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何以失去大陸?國防部盡是匪諜(多圖)
 
2009-9-27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龔誠報導)作者藍培剛日前在其發表的文章《國殤60年──蔣介石何以失去大陸(上)》中披露,共匪在奪取全國政權的過程中,匪諜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以至到了國防部盡是匪諜的觸目驚心的程度。

文章寫道,共產黨建政後刻意隱瞞許多歷史真相,有許多國共戰爭中“起義”的國軍將領其實是中共打入國軍的特務,如劉斐投共前已有25年黨齡、廖運周21年、郭汝槐20年、張克俠19年。




圖左至右:中共打入國軍的高級特務劉斐、廖運周、郭汝槐、張克俠。

國防部盡是匪諜!

閻錫山手下的一名將領,是趙家驤的岳父,曾駐守太原的楚溪春,頗富名聲,他當時擔任瀋陽防守司令官,我是第六軍團長兼副司令官。城內的警察、憲兵由他指揮,我指揮其他的四個軍。

當時他是六、七十歲的老前輩,我還年輕,兩個人面對面坐辦公室,常常向他討教,他就告訴我一件事:

他原先有一名侍從官,文筆很好,服務熱忱又周到,甚至連洗腳水都會幫長官端來,實在是個好得不能再好的侍從官。沒想到就在太原淪陷的前一天,他向楚溪春告辭,說他是共產黨,被派來專做楚的工作。現在事已辦妥,因此向楚溪春告辭。楚就問他說,“既然你是共產黨,為什麼不把我殺了呢?”他回答說:“因為你人太好了,不捨得殺你”,可見得共產黨滲透的功夫相當厲害。

我從東北回南京述職時,到國防部看見劉斐,當時就發現他冷言冷語的,說什麼我們作戰不力。同行的廖耀湘將軍出了門就罵:“國防部盡是匪諜,作戰計劃還沒傳到手,共產黨就知道了,這樣下去還能打什麼仗!”

我來臺灣之後,在自由之家理髮,旁邊正好就是以前在南京國防部當第二廳廳長的鄭介民,來臺後擔任國家安全局局長,向他聊天時我問他劉斐的事,我說:“當年你在國防部第二廳當廳長時,頂頭上司國防部作戰次長劉斐,第三廳廳長郭汝槐是共產黨,難道你一點也不曉得嗎?”

鄭介民說:“我怎麼不曉得!我在當國防部第二廳副廳長時,廳長楊宣誠(海軍出身)就告訴我說,‘劉斐是共產黨,在日本念陸軍大學時加入的,與陳毅、鄧小平屬同一時期。老鄭,你是蔣委員長的學生,說話比較方便,你應該向委員長報告。’我想,要報告也應該由廳長去報告,我又沒有證據,空口報告,豈不會挨一頓臭罵嗎?所以,我們倆誰也沒有去向蔣委員長報告這件事。”

鄭介民又說:“到大陸淪陷時,國防部搬到廣州,再遷香港,後來就分手了。在香港時,國防部的人都住在同一幢旅館裏,後來劉斐住我樓上。有一天深夜,劉斐跑來叫醒我說:‘老鄭,你不要到臺灣去了,國民黨沒希望了。我老實告訴你,我是共產黨,你跟我回大陸去,包你有前途。’我這才恍然大悟,確切證實他是共產黨。 ”

鄭介民將軍當然沒有同劉斐一起投共,而是來到臺灣之後擔任國家安全局局長直至逝世,鞠躬盡瘁而後止,是戴笠之後的第二把手,作情報很有成績。

整體來說,幾乎國軍的每一個機構都被中共的間諜滲透,戰事一再失利實是必然。例如在東北的時候,趙家驤當參謀長,有一個管作戰的隨從參謀就是共諜。我們這裏每回有什麼作戰計劃,他就會用家裏私藏的無線電電報機把消息傳出去。後來,派他到華北開會,剛好就在華北破獲共諜組織,供出這位參謀也是他們同夥,華北通知趙家驤,準備好伺其返回東北時立即逮捕。沒想到,他回瀋陽後下飛機先打電話回家,一聽聲音不對,趕緊就溜掉,此後再也沒抓到過。(摘自《羅友倫先生訪問記》)

藍培剛的這篇披露會讓不少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聯想起“【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中關於中共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之“間”的論述。

文章寫道,「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完善著它“中國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這些基因承傳不斷,手段和惡性程度在危機中進一步得到強化和發展。」

……
……

基因之五:間──滲透,離間,瓦解,取代

騙、煽、痞猶不夠,間亦用之。中共滲透有術,地下工作的“前三傑”錢壯飛、李克農和胡北風,他們的實際領導者是中共中央特務二科科長陳賡。錢壯飛任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和親信隨從,中華民國政府軍第一、第二次對江西的圍剿決策和情報,錢壯飛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信函,經李克農親自送至周恩來手中。1930年4月,表面上由錢壯飛率領,實際上由陳賡領導,用國民黨中央調查科的證件和經費,在東北建立了一整套明屬國民黨、暗屬共產黨的雙重特務組織。李克農亦曾打入中華民國海陸空軍總司令部擔任譯電員,中共保密局負責人顧順章被捕叛變的急電就是被李翻譯後由錢壯飛送給周恩來的,免除了被一網打盡的下場。

親共的楊登羸擔任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上海特派員,中共認為不可靠的黨員,便讓他去逮捕和處決。河南一個老幹部,曾因得罪了共產黨中的幹部,便被自己人開後門送到國民黨監獄中關押了好幾年。

在解放戰爭期間,中共情報戰線直達蔣介石身邊,國防部作戰次長、掌握國民黨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黨。在被調動的軍隊自己還不知道時,延安就已經得到情報,並據此而擬好作戰計劃。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和親信隨從熊向暉,將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的計劃通報周恩來,以致胡宗南打進延安時,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來曾經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