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蠢戲!拉出謝覺哉 只為臭習王(多圖/視頻)
 
蘇撬阱
 
2019-12-30
 



一位28歲女士被老板趙磊持槍強姦多次,致懷孕並做流產,提到此事她就痛哭!



中共元老謝覺哉與第二任妻子王定國

【人民報消息】最近網上出現一個轟動新聞,說是中共元老謝覺哉與第二任妻子王定國的外孫趙磊持槍強姦了女下屬W女士,一個月內多次強姦導致其懷孕、做人工流產,W女士近期以旅遊身份來到美國西部,向自由亞洲電臺爆料。

似乎交代的很清楚了,但還是看的一頭霧水,好像還缺東西。出於好奇,追蹤到採訪者自由亞洲電臺,看到文字稿與W女士哭訴的一小段視頻。

在讀到自由亞洲電臺的原始新聞稿時,才看到最關鍵、最說明問題的部份,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拉出死去近半個世紀的謝覺哉編造故事,是為了臭習近平和王岐山。

讓我們先從謝覺哉講起。

◎ 謝覺哉簡介

謝覺哉(1884年5月-1971年6月15日),他是橫跨三個時代的人,1905年,21歲的謝覺哉考中了清朝秀才,成為中國科舉最末一代秀才。1923年11月加入中國國民黨。1925年,41歲的謝覺哉遇到毛澤東,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國民黨清黨時被清除。

比毛澤東大9歲的謝覺哉,1933年至1934年期間擔任毛澤東秘書,期間主持起草了中共紅色政權最早的《勞動法》、《土地法》、《婚姻條例》等一系列法例。被稱作「延安五老」。

中共非法建政後,謝覺哉成為首任內務部長、第三任最高法院院長(1959年4月至1965年1月)。

1956年9月在中共八大會議上,謝覺哉成為中共中央候補委員。1966年5月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成為中央委員。1966年文化大革命,1971年謝覺哉病逝,終年87歲。1976年9月9日毛死。

◎ 謝覺哉與元配何敦秀的婚姻

元配:何敦秀(1879年─1967年)(謝覺哉有時也稱何敦秀為「冬秀」),光緒五年十月廿七日何敦秀生於湖南寧鄉草沖蓮花山村,出身中醫世家,其父清朝時中過舉人,做過清朝官員。

1899年近20歲的何敦秀與15歲謝覺哉結婚,那個時候那個地方的習俗是女比男要大4至5歲左右。其和謝覺哉育有四男三女(其中三男兩女活到成年),如下:

長子:謝廉伯,農民。

次子:謝子谷,曾任友仁中學(後為寧鄉縣六中)校長,後回鄉當農民。

三子(早夭)

四子:謝放(1913年─1996年)1937年在延安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學習。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任中共中央秘書處機要科科員及毛澤東的譯電員。

謝放1944年任八路軍359旅政治部副主任。中共非法建政後,歷任中共解放軍後勤學院訓練部任考核科科長、國防科委華北辦事處政委、後勤部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獲授中校軍銜,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1996年6月30日在北京去世。

女兒:謝群英,後來殘疾,農民。

女兒:謝冰茹,農民。

1920年,在與元配何敦秀共同生活了21年之後,36歲的謝覺哉離家赴長沙,任《湖南通俗報》主編。正是在這裏,他第一次見到比自己小9歲的毛澤東。於是入黨、跟著中共鬧革命,從此再沒有回過家。期間與元配時有通信。

《謝覺哉家書》中透露,從1939年到1951年,謝覺哉一共給元配寫了八封信。

◎ 謝覺哉與「組織安排」的妻子王定國的婚姻

到了1937年,離家已17年的53歲謝覺哉被中共「組織安排」與24歲的王定國結婚。

據鳳凰網2015年報導,1937年,時年53歲的謝覺哉已離鄉十多年,被派到甘肅八路軍駐蘭州辦事處做毛澤東代表。時年24歲的王定國也在蘭州辦事處工作。

報導說:王定國稱,當時「組織上給我說謝老年紀大,生活上需要有人照顧;做時任蘭州國民黨甘肅省政府主席、寧鄉同鄉賀耀祖的統戰工作,需要有夫人身份的人出面協助,希望我與謝老結為伉儷」。王定國同意了,但晚上吃飯慶祝後,讓她進謝老的臥室,她不幹。

報導還說:王定國出身窮苦,小時候做過童養媳,不識字,說:讓我照顧謝老我同意,怎麼還一起睡覺?別人告訴她,結為伉儷,就是夫妻。她猶豫了,說希望給她時間考慮,自己在四方面軍時有個相好叫張靜波,是她參加革命的引路人,現在不知還活著沒有,希望組織上幫她打聽清楚。後來查清張靜波已在紅軍西征中犧牲,王定國才同意了婚姻。

