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賈甲為何闖關中國?(1)(圖/視頻)
 
2009-10-31
 

賈甲在聲援退出中共的集會中講話。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周二直播節目。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3年前出走中國的山西省科技專家學會副秘書長賈甲先生,到了海外後投入三退的大潮,同時他也揭露了中國大陸退黨潮的真實性。在海外定居了3年以後,目前他只身回到北京,在北京遭到了拘留。

這個事件會帶來什麼效應呢?另外三退的大潮在海外和中國都是如火如荼的展開,它發展到了什麼進程?另外有很多朋友對於三退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也希望能有更深入的了解。我們希望利用今天一個小時的時間,就以上問題和各位做比較深入的探討。首先為各位介紹一下今天節目現場的資深評論員,第一位是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元慶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元慶好,大家好!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節目一開始先看一下賈甲回國事件是怎麼一回事。

(影片開始)

前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中國過渡政府副總統、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發起人賈甲,10月22號乘坐航班從新西蘭返回北京。三年前的同一天,他從大陸隨團到臺灣後向海外尋求政治庇護,脫離中共起義。

賈甲臨行前在留下的書信中表示:返回祖國就是以實際行動來激勵和號召我們的黨員、幹部、軍人、武警、公安國安幹警和全國各族民眾要勇敢的站出來,共同推翻暴政,實現中國的民主。

22號早上,賈甲在北京國際機場的邊防檢察站被公安拘捕。他通過電話請大紀元記者轉告國際社會,感謝大家的關心。他表示:我們不應該有恐懼,退出中共、要求人權都是很正常的。

北京出入境邊防檢察總站人員,24號接受新唐人記者查詢時說:“不叫拘留,我們就是滯留他,在這裏了解情況。該吃飯就吃飯,該睡覺睡覺,該問一些問題,我們會按照法律或者上級機關的要求去處理這些問題。”

目前被中共軟禁在家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未出示任何手續扣押賈甲,中共明顯是在違法。他說:“你要指控人家什麼罪名?24小時告訴家屬具體關在什麼地方,你可以請律師,這個你必須要作出說明。現在你搞信息公開,邊防管理部門必須舉行新聞發布會。”

新西蘭駐北京大使館得到消息後,馬上與北京國際機場邊防站聯繫,並多次催促中共外交部領事部調查賈甲的情況,但都遭到拒絕或拖延。新西蘭著名律師凱伊·高爾認為中方是故意拖延,這種愚蠢的做法,讓中共又一次在國際上出盡了醜。

賈甲在臨行前在書信中表示:中國的軍人都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他們渴望實現中國的民主、法治、人權、憲政和自由,沒有人願意做共產黨的殺人工具和替罪羊。

此前,賈甲曾表示:“共產黨身邊的高官、軍人、中央警衛團的官兵才是最可怕的。那麼我們號召廣大黨員幹部退出共產黨組織,就直接瓦解中共黨政的權力力量和它的軍力基礎,這是共產黨最不願看、最害怕的東西。”

今年9月召開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據傳北京軍區司令員房峰輝發動政變,迫使四中全會沒有照原計劃進行人事安排。

10月21號在賈甲飛離新西蘭的當天,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發表文章表示:奧巴馬總統計劃11月訪問中國,他應該關注中國的退黨運動,因為這表明,中國人民完全理解人權和公民自由。

目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已超過6千2百萬。

(影片結束)

主持人:好,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到我們直播現場。我們今天談的是“賈甲為何闖關中國”,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和我們做熱點互動。中國大陸的免費電話是400-708-7995,撥通以後再撥899...;北美的電話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使用Skype RDGD2008和我們一起來做互動。

我想大家對賈甲的情況應該都很關心,我們一開始先用電話連線我們的一位記者溫迪,賈甲到了北京機場就是跟溫迪用電話連線,我們請問一下溫迪。您好!

溫迪:你好!

主持人:您是不是可以很簡短的介紹一下,賈甲在北京機場的時候和您電話談話中,他當時的心境是怎麼樣?請跟我們觀眾簡短的介紹一下。

溫迪:他當時是非常輕鬆的,我打電話問他,您來到北京感觸怎麼樣?他說很好啊,3年了,回來覺得是故鄉。他很高興,很親切。然後我問他:您現在怎麼樣?他說現在有很多的警察盤問他,這些警察好像對他的情況不是很了解,有一部分人走了,去跟上級匯報去了,然後還留下一些警察看著他。我說:您現在在哪裏?他說:在北京機場邊防的一個房間裏。

主持人:您有沒有問他回國主要目的是什麼?

