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蕭茗獲「最佳深度新聞報導」獎(多圖)
 
2006-11-26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11月中旬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接受新美國媒體頒發的「最佳深度新聞報導」 獎,她製作的節目《中國網絡封鎖背後的西方公司》在參選的上百個新聞節目中,一舉榮獲被譽為少數族裔媒體普利策獎的新美國媒體獎。華盛頓郵報在隨後的報導中特別介紹了製作人蕭茗和她策劃、主持、製作的《世事關心》節目。



新美國媒體獎被稱為少數族裔媒體的普利策獎,此次參選的媒體包括西語、漢語、韓語、越南語、印度語、波蘭語等14種語言的將近200家傳媒機構。圖為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接受新美國媒體頒發的「最佳深度新聞報導」獎。

大紀元記者亦平採訪報導,年紀不大的蕭茗如今已有十年的電視節目製作、主持經驗。在美國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傳播學院獲得碩士學位後,蕭茗在新唐人電視臺身兼撰稿、編輯、採訪、主播等多職。豐厚的媒體從業經驗,加上在美國的新聞專業教育背景,蕭茗遊刃有餘的駕馭東西方兩種文化。

很多海外華人對蕭茗並不陌生,她作為新唐人兩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主持人,出現在加拿大及美國東海岸至西海岸的很多大都市的舞臺上,以東方女性的高雅和中華文化的深厚底韻,為晚會增添了亮點。

無論是在《世事關心》節目中帶觀眾縱橫天下,還是在舞臺上帶觀眾感悟東方神韻,蕭茗留給觀眾的印象始終是優雅謙和、秀外慧中。

蕭茗欣賞的境界是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對於她來說,一個人如果心裡有正信,她的內心就會充滿力量,那個時候她是不需要任何外在的東西來證實自己的價值的。她會活得非常自在,但是她在任何地方都會舉足輕重。

讓我們隨著這次採訪走近蕭茗,分享她的成功歷程、內心感悟和她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深析妙賞。

記者:首先祝賀你製作的節目在上百個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獲得「最佳深度新聞報導」獎。有關「中國網絡封鎖後面的西方公司」這個話題,西方主流媒體也都在談論,你們這個報導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蕭茗:我想,都談論說明這是熱點話題。主流媒體都在談論,它們有它們的角度。因為這個事件是涉及中國的,我們又是直接做中國方面的節目,那我們在做這個節目時就有很多的資源,有很多和西方主流媒體不一樣的思路,另外,我們採訪了大量的人,做了很多研究工作,做得挺細的,我想這或許也是他們考慮的一個因素。就是說是一個獲獎的因素吧。




《世事關心》作為新唐人電視臺的一個主要的主打深度報導欄目,匯集幕後調查,社會焦點,文化博覽,風雲人物,在這個特殊的時代帶人們縱橫天下。是深受新唐人電視觀眾喜愛的節目。

記者:美國華盛頓郵報在介紹你的報導中還提到,你主持製作的「世事關心」節目不回避一些有爭議的話題,那麼你在製作和選題時如何把握?這個節目有什麼特點?

蕭茗:我們做的「世事關心」是電視方面的一個專題片形式的深度報導,這樣的節目在北美、在華人電視裡還沒有。可以說我們這個是獨此一家吧。我們不僅是深入報導中國發生的事件,在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發生的事件我們都報。但偏重是在亞洲和中國,是這樣一個特點。

這個節目有很多集都是涉及中國的,講了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的很多被掩蓋的真實情況,我覺得這是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因為做這件事情的人不多。在中國肯定是沒有人做了,電視裡是有一些深度報導,也會揭露一些陰暗面,但是在中共的政治框架之下,在它們嚴格的新聞檢查制度下,它的這種角度和力度呢,都是非常有侷限性的。其實在關鍵問題上,中國的媒體都是中共的喉舌,根本談不上報導的客觀性。在海外有許多中文媒體,在一定程度上受中共影響,或出於一些商業上的原因,他們的報導也不是完全自由的。

我們要辦一個和別人不一樣的、真正把發生的事實報導出來。事實就是事實,事實是最重要的。我們就堅持這種報導的方式。

現在我們這個節目是兩星期一集,每一集的製作周期一般都是一個月以上,好多製作組輪流在做,這樣就能保證節目的質量。

記者:你怎麼面對和處理觀眾的反饋意見?

