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謝謝賴昌星 狠治姬鵬飛和劉華清(多圖)
 
門禮瞰
 
2019-12-10
 



左為已被江滅口在監獄的賴昌星,右為江親信、大貪大淫的賈慶林。



江及其親信都是大貪大爛,什麼錢都敢賺!



江澤民保護賈慶林就是保護自己!

【人民報消息】「遠華案」主角、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在江澤民的大秘賈廷安的通風報信之下逃亡加拿大,最終被遣返回國,整死在監獄裡。

實際上「遠華案」的真正主角是時任黨總書記江澤民與江的親信、福建省委書記賈慶林。

有知情人說,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每一個大富翁的背後都有一兩個靠山,沒有靠山能發財的,一個沒有!

賴昌星逃到加拿大之後,爆出了很多料,很多局外人不可能想象到的事情。賴於1994年成立遠華集團,後來從事走私活動。他是靠走私起家的。

據官方消息透露,從1996年到案發,遠華集團從事走私犯罪活動僅僅五年,走私貨物總值人民幣530億元,偷逃稅額人民幣300億元,合計造成國家損失830億元。當時被稱為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的「第一大走私案」。

儘管廈門遠華公司走私案在港澳炒翻了天,中國媒體僅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報》的一個角落首次披露,然後媒體一片沉默。2000年海外媒體如《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開始大篇幅報導,使遠華案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據媒體報導,「遠華案」案發的起因,是1999年3月,當時的總理朱镕基接到一封匿名信,揭發廈門市的遠華集團公司大規模走私詳情,其中含有相當詳細的人證物證,因此而扯出這起金額達天文數字的走私大案。

對這起案件,朱镕基表示:「不管清查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對不講情面。」江澤民也假惺惺地表示:「不論是誰,都決不手軟。」但不久,項目組就發現案件跟江澤民身邊的人如賈廷安、賈慶林有密切關聯,感到非常棘手。

2000 年初,香港《經濟日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中共中央派出的「420項目調查組」,必須在3月初兩會召開之前全部結案,以使當局能在兩會期間,將這一案件作為「跨世紀反腐敗大案」的反貪污「重大成果」,公諸於眾。這顯示江澤民希望盡早結束調查,免得查到自己的頭上來。

● 未結案先滅口

到了2000年,紀檢、監察、海關、公安、檢察、法院、金融、稅務等部門協同辦案,廈門特大走私案及相關的職務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在這期間,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員被審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責任。

2001 年,各級人民法院已對廈門特大走私案涉及的167起案件做出判決,涉及被告人269人。但在2001年7月還沒有結案時,就已有幾人被判處死刑,並已執行,其中包括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時任行長葉季諶、廈門海關東渡辦事處船管科時任科長吳宇波,還有王金挺、接培功、黃山鷹、莊銘田、李寶民和李士專等人。

這麼一個世紀大案,在沒有完全查明的情況下就槍斃十幾個從犯,事實上等於把證據消滅了,讓「遠華案」成為結不了的懸案。這其中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因為案件牽扯到了江澤民自己人,所以江澤民迫不及待地要殺人滅口。而這種陰險的殺人滅口,卻被江澤民拿來當作自己的決心和成績在媒體上大吹特吹。

● 江澤民說謝謝賴昌星
  
在遠華案中,江澤民的心腹、江辦主任賈廷安就曾向賴通風報信。賴昌星透露,他和江澤民五個秘書中的三個都很熟,包括大秘書賈廷安。

很多人對於賈廷安這個名字很陌生。賈廷安是江澤民當總書記時的辦公廳主任。從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時,他就擔任江的秘書。1985年1月,賈廷安跟隨江澤民從北京回到上海。1989年6月,又隨江澤民回到北京。賈是江澤民最重要的秘書、幕僚,內部稱其為「大秘書」。
  