王定國早年不識字,謝覺哉曾讓她去辦公室拿《西北日報》,拿了三次都沒拿對,就奇怪的問:怎麼回事?王定國才難堪的說:我不識字。謝覺哉聽後說:不用怕,我教你。後來,王定國跟著謝覺哉學寫詩詞、練書法。

◎謝覺哉與王定國的兒女

謝覺哉與第二位妻子王定國共育有七個子女,五男二女。

2019年已107歲的王定國是目前還健在的年齡最大的中共「女紅軍」。

下面是4年前她的孩子們的情況:

長女:謝宏,1938年生,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處長,已去世。

二子:謝飄,1939年生,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經濟貿易部工作,離休。

三子:謝飛,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電影導演。

四子:謝列,國家海洋局工作,離休。

五子:謝雲,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工作,離休。

六女:謝亞霞,在德國從事醫學工作。

七子:謝亞旭,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

◎ 近日一則性醜聞牽連到謝覺哉王定國及其女兒

謝覺哉死於毛時代,去世前幾年才遞補為中共中央委員!

最近一則持槍強姦的性醜聞點名點姓說是謝覺哉、王定國的外孫趙磊幹的,說是這個外孫仗著外公謝覺哉這個名字張狂的要命,大家都捧著他,對他點頭哈腰。

怪了,謝覺哉活著的時候,他的孩子們都沒張狂,死去近49年之後外孫倒張狂起來了?

一位冒出頭來爆完料就消失的張先生打電話說,趙磊「一個月的營業額甚至高達數億元,這些都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的事情」。什麼意思呢?張先生說到航空,說到銀行,在說誰呢?

謝覺哉和王定國只有兩個女兒,到底是哪個女兒的混賬兒子幹的呢?

按照官媒報導,王定國1938年生的大女兒謝宏生前只是個處長。哪年去世的查不到,丈夫應該不是大官大腕,否則官媒一定會提起。

謝覺哉和王定國生的小女兒謝亞霞排行老六,在德國從事醫學工作。言外之意是定居在德國了。入沒入德國籍這不重要,丈夫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謝亞霞有兒子的話,也不可能在中國大陸生活。

◎ 自由亞洲電臺的報導全文與視頻

2019年12月22日,自由亞洲電臺以《中共元老家人涉持槍強姦女下屬 北京警方疑包庇拒不調查》刊登了一篇新聞,還有剪接成2分14秒的視頻。這個新聞和視頻裡有幾個很值得玩味的地方。

例如,W小姐說她父親是河南一家大型央企的負責人,中學階段在重點中學渡過,後赴美留學,2017年學成歸國。但她的口音裡沒有一絲河南腔的痕跡,也不是標準北方人口音。另外,中國大陸人不會把警察稱作「員警」,報導中的W小姐卻一口一個「員警」。

有報導說,當時勸她進入趙磊公司的那兩個人,現在都否認有這麼回事,甚至說不認識趙磊。如此看來,W極有可能是中了圈套,成為了犧牲品。



W女士在美國洛杉磯哭訴自己的遭遇,視頻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讓我們先看看這篇有乾貨的報導,其中最值得各位讀者關注的是,W小姐說到「航空」等等,而自稱「張先生」的那位做了精彩的解說。

報導說:「張先生說:他是謝覺哉的外孫,隨著母親改嫁到鐵道部的那個姓啥。他們都很熟悉跟領導、公安部的啦,他關係網非常龐大,結識的都是區級部級幹部。他繼父(鐵道)部裡一個領導,他生父,原來國務院的那個叫趙什麼……還有跟那個中央領導在一塊吃飯呢,跟那個王岐山,跟那個栗戰書,還有跟那中央領導一起照的照片嘛。他一點不怕這些領導。他認識人多了去了,他派車來接我跟航空工業集團喝酒呢,他們一個領導,見到他握手都點頭哈腰的嘛。」

以上我們介紹了,時年87歲的謝覺哉是毛澤東當政時代1971年病逝的,謝覺哉與王定國生的大女兒去世前最大的職務是處長。媒體介紹謝覺哉的孩子時,都異口同聲提到電影導演謝飛。顯然他是孩子中最出名、最有成就的。

這位張先生的口氣大的很,也是個無所不知,無官不熟的吹牛大王。詭異的是,他打電話給自由亞洲時,直接把持槍強姦犯趙磊與王岐山、栗戰書(習近平親信)掛鉤,說他們之間來往如何密切,但沒有提到三呆婊江、曾派系的任何一個高官與趙磊認識。最詭異的是,當自由亞洲再主動聯繫張先生時,就聯繫不上了。

連人都找不到了,他說的那些話怎麼能讓人信服!

