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识“中国声乐”内涵(多图)
 
2007-11-20
 
【人民报消息】许多华人音乐爱好者崇尚西洋声乐,对中国民歌和中文艺术歌曲不是很了解。不少华人声乐家也为了能挤上西方主流艺术舞台而下大功夫研究西方语言风俗等。中文声乐妙在何处?华人声乐家的优势在哪里?声乐未来走向何方?华人声乐如何可以对世界声乐界做出贡献? 本月初发行的《新纪元周刊》第四十三期封面故事,以上月在纽约举办的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为背景,通过访谈的形式探讨了上述问题,指出中文歌词本身就具有旋律,再加上曲调,还有中文特有的阴阳十三则,比起外语几个元音就可以涵盖的发音规律来说,中文歌曲在技巧上和韵味上都给演唱者提出高层次的挑战。文章盛赞在世界舞台中心东移之际,华人大赛诠释了华人声乐之本色,正统声乐表演和赏析标准,展现中华文化底蕴,将华人声乐推向世界,并为世界声乐回归正统铺路。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二十名获奖选手在颁奖典礼上。

◎ 重识“中国声乐”内涵

作者:吴芮芮

古时音乐用来治病

后来古人发现草也可治病,所以就在音乐的“乐”字上加了个草字头,变成“药”,中原人至今仍然说吃药(音“乐”),而不是吃药(音“要”)。

声乐大赛的评委认为,声乐未来之路是西方技术与中华正统文化的结合。借鉴西方技术,唱出中文歌词美丽的声音。携带神传文化信息的国语歌词、优美的旋律展现正统中华文化,提升境界。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到十七日,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考夫曼音乐厅(Kaufmann Concert Hall)举行。此次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吸引了百余名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德国、英国、希腊、荷兰、西班牙、阿根廷、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的声乐人才。

从比赛内容看,这次声乐大赛分为“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两个竞赛单元。这两个单元的设定本身充份体现了中国声乐的特殊性——一个能够包容西洋正统声乐艺术和中国传统声乐艺术的具有高度综合性的声乐文化形态。

其中,中国传统声乐艺术这个部份,又因为具有数千年的历史积累,而具有浓厚的文化底蕴,使得中国声乐具有区别于其他民族声乐品种的重要文化品格。“中国声乐”正在成为一个综合性极强的声乐品类。

从初赛到决赛历时三天的声乐大赛,如同一幅中国古典画,在现代曼哈顿场景下,以声乐绣出中华正统文化点点滴滴的美好,丝丝缕缕都透出香醇的古风。

这幅画卷徐徐打开,在最后一晚的神韵艺术团压轴演出中展现出全貌,为选手、评委与观众揭示声乐未来之路。


十月十七日,评委会主席关贵敏宣布决赛正式开始。

中文歌曲是华人声乐之本

规定参赛选手在复赛和决赛曲目中均必须选至少一首中文歌曲。这也是切合大赛“弘扬中华文化”宗旨的一方面。

从这次比赛的特点来看,“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只是“中国声乐”的两种不同的技术表现方式和风格类型,二者相互融合、互为补充。“中国声乐” 既可以运用西洋美声唱法来展现中国古代诗词歌曲的意境,也可以通过运用民族演唱方法,使本来具有西洋艺术特征的现代艺术歌曲具有很强的民族表现力。

声乐大赛评委之一的杨建生是维基百科列出的七位世界著名女低音之一,自一九九七年在德国汉堡举行中文作品音乐会后,她发现演唱中文歌曲是独特的。她立志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对于这次的声乐大赛,她觉得“没有白做”。不少选手赛后找到她,表示今后要潜心研究中文歌曲,更进一步地展现中华文化内涵。她说,“对于艺术家来说,我想比赛不是最终目的,境界的升华和提高才是最终目的。”

她认为,经过这次声乐大赛,华人声乐家将在演绎中文歌曲方面慢慢形成一种气候和趋势,在华人和国际声乐界将树立属于华人自己的风格。

大赛评委会主席关贵敏是许多中国观众都很熟悉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他早年是学习西洋歌剧出身,后转向演唱中文民歌和艺术歌曲。近年来,他参加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表演,活跃在世界舞台。

