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强被美澳保护 向心夫妇愿留台湾(多图)
 
萧良量
 
2019-12-5
 



中共年轻特工王立强弃暗投明是顺天而行,天象所致。



这是中共特工王立强的直接上级向心、龚青夫妇,现被扣在台湾。中共不但说王立强是诈骗犯,让中共特工们寒心的是,向心夫妇俩刚被抓,中共就赶紧撇清,说他们也是诈骗犯。



真假王立强对比。左边是投诚的特工王立强,右边是中共抹黑用的假货。髮型、耳型、脸型、鼻型都不一样,连眼镜都没找一个同样的。中共怎么可能不灭亡呢?!



2001年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三个王进东,左为王进东真身,可能早已遭不幸。中间为在天安门广场表演自焚的死刑犯、假王进东,演完后已被灭口。右边是最后出场的另一个假王进东。估计也早被灭口了。罗干这活儿干的太糙。

【人民报消息】11月22日(周五),澳洲多家主流媒体报导了一个震撼性新闻,一位在4月份去澳洲探望妻子、儿子的中共27岁特工王立强(化名)向澳洲政府投诚。

他投了一个震撼弹,不仅是加深了西方世界对中共的警惕,更是给还在为中共卖命的中共特工们一个极大的启示:凡是为中共卖命的,只许它把你灭口,不许你退出不干。

其实,为中共卖命41年的间谍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是更具启示作用的例子了,他没有背叛中共,而是被供出来的,中共非但没有救他,竟然在美国的监狱里将他灭口。中共的大小特工们并没接受他悲惨下场的教训,还在前仆后继。

◎ 金无怠之死的启示




为中共服务41年,暴露后被主子暗杀的金无怠。

金无怠是中共前总理周恩来招收的特工。从1944年成为中共间谍开始,金无怠就给周恩来发来各种情报。后来,金无怠成为美国中情局的中国通,时任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研究报告,同时,金无怠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不断交给中共。

金无怠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37年之久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1985年退休后第四年,被向美国投诚的中共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声供出来,才暴露。金无怠退休后担任美国中情局的顾问,对中共仍然有用。

与王立强不同的是,美籍华人金无怠为中共提供情报41年,直到被揭发。对这个忠心耿耿、并无叛变行为的老特工,中共是怎样对待的呢?让我们从头说起。

1982年9月,联邦调查局(FBI)中国反情报组组长史密斯(IC Smith)接到中情局通知,说美情报界遭长时间渗透,对方是个和中共合作的人。消息是从一个中情局策反的中共国情报机构人员、代号「舵手」(Planesman,俞强声)处获得。

随后「舵手」提供更具体的消息:1982年2月,这名男子搭乘航班抵达北京,入住前门饭店553号房间,跟中共公安部高级官员见面且参加高规格晚宴,并被奖励5万美元。

1983年4月,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授权FBI监听金无怠电话,并对信件、住所及行动进行监控,展开代号「鹰爪行动」调查。

1983年5月,金无怠再次启程去香港。FBI在出境机场,秘密检查金无怠的行李,没有找到机密情报,但却发现一把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的钥匙(一年前离开时忘了归还)。这与「舵手」提供的信息对上了号。

俞强声携带金无怠的档案到美国投诚,使美国联邦调查局得到金无怠在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代号和通信证据。不久,美国政府公布逮捕了退休4年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部总负责人、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美籍华人金无怠,并指控他是中共间谍,是中共某情报部门的少将副局长。

金无怠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1970年10月向中共传送了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共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让中共及时调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1981年金无怠退休,退休之后,仍在中情局担任顾问工作。直到1985年被俞强声供出为止。

但金无怠为中共服务这么多年,所得酬劳总共仅十万美金,而且存在香港。在他入狱后,中共立刻冻结了汇给他香港银行账号中的所有存款,并断绝所有联系。金无怠为中共卖命41年,除了送一条命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由于美国的反间谍工作有很多疏漏的地方,导致金无怠几十年的间谍生涯没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后,他的台湾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丈夫竟然是中共的高级间谍。

