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強被美澳保護 向心夫婦願留臺灣(多圖)
 
蕭良量
 
2019-12-5
 



中共年輕特工王立強棄暗投明是順天而行,天象所致。



這是中共特工王立強的直接上級向心、龔青夫婦,現被扣在臺灣。中共不但說王立強是詐騙犯,讓中共特工們寒心的是,向心夫婦倆剛被抓,中共就趕緊撇清,說他們也是詐騙犯。



真假王立強對比。左邊是投誠的特工王立強,右邊是中共抹黑用的假貨。髮型、耳型、臉型、鼻型都不一樣,連眼鏡都沒找一個同樣的。中共怎麼可能不滅亡呢?!



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三個王進東,左為王進東真身,可能早已遭不幸。中間為在天安門廣場表演自焚的死刑犯、假王進東,演完後已被滅口。右邊是最後出場的另一個假王進東。估計也早被滅口了。羅幹這活兒幹的太糙。

【人民報消息】11月22日(週五),澳洲多家主流媒體報導了一個震撼性新聞,一位在4月份去澳洲探望妻子、兒子的中共27歲特工王立強(化名)向澳洲政府投誠。

他投了一個震撼彈,不僅是加深了西方世界對中共的警惕,更是給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中共特工們一個極大的啟示:凡是為中共賣命的,只許它把你滅口,不許你退出不幹。

其實,為中共賣命41年的間諜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是更具啟示作用的例子了,他沒有背叛中共,而是被供出來的,中共非但沒有救他,竟然在美國的監獄裡將他滅口。中共的大小特工們並沒接受他悲慘下場的教訓,還在前仆後繼。

◎ 金無怠之死的啟示




為中共服務41年,暴露後被主子暗殺的金無怠。

金無怠是中共前總理周恩來招收的特工。從1944年成為中共間諜開始,金無怠就給周恩來發來各種情報。後來,金無怠成為美國中情局的中國通,時任美國東亞政策研究室主任,為美國政府制定對華決策提供研究報告,同時,金無怠將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政策、底線等絕密情報不斷交給中共。

金無怠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37年之久一直沒有被發現,直到1985年退休後第四年,被向美國投誠的中共安全部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聲供出來,才暴露。金無怠退休後擔任美國中情局的顧問,對中共仍然有用。

與王立強不同的是,美籍華人金無怠為中共提供情報41年,直到被揭發。對這個忠心耿耿、並無叛變行為的老特工,中共是怎樣對待的呢?讓我們從頭說起。

1982年9月,聯邦調查局(FBI)中國反情報組組長史密斯(IC Smith)接到中情局通知,說美情報界遭長時間滲透,對方是個和中共合作的人。消息是從一個中情局策反的中共國情報機構人員、代號「舵手」(Planesman,俞強聲)處獲得。

隨後「舵手」提供更具體的消息:1982年2月,這名男子搭乘航班抵達北京,入住前門飯店553號房間,跟中共公安部高級官員見面且參加高規格晚宴,並被獎勵5萬美元。

1983年4月,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授權FBI監聽金無怠電話,並對信件、住所及行動進行監控,展開代號「鷹爪行動」調查。

1983年5月,金無怠再次啟程去香港。FBI在出境機場,秘密檢查金無怠的行李,沒有找到機密情報,但卻發現一把北京前門飯店553號房間的鑰匙(一年前離開時忘了歸還)。這與「舵手」提供的信息對上了號。

俞強聲攜帶金無怠的檔案到美國投誠,使美國聯邦調查局得到金無怠在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代號和通信證據。不久,美國政府公布逮捕了退休4年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總負責人、東亞政策研究室主任、美籍華人金無怠,並指控他是中共間諜,是中共某情報部門的少將副局長。

金無怠1965年加入美國國籍,1970年10月向中共傳送了尼克松總統希望和中共國建交的機密文件,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1981年金無怠退休,退休之後,仍在中情局擔任顧問工作。直到1985年被俞強聲供出為止。

但金無怠為中共服務這麼多年,所得酬勞總共僅十萬美金,而且存在香港。在他入獄後,中共立刻凍結了匯給他香港銀行賬號中的所有存款,並斷絕所有聯繫。金無怠為中共賣命41年,除了送一條命之外,什麼也沒有得到!

