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識“中國聲樂”內涵(多圖)
 
2007-11-20
 
【人民報消息】許多華人音樂愛好者崇尚西洋聲樂,對中國民歌和中文藝術歌曲不是很了解。不少華人聲樂家也為了能擠上西方主流藝術舞臺而下大功夫研究西方語言風俗等。中文聲樂妙在何處?華人聲樂家的優勢在哪裏?聲樂未來走向何方?華人聲樂如何可以對世界聲樂界做出貢獻? 本月初發行的《新紀元周刊》第四十三期封面故事,以上月在紐約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為背景,通過訪談的形式探討了上述問題,指出中文歌詞本身就具有旋律,再加上曲調,還有中文特有的陰陽十三則,比起外語幾個元音就可以涵蓋的發音規律來說,中文歌曲在技巧上和韻味上都給演唱者提出高層次的挑戰。文章盛讚在世界舞臺中心東移之際,華人大賽詮釋了華人聲樂之本色,正統聲樂表演和賞析標準,展現中華文化底蘊,將華人聲樂推向世界,並為世界聲樂回歸正統鋪路。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二十名獲獎選手在頒獎典禮上。

◎ 重識“中國聲樂”內涵

作者:吳芮芮

古時音樂用來治病

後來古人發現草也可治病,所以就在音樂的“樂”字上加了個草字頭,變成“藥”,中原人至今仍然說吃藥(音“樂”),而不是吃藥(音“要”)。

聲樂大賽的評委認為,聲樂未來之路是西方技術與中華正統文化的結合。借鑑西方技術,唱出中文歌詞美麗的聲音。攜帶神傳文化信息的國語歌詞、優美的旋律展現正統中華文化,提升境界。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到十七日,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在美國紐約曼哈頓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n Concert Hall)舉行。此次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吸引了百餘名來自中國大陸、香港、臺灣、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德國、英國、希臘、荷蘭、西班牙、阿根廷、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等二十多個國家的聲樂人才。

從比賽內容看,這次聲樂大賽分為“美聲唱法”和“民族唱法”兩個競賽單元。這兩個單元的設定本身充份體現了中國聲樂的特殊性——一個能夠包容西洋正統聲樂藝術和中國傳統聲樂藝術的具有高度綜合性的聲樂文化形態。

其中,中國傳統聲樂藝術這個部份,又因為具有數千年的歷史積累,而具有濃厚的文化底蘊,使得中國聲樂具有區別於其他民族聲樂品種的重要文化品格。“中國聲樂”正在成為一個綜合性極強的聲樂品類。

從初賽到決賽歷時三天的聲樂大賽,如同一幅中國古典畫,在現代曼哈頓場景下,以聲樂繡出中華正統文化點點滴滴的美好,絲絲縷縷都透出香醇的古風。

這幅畫卷徐徐打開,在最後一晚的神韻藝術團壓軸演出中展現出全貌,為選手、評委與觀眾揭示聲樂未來之路。


十月十七日,評委會主席關貴敏宣布決賽正式開始。

中文歌曲是華人聲樂之本

規定參賽選手在復賽和決賽曲目中均必須選至少一首中文歌曲。這也是切合大賽“弘揚中華文化”宗旨的一方面。

從這次比賽的特點來看,“美聲唱法”和“民族唱法”只是“中國聲樂”的兩種不同的技術表現方式和風格類型,二者相互融合、互為補充。“中國聲樂” 既可以運用西洋美聲唱法來展現中國古代詩詞歌曲的意境,也可以通過運用民族演唱方法,使本來具有西洋藝術特徵的現代藝術歌曲具有很強的民族表現力。

聲樂大賽評委之一的楊建生是維基百科列出的七位世界著名女低音之一,自一九九七年在德國漢堡舉行中文作品音樂會後,她發現演唱中文歌曲是獨特的。她立志於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對於這次的聲樂大賽,她覺得“沒有白做”。不少選手賽後找到她,表示今後要潛心研究中文歌曲,更進一步地展現中華文化內涵。她說,“對於藝術家來說,我想比賽不是最終目的,境界的昇華和提高才是最終目的。”

她認為,經過這次聲樂大賽,華人聲樂家將在演繹中文歌曲方面慢慢形成一種氣候和趨勢,在華人和國際聲樂界將樹立屬於華人自己的風格。

大賽評委會主席關貴敏是許多中國觀眾都很熟悉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他早年是學習西洋歌劇出身,後轉向演唱中文民歌和藝術歌曲。近年來,他參加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表演,活躍在世界舞臺。