溫迪:我當時很緊張,沒有問他。但是我告訴他:您走了之後,很多媒體、民眾都很關心您,看看怎麼可以幫到您?他一直就覺得很高興很開心,一直叫我謝謝大家的關心。最後,我說您有什麼要跟讀者說的呢?他說:我們不應有恐懼,這是很正常的需求,退出中共,要求人權都是很正常的,是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做的事情,我代表每一個中國人的利益去做,所以大家都應該支持我現在所做的事情。

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溫迪跟我們提供這些訊息。我們知道賈甲到了海外後,也加入了海外一些民運人士的組織,包括中國過渡政府。我們今天連線到另一位特別的朋友伍凡先生,他是中國過渡政府臨時總統。我們想請問一下伍凡先生,伍凡先生您好!

伍凡: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我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在剛剛一開始介紹的片子裏面,我們多次看到了有關中國軍人的一些情況。在之前過渡政府也發表了有關中國軍人方面的一些事情,您可不可以簡短的談一下您所知道的賈甲回國的主要目的?另外,您預測他回國這件事情會不會造成國內不管是政界、軍界的什麼樣的衝擊?

伍凡:昨天你通知我要講這個題目,我做了一些準備。可是你今天的片頭一講,把很多東西都已經講了,所以我今天從另一個角度講。

軍隊是賈甲關注的一個重點。我們可以說3年之前他出來的時候,據說他帶了幾百個退黨人的名單,這是他帶出來的第一個目的和任務。他出來的3年跟我們合作配合,據我的觀察,他的重心就是要號召大家用退黨的方式,激勵大家去退出共產黨,推翻共產黨的專政。3年之後,在回去之前,他同樣是這樣要求用退黨的方式。

退黨的方式,會激勵人們去思考,為什麼這麼做?因為這個方法最不傷社會,社會成本最低,並且最有效果。

用最高層軍事政變的方式是過渡政府成立時的主要目的。那麼他這次回去之前,又有6、7個軍區司令的名單發出來了,說這些人有改革的意向,有結束共產黨的意向。所以可以把它連系起來看。像他這次回去的任務,他沒有直接跟我講,但是我們在旁邊可以看,他就是想要完成過渡政府所提出來的:用最省的成本,用最快的速度,用最高的效率結束共產黨這個專政體制。

那麼這裏邊最起到作用的就是軍隊,他一再提到軍隊及武警、幹警等等,這個不是他的工作目標,所以他這次回去啊,我想他用他本身大無畏的精神、壯士往前走的勇敢姿態來號召人們,激勵人們去完成這個任務,我想這是他這次要做的目標,我相信會有作用。

因為從十七屆四中全會已經有個跡象了,而美國也知道了,剛剛你提到的《基督教箴言報》已經注意到了,並且新西蘭政府也配合他了。新西蘭綠黨的一個發言人給中共大使寫了封信,這封信的第一句話說:“我代表賈甲”。這就很有意思了,所以我想啊,從國內國際各種形勢來判斷,賈甲這次行動是有備而去的。他出來的時候有備而來,這次回去的時候是有備而去,他要完成一個任務,就是以退黨的方式激勵軍人起來,特別是要激勵中南海的警衛團們解決中共這個政權,結束共產黨專政。

而這個模式在蘇聯已經完成了,蘇聯沒有流血也沒有發動暴動,瓦解了共產黨,使蘇聯走上了一個民主政體,結束了蘇聯,成立一個民主的俄羅斯,這是我今天想講的話。

主持人:謝謝您,伍凡先生。各位觀眾朋友,我們聽了伍凡先生談到他認為賈甲回國的一些目地,那麼我們現在回頭來討論一下,三退這個事情不光是在海外,在國內也如火如荼的展開。比如我們看到之前有一些報紙登了國內10月1號的一些情況,其中錦州晚報登的一張照片裏面有很多旗海在飄揚,但照片下方卻跑出一個三退的標語,“退出中共保平安”等等字樣,那麼這種情況在中國大陸是不是已經相當普遍?我們想了解一下國內退黨的情況。

傑森:就我個人感覺,錦州晚報那個記者可能不是真的想利用那個照片來突顯退黨這個事情。

主持人:不小心照到的。

傑森:雖然中共確實把那個報紙封了,也在內部查到底是誰的責任。那是不是真有這個因素在?我個人覺得不是,國內這個事情太普遍了。國內也有很多朋友跟我反映說,時常在某些地方一抬頭就看到牆上寫著這個標語,事實上在國內很多人都知道三退這個事情,甚至有一段時間,你到國內一些城市的書攤,你要是問說有沒有賣《九評》,他會從桌底下拿一本給你。

主持人:那橫河先生您所了解的情況,譬如說錦州晚報這個事情,一般來講,它犯了一個錯誤的話,可能這次中共給它停刊了,那麼這是它小題大作還是它真的這麼害怕?這個事件好像觸到了它的鈕(Button),你按到那個鈕的時候它就一觸即發。