2004 年,江澤民把江辦主任賈廷安調升軍委辦主任,還硬以「特殊情況」和「有利於工作」為由,提出將賈廷安從上校直接擢升為中將。軍委委員們說賈的行政級別也就是司局級、軍銜是上校,這樣做底下會造反。江澤民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軍委討論時,二度被擱置,最後賈廷安竟然授銜為上將。
  
賴昌星介紹,「他(江澤民)的家在中南海裡,是一個大房子,很大。他住一邊,警衛和秘書什麼的住另一邊。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時間,他家裡在裝修,就在釣魚臺住了一段時間。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釣魚臺住。」

賴昌星對《遠華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說,雖然他和江澤民本人沒有直接接觸,但他曾有意給中央軍委捐款。江的秘書便報告給了江澤民。賴昌星披露,「江澤民說:不用了。他(江澤民)叫我留著錢好好做生意,還說謝謝我。他本來也知道我是他秘書的好朋友。」

有一次江澤民出國訪問回來,賈廷安去接機。賈廷安向江澤民匯報說,接到一份報告,說是廣東一宗汽車走私案跟李紀周有關(公安部原副部長)。然後,賈廷安就叫江澤民的另外一個秘書先問問賴昌星,問這個事和賴昌星有沒有關係。

賴昌星還提到,這個秘書是江澤民家裡的管家,家裡上上下下都交給他。這個秘書來問賴昌星,賴昌星回答:「那個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沒有。」這個秘書說:「知道和你沒有關係,他們就好辦。」

賴昌星隨即在珠海通知了李紀周(當時李紀周隨朱镕基到廣東反走私),並安排了李紀周的女友、原公安部交通局官員李莎娜躲藏(後已被捕)。

賴昌星和賈廷安關係密切到這種程度,江澤民又還能整誰?不管江喊得怎麼高調,其實都只是他拿來整治自己政敵的幌子。

● 整治姬鵬飛和劉華清


左為劉華清,右為姬鵬飛。
在這個轟動一時的遠華大案中,江澤民真正要整治的人實際上是中共資深外交官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和軍委副主席劉華清的女兒、兒媳婦。

江澤民鼠肚雞腸,誰要說一句看不起他的話,他是非要報復的。有兩個人一直被江澤民惦記著,一個是姬鵬飛,另一個是劉華清。這兩個人在各自的領域裡人脈都非常深,也都沒拿江澤民當回事。說起來不能怪人家不尊重三呆婊,是因為江確實還不如一個小科長的能力。

姬鵬飛曾是中共外事系統實權派,也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腦人物。歷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港澳辦主任、人大副委員長、中顧委常委,權高位重。改革開放前,他的孫子穿戴著從外國帶回來的時髦衣服,走到哪裏都是風頭十足。江澤民是什麼東西?根本沒有放在眼裡。姬勝德提起江澤民來也出口不遜,這都讓江澤民臉色鐵青。姬勝德是中共元老姬鵬飛的獨子,是總參情報部常務副部長,和賴昌星私交非常好。而劉華清的女兒是姬勝德的下級,所以江澤民把他們串起來打。

1999 年3月中旬,姬勝德在珠海接獲通知,讓他趕回北京玉泉山參加軍委擴大會議。姬勝德趕到會場一看,發現氣氛不對勁,無人跟他打招呼。接著就被抓起來了,當時大有判死刑之勢。姬勝德出事後,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曾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等請求寬恕獨子姬勝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絕。姬鵬飛絕望之下於2000 年2月10日13時52分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關於姬鵬飛的死訊,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只發了一則簡短的消息。江澤民沒有出席他的追悼會,中央軍委、軍方的四總部、國防部也沒有送花圈。但姬勝德母親許寒冰終於通過元老與遺孀路線為兒子爭得死緩。

被關在總參監護所的姬勝德參加完父親葬禮後,感覺前途更加無望,於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脈,並吞服70多片利眠寧(安眠藥),但自殺未遂。姬鵬飛的妻子許寒冰要求江澤民準予其子姬勝德以高血壓症為由保外就醫被拒,又提出每週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又遭拒之後,許悲憤難抑,於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藥自殺,在301醫院被搶救了過來。對這個為共產黨賣命一生的家庭,江澤民真有點斬盡殺絕的意思。