他演唱中文歌曲幾十年,對中文歌曲深有研究。他認為,中華文字是神傳文字。中國人傳說是倉頡造字。那麼多方塊字,每個字都寓意深厚,人如何能創造出來?關貴敏介紹,最早的樂器是鼓,黃帝戰蚩尤時,用夔皮鼓(夔是傳說中的動物,有龍的鱗紋,只有一隻腳和一條腿)把敵兵的魂震出去了。後來又製造樂器為這些士兵招魂。古時音樂是用來治病的。後來古人發現草也可以治病,所以就在音樂的樂字上加了個草字頭,變成了藥。中原人至今仍然說吃藥(音“樂”),而不是吃藥(音“要”)。

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這在文字、音樂、繪畫等方面都可以看出端倪。

他又舉例,中國人為什麼說“買東西”,而不是“買南北”?中國人講五行,“東西南北中”對應的是“金木水火土”。買東西等於是買金木,當然是好東西。如果買水火,不是把你買東西的籃子搞壞了?“中”是“土”,也不值錢。所以“東西南北中”裏面只買“東西”,而不買“南北中”。

中文文字本身含有的豐富內涵,為華人聲樂家帶來難度,但也為他們唱出自己的風格,展現中華文化提供深厚基礎。

楊建生在中文演唱方面也很有心得。她表示,中文字是方塊字,寫起來是方的,唱出來也是方的。唱歌講究字正腔圓。中文方塊字既要咬字清晰,又要能最後唱圓,即產生共鳴,字頭、字腹、字尾都要交代清楚。如一個“我”字,字頭是“烏”的音,字腹是“噢”的音,字尾的韻腳落在“哦”的音。

中文歌詞本身就具有旋律,再加上曲調,還有中文特有的陰陽十三則,比起外語幾個元音就可以涵蓋的發音規律來說,中文歌曲在技巧上和韻味上都給演唱者提出高層次的挑戰。

關貴敏的觀點是:“一個中國人,在西方的聲樂路上走下去,一定會被別人的文化吃掉。”


紐約南威聲樂學院聲樂教授高為量(左)讚譽本次大賽:“這次比賽的參選人數和曲目範圍之廣、選手水平之高,可以稱得上是聲樂界的奧林匹克。”

華人是特別的管樂器

從事作曲指揮工作超過四十年的蔣自康先生,是從上海戲劇學院退休的音樂資深人士。他看過聲樂大賽復賽後表示,在紐約舉辦這個活動,把華人聲樂推上國際舞臺,對華人來說非常重要。

他說,西洋歌曲技術硬性指標占多數,懂得了一加一等於二,就差不多可以了,至少在臺上不會露怯。當然高層次也可以經自己演繹,唱出二加二等於五的個人風格。但是基本的硬性指標達到,就有起碼的保證。然而,唱民族歌曲時,即便做到了硬性指標一加一等於二,也可能表演很糟糕。原因在於民族特點沒有掌握。

中華民族特點精髓在何處?為何華人演唱者演唱中文歌曲的心境對演唱水平的影響要比同程度的西方人唱西洋歌曲大?韓素秋是這次華人聲樂大賽評委之一。她有近五十年聲樂教育工作經驗,在中央民族學院工作二十多年。

她介紹,人身體唱歌是個管樂器,要通了,唱歌才好。而中國人是比較文靜內向的文化風格,是特別的“管樂器”。

中國人講究五行“金木水火土”,不同的內臟對應不同的五行。如果這個人是個急脾氣,著急上火,可能嗓子疼、牙疼;如果心境不好,內臟運行起來,氣就淺。而運氣呼吸對唱歌至關重要。唱歌要求腹部呼吸,氣入丹田,血液循環要呈良性。當人道德水平高、心態祥和,身體狀態就好。而心境不好時,人的肌肉、氣息都不在最佳狀態,氣就不夠用,血液循環也不行。

她講,好的聲樂家身體都很棒,眼神單純善良。如果唱歌時,身體五行運轉非常好,唱歌時產生的美的聲音和善的能量能令觀眾受益匪淺。


七十一歲高齡的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懷特(Robert White)在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任教十五年,並多次應邀到白宮為美國總統演唱。懷特認為,新唐人在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聲樂大賽是輝煌的嘗試

聲樂未來在東方

七十一歲高齡的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懷特(Robert White)在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任教十五年,並多次應邀到白宮為美國總統演唱。懷特認為,新唐人在紐約舉行首屆全世界聲樂大賽是輝煌的嘗試。(攝影:衛君宇/新紀元)

