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妻子遭警方暴力嚴重毆傷(錄音)(圖)
 
——披露與高律師會面情況和全家百日來的遭遇
 
2006-11-24
 

高律師與妻子耿和及兩個孩子。(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高淩採訪報導)11月14日上午,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購物途中因要求貼身跟蹤的警察離開一段距離,遭警方毆打受傷。耿和事後給北京維權人士胡佳電話哭訴事情經過以及3個月以來的真實情況,並告知胡佳她曾在10月6號見過高律師,看不出丈夫已經「認罪伏法」。這是自8月15日高智晟被捕以來,耿和第一次主動和外界聯繫。

在線收聽:耿和與胡佳對話錄音

胡佳是在11月24日上午11點55分左右接到耿和電話的。胡佳說:「剛開始我根本聽不清她在說什麼,只是哭,像一個被拐賣遭受了多年淩辱的婦女一樣,哭得很慘……」。

耿和遭暴力毆打受傷

11月14日11點30左右,耿和上街購物途中,要求身後貼身跟蹤的警察能離遠一點,但對方否認正在跟蹤耿和。爭執中,對方開始大罵,耿和還嘴後,一名身高有1.80左右的男警察一拳打在耿和的臉上,當時耿和的嘴就被打出了血。

在電話中,耿和大哭:「他們打我,罵我,把我嘴巴牙齒全打流血,牙齒有松動了,右手小母指甲都打翻起來了,衣服全都扯成碎片……他說狗日的,你還上臉了;我就罵他……他就打我,一拳就打在我嘴巴上,我滿嘴就流血……我根本就沒有勁,今天還發燒……胡佳,我該怎麼辦?」

警方反咬耿和打傷兩名警察

事件發生後的當晚,北京警方派人到高智晟的家中,稱「中午兩個高大的國保警察被耿和打傷,他們手破了,不過國保大人大量,他們不追究耿和,自己處理傷。」並叫耿和「不要鬧了」,「不要把事情說出去」。

警方對高律師3歲幼子有所圖謀

據耿和說,自11月1日,剛滿3歲的兒子天宇走失30分鐘後,自己便徹底崩潰!她告訴胡佳,在11月21日前後,北京警方曾向幼兒園出示警察證件,要求把高天宇帶走,被老師拒絕。耿和不知道警方到底要對孩子做什麼。

耿和說:「幼兒園老師猜到我們家可能出事了,所以連我媽媽去接孩子也不給……所以即使我發燒也必須每天去接孩子!我不知道那些警察要對3歲的孩子做什麼?!……我再也不相信那些警察的話了!」

格格處境仍艱難

耿和告訴胡佳:她到學校開家長會的時候,親眼看到,就在格格的班級門口放了三把椅子和一個電暖器。

耿和說:「兩個女的一個男的,就在教室樓道裡面跟著格格,連格格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我看了心裡特難受,孩子在這種情況下,多難啊!」

耿和質問:「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全家?!」

據耿和說,直到目前,只是在抄家的時候,她接到過警方的一張24小時的傳喚證書,其他的法律文書一概沒有接到,連高律師被捕的消息也是警方在9月30日的時候口頭告訴耿和的。警方也從未明確對她說過她是「犯罪嫌疑人」。但是令她無法理解的是,全家人,包括70歲的老人和3歲的幼子全都被跟蹤監視。

電話中的耿和幾乎是在哭喊著:「我現在最恨這些人!……高律師被抓我們心裡都很平靜,現在就是這個坎過不去:全家都被他們跟著,為什麼啊?……我們幹了什麼?對兩歲的孩子也這樣?……」

耿和說:「我也要求他們出示證據,要麼把我看起來,又不抓我,你憑什麼對我軟禁監視?連70歲的老太太也跟著,憑什麼?!三個月了,我們連一封信也沒接到,包括格格的,全部被他們截斷了。還讓我們怎麼活?……我現在強烈要求把我抓進去好了,把我拘留3個月5個月的,能讓孩子和老太太(耿和的母親)過個平靜的生活!可他們不讓我進去!」。