他演唱中文歌曲几十年,对中文歌曲深有研究。他认为,中华文字是神传文字。中国人传说是仓颉造字。那么多方块字,每个字都寓意深厚,人如何能创造出来?关贵敏介绍,最早的乐器是鼓,黄帝战蚩尤时,用夔皮鼓(夔是传说中的动物,有龙的鳞纹,只有一只脚和一条腿)把敌兵的魂震出去了。后来又制造乐器为这些士兵招魂。古时音乐是用来治病的。后来古人发现草也可以治病,所以就在音乐的乐字上加了个草字头,变成了药。中原人至今仍然说吃药(音“乐”),而不是吃药(音“要”)。

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这在文字、音乐、绘画等方面都可以看出端倪。

他又举例,中国人为什么说“买东西”,而不是“买南北”?中国人讲五行,“东西南北中”对应的是“金木水火土”。买东西等于是买金木,当然是好东西。如果买水火,不是把你买东西的篮子搞坏了?“中”是“土”,也不值钱。所以“东西南北中”里面只买“东西”,而不买“南北中”。

中文文字本身含有的丰富内涵,为华人声乐家带来难度,但也为他们唱出自己的风格,展现中华文化提供深厚基础。

杨建生在中文演唱方面也很有心得。她表示,中文字是方块字,写起来是方的,唱出来也是方的。唱歌讲究字正腔圆。中文方块字既要咬字清晰,又要能最后唱圆,即产生共鸣,字头、字腹、字尾都要交代清楚。如一个“我”字,字头是“乌”的音,字腹是“噢”的音,字尾的韵脚落在“哦”的音。

中文歌词本身就具有旋律,再加上曲调,还有中文特有的阴阳十三则,比起外语几个元音就可以涵盖的发音规律来说,中文歌曲在技巧上和韵味上都给演唱者提出高层次的挑战。

关贵敏的观点是:“一个中国人,在西方的声乐路上走下去,一定会被别人的文化吃掉。”


纽约南威声乐学院声乐教授高为量(左)赞誉本次大赛:“这次比赛的参选人数和曲目范围之广、选手水平之高,可以称得上是声乐界的奥林匹克。”

华人是特别的管乐器

从事作曲指挥工作超过四十年的蒋自康先生,是从上海戏剧学院退休的音乐资深人士。他看过声乐大赛复赛后表示,在纽约举办这个活动,把华人声乐推上国际舞台,对华人来说非常重要。

他说,西洋歌曲技术硬性指标占多数,懂得了一加一等于二,就差不多可以了,至少在台上不会露怯。当然高层次也可以经自己演绎,唱出二加二等于五的个人风格。但是基本的硬性指标达到,就有起码的保证。然而,唱民族歌曲时,即便做到了硬性指标一加一等于二,也可能表演很糟糕。原因在于民族特点没有掌握。

中华民族特点精髓在何处?为何华人演唱者演唱中文歌曲的心境对演唱水平的影响要比同程度的西方人唱西洋歌曲大?韩素秋是这次华人声乐大赛评委之一。她有近五十年声乐教育工作经验,在中央民族学院工作二十多年。

她介绍,人身体唱歌是个管乐器,要通了,唱歌才好。而中国人是比较文静内向的文化风格,是特别的“管乐器”。

中国人讲究五行“金木水火土”,不同的内脏对应不同的五行。如果这个人是个急脾气,着急上火,可能嗓子疼、牙疼;如果心境不好,内脏运行起来,气就浅。而运气呼吸对唱歌至关重要。唱歌要求腹部呼吸,气入丹田,血液循环要呈良性。当人道德水平高、心态祥和,身体状态就好。而心境不好时,人的肌肉、气息都不在最佳状态,气就不够用,血液循环也不行。

她讲,好的声乐家身体都很棒,眼神单纯善良。如果唱歌时,身体五行运转非常好,唱歌时产生的美的声音和善的能量能令观众受益匪浅。


七十一岁高龄的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怀特(Robert White)在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任教十五年,并多次应邀到白宫为美国总统演唱。怀特认为,新唐人在纽约举行首届全世界声乐大赛是辉煌的尝试

声乐未来在东方

七十一岁高龄的著名男高音儸伯特.怀特(Robert White)在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任教十五年,并多次应邀到白宫为美国总统演唱。怀特认为,新唐人在纽约举行首届全世界声乐大赛是辉煌的尝试。(摄影:卫君宇/新纪元)