著名女低音楊建生告訴本刊記者,在賽後與選手交流中,她問一些選手有沒有想過世界音樂未來走向是在東方?選手們反饋他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楊建生表示,作為一名錶演藝術家,就要站在藝術家的視野,要從更高的角度來看未來專業走向。

國外許多聲樂家和古典音樂大師都覺得聲樂未來在東方。一方面,是西方的聲樂創作素材已經非常侷限。另一方面,技巧的追求也已經達到頂峰,盛極而衰。西方著名的歌劇,那麼幾十出,如果稍有改動,就失去其味道。而近代創作素材的缺乏和技術發展空間的縮減都造成很久以來西方聲樂界沒有再出現經典的、有份量的作品。

用關貴敏的觀點來說,就是“技術的美把內涵的美掩蓋掉了、限制住了。”西方歌劇有點像中國傳統京劇一樣,形式的美已經限制了內涵的美,不能改動。改動了就變味了。

楊建生表示,中華五千年文化中一代代民族精英,故事寫不完。這裏面隨便一個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歌劇創作素材。技巧是為內容服務的。沒有內容,那麼就只能在技巧上做文章。所以創作素材非常重要。中華文化歷史所賦予華人的文化傳統內涵是未來聲樂在東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華正統文化是聲樂未來之路

新唐人聲樂大賽強調參賽作品不得有歌頌中國共產黨或者中共黨文化的歌曲。

楊建生介紹,中央樂團有一個創作班子,每年去民間采風,最後出來幾首歌。大部份都扔掉了,只因為不是在歌頌中共。在中國大陸,她覺得自己不能稱之為藝術家,只是一個“黨”的工具而已。

評委之一、天音樂團指揮陳汝棠先生表示,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為被中共黨文化禁錮的華人藝術界另闢創作和表演空間,為華人創作和表演屬於自己的傳統文化的藝術提供一個很好的舞臺。

過去幾十年的聲樂教學,韓素秋心裏一直有一些困惑:正統音樂空間和市場越來越小,中國聲樂界地方戲曲口傳心授,沒有形成系統,遇不到好的傳人,甚至寧願把絕活帶進墳墓;少數民族地區民族的歌曲是自生自滅的唱法,也缺乏系統;漢族的一些民間曲調受方言侷限。誰都屬於中國,可誰也代表不了中國。中國目前權威的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及上海音樂學院都是崇尚西方。

在神韻巡迴演出期間,關貴敏深深體會到西方社會也在尋求中華神傳文化的底蘊。他說,只有擺脫了中共黨文化,中華藝術瑰寶才能真正放射光芒,華人藝術家才能真正走出自己的路。


民族和美聲男女組金銀獎得主,從左至右依次是次貢、郭錦慧、Mo Li、石易巧、林健吉。

◎ 聲樂大賽得獎者感言

作者:辛菲

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於十月十七日圓滿結束,二十名選手金榜題名。選手們表示,這次聲樂大賽整體水準很高,競爭很激烈,是全世界聲樂界的盛事,向世界大舞臺展示中國正統藝術之美和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內涵。他們表示,讓全世界各族裔進一步認識中國聲樂藝術和中國文化的精髓是華人藝術家共同的使命。

此次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吸引了百餘名來自中國大陸、香港、臺灣、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德國、英國、希臘、荷蘭、西班牙、阿根廷、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等二十多個國家的聲樂人才。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男子美聲金獎得主--美國選手Mo Li。他希望自己以後能有機會為宣揚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貢獻己力,將其推向世界舞臺。

美聲男子組冠軍:詮釋文化

美聲男子組冠軍Mo Li 目前正在美國攻讀音樂碩士,他表示,這次比賽有很多高手,表演都很出色,他認為由於自己來自中國大陸,獲獎的優勢可能在於中文。唱中文歌曲,字正腔圓永遠是很重要的標準。

Mo Li 表示,正統藝術是以歌頌神為主的,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應該是這樣。正統藝術跟宗教信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是在傳達一種神聖的信息,有一種純淨、神聖的感覺。有時聽這方面的歌曲和音樂時會流淚,不知為什麼,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Mo Li 表示他很喜歡美聲唱出的古典音樂那種平和的感覺,這種唱法聲音很漂亮。用美聲唱法唱中文歌,既保持古典美聲特有的聲音音質,同時也能把中國民族歌曲的特色韻味表現出來。

