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想判他死刑,胡錦濤非留著這活口(圖)
 
——江澤民說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來的
 
蕭良量
 
2019-11-18
 



江澤民、江綿恒和江志成的漢奸後三代大貪大爛。曾慶紅近日透露說,江稱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來的。



兩個替江挖洞的銀行行長:左是判12年徒刑的王雪冰,右是判死緩的劉金寶。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被呂加平揭穿是「二奸二假」,連親爹是誰都能偽造,明明是漢奸高官的兒子,卻說是「革命烈士」的後代;明明30年代是漢奸學生,卻自稱是地下黨員。50年代江留學蘇聯,成了克格勃遠東情報局間諜,90年代把相當於44個臺灣的領土拱手送給了俄國,成了賣國賊。

近日,曾慶紅透露,江澤民說中共的江山是其打下來的。非常搞笑。

江澤民的父親日偽宣傳部副部長,連名字都是假的

江的父親江世俊是侵華日軍占領南京時的日偽大漢奸、宣傳部副部長。江世俊當日偽漢奸時就防備有朝一日侵華日軍戰敗後,國民黨會重掌天下,於是棄自己原來的名字江世俊不用,一開始就用大號「江冠千」。日本投降後,該被槍斃的江世俊又永久放棄「江冠千」這個號,恢復使用江世俊,並跑回老家鄉下隱姓埋名低調躲藏起來。

江澤民是日偽時期漢奸學生

江冠千當日偽宣傳部副部長時期,侵華日軍間諜總頭目、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有個得力助手叫丁默邨(亦名丁默村、丁默根)。丁創辦南京大學青年幹訓班,從日偽高級官員子弟中,選拔幼苗,從小培養漢奸。

丁默邨一共辦了四期未來幹部培訓,江澤民是第四期成員。2003年10月,有人公開發出呼籲,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張照片,其題目為《李士群江澤民合影》,攝製於1942年6月。這張照片的見證人指出,李士群接見偽中央大學青年幹訓班(秘密)第四期成員,當時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為江澤民。

1945年9月3日,日軍戰敗投降,中國失地開始光復。國民黨政府在當月26日頒布《收復區中等以上學校學生甄別辦法》,對日軍侵華時的淪陷區公立專科以上的在校學生進行甄審。南京中央大學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為漢奸偽學校,其在校學生均要進行甄審,也在甄審之列的江澤民逃跑,流落到了江西永新一個叫棉花坪的地方,被一位農民收留,避了半年風頭才被家人接走。

歷年來,中共在宣傳上一直跟日本較勁,其實這都是為了轉移視線用的。你中共真抗日,侵華日軍侵略中國時,你不應該與他們勾結在一起,打國民政府軍;你真恨侵華日軍,你應該把漢奸江澤民處理了。80年後,你中共反反覆覆跟日本現政府和日本人民叫板,不就是你建國非法,只好拿民族主義當擋箭牌嗎?

江澤民把出身從漢奸改為革命烈士

江澤民不但在履歷表上把漢奸出身(父親)改為革命烈士子弟(從不來往的死去六叔),而且還絞盡腦汁的把紙上的優勢變成被提拔的優勢。

江澤民沒事就到圖書館去查閱,看六叔江上青生前的戰友都是誰,這些人現在任什麼職務,然後想辦法去接近他們。上海原市長(當時市長是一把手,市委書記是二把手)汪道涵和將軍張愛萍就中了江澤民的招兒。

江澤民是如何搬出「老前輩」張愛萍將軍當臺階來鋪就自己的仕途呢?

被江秘密判刑10年的呂加平是這樣揭發的:當江知道張愛萍將軍曾是死去的六叔江上青的戰友時,「在八十年代初的一次全國性會議上,出席會議的江在散會時有意在會場門口守候張愛萍將軍,當張出來被他攔住後,江恭謙客氣的問張是否認識江上青。張聽後一驚,並很是詫異的打量江,然後說,他不僅認識江上青,而且江上青是他的好戰友。又說江上青是一位很好的同志,後來不幸犧牲了,他一直在懷念這位好戰友。接著他問江是江上青的什麼人,江立刻回答說他是江上青的兒子,但又馬上改口說江上青是他的養父,他是江上青的養子,他在江上青犧牲後就被生父母過繼給江上青做兒子了(沒聽說過繼給死人當兒子的)。張聽後非常高興和激動,熱情的拉著江的手連連說:這太好了,江上青同志犧牲以後我們一直在找他的家人,想表示哀悼和慰問,但一直沒有找到。沒有想到你是他的養子,總算找到他的親人了,這太好了!你要繼承你父親江上青革命烈士的遺志,好好為黨工作。」

攀上了張愛萍將軍這棵大樹,江澤民被提拔的很快。江當上中共黨總書記之後,張愛萍才知道了事實真相,非常氣憤,說「怎麼也想不到會如此下作」,以後電視裡出現江,張愛萍就拐杖戳地大罵,旁邊人怕老將軍氣壞了,馬上轉到別的頻道。