由於美國的反間諜工作有很多疏漏的地方,導致金無怠幾十年的間諜生涯沒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後,他的臺灣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幾十年的丈夫竟然是中共的高級間諜。

1985年11月,FBI探員登門拜訪金無怠,直奔主題,起初金無怠否認在中情局工作期間或退休後,跟中共情報官員進行過任何接觸。但當聽到與他單線聯繫的中共特工「區啟明」這個名字後,金無怠的鎮定消失了。從1952年開始,跟金無怠單線聯繫的中共特工就是區啟明,他倆合作關係長達20多年。底牌被掀開了,在證據面前,金無怠只好承認自己是代號XX的中共間諜。

1985年11月22日,金無怠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到被逮捕時,金已經替中共賣命41年!

當《華盛頓郵報》報導金無怠被捕,指其在過去30年裡一直向中共國傳遞情報時,震驚美國社會。

1986年2月,陪審團裁定金無怠的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3月4日判刑。

剛開始金無怠相當沈著鎮定,在等待判決期間,金無怠接受中文報紙採訪時,呼籲中共以釋放民運人士魏京生作籌碼交換他出獄,他呼籲中共當局能與美國政府談判,像美國與蘇俄以前曾經做過的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大陸安度晚年,畢竟他在中共某軍事情報部門是被授予少將軍銜的副局長。

金無怠以為自己給中共提供過那麼多有價值的絕密數據,中共肯定會出手營救。照中共的黨性來看,中共肯定不會救他,別說他已經退休4年了,就算他還沒有退休,只要暴露了的間諜,就等於是一張使用過的廁紙,除了趕快扔掉,什麼價值都沒有了。沒價值了,中共怎麼會再搭理呢?金無怠的悲劇就在於不知道中共是什麼東西。

最令金無怠驚訝和不解的是,當他的間諜身份被披露後,中共始終不承認他是自己人。堅決否認和他有任何關係。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聞發佈會上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派遣過任何間諜」,「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此時,金無怠仍對中共抱有幻想,他在獄中與妻子周謹予見面時,讓她設法到北京一趟,爭取面見鄧小平,希望請鄧小平出面同美國溝通。周謹予徵求一位朋友的意見,這位朋友說中共不承認金無怠為中共工作過,鄧小平怎麼可能出面援救呢?再者,外交部發言人的說辭就是中共的說辭,也就是鄧小平的說辭,所以去北京也沒有用。

◎ 金無怠被自殺

1986年2月,陪審團裁定金無怠的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3月4日判刑。在證據和證人面前, 金無怠只好承認自己是中共間諜。

被捕後3個月,還沒到宣判日期,1986年2月21日,就結束了生命,時年63歲。按照他太太的說法,不是自殺死的,是被中共特務暗殺的。

當有記者問金案的檢方律師亞若尼卡,當時打算給金無怠的量刑是什麼,他回答:「我們沒有到那一步,因為他自殺了。」但是原本的量刑將是「無期!無期!!無期!!!不能假釋!」

金無怠死後,他的兒子金鹿石醫生參與了法醫驗屍,屍檢結論金無怠是自殺,沒有他殺的嫌疑。然而這並不能打消人們的疑慮。

當時負責此案的檢方法律顧問、聯邦助理檢察官約瑟夫·亞若尼卡說:「我認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否則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因為把垃圾袋套在頭上,再綁上鞋帶,坐在地上窒息而死,是不可想象的。亞若尼卡說:「他像是專門練習過似的。人的自然反應,快憋死時本能的會把袋子扯下來透氣,但金無怠不是,他就那麼坐著。」

亞若尼卡說的「有人」,據說指的是金無怠生前的最後一位訪客──在金自殺前兩天,他妻子離開後稍晚,紐約華文報紙《中報》記者陳國坤與金見面。《中報》當時是美國華人小區一份貌似中允的華文報紙,非常火,銷售量在六四之前已經超過世界日報。六四發生後,中報立即表態支持中共鎮壓學生,被讀者強烈抵制,再沒有人去買,於是一下子就垮了。

亞若尼卡表示:「或許我過分解讀了這件事,但是當有這樣一位訪客、一位中國的記者,我確信他是中國情報部門的人,或是大使館或領事館派來的。這其中的巧合實在是太多了。」

金的好友張茂林說:「我一直都懷疑,我到現在還懷疑,他完全不像是自殺的。」他提及金無怠留下的最後一封信,裡面還讓妻子周謹予第二天給他帶東西,「可是那天早上他就自殺了,所以我就覺得蠻奇怪的。」