他說,神韻晚會對他來說很震撼,通過歌曲、舞蹈等藝術形式傳遞一種善良美好的信息,能夠穿透內心深處。

Mo Li 表示,他希望自己以後有機會也能夠幫助宣揚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將其推向世界舞臺。這次聲樂大賽就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女子美聲金獎得主加拿大選手郭錦慧認為:“如何回歸正統藝術,神韻晚會是一條很好的道路。”

美聲女子組冠軍:藝術由心而發

美聲女子組冠軍郭錦慧頒獎當晚接受採訪時表示,神韻晚會水平很高,中間有幾處我都被感動得哭了。這讓我感到,一位歌唱家最重要的不是聲音,而是傳達出來的信息。藝術要由心而發,才能打動別人。

郭錦慧表示,以前在加拿大也想在弘揚中國文化藝術方面做點什麼,但都不了了之,現在看到神韻晚會很有信心了。

她說,“如何回歸正統藝術,神韻晚會是一條很好的道路。”

對於獲獎,郭錦慧表示,“很感動,在臺上領獎時都快哭了。我來參賽真的是抱著平常心,只是想來與大家分享自己的歌曲。但是來了之後整個過程,一路遇到的人,包括主辦單位,大家都非常好,以前參加比賽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除歌劇外,郭錦慧還對中國古詩詞情有獨鐘。她這次選的中文參賽歌曲的歌詞是李清照的詞《聲聲慢》。她表示,中文歌曲文化內涵深厚,有西方人難以體會和詮釋的意境。

民族男子組亞軍:表達內涵

民族男子組亞軍次貢在觀賞神韻晚會後表示,神韻晚會整體表現都非常好。看到《雪山白蓮》這個表現藏族生活的舞蹈感覺很親切。

次貢表示,藝術和信仰道德是不可分的,西藏的歌舞也蘊涵宗教的文化,宗教音樂和民族音樂融合在一起,有很大的魅力,這種文化的內涵是民族的精髓,是我們文化的精神支柱。

此次民族男子組的金獎空缺。次貢對此表示,“這次民族男子組沒有金獎,我也覺得很遺憾,但我覺得這次的評判很公平。我盡量唱好我自己的歌,這是最重要的。”

次貢表示,作為華人藝術家,確實應該重視對於中文歌曲和中國優秀文化的傳播和弘揚。


美聲男子組亞軍次貢在決賽中演唱藏族民歌《珠穆朗瑪》。

美聲女子亞軍:重視中文歌

美聲女子組亞軍石易巧在觀賞神出晚會後表示,這臺晚會讓她很感動。她說:“這臺晚會包含的內涵非常廣闊,把五千年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精髓都完全呈現出來。除了唱歌之外,那些舞蹈也都很優美、考究、精細、音樂和舞蹈渾然天成,而且傳達了中國文化的內涵,給人一種很亮堂、光明的感覺,每個民族的舞蹈都表現得很好。”

石易巧表示,聲樂大賽給我開創了一個向上成長的空間。“神韻晚會對我有很大的啟發,使我反思什麼是中國真正的正統藝術和文化。這些評委會的老師們這幾天在聲樂大賽中向我們強調的重點,他們在舞臺上都有展現,他們是我們很好的榜樣。”

對於獲獎,石易巧表示,“很意外,我完全沒有預料到自己會獲獎,因為其他選手都很棒,都是很有經驗,而且有備而來。我今天並不如預期發揮得穩定,而後來聽到其他選手演唱,覺得大家都很棒,水平都很高。所以沒有想到自己會獲獎。”

她說,“演唱中文歌曲對於所有華人藝術家很重要。獲獎對我其實是一種動力,促使我更加重視自己的文化,重視演唱中文歌曲;獲獎同時也是一種壓力,我覺得自己將來要在如何詮釋中文歌曲方面下更多功夫,這是我未來要克服的最大課題。”

她說,“通過參加這次大賽和觀賞神韻晚會,我覺得我們都應該好好思考我們的中國文化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如何去推動它,讓別人聽聽什麼叫中文歌。我想這是對所有選手幫助最大的地方。”


美聲女子組亞軍石易巧在觀賞神韻晚會後表示,這臺晚會讓她很感動。她說:“演唱中文歌曲對於所有華人藝術家很重要。”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得獎名單

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在紐約曼哈頓考夫曼音樂廳(Kaufmann Concert Hall),“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揭曉決賽名單。優勝獎十名,銅獎五名,銀獎三名,金獎二名。金獎得主獲得一萬美元,銀獎獲得三千美元,銅獎獲得一千美元。以下是得獎名單:

