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罗干没辄的林牧先生临终前后(图)
 
辛馨
 
2006-11-27
 

香港《争鸣》、《动向》两家杂志社送的花圈。上面的挽联被警察强行扯掉。

【人民报消息】罗干在中共高层眼里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种,在高层的孩子眼中罗干比大灰狼还可怕。江西一位高官的小孙子哭闹时,只要一说:“罗干来了!”哭闹立即断电,并惊慌的用眼睛到处查看。

在中国大陆目前的状况下,只有一个人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公开怒斥「罗干是一个非常反动的法西斯分子,毫无人性,坏事干尽,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林牧先生说了一段非常精彩的话:

这个人坏透了!根本不够人的资格,豺狼虎豹!多次派出安全部门的特务监控我,骚扰我。

最令人发指的一件事是2000年的时候,我以前没有讲过,今天才披露出来。当时罗干到西安发号施令,布置如何镇压群众。

他跟陕西省主要领导谈到如何对付我时说:对付这个人,你们不要去抓他的政治问题,如果抓他的政治问题,国际上就要造反,你们就抓他的经济问题,制造男女关系的绯闻。

对付一个70多岁的老人,用这种手段,可见这个人低劣到何种程度!是怎样一个品质恶劣、无耻下流的东西!真是无耻至极!在政治上没有办法,就用经济问题或者男女关系问题把你搞臭。他们的特务工作就是这么干的!实在可耻!罗干就是最卑劣的特务头子、反动头子、法西斯反动头子!

大陆人士赵明在争鸣杂志上撰文透露,曾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要职并一度协助胡耀邦工作的著名民主人士林牧先生于十月十五日逝世。官方对林牧之死,怕得要命;警方如临大敌,严密监控遗体告别式。

据林牧的女儿林红女士介绍,林牧先生去世前几天,还在写文章,筹划声援和营救高智晟律师的事。临终的中午,还在精神饱满地写文章。七十九岁的林牧今年身体一如既往的好。为了救助被关押在狱中的民主人士的家属,他不停地写文章,用稿费资助他人,今年已经资助了上万元。

林牧先生去世前一天(十月十四日),曾就高智晟律师的事情致函友人,呼吁国内外朋友通过世界人权理事会、大赦国际等为高智晟律师颁发欧洲萨哈罗夫人权奖和美国肯尼迪人权奖。信中提到:「十月份,我在《争鸣》月刊发表了《和谐的社会主义》,提出我们一批人对国是的主张,那是《争鸣》月刊首发的专稿」。这篇文章是林牧先生的最后遗作。

林牧先生在例行的午睡时突然去世,有人怀疑遭暗害。从林牧的追悼会被严重干扰来看,这种猜想有些根据。

林牧先生逝世后,收到了海内外无数唁电,包括中共党内一些老干部们的,包括赵紫阳女儿王雁南、前秘书鲍彤,前《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夫妇等。

十月十六日,林牧先生生前所在单位西北大学有关方面提出:林牧追悼会时,吊唁大厅摆放的挽联要交给校方审查。林牧先生的家属提出两幅挽联:一条是「一生光明磊落恒念信仰纵然千曲百折仍从容战士哉,两袖清风不阿垂范青史何求福贵权势任蹉跎文人兮」;另一幅是「一身正气沛沧溟,铁骨丹心照汗青」。

西北大学审查两天,实际上是在等待上面的回话,答覆说:内容不妥,不好办!这两挽联有什么地方戳了中共的肺管子呢?就是「光明磊落」「两袖清风」「一身正气」让中共浑身不舒服。


林牧先生灵堂。(马晓明提供)
十月十九日上午八时三十分,林牧先生遗体告别式在西安三兆殡仪馆举行,有数十警方人员(包括便衣)到场监控。在遗体告别式开始前几分钟,灵堂大厅内电子显示横幅突然出现「故障」,横幅「沉痛悼念林牧先生」中的「沉痛悼念」四个字无法正常显示,最后乾脆以此为理由消除掉了,所以横幅只出现了「林牧先生」四个字。这充份说明

参加吊唁的亲朋故旧二百多人,其中有来自湖南、北京、云南、山东、贵州、宁夏等地的人士,但遗体告别式只进行了大约二十分钟,就被西安安全局搅和了。

赵明透露说,从贵州赶来的陈西先生在大厅内拍照,当他正在拍香港《争鸣》、《动向》两家杂志社送的花圈时,被警方阻止,花圈上的挽联也被警察强行扯掉。陈西先生被警察叫出吊唁大厅,查看身份证和相机内所拍的照片。还有几位参加吊唁的人在现场拍摄照片,也受到警察的查问和阻止。西安安全局的人抄写了花圈上的名单。一批人士被拦阻参加林牧先生遗体告别式。仪式还未完全结束,一直在场监视的便衣人员便匆匆说:「把花圈收起来,赶快收!」

林牧远在西安,遗体都让北京睡不着,挽联都让中共惊惧,花圈都成了原子弹,这难道不是件很有趣的新闻吗?!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前胡耀邦秘书说罗干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