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怒!霍英東死難閉眼(多圖)
 
瞿咫
 
2006-11-29
 

11月10日,霍英東遺體葬於香港柴灣佛教墳場並進行旺冢儀式。

【人民報消息】死對於霍英東並不可怕,他見的死太多了,他怕的是窮。不但怕自己再變窮,也怕兒孫也回到自己一無所有的時代。

全家窮到穿不上鞋

當出生於香港一個水上人家的霍英東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全家窮得連鞋都穿不上,靠父親租船駁運貨物維持生活,連飯都吃不飽,全家無論寒冬酷暑,都是赤腳行走。有一次過農曆年,他父親第一次穿雙新鞋上街,在小攤檔把鞋脫了,蹲在凳上吃粉,吃完雙腳落地便走。回到船上,才發現竟然忘記把鞋穿回來,因為向來不穿鞋。看來習慣都不是天生就有的,是養出來的。

噩耗連連

霍英東小時候,沒有天氣預報,水上人家生命毫無保障。霍英東一個5歲一個7歲的兩個哥哥就在一次颱風中沉船喪生。他的母親幸被叔父救起,但不久他的叔父也在風浪中翻船淹死。死亡在霍英東幼小的眼睛中看來是非常的無奈和無法自控。

俗話說「禍不單行」,大約在霍英東7歲那年,父親患病不幸去世,年僅40多歲。因為染病時間很長,天天用中草藥治療,把本來就很有限的一點錢都花光了,死後只草草的埋在青衣島上。自此這個連鞋都穿不上的家庭生活更加困難,生活的重擔全落在霍英東母親身上,她要為9歲、7歲、5歲的兩女一兒的生存奮斗。

18歲時,霍英東的第一個職業是輪船鏟煤工,由於太吃力,他又不斷變換工種,不是自己幹不了,就是被老板辭退。窮困依然象魔鬼一樣纏身……。

不光彩的第一桶金


霍英東。
早在五十年前韓戰期間,國際社會、包括香港在內的聯合國(主要是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封鎖和禁運政策,30歲的霍英東就利用走私把禁運的軍火和其它物資運到大陸,因此中共給了他一大堆頭銜和商業利益,他也因此挖掘到「第一桶金」。

中共稱讚霍「支援了抗美援朝」,但他自己不但不承認,而且一直三緘其口,諱莫如深。他說不知道什麼「抗美援朝」,只是做生意賺錢。被人問到細節時,最多說一句「唔好再提」。

在中共所謂的「紀念抗美援朝五十周年」的大會上,霍是唯一被中共請上人民大會堂主席臺的港人,看來他在當時還真幫助中共解了不少更關鍵的燃眉之急。但在他來看,是為了賺錢,賺錢!也正因為此,雖然作為人大常委和政協副主席,霍英東的級別已經成為中共的「國家領導人」,但在中共的心裡,他始終只是「親密朋友」,而不是「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

霍英東挺董內幕

富甲天下的霍英東,做事低調,不介入政治。但唯一在2001年特首連任期間,大力支持北京,力挺董建華。

翻開董建華的商家史,是和中共無法分開的。當董建華家族的航運事業面臨破產的關鍵時刻,香港還是英國管制,中共要找自己的代理人,這是個最好的時機,於是送去了一大筆資金,使董建華感激涕零,甚至要跪下發誓為中共肝腦塗地。

和中共送錢給董建華有所不同的是,霍英東當年是窮小子違法走私給中共才鯉魚翻身的,這把柄始終抓在中共手裡,半個世紀後到了晚年霍還忐忑不安。據訪問過他的人記載,臨終前的這幾年,他常常會突兀地問人:「你在大陸有沒有檔案?」「大陸方面是否亦有我的檔案?」在沒有得到肯定答覆後,他心神不定,神情黯淡。從霍神經質的問話中,任何人都心知肚明,與其說他親共投共,不如說他懼怕黑共。

香港歸中共統治後,中共下令讓董建華當港首,其實這條路早就鋪好了,不過走走過場。由於反應太強烈,中共要埋頭不參與政治,但有影響力的霍英東出來挺董,霍被迫出來說:「沒一個人比董先生更適合擔任特首的工作,非董莫屬,所以我挺董!」這種出乎尋常的舉動讓港人跌破眼鏡。據知情人表示,別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中共下的指令他不敢不執行。