民族女子組:

金獎:空缺
銀獎:空缺
銅獎:八十六號選手張麗晨
優秀獎一名:九十八號選手董珊

民族男子組:

金獎:空缺
銀獎:八十五號選手次貢
銅獎:空缺

美聲女子組:

金獎:二十五號選手郭錦慧
銀獎:七十二號選手石易巧
銅獎:十四號選手Wang Xin、三十三號選手李聿
優秀獎六名:十三號選手林孟君
六號選手Fenni Chen
九十五號選手張嘉慧
二十三號選手陳欣沁
六十四號選手黃碧如
七十七號選手李韻雪

美聲男子組:

金獎:十八號選手Mo Li
銀獎:八十四號選手林健吉
銅獎:二號選手Li Yong、九十一號選手韓大衛
優秀獎三名:六十九號選手李文智
七十六號選手曲悅
六十三號選手湯發凱


“傳統中華文化包括一個表演藝術家的修為。一個聲樂家不可能在臺上唱得很好,但到了臺下不會做人。”——關貴敏

◎ 詮釋鑒賞正統藝術的標準

作者:吳芮芮

據主辦單位新唐人電視臺介紹,“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的宗旨是為了促進文化交流,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的聲樂藝術。純真、純善、純美和正統,對許多觀眾來說都不是陌生的標準。“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的特別在哪裏?

選手風格體現宗旨

韓素秋是這次華人聲樂大賽評委之一。她有近五十年聲樂教育工作經驗,在中央民族學院工作二十多年。聲樂大賽結束後,她有很多感慨:“過去在中國國內也當過多次評委。後來不大願意再做評委了。當時一個突出的感覺就是三個字:‘火藥味’,選手之間、選手與評委之間、評委之間都有火藥味。在比賽時,也出現這種情況:評委不是在尋找選手優點,而是在找缺點。評委知道事後選手會來算帳,因而先記下缺點,準備好到時候選手來找你。當評委很累,一種上戰場的感覺。”

做這次聲樂大賽的評委,韓素秋表示:“回來很高興。這種感覺久違了。展現純粹的藝術,這種感覺又回來了。選手們發揮輕鬆,不覺得他們有互相爭踩的感覺。”

美國選手Helen Liu表示,“無論是獲獎者,還是落榜者,其實大家都在為弘揚正統中國藝術在一起努力,這個參與的過程最重要,也是最有意義。我覺得我個人得獎與否比起這個整體的意義來說,顯得微不足道。”

來自新加坡的選手尹作發表示,中國有句話叫做“重在參與”,這麼多人來到紐約這個世界文化中心,這個更廣闊的舞臺。每位選手的參賽精神都令人感動。很多選手都很忙,有自己的這樣那樣的事情,但聽說了這個大賽,都放下自己手中的事來參賽。

日本選手劉茂果說,參賽歌手的颱風都自然、大方,很難得。她說:“選手們沒有那種競技式的爭鬥,好像你是來參賽的,我也是,我要勝過你。二是似曾相識,好像真正的朋友一樣,本著參與交流,為弘揚傳統文化出一份力的心態。言談舉止和交往中,可以看出選手們都是很好的人。我感到一股藝術的清流,看到中華文化的深厚底蘊。”


觀眾們賽後表示,這些歌唱家們唱中文歌曲很專業而且很美。

評分標準兼顧修為

大賽評委會主席關貴敏是許多中國觀眾都很熟悉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他早年是學習西洋歌劇出身,後轉向演唱中文民歌和藝術歌曲。近年來,他參加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表演,活躍在世界舞臺。

他告訴本刊記者,“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契合其宗旨,除衡量選手的聲樂表演和技巧外,為人也非常重要。在臺上表演技巧不相上下時,人品和表現成為兩個選手拉開距離的因素。他說:“傳統中華文化包括一個表演藝術家的修為。一個聲樂家不可能在臺上唱得很好,但到了臺下不會做人。”

一個聲樂家的個人修為如何看出來呢?關貴敏舉例說明,大賽規定復賽和決賽時,選手應演唱自選歌曲(或片段)兩首,總時間不超過八分鐘。雖然大賽多次強調不能超過八分鐘,但還是有選手超時。這時,後臺工作人員通知評委,問怎麼辦,考慮到選手不遠千里而來參賽,評委們沒有決定停止音樂,令其下臺,而是讓她唱完,但這樣就要被扣分了,那麼可能這個選手本來可以得二等獎,也許被扣分後變成了三等獎。

