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花10萬盧布買斯諾登的這張照片(多圖)
 
青晴
 
2013-11-8
 



斯諾登跟著江澤民幹壞事前後對比,臉瘦成一條兒!

【人民報消息】最近新華網有幾條新聞充份顯示斯諾登在俄國隨時隨地被監控,現狀悲慘,心情沮喪,臉已經瘦成一條兒,開始琢磨逃往西方民主國家,但沒這麼容易。

斯諾登堅稱自己是正義行動,但世界上歡迎他有願望接納他的都是那些人權最糟糕的政權。現在,他沒有發聲的自主權,那些聲名狼籍的傢伙可以隨便侵犯他的人權,把自己的謠言強加到他頭上,說都是他爆的料。

斯諾登在美國有女朋友,但卻不能不在俄國與「維基揭秘」網站雇員莎拉-哈裏森同居。她在斯諾登抵達莫斯科後一直陪伴其左右,24小時監視著他。到現在為止她也是「維基揭秘」創建人朱利安-阿桑奇的女友。

躲進厄瓜多爾駐英國大使館的阿桑奇

2010年8月,阿桑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強姦了一名婦女,還在瑞典一座小鎮對另一名婦女進行了性騷擾,於是被瑞典當局指控。9月3日,阿桑奇承認曾與指控他性侵犯的兩名瑞典女子之一「發生過性關係」。11月20日,瑞典警方公開表示,瑞典刑警已發布國際逮捕令。11月30日,厄瓜多爾政府宣布,向阿桑奇無條件提供庇護所。(2013年厄瓜多爾政府也宣布向斯諾登無條件提供庇護所,只是斯諾登的美國護照過期,美夢不成真)。12月7日,英國倫敦警方宣布,阿桑奇已向警方自首。看來,阿桑奇並不願意去那個厄瓜多爾,上那兒幹麼去呀。

2012年5月30日,英國最高法院宣布同意把阿桑奇引渡瑞典接受性侵犯罪名刑事。引渡不會立即執行,阿桑奇14天內可就這一裁定結果提出異議。6月12日,阿桑奇提出重新審理其引渡上訴案的申請。6月14日,該院拒絕重新審理。6月19日,阿桑奇逃入厄瓜多爾駐英國倫敦大使館,尋求「政治避難」。

強姦罪也可以尋求「政治避難」嗎?在中共的小兄弟那兒是可以的,因為那裏和中共國一樣,沒有正義沒有法律。

2012年8月16日,厄瓜多爾外長宣布厄瓜多爾將向阿桑奇提供政治庇護。但阿桑奇能否順利離開英國抵達厄瓜多爾是一個難題。首先,英國方面已明確表示將不會提供從厄瓜多爾使館到機場的「便利通道」,這意味著阿桑奇一出使館就面臨著英國警察的拘捕。有趣的是,2013年厄瓜多爾又宣布向斯諾登提供政治庇護,身在俄國機場的斯諾登遇到的難題是美國護照過期,想申請加入厄瓜多爾籍,沒有護照,進不去俄國海關。

2012年6月19日至今,被判決引渡去瑞典的阿桑奇逃進厄瓜多爾駐英國大使館裏避藏,在斯諾登事件中,阿桑奇聽命於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的指揮,他的女友哈裏森聽命於阿桑奇,阿桑奇讓她跟誰睡,她就跟誰睡。只有女特務女間諜執行任務時才會這麼做。

賤骨頭的斯諾登

上了江系賊船的斯諾登並不知道他已經成為江澤民打擊習近平的一顆重要棋子。重要在利用他離間習近平與美國的關係。不讓習近平能夠靠近美國、與美國合作。這本來與斯諾登根本沾不上一點邊兒。但有些人很賤骨頭,有自由的空氣可以呼吸,有大把的工資到手,就渾身不自在。

原本,斯諾登在美國有很好的工作,年薪20多萬美金,有女朋友,下了班想幹麼就幹麼。但不知他的哪根神經搭錯了線,竟成了在美國被起訴的江澤民的下屬的下屬,2013年2月底他聽命把高薪的工作辭了,申請去美國中情局指定的一個承包商公司當技術助理,經濟損失由江系補償,補償的錢說到底是咱中國老百姓的血汗。

倚靠自己的勞動得到生活保障,走到哪裏都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不用靠施捨那錢花起來就硬氣;不用聽喝兒,就不用看別人的臉子。但斯諾登就犯賤,在中情局承包商的公司裏僅僅工作了兩個半月就按照江主子的指示辭職飛到香港,從此走上老鼠過街的日子。

斯諾登不是美國中情局前雇員

為什麼非要去中情局承包商的公司裏混上幾十天呢?看看江系出的新聞就知道為什麼,每當提起斯諾登這個名字,前邊一定加上一個銜頭:「美國中情局前雇員」!