著名女低音杨建生告诉本刊记者,在赛后与选手交流中,她问一些选手有没有想过世界音乐未来走向是在东方?选手们反馈他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杨建生表示,作为一名表演艺术家,就要站在艺术家的视野,要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未来专业走向。

国外许多声乐家和古典音乐大师都觉得声乐未来在东方。一方面,是西方的声乐创作素材已经非常局限。另一方面,技巧的追求也已经达到顶峰,盛极而衰。西方著名的歌剧,那么几十出,如果稍有改动,就失去其味道。而近代创作素材的缺乏和技术发展空间的缩减都造成很久以来西方声乐界没有再出现经典的、有份量的作品。

用关贵敏的观点来说,就是“技术的美把内涵的美掩盖掉了、限制住了。”西方歌剧有点像中国传统京剧一样,形式的美已经限制了内涵的美,不能改动。改动了就变味了。

杨建生表示,中华五千年文化中一代代民族精英,故事写不完。这里面随便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歌剧创作素材。技巧是为内容服务的。没有内容,那么就只能在技巧上做文章。所以创作素材非常重要。中华文化历史所赋予华人的文化传统内涵是未来声乐在东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华正统文化是声乐未来之路

新唐人声乐大赛强调参赛作品不得有歌颂中国共产党或者中共党文化的歌曲。

杨建生介绍,中央乐团有一个创作班子,每年去民间采风,最后出来几首歌。大部份都扔掉了,只因为不是在歌颂中共。在中国大陆,她觉得自己不能称之为艺术家,只是一个“党”的工具而已。

评委之一、天音乐团指挥陈汝棠先生表示,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为被中共党文化禁锢的华人艺术界另辟创作和表演空间,为华人创作和表演属于自己的传统文化的艺术提供一个很好的舞台。

过去几十年的声乐教学,韩素秋心里一直有一些困惑:正统音乐空间和市场越来越小,中国声乐界地方戏曲口传心授,没有形成系统,遇不到好的传人,甚至宁愿把绝活带进坟墓;少数民族地区民族的歌曲是自生自灭的唱法,也缺乏系统;汉族的一些民间曲调受方言局限。谁都属于中国,可谁也代表不了中国。中国目前权威的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及上海音乐学院都是崇尚西方。

在神韵巡回演出期间,关贵敏深深体会到西方社会也在寻求中华神传文化的底蕴。他说,只有摆脱了中共党文化,中华艺术瑰宝才能真正放射光芒,华人艺术家才能真正走出自己的路。


民族和美声男女组金银奖得主,从左至右依次是次贡、郭锦慧、Mo Li、石易巧、林健吉。

◎ 声乐大赛得奖者感言

作者:辛菲

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于十月十七日圆满结束,二十名选手金榜题名。选手们表示,这次声乐大赛整体水准很高,竞争很激烈,是全世界声乐界的盛事,向世界大舞台展示中国正统艺术之美和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他们表示,让全世界各族裔进一步认识中国声乐艺术和中国文化的精髓是华人艺术家共同的使命。

此次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吸引了百余名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德国、英国、希腊、荷兰、西班牙、阿根廷、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的声乐人才。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男子美声金奖得主--美国选手Mo Li。他希望自己以后能有机会为宣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贡献己力,将其推向世界舞台。

美声男子组冠军:诠释文化

美声男子组冠军Mo Li 目前正在美国攻读音乐硕士,他表示,这次比赛有很多高手,表演都很出色,他认为由于自己来自中国大陆,获奖的优势可能在于中文。唱中文歌曲,字正腔圆永远是很重要的标准。

Mo Li 表示,正统艺术是以歌颂神为主的,以前是这样,现在也应该是这样。正统艺术跟宗教信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是在传达一种神圣的信息,有一种纯净、神圣的感觉。有时听这方面的歌曲和音乐时会流泪,不知为什么,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Mo Li 表示他很喜欢美声唱出的古典音乐那种平和的感觉,这种唱法声音很漂亮。用美声唱法唱中文歌,既保持古典美声特有的声音音质,同时也能把中国民族歌曲的特色韵味表现出来。