他解釋,有些選手不尊重大賽的規定,覺得時間限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這反映出選手的素質,如果作為選手不尊重大賽規定,考慮比賽全局,這個人也一定不是一個好的藝術家。

他說,大賽的評分力求公平。比如有個別選手帶了自己的鋼琴伴奏,沒有用大賽提供的鋼琴伴奏。如果是使用大賽提供的伴奏,伴奏出差錯導致影響演唱水平發揮,評委們不扣分。但是自己帶的伴奏錯誤影響演唱,評委們就要酌情扣分。因為大賽提供的鋼琴伴奏和選手可能只共同練習了較短的時間,而自帶的伴奏練習了起碼幾個月。

關貴敏還舉了另外一個例子,一位選手自帶的鋼琴伴奏上臺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臺上鋼琴蓋開大。關貴敏認為,他犯了常識性的錯誤。鋼琴獨奏開大蓋,鋼琴伴奏開小蓋。這位鋼琴伴奏的行為表現出他的狂傲,也是對他伴奏的選手的不尊重。鋼琴伴奏是不能壓住主唱的。評委們認為,選手自帶的伴奏也體現出選手自身的素質。

大賽選手們的表現和評委評分都為觀眾提供回歸正統文化的實例。鑒賞聲樂,除演唱者技巧的掌握,表演的激情外,還包含演唱者個人的修為,是否為觀眾傳遞純真、純善、純美的信息和能量。



◎ 古代的聲樂大師

作者:陸振岩

中國古代有沒有聲樂大師?在很多現代人的印象中,講究科學發聲,利用共鳴效果的美聲唱法來源於西方,中國古代中似乎沒有什麼聲樂理論,其實不然,中國古代有不少傑出的聲樂大師。

唐代是中國文化的頂峰時期,當時有許多蜚聲長安舞臺的歌唱家,許永新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據唐代段安節《樂府雜錄》記載,許永新本名和子,吉州永新縣(今江西永新)人,善於歌唱, 而且有獨創性,“能變新聲”。據說她從小善歌能唱,有一次在重陽佳節,和女伴們登高踏青,在山上高歌一曲,聲聞數十里外,由此而知名,被刺史選召進宮,按其籍貫改名永新,成為宮廷名歌手。至今,在她的家鄉還有關於她的傳說,當年她唱歌的那座山頭被人稱為“玉女峰”。

喧鬧的人群立即安靜下來

有一年唐玄宗在勤政樓舉行 “大酉甫”,即一次與民同樂的慶祝宴會,觀眾上萬人,以至於喧嘩嘈雜的聲音,使得現場演出的魚龍百戲的音樂都聽不見了。這使唐玄宗大怒,準備離席回宮。

這時宦官高力士出了個好主意:只要讓許永新出來高歌一曲,必然會使整個場面安靜下來。果然,永新出場時態度從容,撩鬢舉袖,直奏曼聲,高唱一曲,其聲好像直升雲霄。喧鬧的人群立即安靜下來,“廣場寂寂,若無一人。”而且她的歌感染力極強,使“喜者聞之氣勇,愁者聞之腸絕”。

我們知道普通人用大白嗓子唱歌,包括現在的通俗唱法,與美聲唱法的主要區別是其音量很小,離不開電聲設備的烘托、擴響。即使搖滾歌手聲嘶力竭的喊叫,若離開了電聲設備其音量也遠小於專業歌唱家輕鬆自如歌唱時發出的聲音,更不要說產生搖滾歌手所期望的震撼人們的效果。

專業歌唱家的歌唱方法和技術體系要求在不考慮電擴聲條件的情況下,能讓坐在最後一排的觀眾聽到歌手的歌聲,那就要求這種歌聲具有宏大的音量和善於傳播的音質。許永新在山頭一曲高歌能聲聞數十里外,在勤政樓唱歌能使上萬觀眾都聽到。可見其發聲技巧是何等高超。用現在說法看來,發聲方法不正確、不科學、共鳴調節不好,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音量。

許永新演唱的音域非常廣,甚至能超出樂器達到的高度。

有一次,唐玄宗故意讓李謨和永新比個高低。李謨是當時的笛子高手,能吹出高低數十種不同的曲調,歌調最高時,能使歌者唱不上去。但是他為永新伴奏時,逐一被她拉高調門,前後數十曲,終未能把永新比下去。最後唱到李謨的笛管都吹裂了。《開元天寶遺事》記載永新的歌聲“絲竹之聲莫能遏”,是說任何樂器也蓋不過永新的歌聲,連精通樂曲的唐玄宗都不得不稱讚許永 新:“此女歌值千金。”

