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羅乾沒輒的林牧先生臨終前後(圖)
 
辛馨
 
2006-11-27
 

香港《爭鳴》、《動向》兩家雜誌社送的花圈。上面的挽聯被警察強行扯掉。

【人民報消息】羅幹在中共高層眼裡是個頭上長瘡腳底流膿的壞種,在高層的孩子眼中羅幹比大灰狼還可怕。江西一位高官的小孫子哭鬧時,只要一說:「羅幹來了!」哭鬧立即斷電,並驚慌的用眼睛到處查看。

在中國大陸目前的狀況下,只有一個人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公開怒斥「羅幹是一個非常反動的法西斯分子,毫無人性,壞事幹盡,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林牧先生說了一段非常精彩的話:

這個人壞透了!根本不夠人的資格,豺狼虎豹!多次派出安全部門的特務監控我,騷擾我。

最令人髮指的一件事是2000年的時候,我以前沒有講過,今天才披露出來。當時羅幹到西安發號施令,布置如何鎮壓群眾。

他跟陜西省主要領導談到如何對付我時說:對付這個人,你們不要去抓他的政治問題,如果抓他的政治問題,國際上就要造反,你們就抓他的經濟問題,製造男女關係的緋聞。

對付一個70多歲的老人,用這種手段,可見這個人低劣到何種程度!是怎樣一個品質惡劣、無恥下流的東西!真是無恥至極!在政治上沒有辦法,就用經濟問題或者男女關係問題把你搞臭。他們的特務工作就是這麼幹的!實在可恥!羅幹就是最卑劣的特務頭子、反動頭子、法西斯反動頭子!

大陸人士趙明在爭鳴雜誌上撰文透露,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要職並一度協助胡耀邦工作的著名民主人士林牧先生於十月十五日逝世。官方對林牧之死,怕得要命;警方如臨大敵,嚴密監控遺體告別式。

據林牧的女兒林紅女士介紹,林牧先生去世前幾天,還在寫文章,籌劃聲援和營救高智晟律師的事。臨終的中午,還在精神飽滿地寫文章。七十九歲的林牧今年身體一如既往的好。為了救助被關押在獄中的民主人士的家屬,他不停地寫文章,用稿費資助他人,今年已經資助了上萬元。

林牧先生去世前一天(十月十四日),曾就高智晟律師的事情致函友人,呼籲國內外朋友通過世界人權理事會、大赦國際等為高智晟律師頒發歐洲薩哈羅夫人權獎和美國肯尼迪人權獎。信中提到:「十月份,我在《爭鳴》月刊發表了《和諧的社會主義》,提出我們一批人對國是的主張,那是《爭鳴》月刊首發的專稿」。這篇文章是林牧先生的最後遺作。

林牧先生在例行的午睡時突然去世,有人懷疑遭暗害。從林牧的追悼會被嚴重干擾來看,這種猜想有些根據。

林牧先生逝世後,收到了海內外無數唁電,包括中共黨內一些老幹部們的,包括趙紫陽女兒王雁南、前秘書鮑彤,前《人民日報》社長胡績偉夫婦等。

十月十六日,林牧先生生前所在單位西北大學有關方面提出:林牧追悼會時,吊唁大廳擺放的挽聯要交給校方審查。林牧先生的家屬提出兩幅挽聯:一條是「一生光明磊落恒念信仰縱然千曲百折仍從容戰士哉,兩袖清風不阿垂範青史何求福貴權勢任蹉跎文人兮」;另一幅是「一身正氣沛滄溟,鐵骨丹心照汗青」。

西北大學審查兩天,實際上是在等待上面的回話,答覆說:內容不妥,不好辦!這兩挽聯有什麼地方戳了中共的肺管子呢?就是「光明磊落」「兩袖清風」「一身正氣」讓中共渾身不舒服。


林牧先生靈堂。(馬曉明提供)
十月十九日上午八時三十分,林牧先生遺體告別式在西安三兆殯儀館舉行,有數十警方人員(包括便衣)到場監控。在遺體告別式開始前幾分鐘,靈堂大廳內電子顯示橫幅突然出現「故障」,橫幅「沉痛悼念林牧先生」中的「沉痛悼念」四個字無法正常顯示,最後乾脆以此為理由消除掉了,所以橫幅只出現了「林牧先生」四個字。這充份說明

參加吊唁的親朋故舊二百多人,其中有來自湖南、北京、雲南、山東、貴州、寧夏等地的人士,但遺體告別式只進行了大約二十分鐘,就被西安安全局攪和了。

趙明透露說,從貴州趕來的陳西先生在大廳內拍照,當他正在拍香港《爭鳴》、《動向》兩家雜誌社送的花圈時,被警方阻止,花圈上的挽聯也被警察強行扯掉。陳西先生被警察叫出吊唁大廳,查看身份證和相機內所拍的照片。還有幾位參加吊唁的人在現場拍攝照片,也受到警察的查問和阻止。西安安全局的人抄寫了花圈上的名單。一批人士被攔阻參加林牧先生遺體告別式。儀式還未完全結束,一直在場監視的便衣人員便匆匆說:「把花圈收起來,趕快收!」

林牧遠在西安,遺體都讓北京睡不著,挽聯都讓中共驚懼,花圈都成了原子彈,這難道不是件很有趣的新聞嗎?!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前胡耀邦秘書說羅幹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