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說NO!江氣急敗壞放一句狠話(圖)
 
林立
 
2019-11-20
 



錢學森與歌唱家夫人蔣英。

【人民報消息】奇才的科學泰斗錢學森,1911年12月11日生於上海,祖籍浙江省杭州市臨安。2009年10月31日8時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

生活嚴謹,連求婚都是一加一等於二

據中共新華社報導,早年的錢學森確實過著神童一樣的生活,他有著眾多科學家都具有的天賦:天才到聰明絕頂、記憶力超群,小時候從來沒有為考試發過愁,輕鬆地大學畢業並進入了美國一流的大學,師從泰斗級的專家馮-卡門從事火箭研究,很早就有了一位標準的英美式學者的範兒。

報導還說:錢學森的生活太嚴謹了,在別人看來他的生活是那麼的枯燥,連求婚都太過直白。錢學森追求蔣英的方法十分獨特。他直接對蔣英說:「怎麼樣?你跟不跟我走?」被拒絕後,他過些天還是說:「怎麼樣?你重新考慮過了嗎?我們結婚吧,去不去(登記)?」

是不是真的這樣,不知道。但這說明他的心都用在學術研究上,對女性的心理實在沒有研究。但是有一點,跟錢學森這樣的人結婚,婚姻就進了保險箱,他決不會包二奶和有外遇。

蔣英1919年生於浙江海寧,1936年隨父蔣百里遊歐洲,旅行意奧諸國,1937年進入德國柏林音樂大學研習,1941年畢業。1943年瑞士「魯辰」萬國音樂年會上,蔣英參加匈牙利高音名師依隆娜-德瑞高所主辦的各國女高音比賽,名列第一,為東亞獲勝之第一人。

1947年,古典音樂家蔣英與相識多年的科學家錢學森結為夫妻。為什麼他要追求蔣英呢?原來錢學森不是個只會研究科學的呆子,與眾多著名科學家一樣,他是位古典音樂的高手,如果他有時間並堅持下去,也會成為愛因斯坦一樣的小提琴家。

錢學森2009年10月31日去世,蔣英2012年2月5日去世,兩人相濡以沫走過了62年的人生歷程。相隔兩年零三個月兩人在另一個世界又見面了。

江系喉舌攻擊錢學森的原因

按理來說,錢學森的人品沒有什麼可被攻擊的,但江系筆桿子們都直接或轉圈攻擊錢學森。為什麼?因為著名核物理學家錢學森本人率先支持氣功研究,也相信法輪功,有報導說還練過法輪功。

2008年錢學森的堂侄、美國科學院院士錢永健獲得諾貝爾化學獎,那是錢學森去世的前一年。曾經師從錢學森的中科院重量級人物范良藻先生當年7月在《科學時報》撰文為錢學森賀壽,其中談到1979年令其難忘的兩個氣功試驗。

一次是上海原子能所學者顧涵森女士帶來兩位氣功師到力學所接受測試,范良藻和另兩位科學家俞鴻儒、談洪希望盡一切可能用科學實驗的方法來證明氣功的真偽。

范良藻說:「當氣功師發功時,遙指薄膜壓力傳感器時,X-Y記錄儀上不斷在記錄壓力波形,當俞鴻儒院士在壓力薄膜上塗了一層矽脂,X-Y記錄儀就停止了工作,從而確定氣功師發出的是紅外射線,壓力薄膜因受熱而變形,輸出的是熱信號。」

另一次試驗是范良藻曾經做過一個將壓力傳感器放在隔離的玻璃鐘罩內,「由小孩的意念發功,在示波器上也獲得了類似的脈沖壓力波形。」

這篇研究報告投稿國內的《自然科學》雜誌準備爭鳴,結果還沒「爭鳴」就被編輯部槍斃了。不到兩週,國外幾乎同樣內容的研究報告,卻在英國著名的《自然》(Nature)雜誌上發表了。

范良藻感嘆道:「自然界有太多的未知領域挑戰人類智慧,多懷一份敬畏並不見得就貶低了人類尊嚴。」

1980年2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主持,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會議邀請了一些特異功能者進行現場測試,胡耀邦也親手寫字封裝派專人到場參加鑒定,帶回來的準確識別結果令胡耀邦驚訝不已。

