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街老鼠斯諾登在俄羅斯出門要喬裝(圖)
 
吳萊
 
2013-9-25
 



為江澤民賣命,斯諾登淪落到在俄羅斯出門要喬裝!
(人民報製作)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9月25日以《斯諾登在俄羅斯生活:出門要喬裝,學俄語速度快》為題,披露了斯諾登的俄國律師庫切列納滿嘴跑舌頭,把只在美國中情局的防務承包公司裏工作了兩個半月的臨時技術助理斯諾登說成是「在中情局工作那麼多年,是一個不錯的專家。」

據新華網介紹,「庫切列納是俄知名律師,也是俄總統普京的顧問。庫切列納稱,他免費為斯諾登工作。」

自斯諾登獲准入境俄羅斯後,斯諾登的確切所在城市和具體住址就成了絕密,庫切列納從那時起就成為他的官方發言人。也許斯諾登感覺在美國太自由了,還是到中共國和俄國好,有人管著,讓你說啥,你就得說啥,誰要頂著斯諾登的名義說任何話都不犯法,因為「剝奪政治權力終身」挺酷的!

新華網報導說,斯諾登的俄籍律師阿納托利·庫切列納近日接受多家俄羅斯媒體採訪,簡要講述斯諾登在俄生活狀況,包括他喬裝出門不被路人發現、學習俄語速度快等。

庫切列納律師在接受《總結》周刊採訪時說,迄今為止,斯諾登出門時,沒有人能認出他。「他從大家身邊走過,大家都不會認出他。關鍵是著裝和外貌上的一點變化。我沒有撒謊:他確實自由地走在大街上。」

這我絕對相信,換上女裝,塗上口紅,……沒人能認出這是斯諾登。不過,在西方社會,只有人民的公敵、間諜和特務才會如此膽顫心驚!

據人民報內幕消息《你死我活!習近平知道斯諾登情報來自老江》報導,2013年8月2日江系把黑客攻擊和其它一切渠道得到的真消息假消息都準備好了,只再需要一個人,一個有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承包公司工作經歷的人。這個人不好找,因為願意扮演這個角色的人就等於願意毀掉自己的後半生。經過江系特工人員的觀察和接觸,30歲的斯諾登被選中了,為了錢他同意合作。

於是,斯諾登在今年2月底左右應征進入美國的防務承包公司博思艾倫工作。後來在香港,斯諾登對媒體坦承,說他為了「特定目的」而接受減薪。和江系給他的錢相比,再高的工資也是小錢。兩個半月之後,江系命令斯諾登立即辭職,到香港去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斯諾登對公司說自己要出國去治療癲癇病,於是辭職在5月20日飛去香港。在香港逗留期間,江澤民的孫子、江綿恒的長子江志成坐陣指揮,利用斯諾登的「美國防務承包公司前雇員」身份,借他的口發布假消息。斯諾登在香港停留20天左右,按照部署,選擇在習、奧會談結束之時站出來爆料說:美國在監控世界,主要是中國!

斯諾登被利用完,美國宣布吊銷他護照,當天江系就把他扔到俄國機場,讓普京幫忙洗屁股。普京還不能不幫這個忙,江澤民當政時將40個臺灣面積的國家領土拱手送給了俄國,斯諾登這麼點事兒,普京不會不給面子,所以普京的顧問庫切列納才會為中共間諜斯諾登免費服務。

最不可思議的是,斯諾登在香港被宣傳成世界英雄,斯諾登說美國主要監控中共國,那麼為什麼他的律師庫切列納接受多家俄媒採訪時說:斯諾登在俄羅斯出門要喬裝!

斯諾登從出生到去香港之前,在美國生活了30年,從來沒有喬裝過,也不需要喬裝。到了香港之後,按照江澤民的指示、江長孫江志成的指揮,斯諾登不得不公布了自己的泄密者身份。之後,這位被江系稱為「大英雄」的傢伙就離開旅館進入了香港的所謂「安全屋」。 進這個「安全屋」的律師後來受訪說,斯諾登要求每個人都必須把手機關掉,拿出電池,再由他放入冰箱裏(估計是沒插電源的冰箱),斯諾登說怕有監聽。

這些新聞無論怎樣粉飾這個間諜事件,都告訴地球村一個殘酷的事實,背叛民主陣營、投靠邪惡陣營的人,是逆天而行,心理一定是陰暗的、齷齪的,最後的下場是悲慘的。

斯諾登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他的父親回憶說,他們父子最後一次聚會時,看到兒子心事重重、心緒不寧。後來才知道兒子被利用成為過街老鼠。

斯諾登的律師庫切列納在接受俄羅斯電視臺採訪時說,斯諾登的俄語進步很快,「就俄語而言,他學習得非常快……斯諾登只需幾小時或幾天,學習一下竅門,就可以說話了」。

什麼竅門啊,北京出租司機說:英文很容易上口,比如「How are you(客套話:你好嗎)」發音寫下來就是「好啊優」,「Bye(再見)」更容易了,就是「白白」,北京人後面還加三個字「白白了,您哪!」。

中共國與蘇聯交好時,北京一個中學裏一個年級14個班,只有兩個班學英語,其餘的都學俄文,與蘇共交惡後,俄文課停了,12個班的學生又開始惡補英文。現在全世界通用的是英文,斯諾登吃飽了撐的,卻開始惡補俄文。俄文是需要卷舌頭打嘟嚕的,若是舌息帶短,斯諾登還得動手術挨一剪子喔。

庫切列納律師說,儘管在俄羅斯的生活對於斯諾登而言相對陌生,但他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他沒有失望,認為自己做了正確的事情。」

普京的顧問當然要這樣說,否則不等於罵庇護斯諾登的俄國總統是世界上最犯二的人嗎?

有俄媒體問及,在中情局的承包公司當了兩個半月的技術助理,斯諾登是否還有「猛料」尚未曝光,庫切列納回答說:「當然了,大家都知道,斯諾登在中情局工作那麼多年,是一個不錯的專家。」就是因為有滿嘴跑火車的能力,所以庫切列納在俄國能成為總統普京的顧問。

9月25日,新華網報導說,「斯諾登的父親有望近期赴俄探望兒子,斯諾登的母親和一名長輩可能隨行。」

幾個月前就說斯諾登的父親即日趕赴俄國探望兒子,又過了幾個月,怎麼反倒變成「有望」探望兒子?

這個鬧劇斯諾登折騰了半天,最後真正被折騰的是他自己的老父老母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