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實的故事:午夜車下鬼(圖)
 
馬勤
 
2019-11-30
 



詭異的是,第一起車禍的肇事者竟是第二起車禍的受害者!

【人民報消息】小王是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小伙子,未婚,在一家運輸公司有一份不差的工作,是個司機,開的是集裝箱大貨車。由於他工作認真也很能吃苦,領導很看重他,不久就當了車隊隊長。公司有一次擴大經營,又購買了幾輛貨車,有一輛很豪華的集裝箱車自然就配給了小王,小王很開心,工作也更賣力了。

小王每天起早貪黑,晚上將近一兩點鐘才能回家,並且必定要經過211國道,這是一個城郊幹道,白天車來人往很是熱鬧,但到了晚上尤其是深夜,這兒卻像死一樣的寂靜。

這天小王坐在寬敞的駕駛室裡,快速地行駛在211國道這條熟悉的路上。他看了看手錶:「唉!都11點50分了!」渾身疲憊,真想馬上回家洗個澡睡覺。不覺得又加快了車速……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輛摩托車的燈光,上面坐著一男一女,小王鳴喇叭示意他們不能在快車道行駛,但他們好像沒聽見一樣,兩車之間的距離在不斷縮短,縮短……,當快靠近的時候,小王慌了,猛踩剎車,但,車速太快,停不下來了!大貨車就這麼直楞楞地撞了過來……在撞車的那一瞬間,摩托車上的那個男人好像才回過神來,跳了出去,但還是被大貨車狠狠地撞到了腿,痛得昏了過去。那女人就沒那麼幸運了,當場斃命。小王呆呆地坐在駕駛室中,緊握方向盤的雙手在發抖!渾身被剛剛的一幕嚇出了汗!

「啊!我殺了人了!怎麼會這樣?!也許……也許那人還沒死……」小王四下望了一下,沒有人,他想:趕快逃吧!沒人看見的……

這時,那個男人醒了過來,發出了痛到已經不成人聲的聲音:「不要……不要……跑……,我會……會……報仇……仇……的……!」小王一驚,想那人肯定已經記下了他的車牌,要是他得了救,這時逃走也會被抓住判刑的!

小王感到身後有一個聲音在說:「殺了他!殺了他!」小王就像著了魔一樣,把集裝箱大貨車慢慢倒了回去!那男人意識到了什麼,雙手撐著地向後挪。「不!不!!……啊……」後輪軋過了他的肚子!

「……哦嗚……」前輪軋過了那男人的胸部!小王看著車前那堆肉泥,不禁一顫,因為那裏面分明有一雙血紅血紅的眼睛盯著他!!他迅速的開車逃走了,小王這夜未眠……

為免再路過那條路,小王辭了那份工作。後來他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也結識了一位女友,這樣過了兩年,這件事也就淡忘了。小王不久就要結婚了,這幾天他特忙。一天晚上小王和女友忙到十一點多,突然來了一個電話,是女友的父親,告訴她,母親病倒了,要趕快回趟家。小王於是就向自己的弟弟借了他的小型兩輪摩托車「125」,帶著女友往她家開去,很快出了城,車開上了他久違的211國道……

「咦?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好像……」這時,小王突然想起了兩年前的那起車禍,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場景又顯現在他的腦中,彷彿就是昨天發生過的事。「不……不會……吧?!」而當他心慌意亂抬起頭時,發現已有一輛集裝箱大貨車沖了過來!他下意識地跳了出去,只覺得腿一陣巨痛,昏了過去……

當小王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自己的腿已經被血浸濕了。又看見離他不遠處那輛肇事車停在那裏,跟他二年前開的那輛車竟是一模一樣!自己的女友躺在一邊已被軋得血肉模糊!小王拉了拉她,感到她冰冷的身體已經開始僵硬了!他一陣怒火湧上心頭,不覺喊了出來:「不要……不要……跑……,我會……會……報仇……仇……的……!」雖然這聲音是從小王的嘴裡發出的,但明顯不是他的聲音!那聲音既沙啞又不成人聲!他又是一驚,不敢再往下想!

可那大貨車已經慢慢地倒了回來!小王求生的本能讓他雙手撐著向後挪,可這種挪動哪有那車快!小王絕望地喊叫起來:「不!不!!……啊……」

同兩年前一模一樣,後輪也軋過了他的肚子!「……哦嗚……」前輪也軋過了他的胸部!但是小王並沒有立刻死去,他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向那已開到他面前的車頭看去,寬大的駕駛室裡亮著昏暗的燈光,而那裏面竟然沒有人!!!

人常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言外之意是只有你我倆人知道,我把你整死了,這個世界上就沒人知道了。實際上,還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你把人整死了,其實這個人只不過是脫去了肉身而已,主元神、主意識(俗稱靈魂)沒死,在另外空間裡。這個人能不找你報仇嗎?

世間發生了太多神奇的善惡有報的事情,說明天理是存在的。

中共前特務頭子康生在延安酷刑整死很多無辜者,他死前病房裡不許關燈,否則就驚恐的大叫說那些人都來向他索命。這是護士透露出來的。

周恩來生前道貌岸然,幹了太多的壞事,甚至親手殺掉救命恩人,他死前飽受癌症的折磨,死後繼續受刑,永無停息。

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以移植手術牟利。江的兒子江綿恒幹惡事得了腎癌,為了活命起碼先後殺過5個法輪功修煉者,做過5次大手術,有3次成功。

科學研究證明,被移植的器官的每一個細胞都是那位死者的形像。也就是說,江綿恒為自己活命而殺的人活在他的身體裡,這個被害者能讓江綿恒活的舒舒服服、自自在在的嗎?所以,很快江綿恒的身體又不行了,還得做移植手術。從2004年到2008年,4年之間,江綿恒就在南京軍區醫院三次換腎,目前已知至少做過5次大的移植手術。想想看,這是很毛骨悚然的事情。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真實存在的。這輩子不還,下輩子還,下輩子還不完,再下輩子接著還。不管人怎麼說、怎麼想,善惡有報每天都在發生。(文/馬勤)△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