他说,神韵晚会对他来说很震撼,通过歌曲、舞蹈等艺术形式传递一种善良美好的信息,能够穿透内心深处。

Mo Li 表示,他希望自己以后有机会也能够帮助宣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将其推向世界舞台。这次声乐大赛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女子美声金奖得主加拿大选手郭锦慧认为:“如何回归正统艺术,神韵晚会是一条很好的道路。”

美声女子组冠军:艺术由心而发

美声女子组冠军郭锦慧颁奖当晚接受采访时表示,神韵晚会水平很高,中间有几处我都被感动得哭了。这让我感到,一位歌唱家最重要的不是声音,而是传达出来的信息。艺术要由心而发,才能打动别人。

郭锦慧表示,以前在加拿大也想在弘扬中国文化艺术方面做点什么,但都不了了之,现在看到神韵晚会很有信心了。

她说,“如何回归正统艺术,神韵晚会是一条很好的道路。”

对于获奖,郭锦慧表示,“很感动,在台上领奖时都快哭了。我来参赛真的是抱着平常心,只是想来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歌曲。但是来了之后整个过程,一路遇到的人,包括主办单位,大家都非常好,以前参加比赛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除歌剧外,郭锦慧还对中国古诗词情有独钟。她这次选的中文参赛歌曲的歌词是李清照的词《声声慢》。她表示,中文歌曲文化内涵深厚,有西方人难以体会和诠释的意境。

民族男子组亚军:表达内涵

民族男子组亚军次贡在观赏神韵晚会后表示,神韵晚会整体表现都非常好。看到《雪山白莲》这个表现藏族生活的舞蹈感觉很亲切。

次贡表示,艺术和信仰道德是不可分的,西藏的歌舞也蕴涵宗教的文化,宗教音乐和民族音乐融合在一起,有很大的魅力,这种文化的内涵是民族的精髓,是我们文化的精神支柱。

此次民族男子组的金奖空缺。次贡对此表示,“这次民族男子组没有金奖,我也觉得很遗憾,但我觉得这次的评判很公平。我尽量唱好我自己的歌,这是最重要的。”

次贡表示,作为华人艺术家,确实应该重视对于中文歌曲和中国优秀文化的传播和弘扬。


美声男子组亚军次贡在决赛中演唱藏族民歌《珠穆朗玛》。

美声女子亚军:重视中文歌

美声女子组亚军石易巧在观赏神出晚会后表示,这台晚会让她很感动。她说:“这台晚会包含的内涵非常广阔,把五千年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精髓都完全呈现出来。除了唱歌之外,那些舞蹈也都很优美、考究、精细、音乐和舞蹈浑然天成,而且传达了中国文化的内涵,给人一种很亮堂、光明的感觉,每个民族的舞蹈都表现得很好。”

石易巧表示,声乐大赛给我开创了一个向上成长的空间。“神韵晚会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使我反思什么是中国真正的正统艺术和文化。这些评委会的老师们这几天在声乐大赛中向我们强调的重点,他们在舞台上都有展现,他们是我们很好的榜样。”

对于获奖,石易巧表示,“很意外,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获奖,因为其他选手都很棒,都是很有经验,而且有备而来。我今天并不如预期发挥得稳定,而后来听到其他选手演唱,觉得大家都很棒,水平都很高。所以没有想到自己会获奖。”

她说,“演唱中文歌曲对于所有华人艺术家很重要。获奖对我其实是一种动力,促使我更加重视自己的文化,重视演唱中文歌曲;获奖同时也是一种压力,我觉得自己将来要在如何诠释中文歌曲方面下更多功夫,这是我未来要克服的最大课题。”

她说,“通过参加这次大赛和观赏神韵晚会,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好好思考我们的中国文化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如何去推动它,让别人听听什么叫中文歌。我想这是对所有选手帮助最大的地方。”


美声女子组亚军石易巧在观赏神韵晚会后表示,这台晚会让她很感动。她说:“演唱中文歌曲对于所有华人艺术家很重要。”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得奖名单

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半,在纽约曼哈顿考夫曼音乐厅(Kaufmann Concert Hall),“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揭晓决赛名单。优胜奖十名,铜奖五名,银奖三名,金奖二名。金奖得主获得一万美元,银奖获得三千美元,铜奖获得一千美元。以下是得奖名单:

民族女子组:

金奖:空缺
银奖:空缺
铜奖:八十六号选手张丽晨
优秀奖一名:九十八号选手董珊

民族男子组:

金奖:空缺
银奖:八十五号选手次贡
铜奖:空缺

美声女子组:

金奖:二十五号选手郭锦慧
银奖:七十二号选手石易巧
铜奖:十四号选手Wang Xin、三十三号选手李聿
优秀奖六名:十三号选手林孟君
六号选手Fenni Chen
九十五号选手张嘉慧
二十三号选手陈欣沁
六十四号选手黄碧如
七十七号选手李韵雪

美声男子组:

金奖:十八号选手Mo Li
银奖:八十四号选手林健吉
铜奖:二号选手Li Yong、九十一号选手韩大卫
优秀奖三名:六十九号选手李文智
七十六号选手曲悦
六十三号选手汤发凯


“传统中华文化包括一个表演艺术家的修为。一个声乐家不可能在台上唱得很好,但到了台下不会做人。”——关贵敏

◎ 诠释鉴赏正统艺术的标准

作者:吴芮芮

据主办单位新唐人电视台介绍,“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宗旨是为了促进文化交流,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的声乐艺术。纯真、纯善、纯美和正统,对许多观众来说都不是陌生的标准。“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特别在哪里?

选手风格体现宗旨

韩素秋是这次华人声乐大赛评委之一。她有近五十年声乐教育工作经验,在中央民族学院工作二十多年。声乐大赛结束后,她有很多感慨:“过去在中国国内也当过多次评委。后来不大愿意再做评委了。当时一个突出的感觉就是三个字:‘火药味’,选手之间、选手与评委之间、评委之间都有火药味。在比赛时,也出现这种情况:评委不是在寻找选手优点,而是在找缺点。评委知道事后选手会来算帐,因而先记下缺点,准备好到时候选手来找你。当评委很累,一种上战场的感觉。”

做这次声乐大赛的评委,韩素秋表示:“回来很高兴。这种感觉久违了。展现纯粹的艺术,这种感觉又回来了。选手们发挥轻松,不觉得他们有互相争踩的感觉。”

美国选手Helen Liu表示,“无论是获奖者,还是落榜者,其实大家都在为弘扬正统中国艺术在一起努力,这个参与的过程最重要,也是最有意义。我觉得我个人得奖与否比起这个整体的意义来说,显得微不足道。”

来自新加坡的选手尹作发表示,中国有句话叫做“重在参与”,这么多人来到纽约这个世界文化中心,这个更广阔的舞台。每位选手的参赛精神都令人感动。很多选手都很忙,有自己的这样那样的事情,但听说了这个大赛,都放下自己手中的事来参赛。

日本选手刘茂果说,参赛歌手的台风都自然、大方,很难得。她说:“选手们没有那种竞技式的争斗,好像你是来参赛的,我也是,我要胜过你。二是似曾相识,好像真正的朋友一样,本着参与交流,为弘扬传统文化出一份力的心态。言谈举止和交往中,可以看出选手们都是很好的人。我感到一股艺术的清流,看到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


观众们赛后表示,这些歌唱家们唱中文歌曲很专业而且很美。

评分标准兼顾修为

大赛评委会主席关贵敏是许多中国观众都很熟悉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他早年是学习西洋歌剧出身,后转向演唱中文民歌和艺术歌曲。近年来,他参加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表演,活跃在世界舞台。

他告诉本刊记者,“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契合其宗旨,除衡量选手的声乐表演和技巧外,为人也非常重要。在台上表演技巧不相上下时,人品和表现成为两个选手拉开距离的因素。他说:“传统中华文化包括一个表演艺术家的修为。一个声乐家不可能在台上唱得很好,但到了台下不会做人。”

一个声乐家的个人修为如何看出来呢?关贵敏举例说明,大赛规定复赛和决赛时,选手应演唱自选歌曲(或片段)两首,总时间不超过八分钟。虽然大赛多次强调不能超过八分钟,但还是有选手超时。这时,后台工作人员通知评委,问怎么办,考虑到选手不远千里而来参赛,评委们没有决定停止音乐,令其下台,而是让她唱完,但这样就要被扣分了,那么可能这个选手本来可以得二等奖,也许被扣分后变成了三等奖。