下面轉載自由亞洲電臺2019年12月22日的全文報導,如下:

北京發生駭人強姦疑案,涉案者據報是一位中共元老的親屬,受害的90後女孩聲稱多次受到身為太子黨的老板污辱,報警求助卻不受理,知情人士也被迫滅聲。由於官方和當事人至今仍拒絕正面回應,令案件蒙上神秘色彩。(黃小山 / 鍾廣政 報導)

現年28歲已離開中國的受害女孩以W小姐稱號接受本臺記者訪問,她父親是河南一家大型央企的負責人,中學階段在重點中學渡過,後赴美留學,2017年學成歸國。

回國後,她獲得兩位企業老板引薦,進入一家名為「美好世界航空集團」的公司從事影視和廣告策劃的工作,該公司老板趙磊,據稱是中共元老謝覺哉的外孫。

據她稱,去年8月底的一天,老板趙磊故意將她一個人留在辦公室,並持槍威脅強姦了她,此後,再多次在辦公室強姦她,直到一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但又不敢告訴家人,只能向朋友求助,後在朋友的鼓勵下,於去年10月16日到北京市朝陽區東壩派出所報案。但接下來的事情則遠遠超出了她的意料。

據W小姐說,她報案後,因為趙磊涉槍,東壩派出所很快將他抓到了派出所,還W小姐則被安排去婦產醫院做檢查和人流,並檢測DNA。但讓人意外的是,當天晚上趙磊就被釋放,此後,事情就不了了之,辦案員警和醫院方面也不再回應她。

W小姐:就是2018年8月份的中下旬吧,後來10月份住院,然後醫生檢查了傷口,當時還幫我流了產,包括流產,警方拿走了那個東西。這些都在醫生手裡。那些傷口之類的,當事醫生他們還給我拍了照。當時我相信員警會處理這個事情,但是後來聯繫的時候員警什麼都不說。所以我覺得,員警跟他們是一夥的吧。

W小姐說,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她感到恐怖。最先勸她報警的一個朋友,本來是一個從事危機處置的公司老板,也有一些關係,但後來卻突然消失了一段時間,再次現身的時候卻少了一根手指。朋友說是遇到了麻煩,但她也不敢多問。

W小姐在採訪中多次情緒崩潰痛哭,她表示,從事發到現在,她都不敢告訴父母,害怕他們被牽連。一個多月前,以旅遊的方式逃離了中國,才敢出來說這些事情,但依然不敢公開全部資訊。

本臺記者致電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區東壩派出所,該所人士稱,如果需要查詢相關資訊,必須上門去找實際負責的員警。

儷嬰婦產醫院回應本臺記者採訪時,則以涉及當事人隱私為由,拒絕提供資訊。但該醫院職員稱,他們除了基本的醫學檢查和治療,不會為任何案件提供證明材料,因為他們並不屬於警方的合作單位,因為涉及司法證明的必須是三甲醫院才可以做。

據一位知情人張先生向本臺記者表示,他知道趙磊屬紅色權貴家族後代,並且具有強大的人際關係網,和公安部的高層,中共政治局常委級的高官都認識。


習近平當國家副主席時與王定國一起出席春晚。
張先生說:他是謝覺哉的外孫,隨著母親改嫁到鐵道部的那個姓啥。他們都很熟悉跟領導、公安部的啦,他關係網非常龐大,結識的都是區級部級幹部。他繼父(鐵道)部裡一個領導,他生父,原來國務院的那個叫趙什麼……還有跟那個中央領導在一塊吃飯呢,跟那個王岐山,跟那個栗戰書,還有跟那中央領導一起照的照片嘛。他一點不怕這些領導。他認識人多了去了,他派車來接我跟航空工業集團喝酒呢,他們一個領導,見到他握手都點頭哈腰的嘛。

張先生還指出,趙磊和W小姐的事情他知道一些,趙磊也親自打電話找過他,他感覺到趙磊不好,因此才刻意疏遠。但他表示,事情太複雜,他也不能去過問此事。

張先生說:(趙磊)沒結婚,又有錢,現在糟踐人家女孩,我比較擔心這個人。W某某這個事情呢,我是沒辦法插這個嘴。因為他頭天進派出所,當天晚上就出來,公安部的領導都跟他好,你派出所的幹警算個啥?趙磊給我打電話,我說你咋弄那小女孩,你多大歲數了?那樣不道德。也不是弄一次、兩次,幾次呢,現在都說不清楚,現在都說不清楚,這個事我不能插手。

此外,該知情人還透露,趙磊的生意也顯示出其龐大的人脈,比如,他的業務裡有航空餐配送,以及從山東產地為多家大型國有銀行的食堂配送食材,一個月的營業額甚至高達數億元,這些都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的事情。