江家錢櫃子王雪冰

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凡是與江家父子關係密切的銀行行長都被關進監獄,有一個算一個,王雪冰和劉金寶是最典型的。

前中國銀行董事長兼行長、前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一路攀升只因為是江澤民家族的錢櫃子,江澤民過節時請的二十多對好友裡準落不下王雪冰夫婦。

出事前,建行行長王雪冰經常在辦公室呆到很晚,曾對一些信得過的人說:我今天不用下班了,隨時準備跟他們(紀委)走。王雪冰在獲悉可能被判死刑的消息後,吞服安眠藥片,又用磨尖的牙刷柄割左手動脈,雙料自殺,送301解放軍總醫院搶救。自殺未果後,王供出七十多名高官受賄或索賄,以求立功減罪,其中包括江澤民。

王雪冰被捕原因是涉及多宗「問題貸款」(即壞賬),壞賬的意思是王雪冰把巨款貸出去了,但收不回來。因數額巨大、牽扯的級別太高,這個案子被轉交最高檢察院審理。

2003年12月10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王雪冰有期徒刑12年,並處沒收個人部份財產。2004年1月14日新華網報導《北京高院駁回原建行行長王雪冰上訴維持原判》。很多人忿忿不平,說給國家造成如此大的損失,為什麼判的這麼輕?

為什麼?銀行行長王雪冰是替江澤民背黑鍋的,銀行巨大黑洞在江家,要判王雪冰死刑,那貸款不還錢的江家父子判不判死刑啊?!

2005年8月,王雪冰「因為患有糖尿病,最近獲准保外就醫,已返家休養治病」。

江澤民想判他死刑立即執行,但胡錦濤要留著這個活口

劉金寶和王雪冰的情況還不一樣,他是主動上賊船,純粹是找死,1994年劉金寶升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後來千方百計要與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搭上關係。真搭上關係後,江氏父子為了挪用更多的國庫銀子,1997年8月又讓劉金寶兼任香港分行總經理。2002年6月任改組後的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香港銀行公會主席。僅2001年4月至2003年2月,劉就挪用中銀2.68億元送給江綿恒和上海幫。

2002年12月9日,國際清算銀行發佈長達一百零五頁用於評估五月至九月的例行報告,第二十九頁有這樣一句話:「需特別注意的是,中資銀行(一家或數家)轉移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到它們位於加勒此海地區的分支機構。」

國際清算銀行總部位於瑞士,是服務各國中央銀行的銀行,各國中央銀行會定期向其報送有關資料,國際清算銀行的資料是對各國中央銀行報送的資料進行加總後的結果,他們堅稱:「我們相信資料是準確的,雖然我們通常不會掌握每一筆具體交易的明細。當我們注意到有不尋常的動向時,我們會向有關的中央銀行查詢。」

「這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一位國際清算銀行的高級經濟學家稱,「但是中間的原因我們不清楚。我們曾經去加勒比海地區的(中共國)中央銀行訊問,但是對方不願回答。對於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測,但猜測畢竟不能算是事實。可能只有中國國內的銀行自己知道。」

對於這麼大的一個金融「黑洞」,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中資銀行都始終保持沉默。正當國際銀行界浮想聯翩、各方不斷猜測的壓力下,中國銀行只承認轉移了八十多億港元,約時價十億美元。那麼,誰轉移了剩下的二十億美元?用途是什麼?中資銀行都三緘其口,給人留下無窮的想象餘地。

2003年5月20日,時任中國銀行副董事長、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總裁劉金寶在深圳戲劇性落網。當中紀委告訴劉金寶誰也保不了他,並暗示江澤民也干涉不了這個案子時,劉臉色慘白,嘴角不停哆嗦,滿頭流汗。他回房後吞服了二星期量的安眠藥,暈倒在床上,被急送至305軍隊醫院搶救,後脫險。

劉金寶供出的最有價值的消息是:國際清算銀行2002年12月發現的無人認賬的20多億外流美金是江澤民十六大前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至海外的。

2001年至2002年年初,中共高層開了五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江澤民在2002年11月召開的十六大交出黨政軍大權,於是江在交權之前大撈一筆,沒想到錢還沒捂熱乎就被國際清算銀行給清算了。

江澤民把一股火撒在劉金寶身上,想判他死刑立即執行,但胡錦濤偏要留著這個活口,以讓江渾身不舒服。

2005年8月12日,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貪污罪判處劉金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案發後,贓款已全部追繳。

劉金寶被捕後,江一直想把他暗殺掉。由於地方監獄沒有可靠的人,胡只好把劉金寶交由軍方代行看押,主要是防止劉在監獄裡被莫名其妙的滅了口。

在長春出庭時,劉金寶從囚車下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由五名全副武裝的特警貼身保護。此情此景讓所有在場的人都張大了嘴、臉色發青,他們明白除了江的人馬,沒人敢光天化日之下開槍滅口這麼重要的罪犯和證人。(文/蕭良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