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江綿恒4年5換腎 郭文貴還欠一個承諾(多圖)
 
瞿咫
 
2019-12-6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澤民下令對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實行肉體滅絕,器官販賣,至今已經20年,依然沒有停止。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2005年12月19日刊登署名文章《江綿恒腎癌已晚期 江澤民品嘗錐心苦》。文章說,有朋友打電話來說,江澤民的長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因患腎癌,在上海瑞金醫院住院手術。

癌症專家說,將近一半的腎癌患者首次來院就診時即已屬晚期,約40%的患者術後復發或轉移。據說江綿恒的腎癌不但屬於晚期,而且腫瘤切開後發現裡面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東西。醫生說「要好好研究研究」。

後來才知道,江綿恒不但把腎臟腫瘤留下讓醫生研究,而且把自己的腎臟也留給了醫生。這怎麼回事?!江澤民下令對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從肉體上滅絕,活摘器官自己的兒子必然先受益。

但並不是任何事情都能用活摘器官解決。2003年薩斯肆虐時,死人無數,還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時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還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兒,趕緊追查,最後說是陳雲遺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薩斯(SARS)。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薩斯,住在一個家裡的于若木沒得薩斯,但同住在中南海的距離超遠的吳官正和羅幹倒被傳染上了!這算是什麼事兒?!

江澤民宣稱薩斯中國死200萬人也沒有關係,但自己卻率其全家逃到上海去了,命令十六大剛剛上任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頂住」!陳良宇連薩斯長啥模樣都不知道,咋頂住?

2004年9月中旬的十六屆四中全會,經過一夜的激戰,少數服從多數,江被迫交出中央軍委主席職位給胡錦濤。江下臺後知道誰也靠不住,還得把兒子推到前臺去,這樣江氏家族才不會被清算。結果長子江綿恒查出腎癌晚期,沒幾天活頭兒。如此一來,多麼周密長遠的登基計劃都等於零!

後來傳出江綿恒做了兩次腎臟移植手術,再後來江綿恒的癌症手術被列入「國家最高機密」,誰泄露誰就得被判刑。

● 江綿恒換腎4年就殺了5人

2017年秋天,逃亡美國的中共國安富豪郭文貴開始建立爆料平臺。

郭文貴說,中共時任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與江澤民長子江綿恒有「生死之交」。這「生死之交」,按照郭文貴的說法,不是形容詞,而是真實的生與死的關係。

郭文貴爆料說,兩人的關係是從孟建柱幫助江綿恒做換腎手術開始的。江綿恒從2004年到2008年之間三次在南京軍區醫院換腎,其中背後的選供體還有腎的配對,就是由孟建柱和上海政法委領導、軍隊的幾個領導一起進行的。

爆料說,江綿恒換腎殺了5個人。其中三次成功,兩次不成功,說是換了器官之後「有嚴重排斥反應」。按照專業的說法是人體對移植來的器官不接受。也可以說移植來的器官不接受這個人體。不管怎麼說,江綿恒4年間的三次換腎手術都是短暫成功的,否則就不需要再做下一次了。他再做下一次的過程中,還有兩次發生「嚴重排斥反應」,只能立即再殺一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摘下腎臟給江綿恒換上。

從2004年到2008年,按照郭文貴的爆料,江綿恒做過5次腎臟移植手術,殺過5位法輪功修煉者。那麼,2009年到2019年,這10年間,江綿恒為了活下去又做過多少次手術?殺過多少位法輪功修煉者?不知道。很久沒有江綿恒的消息了。

● 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黎磊石跳樓身亡




郭文貴爆料中提到的為江家換腎後自殺的專家黎磊石(右)、李保春(左上)和張世林(左下)。

郭文貴表示,幫江綿恒、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家人換腎臟的人就是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黎磊石。

黎磊石的訃告寫道:2009年被江蘇省評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十大傑出科技人物。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8次。他在國內外醫學雜誌上發表學術論文600多篇,出版《中國腎臟病學》等專著13部,有6項科研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獲軍隊科技進步一、二等獎12項。他領導的腎臟科,是軍隊、江蘇省醫學重中之重學科及實驗室。

值得關注的是這段話:他領導的腎臟科,是軍隊、江蘇省醫學重中之重學科及實驗室。據報導,黎磊石活體移植的器官100%存活。

蹊蹺的是,2009年黎磊石成為十大傑出科技人物,還立了一等功,但幾個月後,2010年3月16日上午,他竟然從位於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層的家中跳樓身亡,時年84歲。他在遺書中要求把骨灰撒入長江。