對於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江澤民是早就想動手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好機會。劉華清是「六四」之後鄧小平給沒摸過槍的江澤民安排的軍事「保姆」,亂提拔將軍的江澤民當然不肯要人整天給他做什麼指導。

鄧小平在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安排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時,擔心江澤民與軍隊毫無淵源,因而特地安排劉華清、張震兩員老將出任軍委副主席,為江澤民保駕,以穩定軍心。

江澤民在翅膀逐漸變硬了之後,開始在軍中培植自己的勢力,破格提拔了一批中青年將領。不久,江澤民改變了以往不問軍事的習慣,更多的直接插手軍中的事務。劉華清、張震曾經多次聲稱,要由懂軍事的人領導軍隊,以此來表達對江澤民插手軍隊的不滿。甚至有人說,劉華清在政治局會議上經常指著江澤民的鼻子教訓他,因為他覺得他是鄧小平安排下來的,在沒打過一天仗的江澤民面前擺擺老資格是理所當然的。他哪裏知道江澤民是小人,得罪不起。

1999年,五十年大慶,江澤民傳令不許軍隊退休老軍頭穿軍裝,其實就是為了突出自己。閱兵前,江澤民到天安門城樓上會見黨政軍要員,但見劉華清上將軍裝帽徽威風凜凜,江覺得他簡直是跟自己叫陣,憋著火問道:「不是說不准穿軍裝嗎?你怎麼搞的?」劉華清沒有買賬,沖口而出:「你一天仗沒打過都可以穿軍裝,我怎麼就不能穿!」

江一時被噎得說不出話,氣得臉色煞白,渾身哆嗦,直到閱兵式要開始被請下城樓坐上閱兵車時才緩過勁兒來。閱兵回去以後,江便對由喜貴說,要狠狠整整劉華清。

中共十五大以後,張震宣布退休,鄧小平也已經去世。同時,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布置,江澤民在軍中的勢力也已經日益強大。這時候,江澤民意識到整劉華清的時機成熟了。劉華清本身沒什麼把柄,但那時劉的女兒劉超英(總參情報部五局上校副局長)捲入了美國的政治獻金醜聞。劉超英的上司正好是姬勝德,而姬勝德的朋友是賴昌星。這終於給了江一個機會。

賴昌星向《遠華案黑幕》作者盛雪談到姬勝德時,他說:「不管我在北京、深圳、廈門,還是在香港,只要他到那裏,知道我在,就一定會和我見面嘍。我們見過的面是數不清了。」打擊賴昌星並不是江澤民的真正目的,他要打的是姬勝德和劉華清的女兒。
  
小女兒劉超英和二兒媳鄭莉是劉華清最疼的兩個人。因為她們被捕的事,劉華清寢食難安,斟酌再三,別無他路,只有老著臉皮親自打電話給江澤民講情,但江澤民接電話後沒有說一個字,聽完之後就放下了電話,嘴角浮起一絲得意與輕蔑。曾慶紅曾經對劉華清說:你反對江主席,咱們奈何不了你,但是把你兒媳、老婆、子女抓起來是綽綽有餘。

劉華清兒媳婦鄭莉(總政治部軍官)被捕後,曾從兩個女兵日夜看守中乘上洗手間之機,逃了出來。她逃到了河南,給劉華清打了電話,問劉是否知道她被捕的事,劉回答知道,她才死了心,知道此時無人能救她,就黯然回到中調組去自首。

劉的女兒劉超英在北京國際機場貴賓室被抓的時候,也曾傲氣的喊道:「我是劉華清女兒,你們為什麼亂抓人?」但是,十幾個軍人根本不回答,硬是一聲不吭地把她從機場帶走了。當劉超英仍然驕橫十足,拒絕交代時,中紀委審查人員上去給了她一記耳光和一頓臭罵,從來沒有受過這等待遇的劉超英此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開始交待問題。

