更何况就像体育用品承包商不是体育总局一样,防务承包公司也不是美国情报局(NAS)。 近日,斯诺登接受采访时还继续撒谎说:「我不是想搞掉国家安全局(NAS),我希望改善它的工作。我现在还是NSA的雇员,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罢了。」 谎称斯诺登是美国情报局雇员的本身就等于是在宣布:消息不来源于斯诺登,而来源于中共江系,斯诺登的老板是江,所以这个美国人辞掉工作就直接去了香港,在那里接受直接的指示。 如果没有江系收买的中外媒体炒作,斯诺登是谁,到现在也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斯诺登、斯诺塌、斯诺跌是哪个具体人并不重要,进行炒作的中外媒体是哪一家也并不重要,昨天英国卫报臭了,今天可以把消息给华盛顿邮报。关键的关键是,应该关注谁是金主。 斯诺登经过在俄国机场的过街老鼠的生活之后,进入俄国,获一年的避难申请,在俄国他依然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一个土生土长在自由世界的年轻人从来不知道共产专制是怎么回事,在香港他尝到滋味了,然后是在俄国。虽然俄国是民主选举,但普京就是前苏联克格勃头子,一心要复辟共产党,所以世界上作恶的两大家,第一是中共,第二是俄国。斯诺登的免费律师就是普京的律师,斯诺登生活的怎样,精神怎样,他的暴瘦已经说明问题,他要求去德国作证关于美国窃听德国总理电话的说辞,德国不肯,怕他赖在那里不走,结果派人去了俄国。最后如何?德国听完他的作证,没有了下文。 2013年12月25日新华网刊登文章《斯诺登再发声:大众高于政府》,说12月24日,斯诺登逃进俄罗斯半年后首次与《华盛顿邮报》记者面对面谈了14个小时,华邮记者说,连续两天的谈话几乎未受打断,采访靠「汉堡、意面、冰激凌和俄式点心支撑」。 新华网依旧把斯诺登称作「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合同工」,不这么称呼不行,不这么称呼如此海量的情报从何而来?! 报导说,「《华盛顿邮报》24日刊登了专访斯诺登的长文,首度披露了他「棱镜门」后亡命之路的心路历程和美国情报、立法及司法机构的系统性失声渎职。在长达14小时的专访中,斯诺登表示,从个人角度来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目前他和俄罗斯等国没有任何联系。」 这是不是个很不正常的消息,在俄国获一年临时政治避难的斯诺登与俄国「没有任何联系」?这说明俄国发现斯诺登其实一钱不值,所以就不搭理他了,准备一年期满,让他滚蛋。谁养活他呢?他如何生活呢?和宋祖英的别墅和鸽子蛋一样,都是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 报导说,「谈到揭露『棱镜门』的过程,斯诺登表示他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公众是否会同意他的想法。『你意识到你完全是在瞎摸索,没有任何现成的模式可循。』」 当然没有任何现成的模式可循,人类都在向往西方自由社会、维护社会公德,没有一个人像斯诺登这样助恶为虐、逆天而行,帮助邪恶打击民主体制,帮助中共江泽民血债帮打击世界警察美国,为的是给习近平难堪。 斯诺登很阿Q的说,「对我来说,从个人满足感的角度来说,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已经赢了。只要记者们有了材料可以报道,我所作的一切就都有了意义。因为,请记住,我没想改变社会,我只是希望社会有机会决定是否要进行改变。」 斯诺登怎么不帮助世界认识认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与中共黑客的无孔不入呢?为什么希望民主社会改变成共产极权社会呢?其实斯诺登并不傻,都是钱烧的,否则他为什么不要求去委内瑞拉而向德国乞求,为什么不与那个俄国女间谍结婚,而向德国申请政治庇护?! 在采访中,毫无道德良知的斯诺登提到了一个「312号标准表格」,这是机密信息防泄密协议,是一份民事合同。他签了这份保密合同,但违反了合同。斯诺登狡辩说他的忠诚不受这份保密合同的限制。斯诺登效忠的是江泽民的钱,西方的保密合同在他眼里肯定是不起任何约束作用的。 斯诺登说:「有些人说我对俄罗斯、中国或者其他国家表示了忠诚,他们根本没有证据这样说。我跟俄罗斯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我跟他们也没有任何协议。」 谁说斯诺登对俄罗斯表示过忠诚?没有啊,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说的是斯诺登效忠江泽民邪恶集团。这一点斯诺登否认了吗?没有啊,他只是否认与俄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协议。这不是瞎掰哧嘛! 斯诺登12月24日还说:「如果我最终选择背叛,我会为了大众利益而背叛政府。」斯诺登的背叛还有最初与最终之分吗?所谓的背叛政府为什么不说清要背叛哪个政府?! 上次斯诺登的父亲来看他,旁边还有俄国人监视,12月份斯诺登在住处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整整花了两天时间,旁边没有一个人在场,这说明斯诺登已经没有剩余价值了。 斯诺登向美国政府双膝跪下,要求回国,但嘴上还硬,还继续把自己美化成一个捍卫正义的英雄。美国不是傻子。△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115,81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