2年前,郭文貴剛開始爆料時說:「怎麼跳樓了?為什麼沾上江家就跳樓呢?」

有人估計,84歲的黎磊石是被突然滅口的。寫遺書有兩種,一種是假造的,反正也不拿出來示人;另一種是真的筆跡,是在逼迫之下寫的,寫完就逼著跳下去或扔下去的。

● 神童張首晟之死—中共不需要人材



張首晟一家在兒子張晨波的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從左到右:張首晟、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的女兒、畢業於哈佛大學的長子張晨波,博士數學家妻子余曉帆。

生命被定格在55歲的美籍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1963年2月15日出生於上海。

1978年,15歲的張首晟沒有上高中,直接從初中畢業考入復旦大學物理二系,是一位神童。1980年17歲畢業赴德國柏林自由大學留學,1983年20歲獲碩士學位。後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深造,1987年24歲獲博士學位。

畢業後在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從事博士後研究。後前往IBM擔任高級研究人員。 30歲任教於世界名校斯坦福大學。這個人在物理方面實在太優秀了,得獎無數。

1992年獲全球華人物理學會傑出青年科學家獎。1993年獲IBM研究部傑出創新獎。1999年被中共聘為長江學者講座教授,任清華大學高等研究院客座教授。2004年出任IBM-斯坦福自旋電子學研究中心主任。得諾貝爾獎只是個時間問題。

但是,2018年12月1日,中共的特務企業華為公司的財務長孟晚舟在過境加拿大被拘捕,當天晚上張首晟被暗殺。為什麼孟晚舟被拘捕,中共就不能留物理才子張首晟呢?

據逃到美國紐約的國安富翁郭文貴透露:被滅口的張首晟在2006年就已經是中共有編號的軍工,特務!發展他上線的人,決定邀請他上線的,就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

這好像也不是孟晚舟被拘捕當晚就迫不及待滅口張首晟的原因。

郭文貴說,在海外最起碼兩萬人在千人計劃之中,「我今天再次重申的是,張首晟不是千人計劃的被邀請的人,他是千人計劃的創始人。」

這是否意味著張首晟手裡有「千人計劃」的全部名單?這才是中共一直著急讓他趕快逃到中國大陸的原因?

中共在孟晚舟被拘捕當晚把他滅口了,等於是招認了張首晟對孟晚舟的老底知道的一清二楚,等於是告訴外界,華為是個間諜公司,孟晚舟和她的父親任正非為了盜竊美國高科技情報,與張首晟聯合作戰。

與張首晟相識的鄰居說,這麼有成就的一位科學家,交談起來就是一個典型的滿腦子銅臭的商人,與學者身份完全不相稱。

據說,回到大陸,中共非常給他面子。我們從中可以看到,當你有利用價值時,中共把你捧上天;當你沒有利用價值時,並且有損害中共的利益時,就把你消滅。

據舊金山一家網絡電視臺的追蹤報導:張首晟確實是2018年12月1日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被加拿大司法機構根據美國的要求逮捕後,於當晚從19樓墜下身亡。

他的妻子後來告訴媒體,張首晟有憂鬱症。言外之意是得憂鬱症自殺的。

有憂鬱症一定得吃藥,到了自殺程度的憂鬱症患者用藥量一定很大。

一位知情人受訪時透露:「他的屍體在驗屍官驗屍後,結果是,沒有任何藥物和酒精,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摔死。如何摔死他們不能鑒定,英文是『unknown』,就是不知道原因。這是朋友看過驗屍報告告訴我的。」

據報導,張首晟居住在舊金山1街425號靠海邊的一幢高級公寓19樓,這層樓的兩房兩浴單元市場價超過200萬美元。

12月1日晚6點許,張首晟與妻子下到公寓樓的底層車庫準備外出,此時張首晟說要回家取東西,妻子久等不見張首晟下來,便回家查看,發現張首晟已墜落樓下用作綠化的陽臺上,摔死了。

再有多宏偉的計劃,再有多聰明的頭腦,你得先有命。

● 27歲歌手謝津因發現江宋茍合證據被滅口


27歲歌手謝津因發現江宋
茍合證據被滅口。
另一個典型被扔下樓的,是在80年代中期被看作是最有希望的實力派歌手謝津,音樂人評論說,她的聲音條件極其難得。

天津青年女歌星謝津(1971年5月11日-1999年2月14日),是當時與那英、毛阿敏、杭天琪並肩的女歌星。1997年的一天,借調到北京的謝津乘坐宋祖英的車一同去中央臺錄音棚錄小樣,在車上謝津一邊說話一邊無意中掀開小工具箱,赫然發現一張「中南海通行證」(中南海紅卡),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謝津肚子裡擱不住事,不久宋祖英與江澤民淫亂的醜聞就迅速傳開,傳遍海政歌舞團,總政歌舞團等,為此解放軍文藝系統、廣電系統的一些文藝部門多次召開幹部、黨員、群眾會議,要求有關人員「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並將此作為一項政治紀律,要求必須嚴格遵守。

