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完了!小胡割掉老江舌头(多图)
 
林立
 
2006-11-23
 

黄菊彻底完了!
【人民报消息】政治局九个人现在还剩了八个,黄菊被踢回上海,「不许乱说乱动」,贾庆林也悬了,折腾了几年,政治局常委会没有按照江泽民十六大说的:大事由他决定,小事大家商量着办。那时候黄菊哪里知道自己临死前都舒服不了呢。听说黄菊女儿在旧金山不可一世的丈夫和婆婆最近也像个撒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

黄菊还得继续接受审查

据动向杂志报导,十月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黄菊留职休养》的决定。黄菊政治上判的死刑比身体的癌瘤发展的还快,瞬间结束了。

中共的特点是,要打倒谁,你要辞职也不行;党要给自己面子时,让你滚蛋一定说是你自己「坚决请辞」。黄菊就是如此,明明党要软禁他,但说他自己「真诚、强烈要求组织接受请辞,回故乡休息养病,接受组织的审查」。

话不能说多,一多就漏馅。黄菊有癌症谁都知道,要是说自己不想「占着茅坑」,让年轻同志有更多锻炼的机会,请辞回故乡休息养病,这借口多漂亮,但中央政治局十月二十六日,通过的《关于黄菊同志留职休养》的决定最后加了一句:「接受组织的审查」。这句话一出,前面说多少话都是废话,这表明黄菊不但政治生命被枪毙,而且还没完呢,还得继续接受审查!

上海帮全垮


陈良宇事件重要涉案人、福禧投资董事长
张荣坤。
有人说,胡锦涛对江泽民是倒海不翻江。不翻江,这是在翻谁的老巢呢?饭总得一口口吃,陈良宇刚被整下去时,新华网焦点新闻高调说,「上海市委基本都是好同志」。现在中纪委报告,上海市委市政府班子基本烂掉。这说明什么?说明时机成熟,胡中央决定把江氏人马一锅端。除了黄菊外,贾庆林也在钢丝上吊着呢,次次吃掉的都是老江铁杆嫡亲,瞎江还有几天可活?

自九月二十五日陈良宇下台以来,上海、浙江、江苏、北京等地党政、国家机关,有多达二千七百多件信函,要求中央、国务院、中纪委彻底追查上海社保基金大案,要提高透明度,给人民知情权。

关于社保基金,中央有明文规定,要存放在国有商业银行、购买国债;经国务院核准,才能购买欧美国家债券。而陈良宇竟把四十多亿社会保险基金借给了私有商贾。这事触及民众切身利益,最能激起民愤,所以胡以此做突破口深得民心。

江泽民痛不堪言

中共几十年训练干部,关键时刻互相咬,这一招在把黄菊踢出中央时非常管用。当陈良宇发现整他是为了拿下黄菊时,负隅顽抗的防线彻底崩溃,他本来就没有后腰,都是江黄拿棍子撑着的。陈良宇交待:社保基金事件,他曾请示过黄菊。黄菊作了答覆,称:「看着办。要有把握,不能亏损,要处理好几道关系风险少些,要在内部通一通气。」但,黄菊的「自我批评」中却说:(我)一再叫陈良宇按规则办,不要另搞一套。四十多亿,不是四五百万,「吃夹生」,谁也负不了责任。(我)叫陈良字要放在常委会上、市长会上讨论。

无论怎么描怎么画,他俩的证词都恰恰证实了黄菊是知情的,而且还参与其中。

当初江把十几年的烂摊子砸在胡头上,他不接也得接,现在不同了,社保基金案拿下陈良宇是打掉黄菊的突破口。其实「国殇日」期间,中纪委、监察部对十二个省(区)、市的社保基金,展开 了突击审查,结果发现,全国竟有高达40%的社保基金被当地政府非法挪用作炒股、 炒地产、炒期货、炒外汇。其中,除上海外,广东、浙江、江苏等江氏人马把持的地方情况最严重。

但炒几只炸几只小螃蟹小蛤蟆不是胡锦涛的目地。把陈良宇拿下去也不是最终目地。他要把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江氏人马先从身边打扫干净,而黄菊是江泽民在中央的舌头。今天割下这舌头,胡锦涛知道痛不堪言的是谁!

十月底局势完全被胡控制


黄菊(中)、陈良宇(右)倒了,
韩正吊在半空也难受。
十月三十日,中纪委又增派了六十名人员进驻上海。至此局势已经完全控制,中纪委这才拿出「最新」报告,指:上海市委、市政府班子基本烂掉,都涉及不法经济活动和不法经济来源,而且牵涉到外省市党政高级干部及其亲属。这个结论是惊人的,这说明胡锦涛已经有能力倾翻江的老巢,江毫无办法。

过去几年,每年长周末和假日,外逃的上海官员很少,这说明江泽民的势力在中央里很强大。但此次从中纪委进驻上海至十一月初,上海市已有四十多名干部外逃、失踪,七名干部自杀,涉及资金资产达三十八亿多元。二千五百多名高干及退离职高干家属,已将部分资金外流到香港、欧、美、加等地。

中纪委报告又指:中纪委进驻上海后,已查到从市、局、区,有销毁、转移一批原始单据档案情况,增加了工作展开进度。

黄菊被正式踢出政治局常委会

十月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决议,即日起:

(一)黄菊同志留职休养;

(失业了)

(二)黄菊同志在留职休养期,不负责党政内部工作;

(和判刑没有什么区别,什么权力也没有了,政治局常委、第一副总理的职位,说来就来,说没就没。)

(三)黄菊同志在留职休养期间出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

(这可不是给黄菊面子,是中共不希望自己没面子。)

(四)中央政治局、国务院根据情况,授权黄菊同志在留职休养期间出席礼仪活动。

(黄菊真惨了,他已经没有任何自主权了,哪个活动让他参加他必须去,哪个活动不让他参加他绝对不能去。黄菊成了什么东西?还不如慈禧太后跟前的太监李莲英!)

黄菊是江家帮的末日黄昏


10月28日,黄菊在上海会见满脸怒容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

十月二十六日,中央决定黄菊留职休养,十月二十七日,黄菊飞回上海,说好听点是「留职」休养,说不好听点是被变相软禁,交代问题。

十月二十八日,黄菊遵照中央的指示,出席中共与印尼在上海举行的第二次能源论坛,并会见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从新华社的图片可以看出,会见时,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的脸色毫不掩饰的愤怒,他认为中共让黄菊接见他简直是侮辱印尼政府。

十一月八日,黄菊在上海会见阿尔及利亚总统。然后他就到青浦「待命」和写检讨去了。

十月三十日,上海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韩正,在市委常委会议上,仅传达:黄菊要求市委要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十一月一日,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在上海举行,黄菊遵旨偕同老婆余慧文一起出席,表明中央是开明的,既往不咎的。

十一月四日晚,胡锦涛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设盛宴招待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四十八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时,八名政治局常委出席。新华社报道时,只称「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宴会」,未见黄菊踪影,报道中也未提及。这并不过份,中央决议中说:「根据情况」,「授权」,黄菊才能出席礼仪活动。此次不管是胡锦涛不愿意「授权」还是忙的忘了「授权」,反正黄菊不接旨不敢「乱说乱动」。

一年前,陈良宇都敢跟温家宝拍桌子,要温立军令状下台,黄菊去四省市串连,要他们抵制宏观调控。曾几何时,天不再是江家帮的天,地不再是江家帮的地,江泽民在哪里?!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