從這些記載來看,稱許永新為聲樂大師是絕不為過的。唐代還有其他著名的聲樂大師,如杜甫有一首詩《江南又逢李龜年》,李龜年就曾是名震天下的宮廷歌唱家。還有一位著名歌唱家是唐代天寶年間的念奴。我們熟知的詞牌名《念奴嬌》便來源於她的名字。《開元遺事》載她“有色,善歌,宮中第一”。有一天宮中設宴招待賓客,也是人聲嘈雜,無法控制,眾樂為之罷奏。唐玄宗就命念奴出場演唱,並由二十五人吹管樂隊為其伴奏。歌聲、管聲兩相追逐,美妙異常。唐元稹曾有《連昌宮詞》描述道:“春嬌滿眼淚紅綃,掠削雲鬢旋裝束。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要求氣息出自丹田

這些古代出色的聲樂大師是怎麼唱歌的呢?唐《樂府雜錄》說:“善歌者必先調其氣,氤氳自臍出至喉,乃噫其詞,即分抗墜之音。既得其術,即可致遏雲響谷之妙也。”在這裏已經提到了呼吸的重要性——“必先調其氣”,然後又指出了氣息運用的方法是“氤氳自臍間出”,現代聲樂家認為這是要求氣息出自丹田,與近代西方聲樂理論提倡的腹式呼吸方法極為相似。

古人是把靜心、調息、修養的功夫和唱歌結合起來了,所以丹田氣並不僅僅是呼吸而已。這一點從近代一些戲曲藝術大師同時修煉氣功也能看出來。以武生泰斗楊小樓為例,他信奉道教,據說在沒戲的一段相對空閑的時間,他就會離開喧鬧的京華,去西郊戒臺寺靜坐養氣。

今人作《梅蘭芳藝術譚》總序中專門有一節講梅蘭芳唱戲和氣功之間的關係。應該說中國古代聲樂藝術和中國傳統的修煉文化是緊密結合的,可以說和西方聲樂理論體系有近似之處,又有自身的民族文化特點。

唐代的歌唱家很多,還有如張紅紅、何滿、康昆侖、段善本、賀懷智、李管兒、曹綱、尉遲青、王麻奴等都是史傳優秀的歌唱家。古代歌唱家當然並不限於唐代,只不過唐代是中華文明頂峰時期,出現很多傑出的聲樂藝術人才。

中華聲樂藝術在近代,特別是近五十年遭到極大的摧殘,令人欣喜的是,每年一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以及神韻藝術團新年晚會的巡迴演出, 定將使更多的人關注、欣賞和參與振興正統的中華民族聲樂藝術,並將帶來民族聲樂藝術新的輝煌。

◎勾勒聲樂藝術的文化脈絡

作者:吳芮芮

從參賽選手的曲目選擇來看,從西洋歌劇《詠嘆調》、到西方民間歌曲、再到西洋經典藝術歌曲,從中國傳統民歌到古代詩詞歌曲、再到當代創作歌曲,勾勒出東西方聲樂藝術的文化脈絡,為我們重新認識“中國聲樂”的內涵增加新註釋。

賽事分為美聲組和民族組。這次大賽一個常見問題就是觀眾與媒體詢問:美聲與民族的具體區別到底在哪裏?對此,本刊記者請教了幾位聲樂大賽評委。

民歌可用美聲唱法來唱

幾位評委共同認為,美聲與民族的區別在於西方和中國的區別。二者都是用正統科學發聲方法演唱。意大利歌劇始於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陽》是基於意大利南部民歌創作的藝術歌曲。美聲與民族,嚴格來說並無區別。只要是用正規的發聲共鳴的唱法,就是意大利所謂的美聲(Bel Canto)。民歌一樣可以用美聲的唱法來唱。

實際上美聲與民族的分類不科學。美聲,也就是正統有技術的發聲方法,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只是方法是從意大利開始的,但是方法就是方法,是一種技巧。把美聲和民族在技巧的細節上分類,有一定侷限性,也反映出當今聲樂界把重心放在技術上的大趨勢。