為什麼每次這個銜頭如此重要呢?因為江系打「美國中情局前雇員」這張王牌,就可以編造任何打擊美國的謊言。要照我說,這些謊言都是長著豬腦子的人寫出來的。

首先,斯諾登不是美國中情局前雇員,他只不過是中情局選中的一個承包商公司的技術助理,承包商大家知道的,是製造東西的,不是製造情報的,這兩者之間千差萬別。況且斯諾登只幹了兩個半月。工作了兩個半月的技術助理,說白了就是個臨時工。一個臨時工能源源不斷的製造出專門分裂美國和盟友的情報嗎?江系筆桿子們實在是夠狗血的。

俄送G20代表隨身碟內竟含木馬

意大利媒體10月29日報導,俄羅斯9月在聖彼得堡主辦20國集團(G20)峰會時,假好心送玩具熊、USB隨身碟和手機充電器給各代表團,現在被德查出內含可竊取資料的木馬病毒。

俄國9月初辦G20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英國首相卡梅倫(卡麥隆)、德國總理默克爾等重量級領袖全是座上賓。意大利《新聞報》和《晚郵報》10月29日報導,比利時籍歐盟理事會主席範龍佩(範宏畢),對俄國在峰會期間送他的USB隨身碟和手機充電器起了疑心,故交給比利時和德國情報單位檢查,結果被德國發現裏頭裝了可竊取手機通訊錄、簡訊、電郵及電腦檔案的木馬程式,範龍佩隨即提醒與會國家注意。

俄國在中國熨鬥、電熱壺裏查出間諜晶片

普京替江澤民收下了斯諾登,結果俄國在中國熨鬥、電熱壺裏查出間諜晶片。

聖彼得堡RosBalt通訊社11月1日報導,稱海關發現一批熨鬥、電熱水壺以及行車紀錄器和數碼攝像機等的實際重量與說明書不符,展開調查發現,這些電器內藏微型晶片,一旦接上電源,就會藉由如旅館、咖啡廳中未加密的無線網路,搜集周邊兩百公尺內的電腦資料。

英國科技網站The Register報導,在這批可疑家電中,發現有二十到三十個藏有晶片。而俄羅斯國家電視臺Rossiya24畫面顯示,工程師從拆開的中國制熨鬥底部取出間諜晶片和微型話筒。

根據「透視俄羅斯」消息,此批家電在從中國離岸前就因重量有差異遭俄國海關鎖定,貨物被攔截在中俄邊界,經專家檢查後發現被植入晶片。負責該批貨物的俄國報關行Panimport經理帕夫洛夫稱,這批貨物屬於黑貂公司(Sable Ltd.),隱藏晶片可用來滲透公司內部網路,在不知情下將資料外傳。報導稱,至少逾三十款家電被送往聖彼得堡的零售商販售。

美國媒體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中國製造的產品中發現間諜設備。2012年美國的軍用電腦中甚至發現了中國的後門芯片。斯諾登的狗血故事越發展越成了一個現實版的黑色幽默。

俄媒花10萬盧布購買斯諾登的一張照片




俄媒「生活新聞網」花10萬盧布購買斯諾登的這張照片!


據新華網11月1日報導,俄羅斯知名網站「生活新聞網」花10萬盧布購買了愛德華-斯諾登在莫斯科中部乘遊船的照片。
  
據法新社報導,照片中,斯諾登站在流經克里姆林宮的莫斯科河上的一艘遊艇護欄旁,頭戴大帽子,而沒有像以往那樣戴著太陽眼鏡。他身旁一名女子盤著金髮,應該是「維基揭秘」網站雇員莎拉-哈裏森。背景中有莫斯科地標建築救世主大教堂。她在斯諾登抵達莫斯科後一直不離其左右。

生活新聞網說該照片拍攝於今年9月,他們花費10萬盧布(約合3100美元)購買。該網分析,這幅照片說明斯諾登可能暫時定居或常來莫斯科。
  
這家網站10月早些時候發布一張斯諾登在超市停車場推購物車的照片,斯諾登的俄羅斯律師阿納托利-庫切列納隨後證實那張照片的真實性。
  
連俄羅斯知名網站都要高價購買斯諾登的照片,說明斯諾登進入俄國境內更加失去自由。俄國只給他一年的庇護時間。一年以後怎麼辦?難道一輩子做過街老鼠?!

斯諾登欲赴德為「監聽」作證,遭德政府拒絕



斯諾登欲赴德為監聽作證遭拒,德政府派施特呂伯勒在俄國取證。此為新華網刊登的斯諾登(左)與其在莫斯科的合影!


今年10月,江系又炒作,稱斯諾登又爆料,說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手機曾遭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監聽,且長達十多年之久。

10月31日,德國綠黨聯邦議員施特呂伯勒(Hans-Christian Stroebele)在莫斯科與斯諾登進行了會面。在兩人3個小時的談話中,斯諾登表示願意就監聽事件向德國提供幫助。此外,他還交給施特呂伯勒一封信,請他轉交給德國政府和聯邦檢察院,意思是希望能夠得到德國的庇護或是待在德國,他會在面對德國調查委員會和司法機構時做出陳述。說透點吧,斯諾登在俄羅斯的處境不咋地,也就是失去人身自由,即便俄羅斯允許德國對斯諾登展開詢問,那麼俄方也會對提問作出限制。

這很怪異,德國向斯諾登了解美國中情局是否竊聽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手機,又沒有損害俄國的利益,為什麼俄方要限制提問呢?!

斯諾登不想在莫斯科被詢問,希望去德國,得到德國的庇護,這說明短短幾個月他已經嘗到了中共及其好朋友的苦頭,已經知道什麼才是自己應該珍惜的。

以默克爾為首的德國政府表示,斯諾登不會得到德國庇護。就連今年夏天還曾對斯諾登表示支持的社民黨(SPD)也表示:「目前無法對其提供庇護。」美國國務卿克里說,斯諾登應該回到美國接受審判。

斯諾登的臉已經瘦成了一小條,符合現代美女的下巴、兩頰的整形後標準。對斯諾登來說,這是其失去自由的最好見證,所以回國接受審判,是最現實最理智的一條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