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殴打耿和意图转化高智晟
 
张杰连
 
2006-11-25
 
【人民报消息】知情人曾透露,中共为对付高智晟专门搞了个专家组,经过精心研究,设计出一套贴身跟踪骚扰等制造长期心理高压的方案,以图摧毁高智晟的意志,曾扬言不出半年,人就会疯掉。这实际上是一种中共镇压法轮功,搞精神“转化” 的招术。

然而高智晟笑着走过来了。在中共对高智晟过去长达九个月的打压和围堵的过程中,高智晟不仅没有屈服,而且变得越来越大智大勇,终于成为社会公认的中国良心人物。其中,对中共的邪恶本性的深刻认识和与国际社会的公开互动,是高智晟走向人性光辉的两大法宝。中共针对其本人的所谓高压,反而成为勇士境界升华和揭露邪恶的垫脚石。换而言之,中共每一次打压都是对高智晟的弘扬,这几乎成为在中共控制之下的英雄豪杰、仁人志士的成长模式。代价是巨大的,考验是残酷的,否则中共何来邪灵本质呢?

更大范围来讲,法轮功同样也是在坚韧不拔的七年反迫害中成为人类精神不屈的象征,向世人展示了大善大忍的卓越境界。然而对正法修炼人来讲,中共不仅打不垮他们,而且在不断的行恶之中,必将把自身毁灭。因为修炼人,除了能正念识别善恶,正行揭露邪恶之外,还有一样不同普通人的特殊之处,就是“生无所求”的修炼境界,因为中共邪灵一旦抓不着人性的弱点,也就失去了人世间的着力点,故中共越是倾尽镇压,越是老本赔光,越是走向灭亡,这就是中共既看不懂又不得不遵循的法理。

修炼人“无求”,而中共却是强烈的“有求”,求什么?求“精神转化”。江泽民当年放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不是要杀光,而是逼其放弃、转化。这就是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一个重大特点,并不是惩罚性的制裁,而是要求精神上屈服。换句话说,如果把所有的修炼人都成功的关起来,对中共来说并不是高兴之事,因为抹不去他们的信念就是重大失败。什么使得中共如此看重于此呢?想来只能是与其命运截然不同的归宿判定,才能招致邪灵强烈的排异。倘若认可中共是走地狱门的话,那另一方向,法轮功自然就是行的天堂路。

故此,中共一切肉体或精神的迫害手段都是围绕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洗脑转化为最高、最终的目在进行,其中包括对不修炼家人的侧面迫害,以亲情反过来影响修炼人的心志,这样的手段很多。

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高智晟为法轮功三次上书直言,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在当时的环境中显示了其超人的道德勇气。不可否认,高智晟成为中国良心人物,其中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义举赢得了很高的声誉,虽然还有绝食维权等其它方面,但高智晟三个字和声援法轮功的紧密联系,并由此带来的全社会的良心震动、反思与呼唤,足以让中共认定其为法轮功范畴的影响人物,这是中共对高智晟最痛怕之处。

高智晟不是法轮功学员,所以形式上无法进行类似对当年法轮大法研究会骨干成员们的直接多年洗脑迫害。在对其围堵打压九个月后,在不见其效的情况下,编造罪名,押入监狱。虽然表面上要走司法程序,综上所述我们可知,对付法轮功及其相关重要人物,中共最所要的不是定什么罪,关押一个有影响的人物多少年,那是中共失败无能的下策。它要的是攻心,摧毁高智晟精神上的信念,摧毁由高智晟三个字带来的巨大社会道义力量。因为特殊历史时期,这些道义良心抉择也同样为人们铺就了与中共南辕北辙的未来美好道路。

所以,像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一样来转化高智晟必然是中共的核心选择。有人奇怪中共为何拖延审理,原因就是高智晟对中共而言不属于惩杀的案例,而是必须大力攻心企图转化的重要人物。

以正规司法手法运作使得在时间上中共不能无限制的脱延下去,所以对高智晟的精神转化工作一定在加紧进行。有传闻“高已认罪服法”(被耿和否定),一听就知是中共的伎俩,甚至可以联想判断出中共对高智晟攻心所采取的核心策略:只要你认罪,就不判你罪。中共梦想的就是高律师的精神屈服,它关心的是精神打击毁众望,而非体罚惩一人,所以“认罪”远胜过“判罪” 功效,故而“认罪”的谣传也就放风而出了。

同样,此前对付高智晟的一套心理高压,三个月来被重点转移到高智晟一家老小身上,目的是影响耿和的情绪。特务对耿和欺骗、威胁、凌辱、打駡,还伺机对孩子下手,想要击垮耿和的心理,反过来影响高律师。以上手段高律师都曾经历过,但是对耿和来说就非常艰难了。中共以侧面攻击高律师家人,意图带动高律师的情绪波动,无论你是怒还是忧,都是讲条件的时候。人的情绪波动都会影响理性判断,中共从中寻找突破口,还会把对耿和的伤害皆归因于高律师不配合,这些都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惯用伎俩与说词。

中共对外则另有一套伎俩:今天打人了,明天换个人跟踪,名曰处理了,平了民愤,后天照样又来,一副流氓嘴脸,就像高律师几次被打一样。

据美国官员说,与中方见面,每次都提高智晟案件,但每次递上人权名单,中方都是“谢谢”接下,就再没下文。国际社会时间长了,也学会了陪中共演戏,搞心理安慰,没有实质行动,更是让中共行恶有恃无恐。

无论是在表面还是潜意识中担心高律师能不能挺住,都是“有求” 和“外求” 之象,社会整体的心理忧虑都会被中共利用来作文章,挑动是非。你越担心什么,它就越下手。无论发生什么,作为广大的社会外部力量,我们都不应承认任何中共邪恶的价值判断。

常理来说,中共选择把高律师关进监狱就已经是变相宣布打压高律师的彻底失败,我们不能要求狱中的高律师和在危难中的家人怎样表现,但是每个还在外面的自由的良心人都应起来继续良心的呼喊,推动高律师所想所成之事,帮助他们,及时传递信息,并为其祝福。

行动起来,给中共以最大的国际社会的压力,大声呼吁释放高智晟律师,揭露中共的一切恶行,呼唤良知,传播九评,力促三退,解体中共,坚定不移。

贾甲先生说得好:当高智晟被抓后,我就站出来了,我要告诉中共,我们不怕你,高智晟是永远抓不完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