不久,謝津被退回天津,不再有機會露面。謝津回天津後,當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的宋祖英仍不依不饒向江澤民哭訴。1999年2月14日(週日),戊寅年臘月廿九的凌晨,江派國安特務潛入謝津23層自家寓所,趁她熟睡之際,掐昏後再從涼臺推下樓摔死。死的時候謝津穿的是睡衣。天津公安堅持說謝津是「自殺」。

● 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



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

郭文貴還提到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說為什麼李保春也跳樓呢?「是誰給他推下樓的?」

2007年5月4日下午4點左右,44歲的著名腎臟病學專家,中國透析移植協會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腎臟病協會委員,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腎內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李保春從上海長海醫院大樓的12層跳了下去,沒有留下一句話。

在他的追悼會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難以接受這個不能改變的事實,「十分悲哀,難以接受。」滿頭白髮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攙扶著,11歲的女兒一語不發,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著遺體不讓送進棺木,在釘入棺木的一刻發出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據揚子晚報2007年5月24日報導,一位同是科室主任的醫生紅著眼圈說,「就做醫生而言,李保春已經做到頂峰,而且才44歲,正是事業的黃金期,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想不開。」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李保春今年三四月份經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後來不見效,有一次無故摔倒了,去檢查也沒有發現有器官性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鬱症比較嚴重,住進了該院神經內科的病房,並開始吃抗憂鬱的藥,後來好轉了很多,失眠開始減緩。但5月4日下午跳樓自殺。

「憂鬱症」詞條解釋說:迄今,抑鬱症的病因並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與社會環境諸多方面因素參與了抑鬱症的發病過程。

臨床表現:常伴有自責自罪,嚴重者出現罪惡妄想和疑病妄想,部份患者可出現幻覺(註:實質是被討命債)。嚴重的患者常伴有消極自殺的觀念或行為。消極悲觀的思想及自責自罪、缺乏自信心可萌發絕望的念頭,認為「結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種解脫」,「自己活在世上是多餘的人」,並會使自殺企圖發展成自殺行為。

「從自己工作的大樓跳下,沒人知道他當時想著什麼,也沒有留下一句話。」這位知情人士嘆息說。

看到這裏,有些人其實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現代人受無神論教育,不相信有另外空間,不相信善惡有報,這段報導非常清晰的說明那些被活摘器官的冤魂在另外空間向他索命。無故摔倒?怎麼可能。

再看下一段報導就更明白了。

報導說,神經內科病房位於李保春平常工作的醫院六號樓住院部的二樓。據這位知情人透露,李保春跳樓那天,是從二樓病房上到7樓,七樓是他擔任科室主任的腎內科,然後去到12樓,這裏是泌尿外科,也是和他工作密切相關的科室。記者在咨詢時,護士告知,病人要進行腎移植,一般先到12樓的泌尿內科登記,然後等待腎源。

要進行腎移植,先到12樓登記。這意味著什麼?說好聽點兒,醫院要找腎源,說直白了,就是選擇被殺的供體!正在二樓住院治療憂鬱症的李保春就是從12樓跳下去,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該院泌尿外科在網頁上介紹該科的腎臟移植「1.供腎質量好,術後腎功能恢復快;2.供腎來源充足,等待移植時間短」。這短短幾句話透露的是江澤民對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的滅絕政策!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鎮壓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開始,就逐漸在全國範圍內的三甲醫院開始活摘器官。自此,「憂鬱症」成為江澤民時代的外科醫生的自殺和被自殺的代名詞。

值得習近平深思的是,江澤民掌權時,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是偷偷摸摸的幹,而習當政時,江澤民下令衛生部全國一盤棋,統一調配、互相支援,國家級合法化、公開化,連飛機場都為剛剛活摘的器官設有特殊快速通道。

怪不得衛生部原副部長、活摘器官專業戶黃潔夫在接受官媒記者採訪時激動哽咽。

● 羅幹:參與活摘的最後都不能留活口




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安妮女士逃到美國作證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2006年5月有媒體披露,羅幹在政治局開會說,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醫生護士等一干人員,最後都不能留活口。

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安妮女士(化名)逃到美國作證說,她工作過的醫院裡參與摘除器官的醫生有些已經失蹤和死亡,其丈夫(現已離婚)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生,他親自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在他從事這個工作的兩年期間,摘取了兩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的眼角膜,有時每天要活體摘取幾個人的眼角膜。