他解释,有些选手不尊重大赛的规定,觉得时间限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反映出选手的素质,如果作为选手不尊重大赛规定,考虑比赛全局,这个人也一定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

他说,大赛的评分力求公平。比如有个别选手带了自己的钢琴伴奏,没有用大赛提供的钢琴伴奏。如果是使用大赛提供的伴奏,伴奏出差错导致影响演唱水平发挥,评委们不扣分。但是自己带的伴奏错误影响演唱,评委们就要酌情扣分。因为大赛提供的钢琴伴奏和选手可能只共同练习了较短的时间,而自带的伴奏练习了起码几个月。

关贵敏还举了另外一个例子,一位选手自带的钢琴伴奏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台上钢琴盖开大。关贵敏认为,他犯了常识性的错误。钢琴独奏开大盖,钢琴伴奏开小盖。这位钢琴伴奏的行为表现出他的狂傲,也是对他伴奏的选手的不尊重。钢琴伴奏是不能压住主唱的。评委们认为,选手自带的伴奏也体现出选手自身的素质。

大赛选手们的表现和评委评分都为观众提供回归正统文化的实例。鉴赏声乐,除演唱者技巧的掌握,表演的激情外,还包含演唱者个人的修为,是否为观众传递纯真、纯善、纯美的信息和能量。



◎ 古代的声乐大师

作者:陆振岩

中国古代有没有声乐大师?在很多现代人的印象中,讲究科学发声,利用共鸣效果的美声唱法来源于西方,中国古代中似乎没有什么声乐理论,其实不然,中国古代有不少杰出的声乐大师。

唐代是中国文化的顶峰时期,当时有许多蜚声长安舞台的歌唱家,许永新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据唐代段安节《乐府杂录》记载,许永新本名和子,吉州永新县(今江西永新)人,善于歌唱, 而且有独创性,“能变新声”。据说她从小善歌能唱,有一次在重阳佳节,和女伴们登高踏青,在山上高歌一曲,声闻数十里外,由此而知名,被刺史选召进宫,按其籍贯改名永新,成为宫廷名歌手。至今,在她的家乡还有关于她的传说,当年她唱歌的那座山头被人称为“玉女峰”。

喧闹的人群立即安静下来

有一年唐玄宗在勤政楼举行 “大酉甫”,即一次与民同乐的庆祝宴会,观众上万人,以至于喧哗嘈杂的声音,使得现场演出的鱼龙百戏的音乐都听不见了。这使唐玄宗大怒,准备离席回宫。

这时宦官高力士出了个好主意:只要让许永新出来高歌一曲,必然会使整个场面安静下来。果然,永新出场时态度从容,撩鬓举袖,直奏曼声,高唱一曲,其声好像直升云霄。喧闹的人群立即安静下来,“广场寂寂,若无一人。”而且她的歌感染力极强,使“喜者闻之气勇,愁者闻之肠绝”。

我们知道普通人用大白嗓子唱歌,包括现在的通俗唱法,与美声唱法的主要区别是其音量很小,离不开电声设备的烘托、扩响。即使摇滚歌手声嘶力竭的喊叫,若离开了电声设备其音量也远小于专业歌唱家轻松自如歌唱时发出的声音,更不要说产生摇滚歌手所期望的震撼人们的效果。

专业歌唱家的歌唱方法和技术体系要求在不考虑电扩声条件的情况下,能让坐在最后一排的观众听到歌手的歌声,那就要求这种歌声具有宏大的音量和善于传播的音质。许永新在山头一曲高歌能声闻数十里外,在勤政楼唱歌能使上万观众都听到。可见其发声技巧是何等高超。用现在说法看来,发声方法不正确、不科学、共鸣调节不好,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音量。

许永新演唱的音域非常广,甚至能超出乐器达到的高度。

有一次,唐玄宗故意让李谟和永新比个高低。李谟是当时的笛子高手,能吹出高低数十种不同的曲调,歌调最高时,能使歌者唱不上去。但是他为永新伴奏时,逐一被她拉高调门,前后数十曲,终未能把永新比下去。最后唱到李谟的笛管都吹裂了。《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永新的歌声“丝竹之声莫能遏”,是说任何乐器也盖不过永新的歌声,连精通乐曲的唐玄宗都不得不称赞许永 新:“此女歌值千金。”