在處理劉的親屬一案中,全過程由江澤民親自坐陣,直接下令,給辦案人員撐腰。劉華清親屬被抓後,據說江澤民的「近臣」曾向他建議:「要善待恩人的後人」,也就是說劉華清輔佐他有功,但江一聽就火冒三丈,讓他立即閉嘴。

● 遠華案打到賈慶林

遠華案中牽涉到的另一個主角就是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

廈門遠華案於1999年遭揭發,是中國自1949年以來被曝光的最大貪污走私案,涉案資金確定為700億人民幣左右,牽涉多達250名以上的地方、省甚至是中央級別的官員。他們被指控在1994年到1999年期間,收受數百萬美元的賄賂,使價值數億美元包括汽車、燃油、原材料、重型機器和奢侈品的貨物通過廈門港口走私到中國。而1994至1996年,賈慶林是福建省委書記和福建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這是江澤民查遠華案不讓往上查的原因。

賈慶林生於1940年3月,河北泊頭人,因為與江澤民同具第一機械部工作經歷,幸運地受到「老上級」江澤民的欣賞,因此隨著江澤民後來當上中共總書記,政治前途也一路水漲船高。

在江澤民打垮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後,1996年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賈慶林,被江澤民提拔到北京當市長,之後再出任北京市委書記和政治局委員,由此可見江對他的器重。

賈慶林於1962年畢業於河北工學院電力系,在一機部辦公廳政策研究室任職。1978年出任中國機械設備進出口總公司總經理,1985年調到福建工作,93年初升任福建省長,年底升福建省委書記。

遠華案案發後,項目組在賴昌星公司裡搜出賈慶林到遠華公司和他的合影。賴說,專案組要抓他回去,真要回去一說出賈慶林來,賈就完了。所以江澤民趕快把賈慶林從福建調到北京。上調時,福建就有「福建貪官,北京做官」的順口溜出現。

行將屆滿的國務院審計署,於2003年1月下旬,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提交了本屆審計國債專項建設資金報告、該報告披露:1993年,由福建省委決定,投資二十億元,建設福州長樂國際機場,至1997年初,已超支十二億元。而1993年至1997年,賈慶林在福建省長、省委書記任期內,還挪用和侵吞建造長樂機場建設費用。經查證,其中十二億八千萬元,是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了,大多消耗在給高幹搞福利或下落無據、不明。福州長樂國際機場建成後,從1998年初運營至2002年,五年間累計虧損達十五億五千萬元。其原因是:建設規模過度超前,目前旅客量和貨運量,只達到設計規模的百分之三十,機場建造實際成本是國內同等機場的一點二五倍。傳說該審計報告還披露:在興建過程中,賈慶林、賀國強先後十一次簽發挪用國土專項資金來墊付超支經費達十二億元。

當時,這一報告送江澤民審閱時,江澤民僅作了簡單的批示:類似長樂機場情況,比較普遍,問題出在管理上。之後便退回給國務院了。

● 一丘之貉互相關照

2002年十六大,江被迫交權給胡錦濤,江準備把自己的親信都送進中央政治局或常委會,賈慶林就是其中的一個。2003年,中紀委四位副書記向中央委員會提出對賈慶林資格政審、組織程序進行覆核,各民主黨派和政協人士紛紛提出反對賈慶林任政協主席的同時,國務院審計署又爆出了賈慶林在福建主政期間的特大經濟醜聞。

但是,江堅持把準備退休的賈慶林送進常委會,並擔任政協主席。於是福建大貪官成了中央大貪官,與曾慶紅彼此彼此。今年曾慶紅折騰香港,還捎信給賈慶林把存在香港的黑財趕快運出去。賈慶林租用的是私家飛機,辦利索後,謝謝曾慶紅的關照。(文/門禮瞰)△

(人民報首發)

部份資料來源:江澤民其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