自2003年開始,安妮注意到他變得精神恍惚,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把電視給關了,他都不知道。後來晚上開始做惡夢,盜汗,醒來看到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

安妮的丈夫在一篇日記中寫了一件事:當這個供體(法輪功修煉者)被麻醉昏厥之後,他用剪刀剪開她的衣服,從衣服的口袋裡掉出來一包東西。他打開一看是個小盒子,裡面有個圓的法輪的那個護身符。上面有個紙條,寫著:「祝媽媽生日快樂」。這使他受到很深很深的刺激。

安妮說,她的前夫因為內心受到良心的譴責,最後拿手術刀的手都發抖了。在停止摘取器官後很長一段時間精神都不正常,開著車都緊張得要命,過不了正常生活。

當他決定洗手不幹後,在中國一直被追殺。安妮女士就因為在一次追殺中替他擋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間留下了難看的疤痕。

一位與安妮前夫一起做活體器官移植的醫生因為長期做這類手術而得了憂鬱症。安妮還證實一個院長的女兒因此跳樓自殺未遂,醫院一些知情者對院長女兒的自殺原因也是諱莫如深。

安妮說,蘇家屯血栓醫院參與摘取器官的醫生,很多人檔案被調走,或者換名等,永遠不知道這些人最後到哪裏去了。

● 有點人性的器官移植醫生被送往SARS第一線滅口

2003年薩斯肆虐時,人人聞薩斯色變。中共為掩蓋真相稱其為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

2013年,新快報網站發佈了10年前薩斯期間一張令人震驚的照片。照片批註稱,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2003年,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北京某衛生學校的學生透露說,多年前她的老師曾在課堂上告訴他們,非典時很多患者都給活著焚燒了。

衛校學生說:「當時北京的非典特別嚴重,有很多人已經沒有什麼治癒的希望,但是讓他活著就散布那個病毒,好多人其實就是直接給拉到火葬場去燒了,就是那病人還沒有完全咽氣,然後就直接放棄了。」

北京市民龐女士表示,她曾經聽北京某個醫院的護士描述,一個患非典的老黨員當時大聲叫著,說他是老黨員不能燒他,但還是被人用被子一裹直接扔到焚燒爐裡,活著就給燒了。

深圳公安一位專門處理薩斯死人的警察說:「因薩斯患者有巨大傳染性,醫院已不負責處理薩斯病人屍體,這部份工作由軍隊和公安系統接管,死者由部隊統一銷毀。」

在廣東、四川和東北三省等地,軍隊用「封村」的辦法,滅絕了很多薩斯瘟疫爆發的村落。其辦法是:首先切斷電話線,封鎖消息,禁止所有人員離開。有一個村落被封村後,有人偷偷跑出來,結果被軍隊開槍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區,警方基本上是等待裡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後大面積的消毒處理。

在如此恐怖的日子裡,江核心下令,凡是活摘器官不堅定、患憂鬱症的醫生護士都送往北京抗薩。

揚子晚報報導說,2003年5月5日上午8時,正是抗「非典」最為艱難的時候,這一天,在第二軍醫大學廣場前舉行了盛大的送行儀式,為李保春等63名奔赴北京小湯山醫院的「勇士」送行。李保春擔任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赴京醫療隊副隊長、上海長海醫院醫療隊長、小湯山18病區主任。

安妮證實,自己的前夫也曾於2003年5月被送往北京抗薩。據安妮稱,當時北京聚集了很多全國各地做器官移植的醫生。外科醫生去治療SARS(烈性呼吸道傳染病)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當時,安妮和家人就認為,當局是為了借刀殺人、滅口。

● 希望郭文貴兌現2年前的那句話

國安富豪郭文貴是中共國安系統裡面的一個重要執行者,他不但知道的太多,而且活兒幹的太有質量,與張首晟一同被嘉獎。

郭文貴爆料江綿恒、孟建柱家換器官內情時,說他自己親自參與過這種交易。

郭文貴在2017年9月1日的爆料視頻中說,法輪功說器官移植,他原來否認,並說這是假的。現在他說了實話。

郭文貴說:移植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是真的!我想很多話我還不能說。我就親自參與過這樣的事情,我就親自參與過!我未來講!」

現在,中共年輕的特工王立強已經站出來說自己參與了一系列的間諜活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中共是邪惡的。

有網友讓我寫文章時,給郭文貴捎上幾句話,說他們希望他在天滅中共的關鍵時刻勇敢站出來,拋棄豪宅、遊艇、豪車,做下一個王立強。(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