橫河:它是真的害怕,因為報紙上登的那個點實際上是一條街道的全景,兩邊全都是中共的五星旗,然後在左下角靠自行車那兒有一個柱子,在靠自行車的柱子上寫了幾個字,那個字在整個報紙的版面上其實是非常非常小的,上面寫的是“天滅中共、退黨平安”,就這麼幾個字,結果它居然把所有的報紙全部回收回來,而且把整個報紙關門整頓。

它真的是非常害怕,像這種報紙版面上的這麼一張照片,本來就不會有很多人真的去看報紙上的照片,而要去注意那個角落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它完全可以不在乎,或者即使大家都看見了,它也可以不在乎。所以這說明中共是真正的害怕。

那麼從很多方面可以看到,中共對這個是很害怕的,最早的事件我記得是郝鳳軍,他是天津市國保局的警官,他出來的時候,曾經披露過一些消息,他出來的時候是 2005年初,《九評》“退黨”剛剛開始的時候,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已經把抓天津市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登出退黨消息的人,作為一個他們的主要任務。

主持人:那麼我們現在先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從江蘇打來的趙先生,趙先生您好,請講。

趙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首先我對賈甲先生冒險回國,號召廣大黨員幹部退黨、退團的正義之舉感到欽佩,也對中共當局無理羈押賈甲表示抗議;第二、我想說中共自竊國竊政以來,殘酷迫害中國人民,現在流行中共的十大罪狀,第一條就是迫害信仰、文革浩劫、大饑荒餓死3千萬人、破壞環境、社會歧視、制度腐敗、出賣領土、激化種族仇恨、反右誅心、六四屠殺這十條。其實中共自竊國竊政以來,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豈止人們目前披露的十大罪狀,單單屠殺胎兒這一項就是個傷天害理的滔天罪行,大陸十幾億人口,育齡婦女相當的多,好多胎兒被它們打掉。

面對這樣一個殺人惡魔,面對這樣一個禍國殃民的流氓犯罪集團,我們怎麼辦?目前中國大陸三退的人達到6千2百多萬。《孫子兵法》“謀略篇”裏說:“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所以我勸中國大陸的人民積極響應退黨退團退隊的號召,也就是說做三退,這是一個明智之舉,這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主持人:對不起,趙先生,我想請問您一個問題,您在中國大陸,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在您所居住的環境,您看到的退黨大潮是怎麼樣一個情況?

趙先生:現在退的人數很可觀。

主持人:好的,非常謝謝您。我們剛剛聽了趙先生所提到的國內退黨的一些情況,但是我們還有很多觀眾朋友,不管是中國人還是西方人,對退黨這個事情還是有很大的疑問,所以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談一下,退黨我們只是一個泛稱,實際上它是三退,譬如我不是中國大陸出來的,對於少先隊什麼的都不是很清楚,是不是請傑森先生介紹一下?

傑森:因為在中國,中共從小就系統的給你灌輸馬列主義那一套東西,從小就把你裹脅進去。比如上小學的時候,它就給你入少先隊,然後到中學的時候就入共青團,然後到你大學時就可以夠年齡入中國共產黨了,就這麼一層一層的。而對於少先隊、共青團這樣的東西,它幾乎是全校性的,比如少先隊,小孩子從入學開始,基本上到五年級、六年級,沒有誰不是少先隊的了;然後中學的時候,最後到高二、高三的時候,沒有誰不是共青團的了,那當然也有很少很少的、個別的人沒有。但是這三個其實都是圍繞著中共整個思想體系,唱的歌、宣誓的方式都非常接近,都是什麼──為共產主義獻身啊,奮鬥一生啊。把命給了共產主義了,對著血旗發誓,都有這樣一個過程,儀式是一樣的,只是一個年齡階段不一樣的問題。

那麼三退,有人簡稱退黨,其實是三退,換句話說就是脫離整個中共思想,整個共產黨的思想控制。中共黨員的基數,我們知道有7千多萬人,這是中共自己聲稱的,但是真正入過團入過隊的人,在我看來,7、8歲以上的人,比如中國有10億吧,那這個三退的基數就應該是10億人。而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中共有人也在說,這個少先隊,我十幾歲就已經自動退出了,共青團,二十幾歲應該已經退出了,就不存在什麼退不退了。事實上這是個不同的理解。

雖然從形式上說現在你不歸少先隊了,但是當時你7、8歲,你宣誓的時候已經把你的一生獻進去了,共青團宣誓的時候也是把你的一生獻進去,所以雖然從形式上說,你現在不算是少先隊,但是從整個三退運動這個理念上來說,得要扭轉你當時在小孩子無知的情況下,作為年輕人無知的情況下,發的這樣一個毒誓。所以對於海外三退運動的人士來說,哪怕你現在50歲了,你如果只入過少先隊,這時候你也應該用一種行動來扭轉你小時候說的那句話。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整個三退就是6千多萬人這樣一個數字,事實上是基於10億這樣一個基數,然後任何一個階層的人都徹底的讓自己和中共脫離關係。

(待續、有刪改)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賈甲為何闖關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