80年代,錢學森以他超前的洞察力和戰略家的眼光,將中醫、氣功、特異功能等與人體有關的部份,稱為人體科學,隨後擴展成為整個生命科學的內涵,並與他當年的老上級、時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張震寰連手,在中國科學界掀起了一場中國人體科學的浪潮。

1982年5月5日,錢學森給中宣部副部長郁文寫信。信中說:「中國科協四月廿八日通知說,『耳朵認字』之類不是我們科研方向,不准在報刊上介紹和宣傳。您是知道的,一到下面去執行,就會一棍子打死。上海出版的《自然雜誌》就接到命令,把即發排的《五月號》中撤出幾篇有關人體特異功能的科學研究論文。難道黨對有爭議的科學研究能這樣處理嗎?難道前車之鑒還少嗎?不是發動批判過摩爾根遺傳學嗎?還有批判控制論,批量子化學共振論,批人工智能;還有批數量經濟學,批形象思維。……我建議您通知上海市宣傳部門的同志,正確處理《自然雜誌》的問題,不要禁止它刊登科學論文。」

錢學森的信中還有這麼一段:「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騙人的,但那不是人體特異功能。人體特異功能和氣功、中醫理論是密切相關的。

這封信最後被轉到了胡耀邦手中,一個星期後,5月13日胡耀邦對科學泰斗錢學森的信作了如下批示:「這不是我們的科研方向和在科學上還沒有充分證實之前,報刊上不宣傳,不介紹,也不批評,這兩者我看是穩妥的,公正的,要堅決這麼辦。但可以允許極少數人繼續研究這個問題,也允許他們辦一個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況匯編,發給對這方面有興趣的科學工作者閱讀和繼續探討。」

胡耀邦的批示距今37年有餘。

胡耀邦批示後,又過了5個月,在1982年10月召開的人體科學籌委會第三次會議上,錢學森作了題為《這孕育著新的科學革命嗎?》的報告,他說「我想真正吸引著我們沿這條曲折而又艱險道路去探索的是:這可能導致一場21世紀的新的科學革命,也許是比20世紀初的量子力學、相對論更大的科學革命。我們當中誰來作這場未來科學革命的啟蒙者?誰呢?」

張震寰在得知《自然雜誌》被迫封殺了有關特異功能的研究報告後非常氣憤,他說「天王老子也不要怕,咱們堅決幹下去,幹到底。」「自參加革命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除了追求真理外,別無他求」。

不過,張震寰1994年過世。5年後,由於祛病健身有奇效,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一億人,超過了7千萬中共黨員人數。江澤民妒忌的發狂,說:「都去信他(法輪功創始人)了,誰還信我這個總書記?!」

胡耀邦批示發表17年之際,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功,並下達「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

當時江澤民開動國家所有的宣傳機器抹黑法輪功,24小時不間斷。至今,依然違法抄家拿走所有值錢的東西、現金,並停止工作、斷絕生活來源,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並利用器官移植牟利,至今20年,依然沒有停止。

有知情人透露,錢學森晚年從來不看電視。

江澤民親自登門碰一鼻子灰


江親自去錢家,拿著其著作竭力
誇讚,為的是求他批判法輪功!
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在全國範圍內鎮壓法輪功,很多宗教界的頭頭們都立即表態站在江一邊,但從80年代就在中國科學界掀起中國人體科學浪潮的鼻祖錢學森沒有表態,讓江澤民陷入非常尷尬的境地。

江澤民幾次派人去說服錢學森,出來為其鎮壓站臺,錢學森都一口拒絕。後來,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親自去錢學森家中,拿著錢學森的著作竭力誇讚,錢老連連說「謝謝、謝謝」。

等到江澤民把話拉到主題上,央求錢學森出來批判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錢老一言不發。最後江澤民提出寫文字稿也行,由其他人代念或發表在媒體上,錢學森默然,表情卻沒有商量餘地。談話只能終止,江澤民悻悻而歸。

回去後,江大罵道:他要不是錢學森,我決不會讓他活過今天!(文/林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