雖然之前有過種種的傳聞,但今天警察公然使用暴力,已經讓這個一度想要自殺的女性豁出了一切,親口講出了3個月來全家人的遭遇以及警方曾逼迫她必須保守的「秘密」。

10月6號耿和見過高律師

據耿和講述,在10月6日,當局曾經讓耿和在北京第二看守所會見過高律師,那一天是耿和的生日,整個過程有20分鐘。

耿和說:「他看起來很瘦,很單薄……他囑咐我注意身體、帶好孩子,處理好律師事務所的善後工作,把律師都調走……」。

在電話中胡佳詢問,高律師是否像如警方說的那樣已經配合政府認罪伏法的,耿和則表示「我看不出來。」

胡佳分析認為:當局是想通過這種手段一方面來感化高律師,一方面可以穩住耿和。而警方一直在到處宣傳高律師已經「認罪伏法」「積極配合政府」等等,但耿和的所見以及全家人的遭遇顯然已經作了做好的詮釋。

警方威逼耿和給胡佳寫決交書

據耿和講述,一個名字叫劉衛的北京國保大隊的警官經常上家裡找她:「他們會敲門做工作,讓我給胡佳打電話,讓他不要再管我家的事了,寫絕交信,天天就這些……」

胡佳則明確對耿和表示:「即使我有一天收到了你的絕交信,高律師的事我也會管到底的!我知道這都是你在他們的壓力之下迫不得已的。」

據胡佳透露,當局對高智晟未成年的女兒採取過同樣的辦法:在10月21日,警察把高律師的女兒格格從同學家裡抓回來的時候,一位警官曾向格格保證:三天之內就會讓格格恢復自由,並要求格格不要給外界打電話,寫保證書,這樣會允許她見爸爸。但是,30天過去了,一切更甚於從前。

胡佳譴責當局毫無人道

胡佳對此事件一方面感到寬慰,一方面感到憤懣。

寬慰的是:這是高律師被當局抓捕3個月以後,耿和第一次主動和胡佳聯繫,並且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胡佳:「以前也接到過耿和的電話,但那時她都是唯唯諾諾、擔驚受怕的樣子,而且每次我都確定了在她的身邊就有警察。但今天不是,耿和受了這麼長時間的欺淩,通過今天這件事,耿和能吶喊出來,也好,兩個一米八十多的壯漢把耿和打了,把耿和逼到這個份上,反倒把耿和逼醒了,逼上梁山,她的這個聲音能放出來,就能讓全世界知道,高律師的家人過著怎樣的一個非人的生活!中國政府到底是在幹什麼!中國政府營建的這個和諧的社會是多麼無恥的人間地獄!」

而令這個瘦小卻剛烈的小伙子憤懣的是:「我覺得我最窩囊的就是這件事情——我沒辦法出門去看望耿和和孩子,否則,我一定沖過去和那些毆打耿和的警察拚命!我最看不上的就是動手打婦女孩子的男人!」

當接完耿和的電話坐到電腦前時,這個32歲的小伙子擦了好幾次眼睛才能看清屏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流出的眼淚……

胡佳表示:「如果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能在會議當中把耿和的這段哭訴的電話錄音放出來的話,那些中國的官員就得爬著出去!這是自8月15日高律師被捕後,第一份來自高律師夫人的最具有價值的證詞,證明了高律師的家人3個月以來的非人的遭遇!」

他呼籲:現在最緊要的是讓耿和和兩個孩子盡快恢復自由!。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因為弱勢群體、特別是為法輪功公開向當局上書而遭當局打壓並抓捕,至今被中共當局秘密關押第103天。中國關注愛滋病義務工作者胡佳則作為「高智晟同案嫌疑犯」,已被當局軟禁第132天。

附:
高智晟律師女兒耿格(隨母姓)學校的地址:北京朝陽區和平街八區16樓 北京和平街一中初二三班 郵編:100013
高智晟家庭地址: 朝陽區小關北裡11號樓7單元202
胡佳家庭地址:北京通州區東果園BOBO自由城76號樓5單元542號

相關單位電話:
北京市公安局總機:010-85225050 轉各科室 010-85222320
北京市朝陽區法制科電話010-6548-4826 010-6571-8148
朝陽區公安局國保處:010-8595-3559 010-8595-3553
北京市第二看守所電話 :010-87395170 010-87395221
地址 :北京朝陽區豆各莊501號(北京朝陽區東五環「五方橋」外,京沈高速公路豆各莊出口南。路邊有一個「第二看守所」的路牌。)郵編 :100023
朝陽區公安分局:010-85953400
朝陽區公安局國保處:010-85953559,85953553。
朝陽區公安局看守所:65767711轉430(4)(5,6,7,8,9) 65484886
北京市市政府法治辦公室 10-8356-0715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