1985年11月,FBI探员登门拜访金无怠,直奔主题,起初金无怠否认在中情局工作期间或退休后,跟中共情报官员进行过任何接触。但当听到与他单线联系的中共特工「区启明」这个名字后,金无怠的镇定消失了。从1952年开始,跟金无怠单线联系的中共特工就是区启明,他俩合作关系长达20多年。底牌被掀开了,在证据面前,金无怠只好承认自己是代号XX的中共间谍。

1985年11月22日,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到被逮捕时,金已经替中共卖命41年!

当《华盛顿邮报》报道金无怠被捕,指其在过去30年里一直向中共国传递情报时,震惊美国社会。

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

刚开始金无怠相当沉着镇定,在等待判决期间,金无怠接受中文报纸采访时,呼吁中共以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作筹码交换他出狱,他呼吁中共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俄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大陆安度晚年,毕竟他在中共某军事情报部门是被授予少将军衔的副局长。

金无怠以为自己给中共提供过那么多有价值的绝密数据,中共肯定会出手营救。照中共的党性来看,中共肯定不会救他,别说他已经退休4年了,就算他还没有退休,只要暴露了的间谍,就等于是一张使用过的厕纸,除了赶快扔掉,什么价值都没有了。没价值了,中共怎么会再搭理呢?金无怠的悲剧就在于不知道中共是什么东西。

最令金无怠惊讶和不解的是,当他的间谍身份被披露后,中共始终不承认他是自己人。坚决否认和他有任何关系。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此时,金无怠仍对中共抱有幻想,他在狱中与妻子周谨予见面时,让她设法到北京一趟,争取面见邓小平,希望请邓小平出面同美国沟通。周谨予征求一位朋友的意见,这位朋友说中共不承认金无怠为中共工作过,邓小平怎么可能出面援救呢?再者,外交部发言人的说辞就是中共的说辞,也就是邓小平的说辞,所以去北京也没有用。

◎ 金无怠被自杀

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在证据和证人面前, 金无怠只好承认自己是中共间谍。

被捕后3个月,还没到宣判日期,1986年2月21日,就结束了生命,时年63岁。按照他太太的说法,不是自杀死的,是被中共特务暗杀的。

当有记者问金案的检方律师亚若尼卡,当时打算给金无怠的量刑是什么,他回答:「我们没有到那一步,因为他自杀了。」但是原本的量刑将是「无期!无期!!无期!!!不能假释!」

金无怠死后,他的儿子金鹿石医生参与了法医验尸,尸检结论金无怠是自杀,没有他杀的嫌疑。然而这并不能打消人们的疑虑。

当时负责此案的检方法律顾问、联邦助理检察官约瑟夫·亚若尼卡说:「我认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否则他应该不会这么做。」

因为把垃圾袋套在头上,再绑上鞋带,坐在地上窒息而死,是不可想象的。亚若尼卡说:「他像是专门练习过似的。人的自然反应,快憋死时本能的会把袋子扯下来透气,但金无怠不是,他就那么坐着。」

亚若尼卡说的「有人」,据说指的是金无怠生前的最后一位访客──在金自杀前两天,他妻子离开后稍晚,纽约华文报纸《中报》记者陈国坤与金见面。《中报》当时是美国华人小区一份貌似中允的华文报纸,非常火,销售量在六四之前已经超过世界日报。六四发生后,中报立即表态支持中共镇压学生,被读者强烈抵制,再没有人去买,于是一下子就垮了。

亚若尼卡表示:「或许我过分解读了这件事,但是当有这样一位访客、一位中国的记者,我确信他是中国情报部门的人,或是大使馆或领事馆派来的。这其中的巧合实在是太多了。」

金的好友张茂林说:「我一直都怀疑,我到现在还怀疑,他完全不像是自杀的。」他提及金无怠留下的最后一封信,里面还让妻子周谨予第二天给他带东西,「可是那天早上他就自杀了,所以我就觉得蛮奇怪的。」

按正常思维,即使再有人来暗示他自杀,他也不会用这种方式自杀,所以他的死应该是他杀。




左为金无怠被捕时的照片,右为内地网民发现的位于北京香山果园内的金无怠墓碑。

有大陆民众发现了位于北京香山果园内的金无怠墓碑,中间写着:先父金无怠之墓。左边是:一女二子的名字,右边是金无怠的生死日期及出生地。

一个人的生命有多长,金无怠活了63岁,其中41年为中共服务。岂不令人深思?