聲樂關鍵在文化

技術表現內涵。聲樂的關鍵在於對文化內涵的詮釋和解讀。演唱是一部歌曲作品的二度創作,演唱者素養高,內涵就深,表現力就強。

中國民歌所欠缺的就是沒有能夠再上升成像西方藝術歌曲那樣,做得外表更精緻。一九三零年代一些中國音樂家創作的藝術歌曲非常好,伴奏也做得很精緻。但這樣的作品仍很有限。

另外,聲樂大賽中還出現了現在少見的聲樂演唱方式“頭聲”(countertenor)。這本是在西方音樂歷史上“巴洛克”時期被廣泛運用的聲樂藝術風格。在當時,由於女性不能參與歌劇演出,因此男性歌手經過特殊的聲樂訓練之後,在女高音的音區進行演唱,並能夠發出完美的女高音的聲音。


透過電話,傳來黃璇佳(見圖)的歌聲。傅玉霞說,因為馬上叫女兒黃璇佳當場在電話上唱歌,女兒其實尚未開聲,若開了聲唱將更動聽。(傅玉霞提供)

◎ 滬女受中共阻撓無法赴美 隔洋為大賽獻唱

作者:吳雪兒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賽事分為美聲組和民族組。美聲組競爭激烈,民族組有幾個獎項空缺。對此,大賽評委會主席關貴敏先生表示,這次有許多從大陸報名的選手因中共阻撓,最後未能如期取得簽證前來紐約參賽。如果他們可以來,獎項不會空缺那麼多。海外的華人聲樂家,拼命想擠進洋人的圈子,在西洋文化上猛下功夫,但民族的東西有些忘了。

繼遼寧省撫順市三位大陸選手遭中共抄家、搜捕外,還有一位上海選手黃璇佳被中共阻撓而未能及時辦理赴美簽證。黃璇佳的母親傅玉霞日前特意來到香港,替女兒領回今次參加聲樂大賽的邀請信,同時訴說被中共阻撓的經過,她說:“也讓世界知道在上海(中共)是怎麼鎮壓百姓的!”

對於女兒不能參加今次的聲樂大賽,傅玉霞感到很遺憾。不過,她仍祝願聲樂大賽能圓滿成功。而且還通過長途電話,在香港錄下女兒用美聲唱法演唱的《紅豆詞》,希望一了女兒隔洋為大賽獻唱的心願。

郵寄電郵均被堵截

原來,母女倆得悉新唐人電視臺將在紐約舉辦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後,都希望能前赴盛會。傅玉霞為女兒順利報名,待女兒拿到護照後,九月二十八日通過在上海的姑媽分兩天寄出女兒唱歌的錄像、歌詞、歌譜和個人參賽資料給日本親戚,然後再轉寄給美國。本以為很安全,但沒想到第三天,傅玉霞姑媽所在地的居委會就找上門,叫她的姑媽去辦公室一趟,去了以後問她是否最近有寄過東西,又質問她為何不直接寄,要兜兜轉轉的。姑媽就說,只是寄小孩參加比賽的歌詞、歌譜而已。幹部跟她說以後不要寄。

東西沒有寄出去,傅玉霞直接打電話到新唐人電視臺去問,對方讓她通過電郵寄出。於是傅玉霞以電郵將資料發出去,電腦的屏幕上也打出了看來已成功發出去的訊息,到了第二天,傅玉霞不放心,於是再次打電話到新唐人辦公室問,對方說沒有收到。最後,傅玉霞幾經辛苦終於以傳真把資料送出。但是剩下來的時間已經不夠申請簽證。


傅玉霞特意來到香港,替女兒黃璇佳領回今次參加聲樂大賽的邀請信。

盼參加真正國際大賽

現年十九歲的黃璇佳就讀於上海師範大學音樂學院聲樂專業,曾獲得上海第一屆外國語歌唱大賽特等獎。傅玉霞知道有聲樂大賽的消息後,覺得是一次機會,可以讓女兒參加真正正統藝術的比賽,增廣見識。她坦言:“國內的比賽都是假的,我女兒是唱美聲的,有這麼一個難得的機會,而且是一個國際大賽,肯定沒有什麼造假的,我就叫我的女兒去參加比賽,看看女兒唱到什麼層次。”

知道女兒趕不及參加今次的聲樂大賽,傅玉霞在香港通過長途電話傳遞女兒的歌聲,讓她用美聲唱法演唱了一首《紅豆詞》。

在旅館的小房間內,手提電話中傳出了黃璇佳的歌聲,“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忘不了新愁與舊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滿喉,瞧不盡鏡裏花容瘦…………”歌聲讓人覺得傷感,本來在文明社會裏參加一場聲樂比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像呼吸一樣的自然,對大陸的民眾卻是如此遙遠!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