為此,本臺記者試圖聯繫上趙磊本人,但其公司官網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其友人也沒有回應記者試圖聯繫他的請求。

據趙磊的個人社交帳戶顯示,趙磊1994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獲俄語言文學學士學位,後從北京金融學院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2001年獲北大新聞學博士學位。其擔任法人的「美好世界航空集團」成立於2016年3月,他的生意,幾乎涵蓋了現在的絕大多數的領域,比如到航空、航太,軍工。此外,還有房地產業,國際貨運,交通運輸,石油天然氣,旅遊,教育,影視文化,醫療衛生,銀行金融,體育等。

本臺記者試圖就此事採訪全國人大法工委,了解他們對此事的態度,但該機構的一部公開電話已被轉移為傳真機。(全文轉載完)

◎真正知情人戳破此詭異鬧劇

自由亞洲電臺12月22日刊登這個消息後,引起轟動。4天后,26日,中共開國少將蔡長元之子蔡小心在微博上稱,中共元老謝覺哉和王定國夫婦沒有叫趙磊的外孫,並指社會上不少人冒充「紅後」招搖撞騙。

知根知底的紅二代蔡小心舉證說,王定國曾在自己父親手下當兵。1936年12月時他父親蔡長元是紅西路軍總部政治部話劇團政治協理員,王定國是話劇團女兵。

蔡小心稱受害人遇到的是「假紅後」,「冒充紅後的騙子」。

有網友在蔡的微博下面留言稱:「謝覺哉王定國唯一外孫曾潔是國內一名音樂工作者,不曾出國。」

◎整個事件的幾個關鍵疑點

1、據W受訪時說,事發前,她曾跟隨趙磊參加過會議,會上經常聽趙磊跟別人介紹自己時說:「我姥姥是王定國,姥爺是謝覺哉,家裡在北京特別有勢力。春晚上習近平身旁的那位老人,就是我姥姥。」另外,還有一些政府官員與趙磊見面時,也會跟自己的隨行人員介紹趙磊的身份。

逢人就說我「家裡在北京特別有勢力」那是精神病,那是缺什麼吆喝什麼。江綿恒需要說我「家裡在北京特別有勢力」嗎?江綿恒這三個字就代表「中國第一貪」,江澤民當政時,江綿恒這三個字就曾經簽約簽到手軟。你什麼時候看見江綿恒的兒子江志成炫富的?盜國賊江澤民的家訓是「悶聲大發財」。

凡是炫富的都是暴發戶心態,怕別人說自己不富。數年前有個香港新聞說,看見李嘉誠穿著圓領衫吃大排檔,因為李嘉誠這個名字就代表實力和財富,所以穿什麼、吃什麼都隨意。那些炫富的敢嗎?

2、趙磊在自己的個人社交帳戶說,其擔任法人的「美好世界航空集團」成立於2016年3月(習近平當政期間)。2018年秋天就持槍強姦。

趙磊自己介紹說,他的生意,「幾乎涵蓋了現在的絕大多數的領域,比如到航空、航太,軍工。此外,還有房地產業,國際貨運,交通運輸,石油天然氣,旅遊,教育,影視文化,醫療衛生,銀行金融,體育等。」

趙磊的生意是如何在2年之內涵蓋了中國大陸絕大多數的領域的?比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孫子江志成還牛?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還牛?誰信啊?信的是腦殘。

現在,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拼命往自己家裡撈錢,權貴們更是如此。別說他是個假貨,就真的是謝覺哉的外孫,發大財也輪不到他!

3、照張先生的說法,趙磊的業務裡有航空餐配送,以及從山東產地為多家大型國有銀行的食堂配送食材,光是這一項,一個月的營業額甚至高達數億元。而且沒結婚,又有錢。

這就怪了,別說沒結婚,就是有老婆,只要有錢,豬八戒也會有很多漂亮的女孩主動找上門,往懷裡紮,要求包養。怎麼,這個公司天天生金子的未婚老板還需要持槍強姦一位女下屬?這與中國大陸的國情不相符啊!

這不,自由亞洲電臺前幾天就有個報導,說華融集團56歲的黨委書記兼董事長賴小民就有「一百多套房、一百多個同黨、一百多位情婦」。家裡搜出重三噸、2.7億元人民幣現金,其九旬高齡母親的銀行戶口也有3億元現金。這些都不是他自己炫富炫出來的喔,是搜查出來的。

解鈴還須系鈴人,這個蹊蹺的醜聞還是那位自稱張先生的人捅破了窗戶紙,他磨磨唧唧的暗示,趙磊不過是點燃爆竹的那個撚兒,要崩的是王岐山、習近平和習的親信栗戰書。(文/蘇撬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