按正常思維,即使再有人來暗示他自殺,他也不會用這種方式自殺,所以他的死應該是他殺。




左為金無怠被捕時的照片,右為內地網民發現的位於北京香山果園內的金無怠墓碑。

有大陸民眾發現了位於北京香山果園內的金無怠墓碑,中間寫著:先父金無怠之墓。左邊是:一女二子的名字,右邊是金無怠的生死日期及出生地。

一個人的生命有多長,金無怠活了63歲,其中41年為中共服務。豈不令人深思?

◎ 向心、龔青夫婦擬投誠




被向澳洲政府投誠的下屬王立強舉報的向心、龔青夫婦表示願意留在臺灣。

《悉尼先驅晨報》11月22日報導,王立強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公開披露自己身份的中共特工。他向澳洲透露了中共駐香港高級軍事情報官員向心、龔青夫婦的名字和身份,並提供了他們如何為香港、臺灣和澳大利亞的政治干預活動提供資金,並開展政治干擾活動的詳細信息。

中共幾天後公布了一個假視頻並聲稱王立強曾是詐騙犯,這個視頻上的所謂王立強用肉眼就能看出是假貨,兩個人相貌、神態完全不是一回事。中共這活兒幹的太糙。

還有比這更糙的,2001年中國新年除夕那天,羅幹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其中坐在地上喊口號的,嫁禍給法輪功修煉者王進東。於是有網友把真王進東與天安門廣場上所謂的王進東,和後來在監獄出場的王進東進行比對,不需要機器,肉眼就一目了然。

有人爆料,說自焚的那個王進東是一個死刑犯扮演的,說好演完這場戲就放他回家,結果演完就把他處死了。沒想到還得接著演,可是死刑犯已經處死了,只能再找另一個罪犯頂替。如此,就出現了三個王進東。有人把這三個王進東的頭像做了比對,笑說中共幹的活兒沒法看。

今年10月,王立強就曾向ASIO提供的宣誓聲明中承認:「我本人也曾參與了一系列間諜活動。」如果返回中國,他將面臨一定的拘留,甚至可能被中共處決。

後來,王立強說,讓他非常悲憤的是,中共已經威脅他的父母、祖父母,以及妻子的父母,命令他們告訴王立強,如果他繼續公開曝光中共的秘密,將對他在國內的親屬不利。

澳洲主流媒體爆料的前一天,11月21日,向心、龔青夫婦倆進入臺灣進行活動,24日準備逃出臺灣時被截。中共不但宣稱王立強是詐騙犯,而且接著宣稱向心、龔青夫婦倆也是詐騙犯。

華府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中國項目研究員孟沛德(Peter Mattis),也是劍橋大學政治與國際研究專業的博士生,12月3日(周二)在舉辦新書《中共間諜活動:情報入門》(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介紹會期間,談到了王立強的投誠,向心龔青案件,以及中共如何對待特工的問題。他事後面對媒體詢問時,很確定看到一條新聞,是向心、龔青夫婦選擇自願留在臺灣。

他說,「如果我們聽到的消息是確實的話,王立強指證的那對夫婦選擇自願留在臺灣,這麼做是給自己找一條脫離(中共)的路,因為已經有先例,被暴露的間諜被開除。」開除意味著滅口。

孟沛德指出,他從沒聽說過有任何中共交換間諜的案例。他說,「談到中(共)國虐待間諜的事情,這其實是他們的一種運作模式,據我了解,即使在現在的時代,沒有一個中共交換間諜的先例。」「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如果你被抓到,那就完了。」

他還表示,過去的很多(中共)間諜案表明,如果身份暴露,他們就會被開除,甚至滅口。對於職業安全保障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好的跡象。

孟沛德指出,這一點也應該讓更多人知道,就是「中共情報機構不會做你的後盾。他們不會讓你活著並把你弄出來。」

孟沛德說,英美等西方國家的情報系統總是願意努力試圖去營救那些曾經為他們服務過的人。而中共是把暴露的特工滅口。這就是兩種體制的不同。

我們希望現在還在為中國共產黨賣命的特工們能夠看清形勢,為自己留一條生路。(文/蕭良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