蕭茗:因為製作人對觀眾的這種意見是非常在意的,就是觀眾如果說你這個片子或節目哪哪做的不好,或者是他們有意見的話,我都會很認真的去想。就是到底是不是有問題,他是從什麼角度看這個問題的。當然不是說每個人說一個意見,我就立刻按他的去做,但是我都會去仔細的想一想。

記者:我知道你在南加州大學傳播學院拿到了碩士學位。那麼在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很多都是學理工科的,學文科專業,尤其是傳媒專業是不是面臨的難度更大一些?

蕭茗:也還是有一些難度,因為不管你的語言怎麼樣,你的英語再好,你和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就是他們這種文化背景你基本上是一無所知的。

我們這個傳播管理碩士專業講很多實用的東西,就是在社會上工作一段時間以後遇到的問題,它會給你講。這跟我實際上是比較脫節的。不過,在學校裡,有幾門課我覺得是很好的,對我也挺有啟發的,就是關於廣告和創意方面的課,因為對創意我一直都很自信。

我在大學的時候,就在BBDO環球廣告公司實習,這是一家很大的廣告公司,在那裏我發現我在廣告創意這方面比較有潛力。我記得當時實習的時候,他們讓我設計一個APPLE COMPUTER(蘋果電腦)的廣告。APPLE的一個廣告戰叫THINK DIFFERENT(註:即「不同凡『想』」是蘋果公司廣告語),它的創意是要和PC區別開來,它就是用EINSTEIN,很多圖片拼起來,突出一個主題。後來我看到APPLE COMPUTER的廣告戰推出後,我非常驚訝,就是我在實習時的設計和它做的幾乎是一模一樣。所以這也給我挺大信心。

在大學,廣告創意這門課,我都能很輕鬆拿A,教授給我評價也挺高,說我的想法挺不一樣的。所以這門課給我印象挺深的。

在南加州大學,剛開始來的時候,我是半獎,不像學Ph.D.的學生都是全獎來的,所以我每個學期都得申請獎學金,成績好你就可以申請獎學金,這樣我就是一個學期一個學期申請獎學金,每個學期我都有獎學金。

記者:蕭茗,北美各地的很多華人在你主持的兩屆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認識了你,這兩年你都主持了哪些專場晚會?

蕭茗:從東邊往西邊說,東邊去過波士頓、紐約、華盛頓、費城,中部去過芝加哥、休士頓、達拉斯,然後西部的舊金山、洛杉磯。還有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在加拿大主持了兩場。




蕭茗在紐約曼哈頓無線電城大劇院(Radio City Music Hall)主持2006年新唐人電視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專場。

記者:主持了這麼多場晚會,你對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有什麼感受呢?

蕭茗:這個晚會與其它晚會的一個區別,就在於它有一個精神在裡面。我覺得新唐人晚會不僅是在一般意義上把中國傳統文化發揚光大,而是把它最精髓的地方,把它最深邃的智慧,把它承接天上人間的靈氣找回來。

我們知道中國文化它是一個立體的文化,它的著眼點是宇宙,人體,生命。古時候中國人看事情很少單一的看,他們講天時,地利,人和,把人容在天地宇宙中,對他們有一種由衷的敬畏,同時和他們有一種先天的,無法阻斷的聯繫。道家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說的就是這種秩序和聯繫。人和天地宇宙的關係,人生命的意義,這是中國半神文化各個方面終極的指向。

這種思維影響了藝術的題材,也影響了藝術的表現形式。拿繪畫來講,這種思維導致了寫意的表現手法。中國人的山水畫都不是只是畫山水,很多情況下是把一種歸隱,超脫塵世,尋找生命歸宿的涵義畫在裡面了。即便不是這樣,山水花鳥也都是作者內心世界的外化。中國人可以用畫寫詩,用詩做畫,達到一種藝術上的通感。因此中國的藝術,因它的靈性和智慧而達到了一種藝術上的難能可貴的境界,而又因為這種境界所自然激發的獨特的表現手法和造詣而使藝術品本身熠熠生輝。兩者交相輝映,產生了璀璨的中國文化,也成就了中國文人獨特的氣質。

從另一方面講,所有這一切都是以中國人半神文化的思想,以中國人對天地,宇宙,時空的獨特理解和感悟為基點的。它是中國文化活力的根本源泉,它是中國傳統藝術後面的真正天地。離開了這個基點,中國琴棋書畫中的那種特殊的意象就會逐漸僵化和萎縮成一個固定和表面的形式。它是沒有靈氣的,它會淪落成一種簡單的模仿。而新唐人做的就不是把這種中國文化的表面形式發揚光大,而是重新找到它活力的源泉,並且恢復它。所以我們辦的這些晚會就是有這樣一個理念在裡面。隨著藝術表現形式、技藝手法等各方面的成熟,我相信它的潛力是無限的。




蕭茗在紐約曼哈頓無線電城大劇院(Radio City Music Hall)主持2006年新唐人電視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專場。

記者:觀眾的反饋如何?