从这些记载来看,称许永新为声乐大师是绝不为过的。唐代还有其他著名的声乐大师,如杜甫有一首诗《江南又逢李龟年》,李龟年就曾是名震天下的宫廷歌唱家。还有一位著名歌唱家是唐代天宝年间的念奴。我们熟知的词牌名《念奴娇》便来源于她的名字。《开元遗事》载她“有色,善歌,宫中第一”。有一天宫中设宴招待宾客,也是人声嘈杂,无法控制,众乐为之罢奏。唐玄宗就命念奴出场演唱,并由二十五人吹管乐队为其伴奏。歌声、管声两相追逐,美妙异常。唐元稹曾有《连昌宫词》描述道:“春娇满眼泪红绡,掠削云鬓旋装束。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

要求气息出自丹田

这些古代出色的声乐大师是怎么唱歌的呢?唐《乐府杂录》说:“善歌者必先调其气,氤氲自脐出至喉,乃噫其词,即分抗坠之音。既得其术,即可致遏云响谷之妙也。”在这里已经提到了呼吸的重要性——“必先调其气”,然后又指出了气息运用的方法是“氤氲自脐间出”,现代声乐家认为这是要求气息出自丹田,与近代西方声乐理论提倡的腹式呼吸方法极为相似。

古人是把静心、调息、修养的功夫和唱歌结合起来了,所以丹田气并不仅仅是呼吸而已。这一点从近代一些戏曲艺术大师同时修炼气功也能看出来。以武生泰斗杨小楼为例,他信奉道教,据说在没戏的一段相对空闲的时间,他就会离开喧闹的京华,去西郊戒台寺静坐养气。

今人作《梅兰芳艺术谭》总序中专门有一节讲梅兰芳唱戏和气功之间的关系。应该说中国古代声乐艺术和中国传统的修炼文化是紧密结合的,可以说和西方声乐理论体系有近似之处,又有自身的民族文化特点。

唐代的歌唱家很多,还有如张红红、何满、康昆仑、段善本、贺怀智、李管儿、曹纲、尉迟青、王麻奴等都是史传优秀的歌唱家。古代歌唱家当然并不限于唐代,只不过唐代是中华文明顶峰时期,出现很多杰出的声乐艺术人才。

中华声乐艺术在近代,特别是近五十年遭到极大的摧残,令人欣喜的是,每年一度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以及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的巡回演出, 定将使更多的人关注、欣赏和参与振兴正统的中华民族声乐艺术,并将带来民族声乐艺术新的辉煌。

◎勾勒声乐艺术的文化脉络

作者:吴芮芮

从参赛选手的曲目选择来看,从西洋歌剧《咏叹调》、到西方民间歌曲、再到西洋经典艺术歌曲,从中国传统民歌到古代诗词歌曲、再到当代创作歌曲,勾勒出东西方声乐艺术的文化脉络,为我们重新认识“中国声乐”的内涵增加新注释。

赛事分为美声组和民族组。这次大赛一个常见问题就是观众与媒体询问:美声与民族的具体区别到底在哪里?对此,本刊记者请教了几位声乐大赛评委。

民歌可用美声唱法来唱

几位评委共同认为,美声与民族的区别在于西方和中国的区别。二者都是用正统科学发声方法演唱。意大利歌剧始于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是基于意大利南部民歌创作的艺术歌曲。美声与民族,严格来说并无区别。只要是用正规的发声共鸣的唱法,就是意大利所谓的美声(Bel Canto)。民歌一样可以用美声的唱法来唱。

实际上美声与民族的分类不科学。美声,也就是正统有技术的发声方法,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只是方法是从意大利开始的,但是方法就是方法,是一种技巧。把美声和民族在技巧的细节上分类,有一定局限性,也反映出当今声乐界把重心放在技术上的大趋势。