◎ 向心、龚青夫妇拟投诚




被向澳洲政府投诚的下属王立强举报的向心、龚青夫妇表示愿意留在台湾。

《悉尼先驱晨报》11月22日报导,王立强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公开披露自己身份的中共特工。他向澳洲透露了中共驻香港高级军事情报官员向心、龚青夫妇的名字和身份,并提供了他们如何为香港、台湾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干预活动提供资金,并开展政治干扰活动的详细信息。

中共几天后公布了一个假视频并声称王立强曾是诈骗犯,这个视频上的所谓王立强用肉眼就能看出是假货,两个人相貌、神态完全不是一回事。中共这活儿干的太糙。

还有比这更糙的,2001年中国新年除夕那天,罗干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其中坐在地上喊口号的,嫁祸给法轮功修炼者王进东。于是有网友把真王进东与天安门广场上所谓的王进东,和后来在监狱出场的王进东进行比对,不需要机器,肉眼就一目了然。

有人爆料,说自焚的那个王进东是一个死刑犯扮演的,说好演完这场戏就放他回家,结果演完就把他处死了。没想到还得接着演,可是死刑犯已经处死了,只能再找另一个罪犯顶替。如此,就出现了三个王进东。有人把这三个王进东的头像做了比对,笑说中共干的活儿没法看。

今年10月,王立强就曾向ASIO提供的宣誓声明中承认:「我本人也曾参与了一系列间谍活动。」如果返回中国,他将面临一定的拘留,甚至可能被中共处决。

后来,王立强说,让他非常悲愤的是,中共已经威胁他的父母、祖父母,以及妻子的父母,命令他们告诉王立强,如果他继续公开曝光中共的秘密,将对他在国内的亲属不利。

澳洲主流媒体爆料的前一天,11月21日,向心、龚青夫妇俩进入台湾进行活动,24日准备逃出台湾时被截。中共不但宣称王立强是诈骗犯,而且接着宣称向心、龚青夫妇俩也是诈骗犯。

华府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中国项目研究员孟沛德(Peter Mattis),也是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专业的博士生,12月3日(周二)在举办新书《中共间谍活动:情报入门》(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介绍会期间,谈到了王立强的投诚,向心龚青案件,以及中共如何对待特工的问题。他事后面对媒体询问时,很确定看到一条新闻,是向心、龚青夫妇选择自愿留在台湾。

他说,「如果我们听到的消息是确实的话,王立强指证的那对夫妇选择自愿留在台湾,这么做是给自己找一条脱离(中共)的路,因为已经有先例,被暴露的间谍被开除。」开除意味着灭口。

孟沛德指出,他从没听说过有任何中共交换间谍的案例。他说,「谈到中(共)国虐待间谍的事情,这其实是他们的一种运作模式,据我了解,即使在现在的时代,没有一个中共交换间谍的先例。」「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如果你被抓到,那就完了。」

他还表示,过去的很多(中共)间谍案表明,如果身份暴露,他们就会被开除,甚至灭口。对于职业安全保障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迹象。

孟沛德指出,这一点也应该让更多人知道,就是「中共情报机构不会做你的后盾。他们不会让你活着并把你弄出来。」

孟沛德说,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情报系统总是愿意努力试图去营救那些曾经为他们服务过的人。而中共是把暴露的特工灭口。这就是两种体制的不同。

我们希望现在还在为中国共产党卖命的特工们能够看清形势,为自己留一条生路。(文/萧良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