蕭茗:觀眾也越來越感到我們的晚會從立意方面與眾不同,覺得是一臺非常好看的晚會,非常精彩,而且老少皆宜。

記者:很多觀眾很欣賞你的典雅風度和親切自然的主持風格,覺得你是個天生的主持人。

蕭茗:其實我小的時候很害羞,就怕在大庭廣眾之下露面,我從小就不敢發言,躲在教室最後面,誰也看不著我,我就覺得挺好的。長大以後就好多了,但還是有這種東西在。

我記得第一年主持晚會之前,我還是很緊張的。當時一想到臺下黑壓壓的五千人,我就覺得挺難的。

記者:那後來是怎麼克服的呢?

蕭茗:我們有一次預演的時候,有一個朋友跟我說,我覺得你有一個問題,你對自己特別關注,你在說每一句話時,都對你的神情、一舉一動、說話的聲音都很在意,你說話的時候,好像不是發自內心講給別人的,很關注自己,好像說給自己聽的,就是那種感覺。

當時我一下子就知道我的問題就在這兒,就是對自己太關注了,這臺晚會不是給我的,我不是要表現自己,是給觀眾的,想到這一點我整個人就不一樣了。

我心裡總想著這臺晚會是給臺下的觀眾的,彩排的時候,我站在臺上那一刻,這個感覺一下就變過來了。果然第二天站在臺上的時候,就挺高興的,看到那麼多人,我覺得挺親切的,大家看到我也挺高興的,都是笑臉。一切都挺順的,就是心裡要想到這臺晚會是呈現給觀眾的。

記者:你的先生是美國人,他看過你主持的晚會嗎?

蕭茗:在洛杉磯演出的時候,我先生把他的朋友都叫上了去看。他覺得很高興,很驕傲。

他還給我講了一個笑話。他說,下半場我換了衣服出來時,就有觀眾喝采說「真漂亮」,然後他的朋友在旁邊捅捅他,意思是挺不錯的,他說,我當時差點站起來,伸出雙臂說,「啊,這就是我太太。」他挺有意思的,反正他挺支持的。當然離家那麼長時間,他也有不高興的時候,但是總的來說,他還是很支持的。

記者:他從事什麼職業?你們在日常生活中有沒有文化上的差異?

蕭茗:他是學宇航工程的,在南加州的美國空軍基地工作。

我覺得文化上的差異,在我這不是什麼大的問題,我們倆也沒覺得文化差異造成什麼隔閡。開始的時候大家可能不認為這是文化上的差異,覺得就是,唉,他怎麼那樣,我怎麼這樣,就會有一些小的矛盾,後來大家就知道了,其實是文化上的差異,了解了以後就沒什麼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我們倆從做人這方面還是比較相似的,這一點更重要一些吧。




11月14日在華盛頓DC五月花酒店(Mayflower Hotel)舉行的第一屆新美國媒體獎頒獎儀式上,來自全美各地的少數族裔媒體人員匯聚一堂。

記者:從新唐人電視臺成立之初到現在,身兼撰稿、編輯、採訪、主播等多職,這幾年的感觸一定很深吧?

蕭茗:那當然了。首先我是覺得,能看到新唐人從成立到現在,一步一步走過來,這個媒體越做越大,越做越好,影響也越來越大,而且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義的,我覺得這是令我感覺最欣慰的地方。

然後從我做的這些事情來講,也慢慢立起來了。我從開始做一些主播方面的工作,後來做剪輯,剪一些專題片,然後再發展到承辦一個欄目,這個欄目越做越成熟,最近還獲了這個獎,所以我覺得都挺滿意的。

記者:那有沒有想到自己以後會成名?會被大家關注?

蕭茗:小女孩的時候曾經夢想過要當明星,現在已經過了那個年齡了。現在我更欣賞的境界是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對於我來說,一個人如果心裡有正信,她的內心就會充滿力量,那個時候她是不需要任何外在的東西來證實自己的價值的。她會活得非常自在,但是她在任何地方都會舉足輕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