声乐关键在文化

技术表现内涵。声乐的关键在于对文化内涵的诠释和解读。演唱是一部歌曲作品的二度创作,演唱者素养高,内涵就深,表现力就强。

中国民歌所欠缺的就是没有能够再上升成像西方艺术歌曲那样,做得外表更精致。一九三零年代一些中国音乐家创作的艺术歌曲非常好,伴奏也做得很精致。但这样的作品仍很有限。

另外,声乐大赛中还出现了现在少见的声乐演唱方式“头声”(countertenor)。这本是在西方音乐历史上“巴洛克”时期被广泛运用的声乐艺术风格。在当时,由于女性不能参与歌剧演出,因此男性歌手经过特殊的声乐训练之后,在女高音的音区进行演唱,并能够发出完美的女高音的声音。


透过电话,传来黄璇佳(见图)的歌声。傅玉霞说,因为马上叫女儿黄璇佳当场在电话上唱歌,女儿其实尚未开声,若开了声唱将更动听。(傅玉霞提供)

◎ 沪女受中共阻挠无法赴美 隔洋为大赛献唱

作者:吴雪儿

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赛事分为美声组和民族组。美声组竞争激烈,民族组有几个奖项空缺。对此,大赛评委会主席关贵敏先生表示,这次有许多从大陆报名的选手因中共阻挠,最后未能如期取得签证前来纽约参赛。如果他们可以来,奖项不会空缺那么多。海外的华人声乐家,拼命想挤进洋人的圈子,在西洋文化上猛下功夫,但民族的东西有些忘了。

继辽宁省抚顺市三位大陆选手遭中共抄家、搜捕外,还有一位上海选手黄璇佳被中共阻挠而未能及时办理赴美签证。黄璇佳的母亲傅玉霞日前特意来到香港,替女儿领回今次参加声乐大赛的邀请信,同时诉说被中共阻挠的经过,她说:“也让世界知道在上海(中共)是怎么镇压百姓的!”

对于女儿不能参加今次的声乐大赛,傅玉霞感到很遗憾。不过,她仍祝愿声乐大赛能圆满成功。而且还通过长途电话,在香港录下女儿用美声唱法演唱的《红豆词》,希望一了女儿隔洋为大赛献唱的心愿。

邮寄电邮均被堵截

原来,母女俩得悉新唐人电视台将在纽约举办首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后,都希望能前赴盛会。傅玉霞为女儿顺利报名,待女儿拿到护照后,九月二十八日通过在上海的姑妈分两天寄出女儿唱歌的录像、歌词、歌谱和个人参赛资料给日本亲戚,然后再转寄给美国。本以为很安全,但没想到第三天,傅玉霞姑妈所在地的居委会就找上门,叫她的姑妈去办公室一趟,去了以后问她是否最近有寄过东西,又质问她为何不直接寄,要兜兜转转的。姑妈就说,只是寄小孩参加比赛的歌词、歌谱而已。干部跟她说以后不要寄。

东西没有寄出去,傅玉霞直接打电话到新唐人电视台去问,对方让她通过电邮寄出。于是傅玉霞以电邮将资料发出去,电脑的屏幕上也打出了看来已成功发出去的讯息,到了第二天,傅玉霞不放心,于是再次打电话到新唐人办公室问,对方说没有收到。最后,傅玉霞几经辛苦终于以传真把资料送出。但是剩下来的时间已经不够申请签证。


傅玉霞特意来到香港,替女儿黄璇佳领回今次参加声乐大赛的邀请信。

盼参加真正国际大赛

现年十九岁的黄璇佳就读于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曾获得上海第一届外国语歌唱大赛特等奖。傅玉霞知道有声乐大赛的消息后,觉得是一次机会,可以让女儿参加真正正统艺术的比赛,增广见识。她坦言:“国内的比赛都是假的,我女儿是唱美声的,有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而且是一个国际大赛,肯定没有什么造假的,我就叫我的女儿去参加比赛,看看女儿唱到什么层次。”

知道女儿赶不及参加今次的声乐大赛,傅玉霞在香港通过长途电话传递女儿的歌声,让她用美声唱法演唱了一首《红豆词》。

在旅馆的小房间内,手提电话中传出了黄璇佳的歌声,“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瞧不尽镜里花容瘦…………”歌声让人觉得伤感,本来在文明社会里参加一场声乐比赛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像呼吸一样的自然,对大陆的民众却是如此遥远!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看的就是奇观

圣诞晚会、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艺术团晚会,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