刻骨銘心的10年


地頭小蛇梁柏楠坐監。
霍英東是廣東番禺人,八十年代以後,大量投資番禺南沙,自稱「南沙是我的一個夢想」。正是在南沙,霍竟屢遭廣東高官派遣的地頭小蛇梁柏楠等人的威逼勒索,10年間隨著前後被敲詐30多億,梁的職位屢屢升遷。直到梁因貪心太大,被分贓不均而忿忿不平的上司抓起後,霍才敢發出聲音哀嘆道:中共「一個公章就可以令你破產」、共產黨的「法律有什麼用!」

正因為此,在每次中共政協、統戰部、港澳辦讓霍英東提出自己的要求和希望時,霍都以「再想一下」、「待思考好」等托詞婉拒了。

霍英東臨死讓中共騙了

中國有一句話「吃100個豆子不知道豆腥氣」,是說人跌了多少跟頭還沒有接受教訓。霍英東和「偉光正」打了50多年的交道,臨死前還是讓中共騙了。

今年初,霍英東的晚期癌症復發,五月初,把訪民狀紙扔出車外的中辦主任王剛,代表中共中央探望霍英東,轉達了中共要求霍英東向中央提出意見和建議,

別看梳著大背頭的王剛心裡陰暗,但嘴角往上一提,看著似乎挺和善的,王剛表示:中央會重視、研究和感激的。

一直有很多困惑不解問題的霍英東這才在醫院病榻上戳了「偉光正」的軟肋。

據動向雜誌11月刊透露,中共內部傳達了「霍英東在患病後期就國家發展問題提出的若干意見和建議」的摘要:

(一)共產黨為何怕以法治國

我常常自思難解:共產黨不怕西方制裁、封鎖,不怕西方軍事威脅,為什麼怕以法治國、以法治黨,怕社會、人民輿論監督。以法治國,才能長治久安。共產黨、政府要到社會中、到人民中多聽聲音,了解問題,要讓人民政協能起到參政議政監督共產黨、政府的作用,我看百利而無一弊。要讓人民表達、發泄聲音,有好處。多數系受到委屈、不公正、不合理的對待。

(二)在香港中共一無是處


霍英東受盡「地頭蛇」的欺淩還需
忍氣吞聲、強顏歡笑。(法新社)
1、港商、外商到內地投資、辦企業、經商,還有三個怕:怕政府規則經常變;怕官僚作風;怕要放水,不習慣。」

2、中央要監督在港中資。中資的影響好大,代表國家、代表省地方政府,把國家錢做人情(指送給到港、經港高幹揮霍),好不應該!為什麼不能監督好、自我約束好?

3、香港不適宜搞政治化,不適宜搞政黨制的。過去香港發展成功,最主要系社會安定,不搞政治化。回歸九年多,基本法還不能得到較好貫徹。

4、建制公務員隊伍,是社會穩定和中堅力量,社會上沒有一個政黨團體能相比較,今後也不會變化,以前可能有忽視。

(三)推薦官員名單中共大怒

霍英東向中共中央推薦一份能重用、有才能的二十七人名單,其中二十二人不是現任司局長、常任秘書,和能左右政黨團體的人。另五人是中大副校長、浸會大學校長、行政會議召集人、一名中年商賈、一名公營機構主席。

霍英東鄭重推薦的名單把中共治港否定了,把中共指定的人也否定了。這不是反黨份子是什麼?!

中共大怒

這份5月份的「意見和希望」整理出來後,先在中央高層傳閱,有人大怒,說霍英東把共產黨說的一無是處,是隱藏在香港的反共份子。要好好治治他。還怎麼治呢,癌症都已經擴散了。但中央有人堅持要把霍英東的講話發下去,讓幹部們看一看。

十月二十八日,希望不搞政治的中共「政協副主席」霍英東在北京去世,臨終前,報導說胡錦濤等都去北京協和醫院探望。

至於霍英東提的一切建議和意見,中共一律不接受。十一月七日,王忠禹、廖暉、劉延東等中共政協副主席到港出席霍英東追悼會時,在內部吹風:中央不會考慮讓人填霍英東政協副主席的坑,董建華政協副主席已能代表特區。並針對霍英東推薦的名單說:不希望往上送名單!

83歲的霍英東死了,沒有火化,葬在香港柴灣佛教墳場,臨死他也不放心中共會不會有一天把50多年前自己那不光彩的第一桶金折出來,使自己的兒孫處於悲慘境地,這樣的消息半個世紀以來他看的太多了。如果,他還知道自己臨死提出的「希望」使中共大怒,他能閉上眼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