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毆打耿和意圖轉化高智晟
 
張傑連
 
2006-11-25
 
【人民報消息】知情人曾透露,中共為對付高智晟專門搞了個專家組,經過精心研究,設計出一套貼身跟蹤騷擾等製造長期心理高壓的方案,以圖摧毀高智晟的意志,曾揚言不出半年,人就會瘋掉。這實際上是一種中共鎮壓法輪功,搞精神“轉化” 的招術。

然而高智晟笑著走過來了。在中共對高智晟過去長達九個月的打壓和圍堵的過程中,高智晟不僅沒有屈服,而且變得越來越大智大勇,終於成為社會公認的中國良心人物。其中,對中共的邪惡本性的深刻認識和與國際社會的公開互動,是高智晟走向人性光輝的兩大法寶。中共針對其本人的所謂高壓,反而成為勇士境界昇華和揭露邪惡的墊腳石。換而言之,中共每一次打壓都是對高智晟的弘揚,這幾乎成為在中共控制之下的英雄豪傑、仁人志士的成長模式。代價是巨大的,考驗是殘酷的,否則中共何來邪靈本質呢?

更大範圍來講,法輪功同樣也是在堅韌不拔的七年反迫害中成為人類精神不屈的象徵,向世人展示了大善大忍的卓越境界。然而對正法修煉人來講,中共不僅打不垮他們,而且在不斷的行惡之中,必將把自身毀滅。因為修煉人,除了能正念識別善惡,正行揭露邪惡之外,還有一樣不同普通人的特殊之處,就是“生無所求”的修煉境界,因為中共邪靈一旦抓不著人性的弱點,也就失去了人世間的著力點,故中共越是傾盡鎮壓,越是老本賠光,越是走向滅亡,這就是中共既看不懂又不得不遵循的法理。

修煉人“無求”,而中共卻是強烈的“有求”,求什麼?求“精神轉化”。江澤民當年放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不是要殺光,而是逼其放棄、轉化。這就是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一個重大特點,並不是懲罰性的制裁,而是要求精神上屈服。換句話說,如果把所有的修煉人都成功的關起來,對中共來說並不是高興之事,因為抹不去他們的信念就是重大失敗。什麼使得中共如此看重於此呢?想來只能是與其命運截然不同的歸宿判定,才能招致邪靈強烈的排異。倘若認可中共是走地獄門的話,那另一方向,法輪功自然就是行的天堂路。

故此,中共一切肉體或精神的迫害手段都是圍繞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洗腦轉化為最高、最終的目在進行,其中包括對不修煉家人的側面迫害,以親情反過來影響修煉人的心志,這樣的手段很多。

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高智晟為法輪功三次上書直言,揭露中共的殘酷迫害,在當時的環境中顯示了其超人的道德勇氣。不可否認,高智晟成為中國良心人物,其中公開站出來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義舉贏得了很高的聲譽,雖然還有絕食維權等其它方面,但高智晟三個字和聲援法輪功的緊密聯繫,並由此帶來的全社會的良心震動、反思與呼喚,足以讓中共認定其為法輪功範疇的影響人物,這是中共對高智晟最痛怕之處。

高智晟不是法輪功學員,所以形式上無法進行類似對當年法輪大法研究會骨幹成員們的直接多年洗腦迫害。在對其圍堵打壓九個月後,在不見其效的情況下,編造罪名,押入監獄。雖然表面上要走司法程序,綜上所述我們可知,對付法輪功及其相關重要人物,中共最所要的不是定什麼罪,關押一個有影響的人物多少年,那是中共失敗無能的下策。它要的是攻心,摧毀高智晟精神上的信念,摧毀由高智晟三個字帶來的巨大社會道義力量。因為特殊歷史時期,這些道義良心抉擇也同樣為人們鋪就了與中共南轅北轍的未來美好道路。

所以,像企圖轉化法輪功學員一樣來轉化高智晟必然是中共的核心選擇。有人奇怪中共為何拖延審理,原因就是高智晟對中共而言不屬於懲殺的案例,而是必須大力攻心企圖轉化的重要人物。

以正規司法手法運作使得在時間上中共不能無限制的脫延下去,所以對高智晟的精神轉化工作一定在加緊進行。有傳聞“高已認罪服法”(被耿和否定),一聽就知是中共的伎倆,甚至可以聯想判斷出中共對高智晟攻心所採取的核心策略:只要你認罪,就不判你罪。中共夢想的就是高律師的精神屈服,它關心的是精神打擊毀眾望,而非體罰懲一人,所以“認罪”遠勝過“判罪” 功效,故而“認罪”的謠傳也就放風而出了。

同樣,此前對付高智晟的一套心理高壓,三個月來被重點轉移到高智晟一家老小身上,目的是影響耿和的情緒。特務對耿和欺騙、威脅、淩辱、打駡,還伺機對孩子下手,想要擊垮耿和的心理,反過來影響高律師。以上手段高律師都曾經歷過,但是對耿和來說就非常艱難了。中共以側面攻擊高律師家人,意圖帶動高律師的情緒波動,無論你是怒還是憂,都是講條件的時候。人的情緒波動都會影響理性判斷,中共從中尋找突破口,還會把對耿和的傷害皆歸因於高律師不配合,這些都是“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慣用伎倆與說詞。

中共對外則另有一套伎倆:今天打人了,明天換個人跟蹤,名曰處理了,平了民憤,後天照樣又來,一副流氓嘴臉,就像高律師幾次被打一樣。

據美國官員說,與中方見面,每次都提高智晟案件,但每次遞上人權名單,中方都是“謝謝”接下,就再沒下文。國際社會時間長了,也學會了陪中共演戲,搞心理安慰,沒有實質行動,更是讓中共行惡有恃無恐。

無論是在表面還是潛意識中擔心高律師能不能挺住,都是“有求” 和“外求” 之象,社會整體的心理憂慮都會被中共利用來作文章,挑動是非。你越擔心什麼,它就越下手。無論發生什麼,作為廣大的社會外部力量,我們都不應承認任何中共邪惡的價值判斷。

常理來說,中共選擇把高律師關進監獄就已經是變相宣布打壓高律師的徹底失敗,我們不能要求獄中的高律師和在危難中的家人怎樣表現,但是每個還在外面的自由的良心人都應起來繼續良心的呼喊,推動高律師所想所成之事,幫助他們,及時傳遞信息,並為其祝福。

行動起來,給中共以最大的國際社會的壓力,大聲呼籲釋放高智晟律師,揭露中共的一切惡行,呼喚良知,傳播九評,力促三退,解體中共,堅定不移。

賈甲先生說得好:當高智晟被抓後,我就站出來了,我要告訴中共,我們不怕你,高智晟是永遠抓不完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